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无穷重阻 > 760 利益冲撞

760 利益冲撞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2061年,世界依旧和平,但是在和平中世界的权谋争斗,要比战争时期还多。原因很简单,战争时期的外交,全看力量。一场实实在在的战胜,能让外交官的底牌雄厚。小国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在会场外等着大国签订协议。而和平时代,大家纵横捭阖雄辩论力的时候。即使小国手上的筹码也可以使用。更何况大的势力。

    五星区的发展进入了火箭的速度。比起苏联时代的粗犷计划经济,在这个智能ai时代,计划经济涉及领域规划详细到了民生领域的细节。而计划经济也改变了的每一个人的生活情况。

    #

    以饮食为例

    五星区上班族现在的生活习惯,每个月工作日的饭菜,都是月初,朝着几家餐饮业部门订购完毕。

    一般是一个月先定七八种口味的饭菜。每种口味的饭菜每个月到底几份,自己选择,每天到底想吃哪一种,可以临时来定,但是每个月必须将自己定的量吃完。

    如果月初定的红烧肉,在月末最后几天吃完了,对不起,要么吸取教训,在下个月定菜单的时候,多点红烧肉。而现在必须把现在的饭菜来吃完。

    当然如果任性的话,也是可以改菜单的,当然要付出多倍的价格。是的,提前定制的饭菜价格要极为便宜,但是临时制作的饭菜价格高。

    不仅仅如此,先做的小吃,水果,都是提前预定制。如果临时购买价格高。真的临时不想吃,就自己放到冰箱里面。

    #

    从这里智能时代的计划经济,不仅仅要国家政府参与,更是需要整个民众进行参与对对自我消费进行了一定的计划。这种计划经济毫无疑问是对消费者和相关生产者有重大好处的。——生产方的风险降低,而消费方得到了实惠。

    请注意,在市场经济下。东方农业副业产品的生产方,承担风险的力度是最弱的。却承担着巨大的风险。

    农民种植的东西,在田间的收购价极为便宜,但是到超市给大家选购的价格,几乎是翻了一番,还不止。(在二十一世纪,洋葱,白菜,土豆,多次出现了,极低贱价的情况,但是在超市中从来没有看到这种贱价。)

    为什么翻了一番呢?因为生产方要承担卖不掉坏了的风险,没能按时卖掉,品相下跌,降价的风险。

    当种植的农产品检测质量达标,然后按照计划经济下,人们提前预定,能够按时顺利卖掉。这对农民的风险来说是巨大降低的。而消费者获得农副产品的价格也会大幅度降低。

    #

    实际上只要构成消费市场的整个社会集团,都集体放弃一点任性。微为自己的饮食消费进行较为长远的思考,通过政府作为中间协调,预约农业生产方生产。对双方都是很便利的事情。而且这点自由,大部分人都忽略了。

    即使是二十一世纪的城市人,每天临时决定吃饭种类(下馆子)是极少的,大部分都习惯工作餐,尤其是这个工作餐,可以提前一个月自己选口味。这看起来很不自由,但是一份红烧肉青菜饭,价格降低一半,大家都是很自觉做出实在的选择。而这种实在的选择,也驱动了整个社会参与到计划经济中。

    而大众们在饮食上需要的自由,其实也就只有休息日的那几天撸串的自由。而非计划经济则是让农业生产者们承担城市消费者全年度自由消费所造成的市场风险。当消费市场不可预测的时候,对于生产方就是风险。

    #

    再者随着饮食方面的计划消费计划经济,进行,直接斩断了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利益线条。

    在过去的从农民手里的农产品,到城市买的农产品,这中间的差价。带来的利润,就是乡村黑社会的重要血脉。而生产农产品的农民,其实只负责供货没有销售权。

    而当农民有销售权,你就会发现价格很低,具体可参考二十一世纪,网购农产品和实体店的销售农产品价格的差价。(二十一世纪早期,实体店咒骂电商虚拟经济的时候,而恰恰他们自己没有生产,而他们将自己汲取生产方和消费方差价的行为,看成了实际创业)

    #

    上述农副产业生产消费变革,仅仅是这场变革在民生一个小小的点,在衣服,饮料,家电等各个方面,社会消费者都进行了提前预定的消费方式,给了生产方足够的调节生产的时间。

    计划经济并不是一个时代,而是文明发展的一个相对发展方向。如果严格的从本质上来定义,文明最早的生产活动进步,就是计划经济的进步。农耕民族会按照节气历法做计划的农业生产,比起原始的采集文明,这就是计划经济。

    ##

    当然北都南都,那些身故豪宅庄园,不食人间烟火的大人物 是看不到黔地社会平民生活尺度上的细节变化

    他们看到了五星区的科技进度

    58年计划中的98%以上的发展目标都完成了。从民生到军工,从小螺丝钉产量提高,质量变好和成本降低的小生产目标 ,到大型海洋工程的建造。全部都实现了。

    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没有什么市场因素的干扰,没有资金中断的干扰。就连技术难点的干扰都在实验进度按部就班进行下,进行了攻克,整个社会在精准的统筹学下,犹如十三四岁少年得到充足营养发育一样迅速。且势不可挡。

    而且在58年后,纳入计划经济统筹的经济项目越来越多,在63年,犹如滚雪球一样膨胀。当然并非无规则的膨胀。部分南都北都的参与者因为无法完成进度,被踢出去了。这些被踢出去的都是废物,被踢出去一个就有三个进行申报加入。

    加入计划体系,市场销售和上游原材料供应的风险最低——完成进度,总结干扰进度的要素,即可。

    #

    如果黔地按照这种计划进度继续发展下去?会发生什么呢?很显然北都的老爷们和南方的大财阀们是不愿意坐以待毙的。

    所以在61年起。一些国际事件被的不明势力挑动了起来

    四月二十三日,北都方面和北亚圣灵教发生小规模武装边境摩擦。

    在十天后,双方的外交对此大打口水战。

    在五月一日的时候,东亚的舆论犹如火焰一样燃起来。似乎各个大型媒体,集体开始对着圣灵教喷口水。

    随着舆论的发酵 进而上升到了,自由意识形态和圣灵教宗教意识形态的争论。

    到了五月五日,当北都宣布对圣灵教进行经济制裁的时候。宣布停止进口圣灵教出产的有机物时。——策划这一切势力的目的穷图匕见。

    #

    有机物在这个时代就相当于六十年前的石油,已经俨然成为了世界上交易额最大的期货,很多生物科技的研发和生产都离不开有机物的消耗。随着现在有机物传感器方向是自我修复来延长使用寿命,但是修复需要生物体维持较高的新陈代谢,这就意味着的一些生产线现在要如同人类一样摄入糖分等有机物。

    #

    处于对历史负责的重要的原因,五星区一直和北都南都这些国内势力维持关系。而这种关系的维持,不仅仅是五星区在利益上牵制住北都和南都。五星区的一些发展也同时被的国内的这些旧势力所牵制。

    而现在的制裁是一矢双雕,卡住五星区脖子的同时,也敲打了的北方圣灵教。——货币是作为等价物来辅助市场物资流通的,而金融是国际贸易中结算的中间物。金融本不产生的多余的价值,但是却是国际分工的重要的工具。

    ##

    北都和南都此时舞动了金融权杖。而权杖的金色,此时在五星区内的一些生产者眼里,是让人心烦的刺眼。就如同夜里车子的远光灯,不该闪烁的时候,偏偏放光。

    北都和南都先是用舆论鼓动起来了愤怒的民粹注意,给自己的行为打上正义性。——当然之所以绕这么一个大圈子,裹挟民意来进行自己的目的。也有‘广南事件’的原因。他们不敢直接站在前台,而是间接操控民众感性来达成目的。

    爱国是感性,而感性极容易被领导,即使这种领导是掺和大量私利。在没有历史前车之鉴时,爱国感性没有能力对这种操纵行为的进行分辨。

    而北都和南都的政治集团一直以来对这种“操控民众感性为自己资本集团利益扩张打掩护”的手法屡试不爽。追究其根本原因,就是一个本该发生的历史进程并没有发生。

    ##

    当有机物供应危机发生后。五星区立刻清点了自己国内的有机物库存。然后对一系列生产规划重新调配。

    并且五星区的奇迹协会召开了一次紧急的会议。而在这场会议上,卢安首次的露面,第一次和诸位奇迹协会的成员们打了一个招呼。

    在虚拟大厅中,首次露面的卢安,面对着对着众多好奇的目光微笑说道:“诸位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