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名门娇宠:枭爷宠妻上瘾 > 第377章,扫墓(1更)

第377章,扫墓(1更)

作者:一诺千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临近年底,明家开始忙碌,一清早明贝贝给两个孩子穿上了新衣服,小兮琛伸手抱住了明贝贝的胳膊,笑眯眯的喊着,“麻麻,新年好。”

    容婷玉也喊了一句,“贝贝麻麻新年好。”

    明贝贝嘴角翘起了弧度,在小兮琛的额头轻轻亲了一下,又在容婷玉的额头亲了一下,“宝贝们,新年好!”

    “嘻嘻!”

    两个孩子在笑,在屋子里欢快的奔跑。

    明贝贝看了眼时间,将两个孩子交给了兰嫂和张嫂,换了一件黑色的外套,门口,明雅在等她,小脸上很素净,一尘不染,只是情绪有些低沉,低着头沉默。

    “姑姑,走吧。”明贝贝喊了一声,明雅回眸点点头。

    天空还飘起了一点毛毛雨,两人进了车,明雅也是一袭黑色,脸色肃穆,坐在车上。

    墓地

    黑色墓碑前,几个女生撑着伞站着,各自手里抱着一束鲜花,弯腰放在了墓碑前。

    苏瑜在哭,看着照片上的女生目视前方,眼睛里隐隐有些憧憬,嘴角弯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笑的温婉。

    难得还能找到一张这样的照片,像是和印象中的女生大相径庭,不太一样,照片里的女生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

    苏瑜弯腰将手里的鲜花放在了墓碑前,“明珠,对不起。”

    雨势渐大,雨珠儿顺着伞的边沿滴落,形成了一串小水流,紧接着方瑶也将花放在了墓碑前,“明珠,我们来看你了。”

    同时,也要对你说一句,新年快乐。

    温尔雅弯腰蹲下身,指尖拂过照片上的女生,“抱歉,来晚了,你在那边过的好吗,来生,一定要忘记烦恼,快快乐乐的,我们还做好姐妹,下一次我不会再放弃你了。”

    明贝贝手里举着一把伞,手里有一束漂亮的白色玫瑰花,这是明瑗最喜欢的花。

    明贝贝摘下墨镜,身后的保镖接过,撑着伞,明贝贝献花,明雅红了眼眶,忍不住流泪。

    两年前的今天,是明瑗去世的日子,盛世葬礼,无数人的关注下,明瑗落葬。

    温尔雅诧异的转头看了眼明贝贝,“贝贝……”

    明贝贝站起身,目光盯着墓碑上女生的照片几秒,明瑗,对不起,你想说的,我都知道,来世换我来保护你!

    “嘘!”明贝贝中指放在了唇边,“安静!”

    别惊扰了明瑗,让她安息,明贝贝不想在明瑗的墓碑前谈论任何话题,会脏了这块地,侮辱了明瑗,明瑗就像是白色玫瑰花一样,圣洁美好。

    温尔雅沉默了。

    许久

    明雅上前献花,还带了明瑗最爱的点心,放在了墓碑前,一句话也没说。

    耳边隐约还有哭泣的声音,明贝贝瞥了眼苏瑜,方瑶,还有温尔雅,唇边勾起一抹讥讽,深吸口气,转身离开。

    在墓园的门口处停了下来,明雅坐在车里,明贝贝肚子撑着伞站在外面,似乎在等什么人。

    明贝贝顺手理了理长发,意外的瞥见了一个人,傅西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撑着一把大伞。

    “你来了。”

    傅西点头,“今天这种日子怎么会忘记,我去看看。”

    “傅西!”明贝贝忽然喊了一声,傅西回头看她,明贝贝又问,“你对她是什么感觉?”

    傅西扬起下巴,举着手里的红色玫瑰花,妖娆夺目,不远处是刚从墓园回来的三人,方瑶紧紧的盯着傅西。

    “是爱,第一眼就爱上了,她死了,我的心也差不多死了,她,和我以前交过的女朋友不一样。”傅西淡淡的笑,搭配着那一张俊美无双的脸,有一股别样的帅气。

    方瑶脸色惨白。

    “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种感觉,想拼了命的保护一个人。”傅西没抬头,又盯着明贝贝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装糊涂。”

    装糊涂,当时没有拆穿明瑗的身份,没有但是和明瑗说清楚,可惜,她什么都听不到了。

    明贝贝听懂了。

    傅西手里捧着鲜花一步步踏上了阶梯,经过方瑶身边时,没有停顿,方瑶伸手拉住了傅西的衣袖,雨滴滴落在了手背上,打湿了手袖,“那我呢,我们也在一起过。”

    傅西蹙眉,侧目看了眼方瑶,眸中有一瞬间的冰冷,“在你不信任我的那一刻,我们之间本来就是逢场作戏!”

    一句逢场作戏让方瑶愣住了,松了手,带着哭腔怒骂,“你混蛋!”

    傅西没理会,抬脚继续往前走,很快背影就消失了,方瑶忍不住哭起来。

    几人脸上都带着泪痕,情绪低沉,气氛也有些微妙。

    “在等我们?”温尔雅走上前问。

    明贝贝轻轻点头,“有几句话想说。”

    “嗯,你说。”

    “我希望这是你们最后一次过来祭拜。”

    温尔雅蹙眉,苏瑜停止了哭,怔然的看着明贝贝,不解的问,“为什么?”

    今天是忌日,为什么以后都不能过来扫墓。

    “你们几个来,会脏了那块地。”明贝贝清冷的声音很轻,听在耳朵里还有一股冷意,淡漠。

    “贝贝,你好像对我们有一些误会。”苏瑜说,“你姐姐不在了,我们也很难过,但逝者已矣……”

    明贝贝看了眼苏瑜,“来了,又能怎么样呢,只是安抚了你们自己心里的那一点点愧疚,你有没有想过,长眠地下的那个人并不愿意见到你们,你们是打算让她死都不安生吗?”

    “不,不是的。”苏瑜摇头,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明瑗会从天台上跳下去,每次一想起那个画面,恍然如梦,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两年了,明珠曾经是她最重要的朋友。

    “够了,别再自欺欺人了,恶心!”明贝贝打开车门上了车,没有再理会三人。

    车子缓缓离开。

    “尔雅……”

    温尔雅叹息,“她说的对,我们不应该来,更不应该奢求原谅。”

    人已经死了,但活着的人又怎么能够向死去的人道歉求原谅呢,是她们亲手抛弃了她。

    让那个女生在花一般的年纪里消逝,带着绝望和痛苦,她们不配做她的朋友。

    “天色不早了,走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