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码头出事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码头出事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威胁的意味很明显,剑持拓海心里都明白。

    那就是怎么报复就各凭本事,但是家里人,大家都不要动。

    那么会是谁做的呢?

    人选已经确定了,蔡望津和余惊鹊,可是剑持拓海又将黑锅给了蔡望津。

    毕竟蔡望津的家人,是有孩子的,余惊鹊有家人,却没有孩子。

    “蔡望津……”剑持拓海握紧拳头,心里默默叫喊,他不会放过蔡望津,他必须要让蔡望津,付出代价。

    可是剑持拓海也明白,现在不是乱来的时候,还是先在宪兵队站稳脚跟,再说吧。

    为了这个消息,余惊鹊第二天就去找了孔晨,孔晨说已经做了,余惊鹊才放心。

    剑持拓海这种人,你真的不得不小心,他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威胁剑持拓海,余惊鹊觉得后续麻烦会非常难应付,好在现在还不错。

    剑持拓海的孩子,反而立功。

    如果仅仅只是莲见久子,说句实话,余惊鹊觉得完全威胁不到剑持拓海。

    鱼向海剑持拓海都不在乎,莲见久子你觉得剑持拓海能有多在乎?

    虽然也知道剑持拓海安排了宪兵保护家人,但是余惊鹊不放在心上。

    剑持拓海的地位,想要更多的人来保护他家里人,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将家里人都送离冰城,但是离开冰城的路上,难道就没有危险吗?

    而且他现在的保护力度,如果蔡望津真的想要动手,不是没有机会。

    余惊鹊知道剑持拓海只是图个安心,并不是说安排了两个宪兵保护家里人,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件事情余惊鹊没有和蔡望津说,也没有办法和蔡望津说,毕竟蔡望津可不是很担心剑持拓海的报复。

    安排李庆喜下去工作,余惊鹊还和桥本健次聊了一会。

    现在在特务科,余惊鹊的地位水涨船高,不过对桥本健次还是非常尊重的。

    这种时候,你千万不能得意忘形。

    桥本健次对余惊鹊也是很佩服,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至于剑持拓海?

    没有死,桥本健次就不会有什么看法,毕竟对于剑持拓海,他心里也没有太多好感。

    和桥本健次正聊天呢,有警员过来说蔡望津叫余惊鹊过去。

    “不好意思桥本老师,我先过去一趟。”余惊鹊抱歉的对桥本健次说道。

    “没事,你去忙吧。”桥本健次站起来离开。

    余惊鹊来到蔡望津办公室,敲门进去问道:“科长,您找我?”

    “你带人去码头一趟,木栋梁遇到一点麻烦。”蔡望津没有一句废话的对余惊鹊说道。

    木栋梁?

    这个名字余惊鹊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提起了,自从木栋梁开始负责码头的事情,孔晨接替了木栋梁的工作之后。

    为了安全起见,余惊鹊是没有见过木栋梁的。

    现在说木栋梁遇到了麻烦,蔡望津让余惊鹊过去一趟,是什么麻烦?

    余惊鹊觉得应该和反满抗日分子没有关系,不然蔡望津能坐着不动吗?

    现在看来,可能是蔡望津和木栋梁的事情,被人给发现了。

    余惊鹊说道:“科长,我要怎么做?”

    这件事情余惊鹊不太清楚,自然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肯定要问明白,不然做错了岂不是可笑。

    蔡望津现在对余惊鹊是信任的,已经是绝对的心腹了,不然也不会让余惊鹊来负责这一次的事情。

    所以没有犹豫,直接说道:“用码头运了批货,薛家的人好像有察觉,你带人去解决一下,不要闹得太大。”

    “好。”余惊鹊没有继续废话。

    蔡望津和木栋梁,利用码头,利用薛家,给自己敛财这件事情。

    已经持续了很久了,余惊鹊听陈溪桥说过,蔡望津的胃口是越来越大。

    而且确实是利润很大,蔡望津都舍不得放手。

    没有逼迫木栋梁对薛家下手,就是担心码头的利益都拿不到,可见这利益确实是可观的很。

    但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薛家的人做生意的时间很长,经验很多。

    一来二去,还是会被发现,这一次不就麻烦了,在码头出事了。

    木栋梁求助到了蔡望津这里,就是想要蔡望津出面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蔡望津不想亲自去,就叫余惊鹊去。

    薛家发现?

    如果被薛家发现木栋梁中饱私囊,到时候闹起来,可能码头的生意,木栋梁就不能插手了。

    而且这件事情,如果真的被查到,帮派和蔡望津都不好插手。

    不插手家务事,这是规矩。

    人家薛家的家务事,你也要插手吗?

    你说你之后故意在码头给薛家找麻烦,吃相太难看,木栋梁以后还怎么在薛家立足?

    这个问题说严重不严重,说不严重还挺严重的。

    对蔡望津来说,是利益,后续的利益还有没有?

    对余惊鹊来说,是组织的线路。

    木栋梁现在可是非常重要的一条线路,如果离开了码头,不是又瘫痪了吗?

    这条线路上的每一个节点都至关重要,如果瘫痪一个,岂不是会很麻烦。

    所以余惊鹊从蔡望津的办公室出来,带人去码头的路上,心里也在思索,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

    薛家的人如果将木栋梁都已经堵住了,余惊鹊能怎么办?

    到时候你差不多也算是插手人家的家务事,就算是你死命拦着不让薛家的人搜查,不是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个问题不好处理,对余惊鹊算是一个考验。

    余惊鹊刚刚坐上特务科的唯一股长,就被蔡望津安排了这个任务。

    这就是一种考验,如果余惊鹊能顺利完成,而且还做的不错。

    蔡望津会更加看重余惊鹊,如果不能,肯定会有些失望。

    余惊鹊获得蔡望津的信任很难,变成心腹更是付出了很多,他也不想功亏一篑。

    最重要的是,码头这里,一定不能出问题,一定不能丢。

    对组织很重要。

    一路上都思考不出来个结果,余惊鹊打算到了地方之后,见到木栋梁,仔仔细细的商议一下,这个问题究竟如何解决?

    蔡望津自己恐怕心里也没有好办法,不然早就告诉余惊鹊了,因为这个利益,对他来说,也非常的重要。

    赶鸭子上架,余惊鹊现在就是这副模样。

    虽然说和木栋梁能见面,算是好事情,只是这样的见面,他希望永远不要有。

    因为见面,就表示遇到了麻烦,他宁愿木栋梁一辈子不遇到麻烦,他们一辈子不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