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四十二章 请你吃饭(新书求支持)

第四十二章 请你吃饭(新书求支持)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难题?

    董立对现在的余惊鹊来说,算是一个难题。

    如果是警署之内的其他人,余惊鹊或许还可以找找线索。

    只是董立和余惊鹊很熟悉,余惊鹊自认为对董立了如指掌,这样的情况下,陈溪桥说董立有问题,对余惊鹊来说,可不就是一个打击吗?

    一个陈溪桥不熟悉的人,他都知道有问题,一个你余惊鹊熟悉的人,你看不出来?

    陈溪桥的下马威?

    余惊鹊脑海里面思索,他不管陈溪桥是什么意思,他都必须要弄明白这件事情,他可不想被陈溪桥笑话。

    警署的工作一天下来也无聊,忙的时候,可能会接连几天你都不能好好休息。

    闲的时候,就如同现在一样,看报纸看书打发时间。

    一天,没有思索出来一个所以然,特务科那边也没有他们的事情。

    虽然万群给了照片,想要让警署的人帮忙看看。

    只是蔡坤觉得,你们既然都卸磨杀驴了,我还上赶着给你找线索,我是有毛病吗?

    所以陈溪桥照片的事情,在警署里面,根本就不算是个事情。

    看了看腕表,余惊鹊下班,准备去学校接季攸宁。

    不知道今天季攸宁几点下班,余惊鹊怕去的晚了,让季攸宁一个人久等。

    他这边没事,自然是下班就过去。

    走之前,余惊鹊还和董立打了一个招呼,董立一如往常一样,笑嘻嘻的。

    摇着头上车,开车去找季攸宁。

    余惊鹊过来的时候,季攸宁就站在学校门口,亭亭玉立,路过的人和学生都免不了多看两眼。

    “久等了吗?”余惊鹊摇下车窗,对季攸宁问道。

    季攸宁摇头说道:“没有,刚出来。”

    或许是刚出来,或许已经等了很长时间,谁知道呢?

    这种善意的谎言,余惊鹊自然是不会去刨根问底,也不用他帮忙开车门,季攸宁拉开车门就坐上来,将包放在腿上。

    “怎么样,新的工作环境?”余惊鹊将窗户摇起来,开车离开这里。

    季攸宁撩了撩耳边的秀发,说道:“同事都很好。”

    “是吗,看来知识分子就是素质高。”余惊鹊的玩笑话,季攸宁已经习惯。

    余惊鹊继续问道:“学生呢?”

    “我才来第一天,今天就是熟悉环境,还有安排工作,没有上课,所以学生都还没有见过呢。”

    季攸宁对于余惊鹊的提问哭笑不得,那有第一天来就能上课的,准备工作也要花一天时间,交接之类的也繁琐。

    余惊鹊一边开车,一边对季攸宁说道:“不知道你教哪个班的学生,有你这样一个美女老师,想来他们是可以好好学习的。”

    “胡说。”季攸宁脸上有点泛红,这种师生禁忌的话题,季攸宁可说不得。

    “对了,你教什么课程?”余惊鹊转移了一下话题。

    转移话题之后,季攸宁明显话多起来,说道:“我是教数学的。”

    “数学?”余惊鹊看着季攸宁的样子,觉得也说得过去,季攸宁很多时候还是很理智的。

    “对啊,我数学成绩很好呢。”说起来这一点,季攸宁显得自信十足,带着挑衅的眼光看着余惊鹊。

    “要不要比试比试?”

    面对季攸宁的挑衅,余惊鹊直接认怂说道:“学我是上过,不过上课的老师没你漂亮,上课基本上都神游天外了。”

    “活该。”季攸宁得意的说道。

    “你还有什么课程不错?”余惊鹊发现谈论学业问题,季攸宁的兴趣比较大。

    季攸宁款款而谈,谈论的都是上学期间的一些趣事,也有一些遗憾的东西。

    原本她还想要出国深造,想要考博士,只是家道中落,也就搁浅。

    “你想去吗,我送你去。”余惊鹊顺着季攸宁的话说道。

    “怎么了,你想要赶我走呗。”季攸宁说起来那些遗憾,没有太过悲伤,反而是带着一种洒脱的感觉。

    “岂敢岂敢,这不是帮助你,完成你的理想吗。”余惊鹊目光看着车子外面说道。

    理想?

    这个字眼让季攸宁恍惚了一下,继而笑着说道:“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理想。”

    “你可不是弱女子,你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是知识分子女青年,听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季攸宁的话说完,和余惊鹊两个人相视一笑,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讨论多次。

    “那个,我们不回家了,我们街上吃饭。”突然,余惊鹊来了这么一句。

    季攸宁好奇的说道:“为什么?”

    “烛光晚餐。”余惊鹊很不正经的说道。

    “你喜欢西方那一套吗?”季攸宁问道。

    “冰城现在,到处都是欧式的建筑,耳濡目染尝尝鲜。”余惊鹊好像今天心血来潮一样。

    不等季攸宁给出明确的回答,余惊鹊就转动方向盘,离开回家的路。

    季攸宁问去什么地方,余惊鹊只是说到了就知道。

    只是余惊鹊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个人。

    董立?

    坐着黄包车的董立,刚才从余惊鹊眼前一闪而过。

    董立此人偷奸耍滑,而且爱贪小便宜,有点爱财。

    出门基本上是不可能坐黄包车的,那车资也不是董立愿意给的。

    只有和余惊鹊出门,才坐黄包车,毕竟有余惊鹊请客。

    今天董立一个人,却坐了黄包车,这让余惊鹊心里好奇。

    如果是平常,余惊鹊可能认为董立这铁公鸡,也终于大方一次。

    可是偏偏是在陈溪桥提醒之后,这样的局面之下,余惊鹊难免想的更多。

    打算和季攸宁回家的余惊鹊,如今也想要一探究竟。

    吃饭是借口,跟上董立才是余惊鹊心中真正想做的事情。

    季攸宁显然不知道余惊鹊心中所想,她心里乱糟糟的。

    昨天晚上的酒后乱言,那句喜欢……

    今天早上的破罐子破摔,好似是无赖流氓一样……

    今天晚上就请客吃饭,两人独处,季攸宁看着余惊鹊的侧脸,他要干什么?

    季攸宁很怀疑余惊鹊这样的方式,是在追求自己,季攸宁在学校也见得多了。

    请客吃饭,送花看电影……

    时不时还要来一个法式的浪漫,西餐厅配上钢琴,玫瑰花点缀餐桌。

    季攸宁索性靠在椅背上,心中打定主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至于挡不住怎么办?

    那便就挡不住吧,还能怎么办?

    季攸宁不会去自寻烦恼,烦恼太多,人容易老。

    ps:感谢书友20170614214858171的打赏支持。

    新书求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