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无穷重阻 > 896 熟悉的风格

896 熟悉的风格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自己的期待值太高了”伦贺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在太空飞船的玻璃观察窗内,回望了太阳近卫区的内,

    当一系列恢弘的人造天体,随着距离的远离不断变小,伦贺收回了目光,开始和自我的新生集群建立连接.

    两千四百万个分体,是卢安现在分体集群的数量。这个分体数量不是定数,因为诞生于早起的的思维出现了合并。

    #

    例如上商衡,路颛,孟位,在多次集群后,对过去的记忆同步,思维方式趋同,未来目标也高度一致

    当处在同一艘战舰,同一个思维容器后。三个个体就合并了。在合并结束后,在此分开是很难区分自己的身份。

    对例如路颛在对接记忆的过程中,商衡的过去,就是自己的过去。路颛在思维集群结束后,自己都很难区分自己到底是商衡还是路颛,已经变得非常困难了。只能根据外面人如何叫自己,来判定自己改用什么身份。而这些记忆的合并后,卢安陡然发现,自己貌似开了后宫。咳咳这个问题,放到一边。

    #

    早期思维现状代表着,卢安一个个单体思维的终点,最终所有的自我思维,在完成自我奋斗目标后,都将趋于统一。

    伦贺作为后进新思维。却并不和早起思维的合并。因为这代表的是卢安的新思维。新思维的诞生不该被旧思维束缚。

    老思维合并,新思维诞生,这是卢安思维的新城代谢循环。——当然现在卢安的新思维已经停止诞生。大量的单体思维还停留在学校和晋升考试的对抗。

    #

    卢安最新的自我集群,当伦贺将失败的的的情况反馈自我的集群后,

    视角全面,思考复杂完整的卢安(集群),立刻产生了严重的焦虑。

    在近卫区,六十多艘战舰所承载的卢安总思维中,卢安针对自己(伦贺)在近卫区的失败的不禁发生了这样的自问:“在这个世界,我的死亡将不可避免的到来吗?”

    #

    死亡——对几百年前的还困于碳基躯体的人类来说,死亡就是大脑停止思考。

    而在集群时代,死亡不是哪一个分体的事情。当自己十万分的努力被否决,大量的负面失落会难以遏制的。

    卢安集群不禁的瞭望整个太阳系:“我们肉身不死,但是在这个时代,我要依靠什么理由活下去?”

    ###

    视角转移

    地点: 地球。南洋

    时间:太阳历65年,八月。

    人类文明的五大势力,其中探索协会在这个势力比较特殊,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火星上的作为南华的殖民地,独立于南华,参加了反法西斯战争。但是在战后却依旧和南华保持联邦关系。在这个联系的体系中,两者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交融。

    战后主流思想和南华本土旧时代的思想正在碰撞。南华为了避免被清算,在战后小心翼翼的更改自己的价值观。

    #

    在战后,南华的模式被世界当成了反面教材。——在战后早起几年,整个世界出现了这样一个评判, 出生在南华,最好就不要有智商。因为越有智商,随着年龄增长未来丧失希望。

    战后南华的食物福利没有减少,各种虚拟世界也非常齐全。社会各个岗位体系的也能运转。

    但是在五十岁六十岁后,出现大量空虚,自杀率居高不下,达到了千分之三。而在六十岁后,民众再生能够成功在碳基大脑中保持基础人格记忆的,寥寥无几。

    南华人的在,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的年龄阶段,失去希望。因为人类在这个年龄阶段,追求的不是玩乐,而是自我社会定位的。当拜金主义的还在的时候。用金钱利益可以指引人的目标感,方向感。然而现在金钱主义在完善的社会福利下已经不存在了。南华人失去了目标。

    #

    但是极少数平民成功再生。

    而他们的目标都高度相同,那就是在以赎回自己的人格位,为目标活着。——卢安的某分体在南华社会调查中调查到这个现象,不由得对这部分南华人非常钦佩。

    是的,身为人类,不屈不挠的抗争命运的行动,都是值得敬佩的。在黑暗的衬托下,这一抹昂扬向上非常耀眼。

    #

    当然南华的这种社会现象,也面临重重重阻力。南华内部的经济体系,人格位的赎回非常难。比二十一世纪在北上广买的房子还难,要奋斗几个再生期,而且在再生期中,会有各种经济诱惑,南华政府中的部分旧势力,依旧会试图对对民众进行收割。

    因为在南华内部,卢穹为首的的资本集团,并不愿意放弃旧的支配权。甚至连现有的人格位流失都不愿意丢失。社会高自杀率对他们毫无影响,因为稍稍刺激生育,提高出生率就能磨平自杀路的损失。

    而出生的人口,在年轻阶段的是非常好满足的。只要满足最基础的愿望即可。(在高维上。元一来说,变量不懂事也越好满足,直接给的血统,能力道具,而卢安白露这种要目标要理想的时空佣兵的,才麻烦。能力大的但是搞事情也厉害。)

    #

    而已段浩杰为首的的战后新集团,则是在战后和卢穹旧集团一直在较量。

    当然这种较量并没有战争,——战后两大坑,第一坑就是五星区的升学制度,能毕业都是天才。而第二坑,就是人格位赎买制度,年轻卖人格位卖得一时爽,要还就要还四个再生期(一个再生期平均六十年。)

    #

    地球南洋,一个巨大的气囊从太空从天而降。气囊直径一千米,保证了下坠的速度的不太快。

    气囊最终降落在海面,在降落中,发出惊雷一样的巨响,而气囊的最外层四分五裂破碎,随后内部一个稍小气囊在弹力作用下回弹到半空中,然后在重重的落下。

    最终稳定落在海面上后,气囊萎缩,然后一头人造生物从内部钻了出来。这是一只非常美丽的的生化兽,外表非常光滑。而在生化兽的内部的是装着人类的维生舱。

    ——探索者协会在生化殖装技术,以及战前嵌入者技术的基础上,开发让人类适应多种环境的有机生物体。这种技术不是肆无忌惮的改造人类,人类基础模板很难改造的出,所以用更大的人造生物来来改造,让人类嵌入其中。

    在战后,太阳近卫区的工业技术,大量制备重核稳定岛元素,这种高能核燃料,让人类生产了体积只有两道三毫米的核电设施(这个微小的结构和正常核电机组一样,但是内部尺度零点几纳米。)

    探索者协会将能源技术用在了生物技术上。整个生化兽内部金属机械结构对接这种能源技术。能爆发传统碳基的体无法想象的力量和能量。比如说这个体积的生化兽,能够输出两百吨的力。而且这种机械力输出的限制还不是能源限制,而是生化兽,内部钛合金机械组的机械强度的限制。多余的能源能让这种生化兽,在海水中短期释放的大量的电能。

    #

    回到现在的话题,

    这头生化兽,从太空返回后,展开了滑翔翼,在海面上低空滑翔,飞抵南洋新成都的码头上,在码头上有着一排排机电子机械仓。各种大型生化兽,在抵达这里后,进入机械仓,在机械手的作用下,将内部载人舱打开,让内部的人员走出生化兽。

    在码头上大部分生化兽,都是地球海中的生化兽,带着一股海腥味。这些生化兽的表面蓬壶,海苔,鲫鱼作为长期的泡在的海里的证据,可以在这些跑码头生化兽的身上看到。

    而从太空中返回的生化兽,其光洁的外皮,以及质感十足的材料,在画风上和码头上的的的这些生化兽一眼看上去就不同,就如同一辆限量版豪车和一大批渣土车的对比。

    #

    能在太空返回的生化兽在技术工艺和价格是昂贵的。

    段浩杰(分体)从机械仓中走了出来。一排放生机械人,迎接了段浩杰。南华没有官员亲自到场。

    应为段浩杰这二十年来每年都来,而且每次来的。都是为了一件事——还人格位的欠债。这种还债的行为让现在的债主很不爽。

    准确的说。 段浩杰的这种行为让卢穹集团感到被灌了狗屎一样难受。——段浩杰人格位被卖给了的的卢穹是当年火星殖民地还没有独立的时候。按道理在火星殖民地独立后。两方进行政治协商,段浩杰的人格位问题能够很容易解决。

    但是何方遒给段浩杰出了个主意。那就是慢慢还。反正都是非常浅的人格位,不具有绝对支配性。 何方遒劝说段浩杰用自己的经济力量一点一点的还,不要用政治力量来解决。这样可以很多。

    #

    欠债和被欠债不是表面的关系那么简单。拥有政治力量,优先解决个人的问题,那是小市民的思维。总想着不吃亏,但是也得不到大的回报。

    现在人格位债务涉及到两群人的关系。在南华中有一批再生者在还债。但是他们债务在南华现在人格位体系下。这批还债的再生者,是整个南华的非常罕有高意志群体。这样的群体有争取的价值。

    #

    如果顺着旧思维来看,那是先把自己的债务还掉,然后在拯救这些被不公平债务压迫的人。

    而在新思维中,——与其个人接受南华旧政府的赦免,还不如和这些人保持一致,主动参与较量。

    这些年来,南华的旧政府的几次想要用政策收割这批再生者。都因为探索者协会的高层有那么一批人(段浩杰这类人),他喵的也是的人格位欠债者,不得撤销不合理政策。

    一个政策的制定要考虑影响。如果没有的段浩杰这帮人,旧集团在南华政策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政策波及到了段浩杰,哪怕段浩杰只波及一两毛钱。段浩杰都有借口和有理由,以自己的力量反抗不公平

    #

    这就是的南华政府,对段浩杰年年来还人格位感到恶心的原因,——“本来没你的事,你偏要找借口来来介入。”当然谁也不敢提断掉和火星殖民地(探索者协会)的联系,南华体系内没人能够承受这个政治风险。而这样事情发展,怎么看都像是当年五星区的模式,带着浓厚的卢安风格。

    #

    旁白总结:衣冠楚楚,双脚不沾泥泞的人,喊着拯救苍生,往往都只能喊口号。

    ‘自私’让大部分人总想着自己先脱离泥泞,然后在拯救其他人。而自己前方百计脱离泥泞的时候,其实却早已脱离的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