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南明副榜举人 > 第255章 战场活命

第255章 战场活命

作者:东方寡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杨轩亲自率领警卫镇与骑兵协、炮兵标在后面压阵,组织第6镇、第9、第13、独立协攻打猇亭城。

    与大的州县不同,猇亭过去不同寻常城池,经过千百年发展其规模也不过一般县城而已。

    猇亭城小住不了多少人马,为了防守猇亭,绿营多驻扎城外,汉军八旗等满洲精锐方住在城内。

    看到义勇军全线压上准备攻打猇亭,多多没有办法,只得积极迎战,而不像在大的城池里面固守。

    多铎一面令安亲王岳乐督率汉军正北旗、镶北旗与绿营兵马出城作战,一面统帅己方骑兵积极准备,以随时出城反击。

    用望远镜看了看鞑子布阵,再看了看身边的炮兵阵地。

    由于有四轮马车,红衣大炮不但可以通过水运到前线,更可以通过四轮马车通过驿道托运到前线,如此不像其他各部那样炮兵远离大队人马。

    正如过去曾经提到,由于中国煤炭普遍含有大量硫化物,在古代中国煅烧出来的生铁、熟铁因为含有大量的硫化物而易碎。

    为了制作上好的兵器,铁匠通过多番打磨,如此方将硫化物等杂质打出来。

    现在通过焦炭冶炼出来的钢铁虽然与现代钢铁相比差距颇大,但其硬度比起过去含有大量硫化物的生铁、熟铁提升非常之多,且非常不易于折断。

    由于冶铁工艺的改进,熟铁、钢铁制造成为可能,宋士慧、宋士意兄弟虽然还是采用泥模铸造铸造武器,但由于铸造大炮所用材质已经由生铁变为焦炭冶炼出来的熟铁,铸造出来的红衣大炮重量比过去轻很多。

    比如这2斤炮,在这个时代吴三桂铸造出来的炮重为620斤,而采用多次锻打铁模铸造出来的铁芯铜体大炮,重量不过400斤,加上炮架也不过700斤。

    比如这5斤炮过去铸造炮身重量为1600斤,采用新式铸造方法之后只有一千斤,加上炮架也不过1800斤。

    为了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各镇秘密将所辖的2斤炮拉到阵地最前线,现在离城墙不过500余米(有效射程250-800米),完全可以对城墙上鞑子汉军旗进行炮轰。

    前世有种说法,那就是大炮乃陆战之母,相比过去不到1成的成功率来说,现在采用铁模铸造方法铸造出来的大炮合格率达到8成以上,可以说如今大炮铸造技术基本成熟,再加上又有四轮马车、运输船拖拽,因此刻意增加部队的炮兵人数。

    各正规营(司)基本上有一个虎蹲炮小队,装备3门虎蹲炮。

    各正规标(团)有一个佛朗机炮大队,装备10门大号佛朗机炮。

    各镇有1-3个红衣大炮大队,各大队装备5门三斤炮,以对前线步兵进行支援。

    如此根本不需要炮(标)出马,前线各镇的火炮都比猇亭城墙上的鞑子火炮多,在各镇集结之机,前线各镇的红衣大炮率先发难,对着城墙上两白汉军旗放炮。

    鞑子虽然在城墙上大量布置火炮,但数量上根本不占优势,而且没有安装炮架瞄准颇为困难,担心炸膛根本不敢使用开花弹,如此被连续轰了三轮之后才开始还击,但根本没有打中目标。

    而趁着红衣大炮爆炸所产生烟雾掩护,刘文秀等人指挥所部逼近城墙下面的鞑子,然后依托森林高地在前方建立炮兵阵地,对城外绿营营地进行轰击。

    岳乐本想率领各部严阵以待,但看到义勇军炮火十分猛烈,特别是到最后义勇军各营逐渐逼近的时候更是如此,一枚枚开花弹落入营中爆炸之后碎片横飞,惊得大家到处逃窜,根本不能约束手下各部。

    最初还有一些将领自恃勇武率部杀出,但被义勇军截住,双方你来我往厮杀在一起,突然斜刺里面冒出一支人马一阵猛冲,后阵不稳被逼得连连后退。

    大家退守营中,义勇军浩浩荡荡杀过来,各营将领集合兵马本来想依托工事阻扰对方,但最可恶的是那帮掷弹兵,远远的将一枚枚震天雷扔入,吓得后面的兵丁连连退却躲避爆炸后产生的碎片。

    而趁此机会后面义勇军冲了过来,在火铳手掩护下扳开杉木杀了进来,与营内惊慌失措的兵丁战在一起。

    厮杀过程中,绿营兵将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大家过去欺负明军,欺负各地义军主要依仗人多势众,主要依仗装备精良,现在遇到装备更精良,训练更有方,士气更高的兵马,假鞑子本性一览无遗。

    大家在百总把总督导下,特别是看到后方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之后,也想转身力战,但刚刚一交手一个个更是心惊胆颤的。

    义勇军每个中队都有一个掷弹兵小组,由三个人组成负责投掷带柄震天雷,只要对方人聚集在一起,常常扔两枚燃烧的震天雷过来,惊得大家一个个抱头逃窜。

    还有火枪兵,每个大队有1-2个火枪兵中队,冲杀的时候他们一般在后方支援,有的时候也突然冲杀过来,对着远处悍勇将士一阵排枪,由于距离太近,即便三头六臂也难以抵挡。

    冲在最前面的当然是一些战兵,由于地方税赋大为改善,兵丁一个个吃饭管饱,时不时的还上山打猎下地摸鱼改善生活,义勇军将士一个个颇有力气。

    厮杀过程中常常三五成群,面对落单的兵丁常常围过来,左右一阵招呼,非死即伤。

    对着负隅顽抗之辈,常常小队长带着3个兵丁正面阻挡,一个有下士或中士什么的则带着两个兵拼命向后突袭包抄,然后突然杀出,杀得对方连连逃窜。

    厮杀过程中,藤牌手、镗把手,刀斧手,狼筅手配配合默契,不断掩杀着敢于抵抗的鞑子兵马。

    最先,鞑子兵马还妄想依靠人数的优势,依靠身高马大抵抗,但大家各自为战,左支右绌,根本不能抵抗以鸳鸯阵为基本阵型的义勇军。

    看到身边的兄弟不断被杀,大家士气全无,有的更是连连向后逃跑,而义勇军战死战伤的甚少,全军上下气势高涨,绿营总旗王麻子不时张望,看看周围各部。

    自从古老背兵败之后,全军士气低迷,现在鞑子将领又要让大家与鞑子死拼,全军将士颇为低迷。

    看到义勇军连续攻破四五个营寨,绿营总旗王麻子一面逐步后退,一面左顾右盼的看自己百总,内心深处王麻子非常瞧不起这个官二代百总。

    看来这个百总也是急了,为了阻挡如潮水般的退兵,副将已经砍杀了四个百总了,为了活命百总也是下了恨手,带着几个亲兵站在后面,发现那个退却的就手起刀落当场斩杀。

    看了看左右两翼,看见其他两个旗也抵挡不住纷纷后撤,王麻子子感到欣慰的其他各总旗根本也抵挡不住,纷纷后退。

    王麻子感到自己与别的人不一样,自己资格最老,下面将士多听自己的,当即放大胆子准备退却。

    刚跑没有两步被百总陈福拦住,王麻子声音颤抖道:“头儿,义勇军打起仗来根本不是人,兄弟们也是没有办法啊,你,你难道要让兄弟们?”

    百总陈福声音颤抖道:“兄弟们,不是我愿意啊,而是副将在后面挡着,我若让你们退却,那么副将要砍我的头啊。”

    看着逼近的义勇军将士,王麻子声音颤抖道:“陈福,你这个王八蛋,你,你难道为了你自己活命,就不管兄弟们死活啊。”

    陈福大惊,回头看了看挂在树梢上的首级,声音颤抖道:“兄弟们,你们也直到我陈福没有什么本事,我参加绿营只是为了升官发财。

    想不到义勇军如此悍勇,不但装备精良而且一个个根本不要命,大家说说,怎么才能保全大家性命?”

    王麻子眼睛一转,举起大刀道:“狗日的那帮鞑子,既然他们不仁,就要怪老子不义。

    兄弟们,我们一个个脑后留着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鼠尾巴,死后根本见不了祖宗。

    反了反了,为了活命的跟随老子反了,义勇军号称忠义,总要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陈福大惊,拉着王麻子的手道:“王大叔,这,这不太好吧?”

    王麻子恶狠狠的推开百总陈福,威风凛凛的拿起大刀问道:“兄弟们,你们听我王麻子的还是听这个龟儿子的?

    退后被杀,而投靠义勇军则有活路,大家说说,大家爱是归顺义勇军,还是继续为那帮丧尽天良的鞑子汉奸卖命?”

    众人一听,一个个高声欢呼不已,大家当即割掉脑后的鼠尾巴,宣布战场起义。

    交战不到半个时辰,陈达海等人就战场起义,总兵何鸣鸾脸色铁青,这可是有兵就是娘的时代,如果手下没有什么兵将如何在鞑子面前说得上话,站稳脚跟?

    如此也不敢过分逼迫下面的兵丁,连连收拢部众逐步抵抗。

    趁着对方收拢兵力的间歇,流寇出身的李来亨、袁宗第怎么可以放弃这个机会,连连率部杀过去,杀伤着正在后撤的鞑子。

    兵败如山倒,特别是对士气低迷的绿营兵马更是如此,看到义勇军杀来,大家纷纷后退,到最后竟然不顾督战的蛮清甲喇额真劝阻,向中路的岳乐靠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