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一锅粥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一锅粥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方够不够恨你?

    要是让余惊鹊说,剑持拓海现在恨自己恨的要死。

    那么这样做了之后,剑持拓海能忍住吗?

    恐怕是忍不住的,就算是觉得有问题,可是剑持拓海那样说也是给余惊鹊找不自在,也不会给自己造成什么麻烦。

    余惊鹊心里点头,嘴上说道:“可是科长,地下党的人刚刚出来行动过,这突然又跑出来行动,剑持股长不会信吧?”

    “地下党刚刚行动没有行动,别人不知道,剑持股长还不知道吗?”蔡望津冷笑着说道。

    其他人可能会觉得,地下党为什么连着行动两次,第一次行动失败了,应该放弃行动才对。

    可是只有剑持拓海不会这样认为。

    因为剑持拓海知道第一次,根本就是做样子,不是地下党的行动。

    “之前我们的反应很快,决定将人送走,地下党就算是想要救人,也没有机会。”

    “现在闹了一出,我们明天继续送,地下党也有准备不是吗?”蔡望津说道。

    地下党的同志被警察厅的警员给带回来了,因为路上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将来袭击的人赶跑了。

    只是警察厅的警员,认为他们带的人手不够多,所以也不敢继续转移了,就带了回来。

    现在就是再关押一天,今天的事情也算是给地下党提一个醒,我们会将你们的人送去大牢里面,你们如果想要救人的话,就快点来。

    “是,科长。”余惊鹊没有继续说什么。

    从蔡望津办公室里面,回到自己办公室之中,余惊鹊心里思考,组织究竟能不能真的来救人?

    想了想,余惊鹊觉得不行。

    蔡望津恐怕已经准备好了,就算是组织真的出其不意的来救人,恐怕也不会有好的结果,弄不好还要多死几个人。

    余惊鹊打算放弃这个想法。

    而且要通知组织,千万不能来救人,哪怕这看起来像是一个机会。

    下午反正余惊鹊没有看到剑持拓海,自从鱼向海的事情之后,两人的交流少了不少。

    而且剑持拓海也不能得意的跑到余惊鹊面前说什么,因为他自己做了什么,他心里清楚。

    只是剑持拓海虽然没有和余惊鹊说什么,却跑去了宪兵队。

    剑持拓海没有添油加醋,甚至是没有加入自己的主观猜测,他只是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羽生次郎罢了。

    这一次剑持拓海还算是公正。

    但是公正有什么用啊,今天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怎么不说?

    今天的事情,就算是剑持拓海不添油加醋,羽生次郎心里也疑惑。

    “地下党怎么知道?”羽生次郎问道。

    “不清楚。”剑持拓海摇头。

    是啊,地下党怎么知道。

    说白了,还不是怀疑余惊鹊有问题。

    羽生次郎皱着眉头问道:“你们蔡科长怎么说?”

    蔡望津很聪明,余惊鹊有没有问题,羽生次郎觉得蔡望津心里应该也会有判断吧。

    “科长没有什么动静。”剑持拓海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他知道羽生次郎明白自己想要说什么。

    那就是余惊鹊是蔡望津的人,今天的决定蔡望津也同意了,蔡望津就算是真的怀疑余惊鹊,也绝对不会弄的大张旗鼓,对蔡望津自己没有好处。

    羽生次郎的手指,在桌面上轻点。

    之前羽生次郎怀疑蔡望津和剑持拓海有问题。

    他不怀疑余惊鹊。

    可是现在呢,如果余惊鹊也有问题,这三个人,有一个人能相信吗?

    羽生次郎突然抬头看着剑持拓海,今天的事情会不会是剑持拓海做的?

    如果女学生剑持拓海都可以杀的话,那么今天的事情,剑持拓海不是没有理由做。

    之前的事情是两个嫌疑人,现在的事情是三个嫌疑人。

    如果不是这三个人,岗位都比较重要的话,羽生次郎都想要将三个人都抓起来,省的心烦意乱。

    “这是你们蔡科长应该考虑的问题。”羽生次郎用这一句话将剑持拓海打发了。

    剑持拓海也没有指望,这一次的事情,就能让羽生次郎做出什么决定来。

    他的要求不高,就是不停的暗示罢了。

    这样的暗示时间长了,就能起到作用了。

    剑持拓海没有死缠烂打,起来就离开,今天的剑持拓海,表现的非常正常。

    正常的汇报,也没有多说什么没有用的东西。

    反而是剑持拓海这样的举动,让羽生次郎觉得,会不会今天的事情和剑持拓海没有关系。

    当然了,和剑持拓海没有关系,不一定就和余惊鹊有关系。

    或许是地下党就等着救人,余惊鹊刚好提议送人离开特务科呢?

    羽生次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交给蔡望津来查吧,虽然羽生次郎很担心掌控不了蔡望津,可是对于蔡望津的身份,他是不怀疑的。

    蔡望津绝对不可能是反满抗日分子,那么余惊鹊是不是反满抗日分子,需要蔡望津来心烦,羽生次郎懒得去管。

    再者说了,余惊鹊之前做的事情,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地下党,羽生次郎心里还是倾向于巧合。

    但是反满抗日分子的潜伏者,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或许就是这么的让人意想不到怎么办。

    特务科,现在乱成了一锅粥。

    但是罪魁祸首,其实就是羽生次郎,如果不是羽生次郎想要完全掌控蔡望津,不将剑持拓海弄过去,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子。

    只是效果还是有的,起码羽生次郎觉得,蔡望津比之前老实多了。

    汇报工作,也汇报的很及时,这就是压力。

    剑持拓海离开宪兵队,就回家去。

    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余惊鹊可能会猜到是他做的,但是两人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就看谁先下手为强,他管不了这么多。

    鱼向海变成了死棋,现在谁也不能用,而且剑持拓海已经将鱼向海的生死,抛之脑后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剑持拓海从来都不是一个放不下的人。

    虽然刚开始剑持拓海很难说服自己,只是说服自己的过程,也不过就三天时间而已。

    是的,三天,剑持拓海就将鱼向海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好像之前想要救鱼向海的人,不是剑持拓海一样。

    并不是之前的感情是假的,而是剑持拓海太理智了,理智的可怕。

    他知道如果自己想要鱼向海活着,就会一直受制于人,可能自己和鱼向海都要死在余惊鹊手里。

    所以他只能选择自己活着,这就是剑持拓海的理智,同样的利己主义。

    PS:祝大家除夕快乐!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