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二百章 先自保再保人

第二百章 先自保再保人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来特务科,万群办公室的灯果然还亮着,余惊鹊敲门进去。

    “股长,韩宸等人住在了安归旅馆,此番一共来了四个人。”进来之后,余惊鹊就开始汇报。

    “四个人?”万群的反应和余惊鹊差不多,四个人能干什么?

    “没有被发现吧?”万群问道。

    余惊鹊摇头说道:“我交代下去,宁可跟丢,也不能被发现。”

    这一点万群表示赞同,你跟踪的同样是做情报出身的人,反侦查能力很强,你想要跟踪还不被发现,那是很难的。

    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弃跟踪,但是要确保不能打草惊蛇。

    “行吧,回去休息。”万群其实就在等这个消息,看到韩宸等人已经住下,他也要回去休息。

    和万群一起走出特务科,万群上车之前说道:“韩宸这个人你给我盯好,如果他在冰城做了什么,引起乱子,丢了我们警察厅特务科的脸,拿你是问。”

    “是股长。”余惊鹊心里不情愿,也只能点头说道。

    韩宸此番前来,如果真的被他成事,那么冰城特务科的脸面,就要被新京的人狠狠打一巴掌。

    新京的人,自觉认为地位更高一筹,其实哪有这样的说法。以前在京城,就是北平,你是可以说自己更高一筹。

    但是现在的新京,不过就是日本人弄出来的傀儡罢了,你真的当溥仪在新京还是皇帝吗?

    颜面之争,从来都不是小事情。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为了这一口气的事情,流血丧命比比皆是。

    更加重要的是,新京来人,一定有情报,关于反满抗日的情报,他们特务科怎么可能不想要?

    没有直接回家,余惊鹊跑去找陈溪桥,他一路上走的很小心,他也担心自己会被人跟踪。

    特务科是不会跟踪他的,因为他在特务科现在没有嫌疑,不会被人跟踪。

    他担心的是保安局,他已经将保安局给惹下了,南浦云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他好像很大度,不会记恨余惊鹊。

    可是吴归远不同,谁知道吴归远会不会派人跟踪自己,所以小心谨慎,是没有错的。

    一路上行行停停,发现无人跟踪,才跑去见陈溪桥。

    陈溪桥又一次大晚上被余惊鹊叫醒,坐在凳子上,披着衣服陈溪桥说道:“怎么了?”

    其实陈溪桥不是懒,他这段时间很累,他的心里一直在想余惊鹊打入军统的事情。

    他甚至已经和高层联系,讨论过这件事情,陈溪桥不停的推演这件事情的可行性,以及余惊鹊的可控性。

    这个过程还是很耗费心神的,所以陈溪桥今天入睡的比较早。

    坐下之后,余惊鹊说道:“有件事情……”

    余惊鹊用最简单的话语,将为文殊报仇,算计死了王若愚,及已王若愚说出新京军统联络站的事情,告诉陈溪桥。

    听到余惊鹊提起来文殊,而且还帮文殊报仇的时候,陈溪桥陷入了沉默。

    他没有去骂余惊鹊,他没有去批评余惊鹊不守纪律,他这一次什么都没有说。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溪桥说道:“谢谢。”

    陈溪桥就说了两个字,出人意料,余惊鹊已经打算好了陈溪桥批评自己,自己和陈溪桥针锋相对。

    可是呢?

    陈溪桥并没有,只是简短的说了两个字。

    这一刻的余惊鹊,好似在想,文殊的死,对陈溪桥来说,恐怕也是很重要的,是一辈子不能忘记的,与王若愚截然不同。

    但是余惊鹊同样不想和陈溪桥过多的讨论这件事情,他说道:“暴露了军统联络站。”

    “这件事情你不需要有心理压力,王若愚这样的人,知道这种消息,早晚会说出来的。”陈溪桥还以为余惊鹊因为这件事情有心理压力,开口宽慰。

    “这件事情我可以说服自己,不会有什么影响,我想要说的是后续发生的事情。”余惊鹊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有了很大长进。

    “后续?”陈溪桥开启了工作模式,因为给文殊报仇的心情,在这一刻强行收起。

    余惊鹊低声说道:“新京派人来了冰城,韩宸带队,四个人。不知道来冰城做什么,推测和军统的人有关系,万群派我负责这件事情。”

    这就是他要说的后续情况。

    听到余惊鹊的话,陈溪桥抬头问道:“你想要帮军统?”

    这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热血总是在心里流淌。

    “如果能帮的话。”余惊鹊没有天真幼稚的去说,自己一定要帮助军统度过难关之类的话,那很可笑。

    他只是说如果能帮的话,他想要帮。

    不能帮,那是无能为力,如果能帮却袖手旁观的话,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说实在的,其实应该不管,冷血是冷血了一点,但是地下工作,安全第一。”陈溪桥好像说了一句玩笑话。

    地下工作?

    刀尖上跳舞,你居然说安全第一?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很多时候,宁愿几年不工作,也不能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

    矛盾,各种矛盾充斥其中。

    “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如果这件事情是特务科的其他人负责,我们可以袖手旁观,但是偏偏是我。”

    “天意也好,作弄也罢,我们不能装聋作哑。”余惊鹊说的是自己的心里话,在王若愚死后,他好像更加懂得了自己为什么走上这条道路。

    “先喝口水。”陈溪桥给余惊鹊倒了杯水。

    在余惊鹊喝水的功夫,陈溪桥说道:“其实我更加愿意看到你这样,保持热血,比冷冰冰的感觉要好。”

    “那你是同意帮忙?”余惊鹊惊喜的问道。

    陈溪桥说道:“如果能帮,作为中国人,而且都在反满抗日,我们应该帮。”

    “但是是如果能帮!这一点很重要,不能帮的话,我们不能强求。”

    这一刻的陈溪桥,一样充满理智。

    “我明白。”余惊鹊点头,他不能逞能,他的想法同样是能帮就帮,不能……心里也不会有太大压力,起码自己尝试过努力过。

    “先自保,再保人,这一点你要记住。”陈溪桥这句话说的语重心长,好似多年潜伏战斗的经验所在。

    “先自保,再保人。”余惊鹊琢磨了这一句话,这不是贪生怕死,这反而是需要巨大勇气,才能完成的事情。

    六个字,说来简单,恐怕全都是血泪侵染。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