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诱饵

第三百二十六章 诱饵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种魄力是需要承担后果的,后果很可能是你为他人做了嫁衣,能有这样魄力,而且看的明白,还能承担的人,确实不简单。

    如果可以接受任务失败的后果,余惊鹊认为这不失为一个好计划,朱强死后,青木智博这里他们没有了接触的手段,苏俄方面可能也一筹莫展,这样的情况下,能让军统出面帮忙,再好不过。

    而且将这个消息告诉军统,还能在军统面前获得信任,一举两得。

    “既然组织决定,就按照组织计划来,我会和军统接触。”余惊鹊将任务接下来。

    “这个任务具有特殊性,所以你可以临场发挥,组织不会给你太多限制,不过要确保安全。”陈溪桥今天要见余惊鹊,主要就是要说这个问题。

    至于顾晗月,她暂时还不能知道,并不是对顾晗月的不信任,而是组织纪律的任务保密条例。

    平常说完这些事情,余惊鹊都会起身离开,可是今天陈溪桥发现余惊鹊没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了?”陈溪桥觉得奇怪,心里想着余惊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工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说出来,组织会给你提供帮助。”陈溪桥示意余惊鹊说出来,有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

    组织有义务对同志进行心理辅导,他们这一行,压力很大,有效的心理疏导,在陈溪桥看来很重要。

    余惊鹊到没有扭捏,直接说道:“我想入党。”

    “入党?”陈溪桥还以为余惊鹊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没有想到是想入党。

    “你有这个想法,我很开心。”陈溪桥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欣慰。

    朱强的死,还有死前那种没有为自己考虑,反而是为国家考虑的感觉,让余惊鹊久久不能忘怀。

    他不了解朱强,甚至是只见过几面,但是那种精神,他感受的很强烈。不仅仅是朱强,还有张平,叶娴与周介之。

    这个想法水到渠成,余惊鹊想要抓到一些东西,想要去感受一些东西。

    “我会和上面说,不过组织会慢慢考验你。”陈溪桥没有立马答应余惊鹊,这种事情陈溪桥不能做主,上面同意还需要有申请书,介绍人,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弄好的。

    “不着急,我就是和你说一声。”余惊鹊表示自己不急,他现在的身份,哪怕是入党之后,也不能告诉任何人。

    两人又聊了几句,陈溪桥送余惊鹊离开,交代余惊鹊注意安全。

    原本余惊鹊在朱强死后,万群说到此为止,他就真的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可是现在看来不是,组织的后续行动,让这件事情继续发展。

    朱强是很重要的位置,他与朱安鸿的关系,以及接触到的青木智博,都能提供非常多的消息,可是在朱强死后,只能另辟蹊径。

    回去之后,余惊鹊就开始思考,自己要怎么和秦晋说这件事情。

    后面几天,抽空余惊鹊约秦晋见面,这几天秦晋总算是闲下来,不至于和前几天一样,各种应酬。如果是前几天,她可能连和余惊鹊见面的时间都没有。

    地点还是老地方,这个地方很安全,所以秦晋每一次都选择在这里和余惊鹊见面。安全不安全,余惊鹊都必须要小心谨慎,下班之后一个人过去,确保没有人跟踪自己。

    秦晋不会让余惊鹊等她,每一次都是她在等余惊鹊,如果有什么变动,秦晋可以提前应付,她的身份更加好应对突发状况。

    “年过得好吗?”秦晋还是老样子,脸上带着笑容。

    “不好。”余惊鹊直截了当。

    “怎么了?”秦晋问道。

    “你不知道吗,我负责了朱安鸿家里的案子,连过年的假期都泡汤,你说我能过得好吗?”余惊鹊没好气的说道,好像在抱怨一样。

    这件事情当时打电话和秦晋说过,不过秦晋很忙,没有多聊。

    “有结果了?”秦晋问道。

    “你不知道吗?”余惊鹊还以为秦晋会关注朱安鸿这里的情况。

    秦晋摇头说道:“这段时间应酬很多,来不及打听。”

    身不由己,秦晋的身份可以给她带来很多便利和好处,可是有些时候,频繁的应酬和人际关系的维护,是你不能缺少的,并不是你不想做就可以不去做。

    仔细看了看秦晋的脸庞,发现透着疲惫,看来这年秦晋过的不如她说的那么好。

    没有说什么关心的话,余惊鹊开始说正事。

    “袭击朱安鸿,其实是想要暗杀日本特务机关的青木智博,不过两人运气好,都躲过一劫。”余惊鹊说起来,表情表示很可惜,毕竟日本人死了可以算是一件好事情。

    “抓到凶手了吗?”秦晋先这一点都不知道,看来这段时间确实是忙的不可开交,不然不会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余惊鹊解释说道:“泄露消息的是朱安鸿的管家,朱强。”

    “朱强是地下党的人,不过死了,家里人也跑了,现在线索全断。”余惊鹊耸了耸肩膀。

    “你把人打死了?”秦晋皱眉,她觉得如果是余惊鹊的话,就太大意了,特务科要抓活口的道理,人人都明白。

    秦晋认为余惊鹊如果是想要送朱强一程,将人打死,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面对秦晋的询问,余惊鹊咬着牙说道:“我?我可不敢,是朱安鸿的人打死的。”

    “朱安鸿?”秦晋念叨了一句,微微点头,心里已经明白。

    “那这件事情,算是比较好的解决,你还找我干什么?”秦晋秀眉微皱。

    这件事情,这样的解决方式,避免了特务科继续追查,余惊鹊也不需要承担风险,在秦晋看来,算是比较好的。

    所以说,现在这样的情况,余惊鹊还要联系她,她有点不明白。

    “你就不好奇,地下党的人,为什么要对青木智博下手吗?”余惊鹊抛出一个诱饵,这一句话,算是点题今天为什么找秦晋。

    组织想要利用军统做文章,那么就需要让军统的人感兴趣,如果军统的人对你所说的问题,一点兴趣都没有,你怎么让其帮你调查。

    余惊鹊一点一点诉说,然后点题,就是要勾起秦晋的兴趣,让她觉得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比较重要。

    果然秦晋脸上收起笑意,正色问道:“你知道?”

    “我从特务科掌握了一些情报。”余惊鹊的这句话,就是解释一下,自己的消息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其实是从陈溪桥这里得到消息,不过推到特务科身上没有问题,秦晋不可能听出来漏洞,因为这件任务是余惊鹊负责的,他能从特务科知道一些内幕,是理所应当的。

    ps:感谢飞过月光下,守心静笃的打赏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