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先下手为强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先下手为强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现在余惊鹊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全,而是季攸宁和余默笙的。

    如果季攸宁和余默笙真的没什么问题,余惊鹊也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剑持拓海到时候敢调查,余惊鹊就一定敢闹。

    闹到羽生次郎不得不出面。

    但是现在大家都有问题。

    余惊鹊还是可以演戏,去闹。

    但是你越闹,集中在你身上的目光就越多。

    看似你闹了,可以证明你的清白,但是集中在你身上的目光,你打算怎么消除。

    如果你真的没有问题,自然是可以不怕这些目光,因为被人盯着就盯着呗。

    但是你有问题啊。

    所以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

    季攸宁也是低头思考,却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暗杀剑持拓海是不可能有机会了,剑持拓海经历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一定会格外小心。

    如果剑持拓海还来特务科上班,或许还能找找机会,只是剑持拓海走了之后,机会就很难找了。

    怎么办?

    这是现在大家需要面对的问题。

    就在沉默了一会之后,余惊鹊说道:“既然如此,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先下手为强?”

    “可是我们没有机会杀剑持拓海啊。”季攸宁疑惑的说道。

    “不一定非要杀剑持拓海,他身边也不是没有人,甚至是他比我们多了一条软肋。”

    “他有孩子。”余惊鹊现在说出来的话,冷冰冰的。

    好像和剑持拓海是一类人一样。

    但是季攸宁没有觉得余惊鹊就变了。

    她反而是想要问清楚余惊鹊的意思,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想要杜绝这件事情,只能让剑持拓海怕。”

    “只有他比我们更怕的时候,他才会老老实实。”余惊鹊是反满抗日的战士,但是面对敌人,他不会心慈手软。

    他不想在敌人面前,做什么善男信女。

    他可不想有一天,自己抱着季攸宁的尸体,痛哭流涕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不心狠一点。

    该狠的时候,余惊鹊直接就狠了,免得后悔。

    剑持拓海有妻子,虽然和莲见久子的感情不深,但是也有感情。

    而且他还有孩子,虎毒不食子,所以孩子一定是他的软肋。

    “我们没有孩子,现在反而是优势了吗?”季攸宁这个时候,还有空开玩笑,缓解一下气氛。

    余惊鹊笑了笑说道:“希望你不会怪我。”

    “我同样不想看到有一天,你因为我,倒在敌人的枪口之下。”季攸宁很理智,她很多时候感情是细腻了一点,但是牵扯到余惊鹊的事情,她非常理智。

    她必须要让余惊鹊活着。

    考虑莲见久子,和剑持拓海的孩子,其实余惊鹊看起来和剑持拓海没有什么区别。

    你别说莲见久子无辜不无辜,反正孩子一定是无辜的。

    可是余惊鹊没有打算让这个孩子置身事外,谁让他是剑持拓海的孩子呢。

    余惊鹊狠了狠心,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和决定没有错。

    再者说了,他也根本就没有打算杀孩子,他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他只是需要告诉剑持拓海,我可以这样做,你不要逼我。

    投鼠忌器。

    就是这个道理。

    剑持拓海想要报复余惊鹊可以,你就冲余惊鹊来,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余惊鹊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效果。

    季攸宁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余惊鹊不想让季攸宁去考虑这些事情,怎么说都是不光彩的。

    “剑持拓海会不会知道就是你做的?”季攸宁担心的问道。

    “可能会猜到,却也可能会认为是蔡望津做的,毕竟现在,他和蔡望津,才刚刚正面交锋完。”

    “他输得一塌糊涂,报复蔡望津的心理更加强烈,蔡望津心里担心,做出这些事情,是可以理解的。”余惊鹊觉得,蔡望津或许可以帮自己挡一挡仇恨,而且剑持拓海同样会考虑是不是余惊鹊,所以也不敢在余惊鹊这里乱来。

    季攸宁却说道:“他可不是输给蔡望津,是输给你。”

    季攸宁自然是愿意看到余惊鹊赢。

    余惊鹊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这一次能赢,阴差阳错,而且准备良久,还是让剑持拓海活了下来,算不上赢。

    “你不用管了,我明天会找组织的人负责。”余惊鹊不打算找军统,这一次的事情要找组织来负责。

    既然余惊鹊打算找地下党,季攸宁就没有继续问什么。

    第二天余惊鹊照常上班。

    现在上班舒服多了,每个人见余惊鹊都恭恭敬敬,每天的事情直接让下面的人去忙就行了。

    不是重要任务,或许是没有准确消息的任务,余惊鹊是很少带队的。

    下班的时候,余惊鹊跑去找了孔晨。

    和孔晨先是说了一下有关剑持拓海的事情,让孔晨帮自己传达给组织。

    孔晨也知道这一次没有杀掉剑持拓海,或许会有麻烦。

    之后余惊鹊对孔晨说道:“你告诉雪狐,让他找人去剑持拓海家里,就说是推销珠宝或者什么都好。”

    “一定要在莲见久子,和剑持拓海孩子的脖子上,挂上首饰。”

    听到余惊鹊的话,孔晨疑惑的问道:“你是想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要做,只要做到这些就行了。”

    “剑持拓海这两天应该会去宪兵队报道,找机会去家里,明白吗?”余惊鹊说道。

    “好。”孔晨点头答应下来。

    余惊鹊觉得剑持拓海很聪明,他刚刚伤好,去宪兵队报道,家里就有人推销东西,甚至是不要钱都可以,也要送给你。

    而且是脖子的位置,还是亲手。

    剑持拓海会明白这个意思的。

    只要他明白这个意思,余惊鹊就放心了。

    威胁就是相互的。

    没有了鱼向海可以威胁,还有其他东西可以。

    这件事情就是告诉剑持拓海,我们怎么来都可以,家里人谁也不要动。

    因为你也有家里人,难道你不在乎他们的安危吗?

    和孔晨交代完这些,余惊鹊就回家去。

    他知道陈溪桥会将这件事情做的很漂亮。

    至于你说陈溪桥会不会同意这样做?

    他当然会同意,陈溪桥的理智,比余惊鹊还可怕。

    这只是威胁剑持拓海的家里人罢了,又不是真的要去杀孩子。

    你难道还要在心里告诉你自己,你是一名抗日战士,你不能对一个孩子如何这种话吗?

    那就是傻子,地下工作者,遇到的事情多了,这你都看不明白,你还做什么地下工作者。

    不是让你真的杀孩子,只是心理上的一关你都不能克服,你还是不要做地下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