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再次遇袭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再次遇袭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理智的人总是可怕的。

    因为他可以对敌人残忍,也可以对自己残忍。

    你等不到他犯错误,或许就自己先犯错了,所以和理智的人交手,你会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其实在剑持拓海看来,余惊鹊就不理智吗?

    让剑持拓海说,他觉得余惊鹊非常理智,甚至是理智的让他都不得不拍手叫好。

    两个理智的人交锋,其实比的不是你多聪明,而是你多小心。

    你不主动犯错给对方抓到机会,那么对方是很难抓到机会的。

    鱼向海就算是余惊鹊抓到剑持拓海的机会,所以剑持拓海现在壮士断腕,将鱼向海的事情抛之脑后。

    他不能给余惊鹊机会,所以他已经将这件事情解决了。

    余惊鹊也知道剑持拓海不会给自己这样的机会,所以让组织送走了鱼向海,因为知道留着也没有用,剑持拓海不会就范的。

    剑持拓海对鱼向海的感情是有的,只是在这样的局面下,选择了放弃罢了。

    不过鱼向海是幸运的,剑持拓海的感情,让他躲过一劫。

    遇到了组织,也能脱离自己不喜欢的战场,起码以后不用在冰城像是幽灵一样东躲西藏。

    去了后方,哪怕是日本人的身份不受欢迎,也能和人交流。

    再者说了,鱼向海不说自己是日本人,基本上没有人可以看出来。

    就说是学习了日语,做翻译的,一样可以在后方生活。

    就看组织如何安排了。

    转过天来,特务科依然要护送地下党离开,只是这一次不是警察厅的警员护送,而是特务科的警员护送。

    因为中间有猫腻,当然是自己的人来。

    不过解释也好解释,毕竟第一天出事了,第二天小心一点能理解。

    这件事情是余惊鹊负责的,蔡望津直接交给了余惊鹊,不过蔡望津都安排好了,余惊鹊照办就行。

    转移离开特务科,然后半路开枪,之后余惊鹊将人藏到蔡望津准备好的地方就行,然后就说人被地下党给救走了。

    接下来就是剑持拓海的表演,看他如何像是跳梁小丑一样,在羽生次郎面前,说余惊鹊和蔡望津的问题。

    就在剑持拓海以为自己成功,终于影响到羽生次郎的时候,才会发现地下党的人根本就没有被救走。

    只是蔡望津的计划罢了。

    蔡望津假装地下党的人被救走,让地下党的人自己心里都疑惑,他们什么时候安排了救人?

    之后,地下党的人就会开始打听,是不是社会各界的爱国人士,将地下党给救走了,他们想要将人接回去。

    那么在地下党打听的过程中,蔡望津就可以收到消息,说不定还能抓到地下党。

    这就是蔡望津的借口。

    不然突然地下党消失了,大家都以为是地下党救走了,弄了半天是蔡望津自导自演。

    你自导自演必须要有一个说法,这个说法就不错。

    为了抓捕地下党,这谁能说错,羽生次郎也不能啊。

    至于为什么不告诉剑持拓海,特务科的行动就是这样的,你不参与的行动,没有必要告诉你。

    到时候剑持拓海在羽生次郎面前是什么?

    跳梁小丑,挑拨离间的小人罢了。

    会让羽生次郎心生不喜。

    再者说了,蔡望津恐怕也是真的想要试一试这样的办法,能不能将地下党给引诱出来。

    如果可以,算是一举两得,如果不行,也不亏。

    因为在蔡望津看来,剑持拓海所做的一切,不是对付余惊鹊,而是对付他。

    股长对付股长?

    这能有什么用。

    蔡望津认为剑持拓海是想要做科长。

    再者说了,对付余惊鹊,不是对付蔡望津吗?

    余惊鹊是蔡望津的人,这谁不知道。

    余惊鹊自然是乐得蔡望津误会,帮自己和剑持拓海打擂台,自己在一边呐喊助威就行了。

    转移的计划很顺利,余惊鹊让心腹警员将人藏好,之后火急火燎的跑去特务科,和蔡望津汇报这件事情。

    演戏你就要演得像,起码余惊鹊现在的着急,很少有人能看出来是假的。

    余惊鹊找蔡望津汇报,在办公室里面,都是演戏演全套的,而不是告诉蔡望津,已经弄好了。

    毕竟外面还是有人可以听到的。

    在办公室演戏完了之后,蔡望津自然是愤怒,然后命令余惊鹊多带一点人去找。

    特务科里面鸡飞狗跳了一阵子,等到余惊鹊带着人离开的时候,剑持拓海必然是收到了消息。

    也从外面叫进来一个警员,开始询问。

    “股长,听说是地下党,被人救走了。”

    “这地下党不是昨天才来救人,怎么今天还救人,难不成这个地下党隐藏了身份,其实身份很重要?”警员心里也疑惑。

    这昨天地下党行动你能理解,地下党收到了转移的消息,就是救人的最好时机,他们不是没有遇到过。

    可是地下党第一次不成功,一般不会有第二次的行动,毕竟特务科第二次的准备,比第一次可充分的多。

    你第一次都没有成功,你第二次凭什么成功?

    但是这一次,怎么就反其道而行了,接连两次行动,最重要的是,还真的被他们给行动成功了。

    “被救走了?”剑持拓海自己都是不敢相信。

    警员确定的说道:“是被就走了,余股长的脸色可难看了,科长还发火了,将余股长骂了一顿。”

    警员也知道剑持拓海喜欢听什么,自然是挑好听的说。

    听到警员的话,剑持拓海皱着眉头,这什么情况?

    “股长,这地下党还真的是邪乎,接连两次行动。”警员一边说一边摇头。

    两次行动?

    剑持拓海心里摇头,根本就不是两次。

    这件事情很蹊跷,可是剑持拓海又觉得,会不会是地下党就行动了这一次。

    因为第一次的行动,是怎么回事,剑持拓海心知肚明,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

    两次行动,大家觉得奇怪。

    如果是一次呢?

    如果是自己第一次的行动,给了地下党灵感,甚至是自己第一次行动,打乱了蔡望津和余惊鹊的计划,导致他们晚了一天转移地下党。

    会不会是这晚的一天,给地下党救人营造了条件。

    所以地下党今天才真正的行动,余惊鹊又觉得地下党不可能连着两次行动,所以大意了,被地下党救走了人。

    因为第一次行动,只有剑持拓海知道是不是地下党,其他人只是猜测。

    就算是余惊鹊猜测到了不是地下党,或许也没有太在意,反而是被地下党钻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