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这颗糖很苦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这颗糖很苦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告别。

    都变得如此的奢侈。

    甚至是你就不能拥有。

    牺牲了。

    就这么牺牲了?

    没有很大的轰动,甚至是在冰城,都不会有人太过去关注。

    只有学校里面的老师,顾晗月身边的同事,可能心里会想一句。

    “哦,原来她是反满抗日分子。”

    没了。

    没有更多的人会去关注这件事情。

    上一次见顾晗月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聊两句,不能聊两句工作以外的话吗?

    为什么就显得没话说。

    看到余惊鹊有些痛苦的样子,季攸宁将自己的手心展开,满是汗水的手心,一颗糖静静的躺着。

    余惊鹊看了看糖,抬头去看季攸宁。

    季攸宁将手伸到余惊鹊面前,说道:“顾晗月让我带给你的。”

    余惊鹊用手指将糖拿起来,很熟悉。

    “这不是我们几年前结婚的时候,用的喜糖吗?”余惊鹊问道。

    这个糖已经有些年头了,就是余惊鹊和季攸宁结婚的时候,用的喜糖。

    当时给过顾晗月。

    因为当时余惊鹊陪着季攸宁,带着喜糖去了学校,让季攸宁给学校的同事分一点。

    第一个给的就是顾晗月,给了好几颗。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顾晗月居然还留着。

    她什么要留着这颗喜糖?

    现在为什么要让季攸宁给自己?

    顾晗月牺牲之前,和季攸宁有过交流吗?

    余惊鹊的心里,满是疑惑。

    面对余惊鹊的疑惑,季攸宁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她说这颗糖很苦。”

    “什么?”余惊鹊问道。

    “她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糖很苦,就是你的喜糖。”

    “她每一次吃,都觉得好苦,这是最后一颗,她想要还给你。”季攸宁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红红的。

    季攸宁听得出来顾晗月这番话的意思,可是心中没有丝毫不喜,有的只是深深的可惜罢了。

    余惊鹊看着手心里的糖,他无奈的笑了笑。

    他知道顾晗月的意思,可是那只是非常非常浅显的一点意思罢了,余惊鹊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在余惊鹊看来,过段时间顾晗月就忘了。

    可是手心里的糖告诉余惊鹊,顾晗月没有忘,表达浅显,只是顾晗月的克制罢了。

    糖一时间在余惊鹊的手心里面,变得千斤之重。

    他将糖纸打开,里面不仅仅有一颗糖,还有一个非常细小的纸条。

    打开纸条,上面用非常小的字迹,写了一段话,好似他们传递情报的方式。

    “惊雷,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将纸条握在手心里面,余惊鹊哑然失笑。

    顾晗月是理智的。

    她从来就没有表达出来过任何这方面的意思。

    就算是有,那也是非常轻微的。

    可是这行字,让余惊鹊明白,顾晗月的心意。

    但是顾晗月的理智,让她不曾表达,这一次或许是顾晗月觉得自己要执行的任务太过危险,所以才写了这番话吧。

    她都不敢直呼其名,担心这段话,被其他人看到。

    只能用惊雷代替。

    可是余惊鹊没有办法回应顾晗月,哪怕是顾晗月现在还活着,余惊鹊都没有办法回应。

    顾晗月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一直都没有说。

    所以季攸宁不恨。

    她知道余惊鹊和顾晗月清清白白,她只是心疼顾晗月,压抑自己的感情,最后还……年纪轻轻就牺牲了。

    看了看这颗好像早就过期的糖,余惊鹊伸手放进了自己嘴里。

    确实很苦。

    蔓延全身。

    原来自己的喜糖,这么苦啊,余惊鹊心里默默想到。

    季攸宁又拿出来一些东西说道:“顾晗月拿到了情报,在这里。”

    “她拿到情报之后暴露,她没有办法相信任何人,她中枪之后找到了我。”

    “将情报和糖给了我,我想要救她,可是……”

    “可是她说情报更重要,让我一定要答应她,保护好情报,交给你。”

    “她说这是她临死之前,最后的愿望,她只能相信我……”

    当时的场面,季攸宁不想去回忆。

    顾晗月在暴露之后,已经是走投无路。

    她只能找季攸宁,她和季攸宁认识这么多年,她觉得季攸宁不是坏人。

    季攸宁当时多么想要救顾晗月一次,就如同第一次救顾晗月时一样,可是却失败了。

    没有机会了。

    季攸宁保护情报,都已经是险象环生。

    好在季攸宁做到了,她没有辜负顾晗月的期望,她没有让顾晗月走的死不瞑目。

    顾晗月当时去找季攸宁,是最明智的选择,但季攸宁也没有办法救她的命。

    或许中枪之后的顾晗月,就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她只是希望情报可以顺利交到组织手上。

    顾晗月顾不得去考虑,季攸宁可不可以相信。

    也没有时间去考虑,余惊鹊的身份,会不会暴露给季攸宁。

    不要再对她要求那么多了,当时的顾晗月,她别无选择。

    将情报接过来,余惊鹊感觉上面仿佛还有顾晗月的温度。

    看着面前的季攸宁,余惊鹊伸手将季攸宁搂在怀中。

    他知道季攸宁今天,也不容易。

    那种放弃顾晗月,保护情报,险象环生的经历,对季攸宁来说,也是非常难熬的。

    被余惊鹊抱住之后,季攸宁双手紧紧搂住了余惊鹊,她需要这个拥抱。

    她靠在余惊鹊的肩头,眼眶滑下一滴泪水。

    两人无言的拥抱,感受彼此带给对方的力量。

    牺牲总是让人错不及防,可是这不是你放弃战斗的理由和借口。

    战斗,依然在继续,每天都是如此。

    一晚上没有休息,余惊鹊和季攸宁两人都是如此。

    早上在房间之中,余惊鹊对季攸宁说道:“你和顾晗月的关系好,应该会有人调查你,不要紧张,正常应对。”

    “我明白。”季攸宁说道。

    感情,需要你藏起来。

    表达,你是没有资格表达的。

    余惊鹊和季攸宁现在就是如此,在出了家门之后,他们两个人,就要开始思考,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而不是去思考,顾晗月还能不能活过来。

    对活着的人,这个世界仿佛更加残忍一样,不会对你友好。

    你要收起你的感情,现在开始思考起来。

    你的大脑不是用来回忆和缅怀的,而是用来战斗的,就是这么残忍。

    深吸一口气,余惊鹊和季攸宁下楼,和余默笙一起吃饭。

    两人已经恢复正常,那种表面上的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