69中文网 > 修真大工业时代 > 第三一〇章 画饼

第三一〇章 画饼

作者:试剑天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张浩的询问,顿时令赵大河愣了、呆了。

    他是真的没想到张浩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一般不都是各种保证之类的吗虽然大家都知道那很假。

    总算赵大河经验多,他以谦卑的姿态说道:“老朽已经时日无多,别无所求,如果以后张少爷对老朽满意的话,只要将来张少爷能照顾我弟子一下,就足够了。”

    那少年双手捧着杯子,警惕又有些愤怒的看着张浩,眼神深处更有一些淡淡的无奈。

    张浩笑了:“前辈要求……真的是太低了。你看这样如何,如果将来打通了航线,只要是前辈指点打通的航线,以后这些航线上所有船只的税收,都有前辈百分之一,且永久有效。

    对于这百分之一的收益,前辈可以自由确立继承人。”

    “啊……”赵大河被张浩这忽然的转变给惊呆了。怎么也没想到,上一刻张浩还表现的那么苛刻、一副冷酷的嘴脸,下一刻又如此大方。

    赵大河很清楚‘税收的百分之一’意味着多少。所有船只啊、不是一两艘船。

    以栖霞之国现在的大概税收计算,税收为交易额的十分之一,税收的百分之一、相当于交易额的千分之一。

    相当于每一千条船,就有一条船的利润完全属于赵大河。而一条航线上每年的航船,绝对不是小数字内海的航线就是例子。

    只是这代价,是不是太高了点?

    张浩看着赵大河的表情,很是满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叫什么,这叫千金买马骨!而这和专利的道理是一样的。

    栖霞之国、张家、大洋集团想要发展,就需要很多人才;那如何吸引人才?空口白牙的欺骗吗?

    有道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栖霞之国毕竟被困了几千年,想要快速发展就必须尽快吸纳外界的人才;而想要吸引人才,就要给予利益、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而且这个利益,还要长久不能一口气支付了。

    通过这种分红的方式,可以将人才牢牢地绑在栖霞之国的战车上。

    而且这样做不仅能树立一个榜样,还能让赵大河主动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去招揽人才!之前张浩可不敢让那些商行等招揽人才那人才还不知道是谁的呢。但赵大河,却是一个机会。

    在确定赵大河的状况后,张浩当机立断,给赵大河一个全新的希望、巨大的利益。

    一直到张浩唤了好几声,赵大河才渐渐反应过来,“这……张少爷……你是认真的?”

    张浩笑得很温和,隐隐有些上位者的威严:“那么赵大河,你对自己的占星术有信心吗?如果没有,那么你现在可以离开。若有,那么这就是你应得的!”

    赵大河终究是元婴期,虽然被生活磨得没了脾气,但此时却渐渐对上张浩的眼睛,眼神中渐渐有了自信那是对自己专业的自信!

    虽然对生活已经失去信心了,但我却相信自己的专业能力。

    张浩看着赵大河的眼睛,缓缓点头。“很高兴你有这样的信心。不过事关重大,在航海之前,我还会安排人对前辈进行考验,请前辈见谅。”

    “明白。”

    “那么,这两颗丹药,就算是定金了,以后会从前辈的收入中扣除。”张浩拿出两颗包装精美的丹药渡厄金丹、以及生生造化丹!

    丹药包装的极尽奢华送礼是门学问,首先外观要拿得出手、够档次!买椟还珠的例子告诉我们,送礼的真谛不在内容、而在表面,要将真心表露在包装上表面都做不好,谁看你里面的东西啊,大家都很忙的。

    当然,渡厄金丹和生生造化丹价值也足够,这两颗丹药如果按照东方的市场价格计算,至少要两千多上品灵石几乎一个立方的上品灵石啊,就算化神期拿出这么多财富来,也要心痛一下。而且这样的丹药,都是想买都没地方买的,典型的有价无市。

    包装盒打开,露出两颗丹药的气息。赵大河看着两颗丹药,眼角迅速湿润了。这两颗丹药对于赵大河来说,意味着生命!

    这虽然不是专门延长生命的丹药,但这两种丹药配合使用,至少可以恢复体内暗伤、延缓衰老,而且能促进修为进步。

    只要修为进步了,就能争取到不少的寿命。

    其实这两颗丹药是张浩为吴方海准备的原本准备展会结束后,就可以拜年了。不过没关系,回去再准备就好,现在张家这样顶尖的丹药,还有一些。眼下效果很好。

    赵大河盯着丹药犹豫许久,终于颤抖着双手接过了。“谢谢张少爷,这确实是老朽需要的。”

    张浩点点头笑道:“你先在这里休息下,等一会我们乘坐列车返回张家。到时我请师父明虚道长给你看看。哦,我师父明虚道长是化神期的。”

    “那……谢谢……谢谢……”赵大河只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苦了一辈子,忽然看到希望、还是光芒万丈的那种。

    “你们就先在这里等一等,我先出去一会。”

    “好的好的。”赵大河竟然起身相送一个元婴期起身送一个筑基期的,等张浩离开了才有些迷迷糊糊的坐下,看着手上的两颗丹药有些发懵,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张浩这两颗丹药送的很有讲究它不仅仅是赵大河需要的,更是张浩的一个承诺:有道是口说无凭,说得再好听,不如两颗丹药实在;这么贵的丹药说给就给了,你还怕我说的有假么?

    本来赵大河以为自己也就剩下几年时间了,抱着赌一把的心思,找到了张浩。现在看来,赌对了!而且未来似乎很辉煌。航线税收的百分之一、永久有效啊!想想就令人激动。

    想想现在内海那些船只,数以万计,每天运送的物资等难以计数;税收也是一个天文数字。哪怕是百分之一,也足以让圣地心动。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栖霞之国不能控制所有的航线,仅仅是部分航线,也足够了。

    而且张浩既然这样说,应该不会有假不然张浩完全可以喊一个具体的报价。当然,在来之前,赵大河其实也调查过张浩等。

    渐渐地,赵大河竟然激动起来,他抓着弟子的肩膀:‘小柯,为师终于为你找到了一个优秀的未来!’

    “师父,以后我们再也不用遭人白眼了!”赵柯狠狠地点头。他年龄不大,又因为生活而跟着师父东跑西颠的,小小年纪修为不高、但却深知人心冷暖。

    赵大河将丹药放在储物戒指中,拿出了基本书籍,这书籍是牵星术方面的导航的。赵大河和赵柯师徒两开始用工读书了。想要在陌生的大海上寻找方向,牵星术必不可少,但真正懂得这门技术的,如今真的不多了。

    可以说,若非赵大河有个临死都念念不忘的师父、若非赵大河不善钻营、若非那个冷风四处宣扬,张浩就见不到赵大河。

    一切,都太奇妙!

    张浩走出展位,看着天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惊喜啊!都要放弃了,眼看第二艘钢铁战舰铁公爵号就要南下、从外海寻找滔土之洲的西海岸了,竟然跳出一个占星师来。

    当然,张浩对于这个赵大河依旧保持警惕出现的太是时候了。想了想,张浩悄然联系了夜月楼的分部,让夜月楼查探赵大河的情况。

    现在的夜月楼已经是大洋集团的一部分,负责情报、刺杀反刺杀等。是大洋集团极为重要的部分,而且一直不为外人所熟知。

    不过想要前往昆仑之洲打探消息,非一时半会能做到,但在这之前,张浩却决定全力培养和信任赵大河暂时看来,还是可信的。

    张浩在展会内转了一圈,又探查了一下张家、大洋集团的情况,确定一切都很顺利了,就返回贵宾室,带着赵大河师徒两来到车站。而这里,已经有大量的人在排队了。

    此时一辆载客列车刚刚停下,乘客们大包小包的从车厢里走出。经过两天多的运行,众人已经开始接受、并享受这个新的事物,很多百姓以此作为自己的运输工具。

    乘务员确定列车上没有留下什么,车辆关上门,到前方掉头,不一会更换了铁路,再次在车站停下。

    张浩审视眼下的列车,想着还能从什么地方改进在符合当前条件的基础下。乘务员是男的,暂时只能如此。车厢或许可以刻画阵法,这大冬天的已经有些冷了。

    哦,想起天气,张浩环顾四周,昨夜下了一场冰雨,但没有雪花。栖霞之国的冬天似乎并不是特别冷。

    张浩带着赵大河和赵柯上了单独的包间,列车第一节属于高级车厢,专门为有身份的人设立的。暂时价格为10元/人;而普通车厢是1元/人。

    这里一元等于10玄铁币,而两枚玄铁币就能买一斤糙米。10元对普通人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

    但展会这里,高级车厢依旧供不应求。大家都想来体验一把。

    坐在包厢里,张浩拿出一把‘万元大钞’布置了一个小小的隔音阵法。

    “这就是钞票?”赵大河有些好奇。

    张浩掏出一把来,塞到赵大河手中:“这些拿着,到了宁河郡没有钞票可不行。现在宁河郡大家都不怎么使用灵石交易了。”

    玄铁币笨重,灵石价值又过大、数量多了也笨重,所以现在宁河郡那里,钞票很是流行。尤其是大洋集团、张家等等下发的薪水大都是钞票了,也促进了钞票的交流。

    赵大河也不客气,谢过后就收了。

    张浩却开口了:“赵前辈,我问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为何在航线开辟之后,占星师会被排挤?”

    说起这个,赵大河面色就有愤怒了:“还有什么原因,典型的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张浩微微摇头:“赵前辈,我们现在既然是自己人了,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或许会有些不中听。

    其实,一个行业之所以被淘汰,首先应该找自己的原因!

    因为,你再如何怨恨别人,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处境,反而只会更加糟糕。相反,如果我们能持续进步,始终成为社会需要的有用的人,就不会被淘汰。

    占星师之所以后期被淘汰,有两个原因。其一,社会已经不需要你们过去的那些能力了,但你们却依旧不知道与时俱进。其二,我听说很多占星师也自甘堕落,以至于整体名声都受到影响。”

    赵大河想要反驳,但张了张口,却是一句话说不出来。真话……确实不中听啊。

    张浩见状,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他说这些,是为下面的话做伏笔的。张浩现在的责任、身份、地位都决定他不可能单纯地去掏心窝子说真心话。

    所以张浩继续说道:“前辈,不管这世界是变好还是变坏,历史总是在前进的。而前进的路上,必然有被淘汰的、也有新出现的。

    历史是真正的功利的,前辈如果读史书就会发现,那些真正能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人,都是‘有用’的人他们在推动历史前进。而没用的人,连痕迹都留不下。

    这就是现实!”

    赵大河面色变幻许久,终于叹了一口气,低下头。

    “但眼下有一个机会,栖霞之国准备探索外海,必然会用到占星师等。不过前辈,您有没有想过,如果外海探索完毕、或者是将来某一天我们无法继续探索了,那未来占星师是否会再次式微?”

    “这……这……”赵大河开始挣扎。这位元婴期高手,不知不觉被张浩带着思路。

    车外传来汽笛声,人员上齐,机车开始点火,一点点钢铁的咣当声传来,渐渐的车辆开始加速。

    张浩不再说话,一直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车辆已经开始飞驰、冲出了广陵城范围。窗外景色迅速闪过。车厢没用玻璃、用的是简单的结界但不是那么透亮。

    张浩忽然指着路上不远处的马车队伍:“前辈,你说随着列车的出现,马车还能用多久?

    马车……为人类服务了数万年了吧。但……终究还是会被淘汰。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们只能在单独的展览馆才能看到马车吧。”

    赵大河看着远处被迅速甩开的马车,眼神有些发直。如今列车的速度,已经达到100公里时速;而马车研究在六十公里左右的时速这还是沾了高速公路的光。而马车的运输能力,显然比不得列车。

    经过一连串解说,张浩看赵大河陷入沉思了,嘴角微微翘起伏笔足够了,该上大餐了。

    “前辈,其实这个世界总是变化的。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一个不知道变化、一个没有发展方向的事物,就算能取得一时成功,也难以持久。

    我认为,占星术、占星师现在的状况,或许反而是一件好事。如此,大家就能完全思索新的变化和发展方向。”

    “因为牵星术本属于占星术的一部分,我也大略了解一些占星术。

    前辈,占星术的占卜并不准确,你可想过为什么吗?”

    赵大河微微摇头:“想过一些,但不确定。我只能肯定,天空的星辰和人,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但更多的……我也不太明白。”

    张浩指着近处的山头:“这个山头很大吧?”

    赵大河点头。

    张浩又指着远处是山头:“远处的山头看上去很小,远远看去不足巴掌大小啊。前辈觉得,那个山和眼前这个山头,哪个大?”

    赵大河微微皱眉:“虽然看上去很小,但明显远处的大!”

    张浩笑了:“前辈,这么点距离,那远处的山头看上去就很小了。前辈有没有想过,那天上的太阳、月亮、乃是星辰,他们到底……有多大?”

    “嗯……”赵大河眼睛瞬间明亮起来,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张浩:“张少爷知道什么?”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猜想。之前在大海上,我第一次航海回来,首先看到的是灯塔的光芒,然后才看到陆地。

    等观察铁公爵号海试的时候,我看到船身渐渐消失在海面下,最后只能看到烟囱的黑烟。而铁公爵号返航的时候,先看到黑烟,然后才看到船身。

    数次航行都是如此。这显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

    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或者说是离经叛道、匪夷所思的猜想:会不会我们脚下的这个世界,也是……一颗星辰呢?

    天上的太阳是星辰,月亮也是星辰,只不过相比于别的星辰,离我们很近而已。

    而星辰似乎是漂浮在无尽的虚空中的!”

    “这……这……这不可能!”赵大河张大嘴巴、瞪大眼睛,似乎呼吸都停止了。

    张浩不再说话,忽然指着天空一只雄鹰,“那雄鹰看上去向蚊子般大小啊。这还是我们能看到的距离。前辈可有测算过,那月亮、太阳距离我们多远吗?”

    赵大河不说话了,他迅速翻出一本占星术的古旧的书本来,开始疯狂的翻找起来。

    张浩看去,这书本只怕是优秀的天麻纸制作,但已经泛黄起毛,显然很古老了。

    赵大河翻看好一会,忽然激动起来,语气很是高亢:“是了,是了,祖师……”

    “停!”张浩蓦然大吼一声,然后才慢慢说道:“前辈,我们回去再讨论。小心隔墙有耳!”

    赵大河激动的点头,却双手捧着书本,激动的翻看着。

    (态度要端正,说话之前打个滚,求票啊啊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