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不敢乱来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不敢乱来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剑持拓海离开之后,特务科风平浪静,下面的警员该走的走,该表忠心的就表忠心。

    不得不说,效率确实是提高了不少。

    不过重大发现没有,都是小打小闹。

    中间又见了韩宸一次,韩宸是非常不甘心的。

    上一次见面,虽然剑持拓海是受伤活着,不过具体情况韩宸还没有询问军统。

    这一次是询问过了,韩宸说剑持拓海当时也是警惕性高,在遇到危险的第一瞬间,将一个警员给推了出去。

    让警员挡了子弹给死了。

    不然剑持拓海就已经死了,不管有没有后面的运输队,都不重要。

    看来剑持拓海能活着,不仅仅是运气,还有他自己的小心在里面。

    这个警员死了之后,剑持拓海就跑动起来,军统的子弹,打中了,却没有打死。

    不过这个消息已经不重要了,余惊鹊也没有放在心上。

    从蔡望津这里,余惊鹊也了解到,羽生次郎果然同意了剑持拓海的提议。

    剑持拓海不想留在特务科,羽生次郎也没有拒绝,在羽生次郎看来,留不留的作用不大。

    而且羽生次郎确实让剑持拓海去了宪兵队,同样负责的是情报方面的工作。

    也算是老本行,想来剑持拓海可以做的不错。

    而且听说剑持拓海伤好的不慢,今天就要去特务科报道了。

    这个消息余惊鹊注意了一下,因为剑持拓海第一次去特务科报道,就是组织行动的时候。

    也不知道组织的行动会不会顺利?

    想了想余惊鹊觉得应该会顺利,毕竟莲见久子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仅仅只是推销东西的话,应该不会太难。

    剑持拓海今天去宪兵队报道,有羽生次郎在,总会有剑持拓海的工作,不然总不能让剑持拓海喝西北风吧。

    站在羽生次郎的办公室,两人已经谈话了很久。

    羽生次郎之前对剑持拓海不满意,可是剑持拓海自己要求离开特务科,羽生次郎就没有继续说什么。

    对于剑持拓海的能力,羽生次郎是认可的。

    只是现在心里觉得,可能不如蔡望津。

    因为这是事实证明啊。

    首先剑持拓海的能力如果不行,羽生次郎又何必将剑持拓海叫回来,让剑持拓海去特务科呢?

    这就是羽生次郎认可剑持拓海的能力。

    其次就是,剑持拓海在特务科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进展,只能说蔡望津技高一筹呗。

    其实剑持拓海也是冤枉,不是蔡望津技高一筹,是蔡望津加余惊鹊两人技高一筹。

    剑持拓海一个人对付两个人,能赢就怪了。

    而且蔡望津和余惊鹊又不是好对付的人。

    两人谈话很久,羽生次郎表示了自己的关心,之后说道:“以后在宪兵队好好工作,职位慢慢提升。”

    其实现在,羽生次郎还是认可剑持拓海的能力,就算是没有蔡望津厉害,也是非常不错的。

    剑持拓海心里苦涩,走到这一步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队长放心。”剑持拓海说道。

    “你还怀疑蔡望津吗?”羽生次郎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剑持拓海觉得不应该退缩,他说道:“怀疑。”

    听到剑持拓海的话,羽生次郎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上一次的事情,确实蹊跷。

    虽然蔡望津没有时间和机会做这些,但是如果没有人做这些的话,计划也不可能失败。

    所以还是有人做了什么,只是现在不知道罢了。

    “没有证据,不要轻易招惹。”羽生次郎交代了一句。

    他不愿意看到剑持拓海乱来。

    剑持拓海说道:“是。”

    剑持拓海也知道,羽生次郎现在对自己不是很满意,自己一定要在宪兵队有所作为,这样才能慢慢巩固自己的地位。

    至于报复蔡望津和余惊鹊,他是一定会报复的,这口气,可不是这么容易可以咽下去的。

    因为剑持拓海还有伤在身,所以在宪兵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工作。

    有什么事情就交给下面的人做,他负责把关,之后等身体好一点,才能完全投入到工作中去。

    下班之后,剑持拓海从宪兵队回去。

    以前都是从特务科回家,现在从宪兵队回家,让剑持拓海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想起来蔡望津的笑脸,甚至是余惊鹊的笑脸,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回到家中,剑持拓海看到莲见久子还有孩子,心情才能好一点。

    这段时间受伤没有工作,和孩子相处的时间长了,反而是越发的疼爱。

    今天上班没有看到孩子,现在回来还想念呢。

    回到看到孩子,剑持拓海就抱了过去。

    孩子现在已经会说话了,逗的剑持拓海将烦恼都忘却了不少。

    只是看到孩子脖子上的金锁,剑持拓海问道:“你什么时候买的?”

    “不是我买的,今天有人来家里推销,我以为是骗子,但是看看是真的金子,而且很便宜。”莲见久子也是开心。

    这金子肯定是真的,她已经看了。

    而且价钱真的很便宜,她就给买了。

    “你看,还有项链。”莲见久子伸手,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给剑持拓海看。

    便宜?

    剑持拓海问了价钱之后,发现真的非常便宜,甚至是便宜的离谱。

    而且剑持拓海看了看,发现真的是金子,谁有这么好心?

    或者是谁有这么傻?

    而且今天是自己刚刚离开家里去宪兵队,之前剑持拓海一直在家里的时候,这么不见有人来推销。

    还都是戴在脖子上。

    剑持拓海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怎么了?”莲见久子看到剑持拓海的脸色,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敢大声说话。

    剑持拓海忍着怒火说道:“没什么,但是从今天开始,不要让人随便来家里,记住了吗?”

    “之后我会让宪兵队回来两个宪兵,在家门口负责警卫。”

    这件事情剑持拓海已经猜到了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不想告诉莲见久子,他担心吓到莲见久子。

    蔡望津?

    余惊鹊?

    你们够快的,剑持拓海心里想到。

    虽然现在不清楚是他们之中的谁,或者是两个人的意思。

    但是剑持拓海知道,威胁自己的意味很重。

    剑持拓海确实是想过从蔡望津和余惊鹊的身边人下手,他的报复心理,让他不会在乎这些手段好看不好看。

    但是看了看自己孩子脖子上的金锁,这真的让剑持拓海不敢乱来。

    这一次他们都能将金锁戴在孩子的脖子上,下一次他们就能将刀子,插进孩子的脖子里。

    蔡望津和余惊鹊,在剑持拓海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没有良心,他们一定敢这么做。

    所以这一幕,让剑持拓海将自己心里的心思收了收,他真的不敢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