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被调查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被调查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去科里上班,余惊鹊步伐沉稳,没有昨天夜里的天旋地转。

    因为他知道,等待他的事情很多。

    顾晗月是反满抗日分子,那么顾晗月身边的人都要被调查。

    季攸宁要被调查。

    余惊鹊也逃不过。

    而且正阳警署这里,知道余惊鹊和顾晗月还有所谓的情人关系,那么蔡坤会不会反应过来,询问余惊鹊一些什么?

    这些都是极其有可能的,就算是蔡坤闭口不言,单单是顾晗月和季攸宁的关系,就足够查到余惊鹊头上了。

    所以余惊鹊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很严峻。

    他没有去给组织送情报,因为现在必须事事小心,不可走错一步。

    来到特务科,余惊鹊和往常一样。

    他不知道学校的事情,科里会收到消息吗?

    之前浅草秀一不让剑持拓海在学校调查,也不会允许其他的警员在学校调查,所以现在这个问题,余惊鹊并不清楚。

    他静静的等着。

    他知道一定会有人来找自己的。

    希望不是剑持拓海。

    剑持拓海还在城外,应该不会回来吧。

    就在余惊鹊心里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李庆喜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道:“股长,剑持拓海队长来了。”

    听到李庆喜的话,余惊鹊心里暗骂。

    这剑持拓海还真他娘的是阴魂不散。

    但是是剑持拓海主动要求回来的,还是羽生次郎叫剑持拓海回来的?

    在余惊鹊看来,可能是羽生次郎叫剑持拓海回来的,毕竟如果羽生次郎不叫,剑持拓海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那么羽生次郎为什么要叫剑持拓海回来?

    只能说羽生次郎是非常重视这一次的事情,说白了就是怀疑余惊鹊呗。

    之前羽生次郎是怀疑蔡望津,现在连余惊鹊都怀疑上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从平房区的事情,到冰城二中的事情,日本人可以掌握到的一个情报,那就是敌人已经知道了很多线索。

    所以剑持拓海在城外负责的事情,也不是秘密了。

    那么剑持拓海还在不在城外,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来干什么?”余惊鹊听完李庆喜的话,虽然心里不喜,但是表面之上,还是很淡定的。

    就在余惊鹊和李庆喜谈话的功夫,剑持拓海已经是进来了,推开了余惊鹊办公室的门。

    余惊鹊脸上闪过一丝不喜,但是剑持拓海推门,李庆喜不在外面,敢拦着剑持拓海的人,没有几个。

    “你先下去吧。”余惊鹊对李庆喜说道。

    李庆喜离开之后,余惊鹊对剑持拓海说道:“剑持队长,你还真的是念旧啊,怎么着特务科你三天两头不来一次,就难受?”

    余惊鹊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剑持拓海也不害臊,自己坐在沙发上,笑着说道:“余股长看起来是不欢迎我啊。”

    “你要是来看望我,我当然欢迎,可是你来有一次是好事情吗?”余惊鹊坐在剑持拓海对面,无奈的说道。

    “那今天我来干什么的?”

    “余股长心里有数吧?”剑持拓海笑着问道。

    今天的剑持拓海,是很开心的。

    因为可以来调查余惊鹊,还是羽生次郎主动要求的。

    之前剑持拓海就觉得冰城二中有问题,但是调查没有进行下去,反而是被浅草秀一给阻拦了。

    现在好了,出事了吧?

    不让剑持拓海说,那就是浅草秀一自己的问题,明明让自己调查下去,就能解决隐患,非不要。

    “学校的事情,说吧。”余惊鹊直接承认,没有打马虎眼。

    因为没有必要。

    季攸宁,你妻子,就是学校里面的人,学校里面发生什么事情,她难道会不知道吗?

    而且她如果知道了,她还能不告诉你?

    所以现在余惊鹊不能否认,否认反而是有点不敢承认的意思,余惊鹊直接就挑明了说。

    听到余惊鹊这么快挑明,剑持拓海说道:“余股长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说什么?”余惊鹊问道。

    “听说余股长和这位顾晗月的关系不错啊。”剑持拓海说道。

    “你少在这给我血口喷人,什么就关系不错了?”

    “见过几次就是关系不错,那我们两个算什么,难道关系好的和一个人一样吗?”余惊鹊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现在都有人说你和反满抗日分子有关系,你和他客气什么。

    面对余惊鹊的话,剑持拓海说道:“顾晗月去过你家里,还过过夜对吧。”

    “有一年,还在你家里过的年对吧?”

    剑持拓海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余惊鹊不想承认都不行。

    “那又能证明什么?”

    “我是特务科的人,顾晗月是反满抗日分子,她接近我不很正常吗?”

    “她想要从我这里得到情报,和我搞好关系,方便她获取一些情报,难道不对吗?”余惊鹊说道。

    他的身份,让反满抗日分子借机凑上来,这很正常。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余股长到底有没有泄露情报。”剑持拓海说道。

    “我是干什么的?”

    “我难道不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吗?”

    “你说我泄露情报,你麻烦说说都是什么事情,什么任务。”

    “你这张嘴就诬陷,是不是有点公报私仇的意思。”余惊鹊显得有点急躁。

    毕竟谁被这样怀疑,都会急躁。

    剑持拓海反而是不疾不徐,这一次的机会,剑持拓海一定要好好利用,好好调查。

    而且是羽生次郎让他回来调查的,就说明了羽生次郎的态度,他如果真的能调查到线索,那么事情就好解决了。

    “余股长,现在死无对证,你自然是可以这样说。”剑持拓海不依不饶的说道。

    “既然你都说了死无对证,你难道还能说点什么出来?”余惊鹊好笑的问道。

    剑持拓海喝了口水说道:“这不是在调查吗?”

    “才刚刚开始,余股长着急什么。”

    “学校里面,我们也安排人调查了。”

    听到剑持拓海的话,余惊鹊一手拍在桌子上说道:“你有什么就冲我来,你要是敢乱来,我也不和你客气。”

    “你放心,就是正常的调查。”剑持拓海笑着说道。

    他喜欢看余惊鹊紧张的样子,让他舒服。

    不过对于季攸宁的调查,确实要按照规矩来,你要是直接抓回去宪兵队调查,剑持拓海知道,余惊鹊不会善罢甘休的。

    之前戴在自己妻子和孩子脖子上的东西,剑持拓海还没有确定,到底是蔡望津送的,还是余惊鹊送的,他也有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