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无穷重阻 > 301 暴露了

301 暴露了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世界大战正在进行时,从地图上看帝然菲斯的军队犹如烈火一样侵吞盾刃的量地盘,这对于帝然菲斯内部利益集团来说这是一场盛大的抢劫,盾刃最有价值的资产是矿山,工厂,以及廉价的劳动人口

    所以这些被占领的城市首先被修复的是交通线,让铁路能够运载矿石返回帝然菲斯的国内。然后是工厂工人,一个有劳动组织结构的工人群体是一个国家的重要资产。不考虑这群人的医疗保险,不考虑这群人的娱乐活动,单纯维持温饱,这种初级加工工厂的生产效率是非常高的。从经济结构上来看,盾刃沦陷区的所有劳动力正在被帝然菲斯的肆无忌惮的剥削。

    帝然菲斯的从上到下都在为这场抢劫而欢呼,卢安则是有些骂娘。“都tm什么时候了,目光瞅着利益。”

    卢安的愤怒是因为卢安的视角中这场战争仅仅是开始,而这场战争涉及到存亡战争。谁更先进谁才能存,否则谁就要亡。随着战争被资本的追利所主导。

    陡然廉价的人力正在打压技术发展,一条要配备二十多位技术人员能取代上千人生产的自动化生产线,现在是没有成本优势了,自动化生产线的价格很贵,坏了的话维修和换零件也是很贵的。而现在北方盾刃的劳工们,这些资本家不用付任何医疗费工伤费,以在采矿业为例每天都有千分之一的人死亡,按道理这样的工厂要放在和平年代早就被关闭了。而现在恰恰是这种那人命当消耗品的生产模式,挤压了最新的自动化生产线。

    其实卢安这种生产方式也非常消耗人力的,维持自动化生产线的技术人员都是教育体系中脱颖而出的。

    (卢安前世)孟位所在的三战中优先保护,撤离到后方的就是这批技术人员,至于其他人必须等到重要人员转移后,才进一步安排。如果用冷漠无情的视角来看,在三战国家的的确确是在舍去了一批人。在前线战壕趴着的孟位就属于被国家认为可以在战争中损失,可以消耗的人群,被安排到了前线奉献。

    战时的社会淘汰,远比和平时期的淘汰要更加剧烈。这种淘汰并不是机器生产效率淘汰了人,而是可以制造,调试,维修机械的人获得更大的生存率,挤压其他人的生存率。

    从未来发展的视角来看,帝然菲斯的高层简直就是鼠目寸光,根本没意识到未来战争对生产力的需求到达何种恐怖的程度,沉湎于廉价劳动力给经济带来的缓解。所以帝然菲斯的利益集团们非常抠门的不愿意在昂贵的机械生产和控制自动化生产的人才培养方面进行投入。

    还在用试图赚钱这种利润的视角看待战争,试图用战争来解决经济问题,在持久战中会逐渐陷入颓势。等到未来生产力不足的时候,就算自动化生产线可以造出来,控制自动化生产线性能稳定的高级工人不可能一日变出来,这些人至少都要大专以上的学历,部分人甚至是需要研究生的学历。外带要进行几个月甚至一年的培训。

    卢安很想去臭骂帝然菲斯议会上的那几个肥脸。但是理智让卢安摊了摊手自我劝说道:“我只能救我自己”

    在数控工厂中,卢安从操作数控机床削切的工作中停了下来,将机床内的运动结构摸索了一边后,卢安收回了思绪。 注意力回归到,那些正在思考技术的预演中,

    在预演中卢安正在思考微气泡集成计算机和机械控制如何联合起来。卢安也在试图让自己的超能能够更聪明一点,能够根据实际情况来进行一定程度变化。进行数字控制。

    现在卢安在这个世界躲猫猫,躲了近乎一年了。在这一年的时间中,卢安过的很闲适,扮演了一个赋闲官员的形象。这一年内卢安自己的超能运用,按照地球科技树的类比,应该是彻底从二极管进入了大规模集成电路的时代。卢安现在设计大型浮空武装和两年前所制造的浮空战艇相比,就和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喷气式战机和二十一世纪的新锐喷气式战机的差距。

    要不是卢安现在超能强度有限,无法包裹过多的纸质材料结构。卢安也不会这么缩着。在主世界卢安的零阻能力可以覆盖上千立方米的空间,而在这个世界只有半立方米。这种差距相当于几个国家钢铁产量数万吨和上亿吨的差别。前者支撑造单兵武器的工业,而后者能把战舰当饺子下,各种基础设施,平铺整个世界。

    目前卢安已经积攒了足够多的技术,但是受限于超能在这个世界的局限性,技术无法转换为战力,只能作为技术储备。元一给卢安的这点力量,卢安基本上就只能躲藏。

    卢安觉得自己的行为似乎也是得到元一的赞成,尽管它的话非常不好听,元一:“躲藏,是你的长处。”对于元一这种评价,卢安真搞不清楚元一到底是在夸自己还是,在损自己。

    然而卢安能躲到现在也证明了这种手段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

    进入这个世界的轮回者几乎全部都将目光集中在呼风唤雨的将军上和王室上。十几个小队,数百个位轮回者,在一年中都没有找到卢安,这涉及到了一个心理学的问题。

    当需要寻找的目标在一万个疑似目标内。这一万个疑似目标的可以程度分为三个级别,非常可疑,很可疑,可疑。这是有让一个人来找目标,他百分百会先从非常可疑的的部分开始找。

    一个人是这样的情况,那一万个人如果不相互合作的话,也都会从非常可疑的地方来找。若是这一万个人是一个组织,一个人负责一个区域那就会很快找到目标了,可惜的是,这次下来的轮回者恰恰是一个个单独的小队。

    所以在第一年,卢安很安全的度过。

    在轮回者搜寻的名单上,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卢安的名字,但是一个过气的政客,被逐出权利核心的政客,他们扫了一眼后就先忽略过去了。

    轮回者由于无法确认目标到底是帝然菲斯整个上层建筑的哪一位,大多数轮回者已经对和平时期搜寻卢安死心了,有的轮回小队已经准备用最笨来继续任务,那就是推进战争的节奏,等待这个世界演变到帝然菲斯战败的时候,那样就能够的清洗整个帝然菲斯的上层。从而找出目标。

    可以说现在这个时间段,就在卢安继续摸鱼的时候很多轮回者已经积极的潜伏到了各个国家的高层。并且开始施加影响。

    当然要改变一个国家的政策并不容易,因为帝然菲斯和各国的利益关系,并不能让各国直接和帝然菲斯动武。比如说金瑞的某个轮回者团队靠着控心术登上了金瑞的最高权利宝座,但是依旧是无法更改国内的孤立主义思想。

    在金瑞的总统办公室内,

    刘登科(轮回者)此时坐在轮椅 ,他翻着帝然菲斯的文选,此时他已经位金瑞合众国的总统之位,能坐上这个位置很大程度要归功于他兑换的血统,大范围读取众人的思维,该能力来自于某变种人拥有强大能力的世界。然而随着元一不断的削弱初代体系对超能的投放,现在他这种能力占用了他体内的大量神经元继续运作,以至于他只能坐在轮椅上,失去了行走运动能力。(这一点和他能力来源的那个世界里的同样有心灵控制的老头一样。)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传了出来。一位身穿海军军服的男子走了进来,说道:“总统先生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刘登科放下了书:“麦克,这里没有外人。用不着叫我总统,当然这里也都搜查过了,没有窃听器。”

    这位叫做麦克的轮回者说道:“哥们,我们的能力越来越弱了,麻烦你能够谨慎一点吗。”

    刘登科说道:“那么将军,能告诉我,最近情况有什么进展吗,如果再没进展的话,就别浪费我为数不多的精力了。”刘登科现在的能力占用了他太多的脑细胞,具体表现为长时间的失眠,失禁,内分泌失调。当能力不能安全契合使用者就会给使用者带来各种各样的副作用。卢安当年投机取巧,导致自己无阻超能失控就是这么一回事。

    而卢安当时的尴尬也正是现在很多轮回者身上所遭遇的情况。无论是初代还是穿越怪所为穿越者提供血统傻瓜操作方式,现在这个傻瓜系统有些失控了。

    麦克:“总统先生,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帝然菲斯内有任何端倪。他们拿下了盾刃过半的领土后,则在全力消化盾刃的地盘,同时帝然菲斯现在在盾刃的国土上面临着泛游击战的威胁。”

    刘登科说道:“贝帆那边的情况这么样?卡斯(轮回者)他们说过要一起联合对付帝然菲斯的。”

    麦克说道:“卡斯他们现在有什么困难,我不知道,但是贝帆现在仅仅是对我们的提议感兴趣。至于军事同盟的事情,恕我直言,金瑞国内的孤立派才是两国军事同盟的阻碍。”

    刘登科抱怨到:“这些家伙,难道就不知道只有战争才能让金瑞发展成一个世界性的大国吗。如果要是能暗杀掉这些妨碍者的话就好了。”

    作为一个在任务中快节奏的战斗小队,被强行拖入这个漫漫无期的任务中,刘登科的耐心已经减底了,他有时候曾想过带队带上斗篷帽化身为刺客联盟将孤立派的政治首脑全部暗杀掉。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手段看起来非常痛快,但是实际上并无法操作。政坛上大规模死人,会导致整个政坛上地震,从而决策在恐惧的主导下混乱的。所以就算刘登科耐心减底,也要在这个世界上等着。

    以卢安看来帝然菲斯已经很作死了,迟早会跌下深渊,而在这些轮回者眼中,这个世界走向混乱的速度还不够快。现在几乎所有的轮回者恨不得明天就全面开战,一个星期后这个世界在战争中该死的人全部死光,失败的国家崩溃,他们好完成任务。

    以刘登科的角度来看来,一旦发动战争金瑞这边肯定是是胜利的一方,所以自己发动战争则是给金瑞带来更好的未来,而金瑞的高层现在太蠢太怂,不能理解自己的正确。刘登科的这种高高在上的主观意愿对着另一个世界颐气指使的心态,虽然有些不可理喻,却并非轮回者独有。

    当干涉者没想过自己干涉后,被干涉者所承受的代价。干涉者甚至将被干涉后的世界是一个和自己所在世界不同的另一个世界。那么干涉者的心态必然是高高在上的。

    在二十一世纪早期,某些国家的国民明明自己非常害怕恐怖分子,却对自己国家的军队在他国投下炸弹,炸毁大量楼房,毫无任何负罪感,且认为这是自己国家为他国推翻专权暴#政,播撒民主的“好处”远远要大于战乱区家破人亡“阵痛”的坏处。他们在认为自己帮助另一个世界走向正确。至于正确的标准则是他们自己定的。

    如果刘登科余生在这个世界渡过,他也许不会这么傲慢的看待这个世界。或许在不知不觉中,他也会变“怂”。

    就在两人在商讨,下一步该如何奠定大局的时候,就在这时一个让他们为之一振的消息在他们的手腕手表上出现。

    手表上提示——目标出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