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无穷重阻 > 324 挑战敌人

324 挑战敌人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东京五光十色的大厦犹如魔幻之林。

    站在某大厦水泥边缘的浅空看了这座城市。略带癫狂眼神,用病娇的语气说道:“迷茫的世人啊。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觉醒啊。”

    随后她扭头,对着身后吓瘫了的人用询问路人的语气问道:“喂,你说加一点血会能不能让人们清醒一点。”

    在浅空身后是一个全身僵硬摊在地面上的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在他的身上插入了六十多个细小的针头,这些针头压迫了血管和神经(针头刺入的全部是一些穴道),动一下就会非常麻木疼痛。

    浅空的的手里有一个穿耳朵孔的射针枪,在刚刚她精准的张开了微型空间门,空间门的一段在人的穴道附近,一端在射针枪枪口上。就这样一针一针的制服了这个男人。

    然而这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此时满脸汗水,只能说道:“不要,不要杀我。”浅空皱了皱眉头:“遗言,就这么没趣吗?”

    浅空带着“受不了你了”的表情走了过来,在高楼万丈凌空的处,一个一米的空间门打开了,而这个空间门的另一端在男子的背后打开了。这个男子僵硬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空间门,空间门传来的风凉飕飕的,可以看到下方一百多米路面上,犹如甲壳虫一样渺小的车流。

    突然感觉到全身一疼,一枚枚针拔了出来。他猛然回头,发现了浅空的穿白色皮靴的脚扬起来,脚上传递的力量撞击着他的下巴。

    而随后在这么一股力量的推动下,摔入了空间门中。空间门的另一端是两座大厦之间的高空。

    巨大的惨叫在这座高楼大厦间回荡着。十几秒后这个男人在地面上摔成了一团你。鲜红的血液溅射在了路面上。

    至于他身上原本针尖那么大小的创口,验尸官是查不到的,在这么巨大的冲击力下,这些针尖创口会被冲击力制造的裂纹覆盖。从法医鉴定上来看,受害者没有遭到外来胁迫,体内没有药物残留,身上没有绳子捆绑的痕迹。

    浅空收起了空间门,然后拿起了电话说道“你那死鬼老头已经被我非常温柔的送走了,现在你高兴吗?”

    电话那边,压低了声音但是语气难掩兴奋和恐惧,:“真的死了?”

    浅空笑了笑:“难道你对的义父还有感情?”

    电话那边那个男子连忙否认,然后用辩解的语气说道:“我做了这么多,我帮他一步一步将企业做大,最终只因为我小小的失误,他就要将企业转移给他那不成器的儿子,这是他咎由自取。”

    浅空说道:“你真是可怜的一条狗啊,明天我要见到股权转让,否则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去见你的义父。”

    浅空挂断电话随后打开了另一个空间门随后闪烁到了五十米外另一座高楼的楼顶上,浅空对空间跳跃的控制精度更加精细了。

    这种精细是来源于她的时空之眼的效应变得更强了。时间和空间双重效应的异能是惊人的强大,然而浅空此时是又欢喜又惶恐。

    欢喜是因为自己的眼睛能看到未来的长度更长了,而惶恐则是她在战栗,她知道自己的看到时间的力量到底连接着什么。而这个世界也只有浅空明白,在这短短的一年内,那个名为天数的存在到底是在经历了何等快速的成长。

    而浅空现在则是再一次感应到了天数爆发,从时空门中第四次的走了出来,她再次张开了时间之眼,双眼迷茫,将自己的手指塞入自己的嘴巴里,嘴角的口水顺着雪白的手背流了下来,一副崩坏的表情。

    卢安放她回去的,一部分本意就是让蛇部的某些人自食其果。浅空也的确这么做了,她已经成为了某巨大黑暗势力的头目,利用自己的手段,她所建立的部门已经有了庞大的经济势力。这个十几岁的面目很清秀的女孩,已经在黑暗中牢牢地站住了脚跟成为了魔王级别的存在。但是谁也不知道她在无人看到的时候,这位冷漠的,会变成这样混乱的表现。

    力量和强大有时候是两码事,能够冷酷的杀人,屠杀,但是面对更强者却表现的依附。肆意妄为的浅空现在没人约束,所以在很多人视角中,只能看到浅空的那么一面。

    浅空此时疯狂的追逐以前无法触及的权利和力量,然而其实各种心灵上的矛盾已经在她身上滋生了,包括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而外表看起来很怂,在大部分时候选择退让,选择自我反思的卢安,自始至终内心一些根本的东西毫无退让,依旧是以“自我”为中心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个世界。当核心被触碰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回避和退让。

    在最终战场上意识到自我存活是概率性的 ,未对这种“自己的幸运妥协”而是选择背负和面对,成为自我幸运的来源。

    例如面对不定性的赫光施舍给自己的存活概率,卢安没有去抽那个奖。而是选择再活一次。

    面对高维投影的盼明提供的救赎,卢安并没有安静被动的的等待自己走的历史断头路,交给盼明去救赎。而是尽了全部的努力将一个序章给救赎者留下。

    向弱者示强很容易。然而这没必要。

    在浦东的卢安压根就没想过,世界上竟然有隔空调教这种操作。

    卢安此时正在一个眼镜店里面试着平光眼镜。跑到眼镜店购买眼镜的原因很简单,卢安发现了自己未来大学的同伴同学都是四眼。戴眼镜几乎是苦读学生的标配。

    这个世界,上课听课,下课快速写完作业,然后有着打包时间看闲书,打游戏的天才总是少的。至少二十二世纪卢安就没见过这样的天才,这种天才全部被送到少年宫和同级别的天才去竞争了。

    卢安考虑到如果自己在大学里任何一个不合群的特征,都有可能给你带来更多的目光。比如说开学理一个光头,就会让同班同学永远记住自己。基本上教授上课,点名点你的概率绝对比点其他人要多。还有你就甭想逃课了。

    卢安挑了衣服黑框眼镜,在镜子面前照了照,点了点头自我满足道:“我戴眼镜很有那位的气质。”

    江南人杰地灵,总是会出一些大能。这些大能在这个时间线也绽放了无比的光芒。卢安所说的的那位是某位大数学家华罗庚。中国近现代科学界,屈指可数的几位泰斗。

    而卢安即将去学习的学科也就很显而易见了,卢安某情绪态:“我要直奔科学的王冠——数学”说到这里卢安突然有点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

    早在进入能术世界之前,卢安就向姬流选了这个专业,当时是对自己第一代导力计算机的算法设计的考虑。

    然而现在,在能术世界过了十几年,很多机械设计,工业参数都记得一清二楚。而卢安这边,导力系统的应用也犹如二十一世纪的科技大爆炸一样突飞猛进。例如卢安的机械波计算机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微气泡大规模集成的方向。

    要是卢安选其他学科,估计在选的时候是有用的,而现在却有走重复路的嫌疑。然而选数学的话,绝没有过时。卢安当时选的时候,是按照最好的学科去选的。

    当然最好的学科,不代表就业是最好的,相反数学系在这个世界的就业是很冷门的。

    但是绝不代表数学不重要。卢安所在历史线上,在取消外语必修的过程中,正方辩论道很多人一生都用不着外语,外语让主导外贸的的人来使用。

    反方舆论曾翻出了数学无用论,大部分人不用高深的数学知识也应该将数学取消。

    是的,在二十一世纪很多人是没机会用微积分的,就像大部分人不用外语是因为大部分人用不着外贸。

    但是一门学科到底是否有用,取决于市场的需要,一个国家的产业如果不是旅游业和国际金融业那么需要的外贸人才是有限的。但是一个国家是工业制造,那么需要的数学人才几乎是无上限的。

    在二十一世纪中叶开始,没机会用高等数学是一种可悲,代表着你的工作性质属于简单的那一部分,不属于重要工作。

    在二十一世纪上半叶有一门很重要的学科,轮适用度,几乎是泛用于很多技术领域。但是没有编入高中物理,高中物理连相对论以及核子反应质子束的变化都编进去了。但是唯独这门学科没编写进去。——流体力学。

    地球上的大气,河流都流体,凡是有流体运动的地方,都要用这门学科,气象,船舶设计,汽车,飞机,气动力外形。发动机内燃料和空气、的混合。污染物的扩散。人类的眼中绝大部分的现象都是在流体环境下发生的。

    但是这么重要的一门学科为什么不出现在高中物理书上呢?因为太难了,驾驭这么学科所用的数学太难了。

    简单的介绍一下这门学科需要何等级别的数学来驾驭。

    先设一个xyz坐标轴体系。

    在这个坐标轴上,一道气流的任意一个点,在这个坐标轴可以用x方向,y方向z方向这三个分方向来标示气流真实方向。

    但是这个气流点,在遭遇另外一个气流的冲击会发生什么呢?每一个气流点会直接反向弹开?不绝不是直线反向弹开。

    只有真空情况下才会反向弹开,你在真空的情况下,撒一把灰,每一个灰尘在相互碰撞后会像碰碰车一样弹开。但是在气流中不是这样的,而是不同方向的气流之间形成一个涡旋。

    就像抽烟吐出一团烟气,烟气的边缘和空气摩擦,形成一个个弯曲的涡流。这个偏转的涡流在公式上是怎么表示呢?

    原本气流x分方向遭到另一个气流y方向的外力,用一个x和y的偏导公式表示受到这个方向的扰动量,原本x方向遭到z方向的也用一个x和z的偏导公式表示扰动量。

    然后y的分方向也这么分析,z方向也这么分析。

    这这样逐条逐条的利用坐标系,从三个分方向,逐步分析出了遭到一股气流三个分方向的扰动。

    能绕高中生头疼欲裂的微积分最多是一元一次偏导。而这个有三个方向,所以要三元。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正常流体在相互扰动后,形成一次涡流后,涡流气流还有涡流。想要算的更精细的话,还要进行二次偏导。

    当然涡流之后还有涡流,那么为了更精细一点,那么就要对每个分方向进行第三次偏导。

    这就是最基本的流体公式,如果是不同的专业还要在这些基础上加上其他要素,比如说分析地球大气,这么大尺度上地转偏向力就要考虑,地转偏向力和纬度有关,好吧原本就复杂的让人头疼的公式变得更复杂了。

    嗯,有人也许会说,自己不研究气象,不造飞机,不设计船舶。不接触这些行业,所以根本用不着这些学科。那么我们谈一谈飞天的情怀。飞天这东西每个人都是想享受一番的,就像人类享用手机提供的信息便捷的。

    二十一世纪下半叶能够让单人飞行的火箭背包已经出现,文人们常常说要让没给人都有翅膀,向往天空。在自由浮空的技术出现后,该项技术是决不能让知识匮乏的人来掌握的,就像绝不会让没驾照的人来开车。

    如果没有一定的知识,就等着螺旋上天,布朗飞行,倒栽葱落地。想在天上飘,那么学一些流体力学的知识是必备的,否则单人飞行器在天上出故障,那么做错了动作就是等死了。

    流体力学是一个应用广泛的物理学科,但是却被数学拉开了门槛。很多人难以进入。而其他学科也是这样

    还有很多学科都是要数学来驾驭。现在卢安还没考虑过工作的事情,工作是卢安和这个世界社会合作的纽带,目前来看这个纽带很暗淡。卢安需要数学是因为自己真的需要。自己的超能体系需要大量的数学建模。

    数学建模不是单靠计算机,卢安交给计算机的都是重复的累活,而卢安要设计算法。

    带着平光黑框眼睛走出了眼镜店,卢安吸了一口气:“高数,我来挑战你们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