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无穷重阻 > 140 心猿

140 心猿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在噬魂组的食堂中,碳基状态的慕斯看着盘子中的红色果子(类似于苹果),愣了愣。一旁的加纳作者电子轮椅过来,看着慕斯盘子里的红果,笑着说道:“你也喜欢吃红灵果?”

    慕斯看了看加纳,说道:“是的,最近喜欢吃这种果子。”加纳也拿着红果子,笑着说道:“这也是我的最爱。”

    慕斯看了这选了这种水果的加纳离开后,眼中充满了阴郁。在这次电磁替身的传回来的记忆中,自己在战斗区域的虚拟商店中选择味觉享受,自己只选了一种果实和最不喜欢的酸味海鲜搭配。自己给了自己的答案。

    在得知自己可能被欺骗后,一股不理智的暴躁涌上了心头,慕斯死死的压制住了这股暴躁。在暴躁压制后,慕斯心里一片宁静,哀莫大于心死,的宁静。宁静过后是一中可怕的阴暗。对美好的最后寄托被谎言砸的粉碎时,慕斯已经不对这个世界有任何幻想了。

    镜头切换到另一边,

    从李三祥那里要过了戒指后,白露甩下一句:“我有一点事要去办。”就离开了。末了,白露看了卢安一眼,白露的直觉发现卢安有可能会跟上来,这一眼是告诫卢安不要跟过来的意思。

    而在卢安的多重预演视角中则是看的更清晰,自己选择跟上去后,白露则是直接选择了某些动手之类的措施制止了卢安跟上来。所以卢安在现实中也停止了脚步。

    对卢安来说,跟白露这样的存在有意见冲突时,白露按照直觉迅速的制止自己,这就相当于自己的预演效果削弱了。等到白露走后,李三祥问道:“卢安?她想要干什么?”

    卢安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刚刚的她有点可怕。”

    李三祥坐下来开始了思考,卢安看到这个样子的李三祥,不由有些佩服李三祥的沉稳。

    李三祥为了布置一个局,忙活了几十天,到头来关键道具被截胡了。要是换做卢安,卢安觉得自己虽不说会暴跳如雷,但也绝对会心里不爽很久。

    然而李三祥能够很快的放下得失,进入理智的思考,这一点就是卢安佩服的。

    卢安的习惯往往是先看别人的优点,然后再和别人一起比对缺点。

    李三祥能够沉稳思考是取决于他的年龄。卢安现在的身躯是16岁,十六岁躯体,各种激素分泌为年轻人的冲动提物质基础,老年人就算想要激动,想要热血,心跳加快,首先血管是不可能承受的。

    有预演的卢安实际上适合于短期的战术决策,因为预演在短期内为卢安提供足够的思考时间。而李三祥这种高度城府,不为一城一地得失左右情绪的状态适合长期的规划。而卢安找李三祥合作,其实是相互互补的。

    李三祥思考完抬头看了看卢安问道:“卢安,你这几天在干什么?”卢安说道:“没干什么事情,熟悉一下城市的地形。”(“了解一下高楼的位置,实在不行准备夯平整个城区。”卢安的思想很危险 )

    李三祥没有深究卢安探查地形的衍生的其他目的,问道:“你没和白露在一起?”

    卢安说道:“她跑到了别的城市。似乎是在调查这个时代的情况。”卢安将各个城市的照片找给了李三祥。

    李三祥翻看了一下图片后说道:“这些图片她也给我传了。你没和她在一起吗?”

    卢安摇了摇头。

    李三祥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在接下来这个疯狂的时代里,你不会打算和这个时代一起疯吧。”

    疯狂的时代,意味着幽魂肆无忌惮的寻找实体。

    而李三祥知道卢安的能力,能让幽魂不能近身的能力。而李三祥的所说的“一起疯”,是指幽魂疯狂的找实体状态人类的麻烦。而卢安将靠近自己的幽魂一网打净。在李三祥看来,一旦卢安这么做,在接下来这个信息传播速度极快,且没有条条框框的束缚的时代,卢安会非常吸引人的眼球。

    这个时代的后期,随着一个个幽魂的思维被征服,一个个幽魂进入躯体中,是可以控制这个时代强大的武备的。到时候,不再是幽魂之间的意识较量,而是实实在在的摧毁。

    一起疯的意思也就是,被这个时代发现的卢安,最后将要用超能对抗这个时代的军舰,战机,大炮。这个时代会疯,若是走上和这个时代对抗,卢安的行为也就是疯子的行为。

    现实中李三祥只说了上面一句话,卢安在多次预演中了解了李三祥具体的意思。

    对于卢安来说,李三祥的意思和白露的意思差不多,自己有些无度的行为,已经不知不觉中朝着和这个世界一起病的节奏走了。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对抗中死亡。

    拆掉整个城市,卢安能够做到,发动超能,利用弹丸内的燃料和空气燃烧,加速弹丸到六倍音速,形成穿甲效果,将一只舰队一一打沉,卢安也能做到,甚至是战略轰炸机,卢安通过预演也能干掉几架,但是自己的举动越闹越大,最终还是不会有好结局。

    “我和这个世界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会为这个世界疯了?”卢安不禁自问了一句。

    然而几十次预演之后,自己给了自己的答案:“一点关系的都没有,就不应该在这个世界放纵,在这个世界选择放纵,就必然会这个世界扯上了关系,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当第一类预演的理智做出了不能放纵的理由后,卢安陡然感觉到了第二类预演中传来的沮丧。这是一种锦衣夜行的沮丧,一种有了力量处处却要藏锋的不满。

    理智是理智,欲望是欲望。卢安的情况,在其他人看来难以理解。

    可以用这样一个事情来比喻。文明这个游戏,玩家可以操作游戏的国家种田,发展经济,发展经贸,最终推垮敌人。数百年的历史凝聚在 一局游戏中,玩家的在游戏的政策都是能持续数十年,战略坚持数百年。

    然而事实上,然而若是让玩家真正当一个皇帝花费数十年经营一个国家,在这几十年的时间中,舆论的谩骂或是吹捧,民众的目光短浅在有心人的引导下发出抱怨和不理解,或者外国的一个非常小的挑衅,就容易让玩家怒发冲冠,看着自己的几年积攒的那点家资,觉得是到了赌国运的季节。根本做不到为长远战略忍辱负重,坚毅不动摇。

    究其原因是时间,卢安的时间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这给了卢安强大(能在短时间内能看尽别人所有可能)也给了卢安在长时间内被自己滋生各种想法反复动摇场面。卢安成簇后,遵照现实的第一类预演,和没有任何管束的第二类预演,两种预演中自己的理智和欲望造成的矛盾冲突愈演愈烈。

    现在当理智做出自己要克制,欲望就立刻露出了受到压抑的不快感觉。和刚刚离开戎星相比,现在很显然自身的矛盾已经显化了。

    卢安已经预想到了自己再不解决这种问题的最终情况——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人就要杀,看到自己想要的女孩,就用强。看到不尊敬自己的人,就踩。哪怕不尊敬可能是别人善意的劝说。无理智可言,沉浸在快意之中。 这就是躁动的青春期。想要表现,想要引人注目的冲动。过去卢安一直是压抑,随着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卢安现在不由得自问自己一直以来是不是错误的对待了自己。然而这种事又怎么能和别人商量呢? 卢安的预演是不能暴露的能力啊。在主世界唯一遇到的一个时间系能力者(浅空明子),也不是一个能交流的存在。当然也不能相互印证。(浅空现在根本没有正确处理自己的意识,找她估计会疯的更快。)

    卢安想了很多,但是在李三祥面前,仅仅是迟钝了一秒,卢安看着李三祥说道:“我不会跟着这个世界一起疯的。”

    李三祥没有把目光转移,因为李三祥看到了卢安表情上的犹豫。卢安接着说道:“你说的我明白,我会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的。”这时另一个声音却在卢安心里质疑着:“提醒能到什么程度呢?嗯,难道需要恐惧来遏制一下?”

    然而想到了恐惧,卢安心里地陡然一震荡,随着一个关键点被想到,恐惧真的犹如野草一样滋生了。

    镜头切换到白露这里,

    从总部离开后,白露驾驶租用来的飞行器,飞碟一样的车,地盘喷射气流,在在凹陷的车道中快速飘移动,

    车子就这么急速的朝着大海的方向奔去,驾驶着飞行器的白露,脸上露出了一丝哀伤,看着车道玻璃罩外越来越近的海平面,她幽幽的说道:“做完了弑神的英雄就离开?留下一个走向鬼蜮的世界。对和错又该怎么定?”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