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上钩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上钩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队长,就算是不换他们,我也要敲打敲打他们,他们真的以为是白拿钱不干活吗?”李庆喜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两个暗探,基本上一点作用都没有,就跟踪过邵怀几次。

    暗探是李庆喜找的,他担心余惊鹊怀疑他的工作能力,当时他可是在余惊鹊面前,信誓坦坦的保证说这两个暗探,一定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现在李庆喜都还郁闷,那两个暗探,确实是很好的人选,他考察过,能力是有的,怎么就一直不开张呢?

    从李庆喜皱着的眉头中,余惊鹊能看出来,李庆喜心里也郁闷,可是余惊鹊不会故意让陈溪桥去安排一些东西,被暗探发现。

    没有必要。

    李庆喜能怀疑是余惊鹊的问题吗?

    他怀疑不到余惊鹊头上,暗探没有进展,那是暗探的工作能力不行。就算是最后知道暗探被敌人发现,和余惊鹊也没有关系啊,只能说暗探隐藏的不好。

    李庆喜的怀疑,余惊鹊根本不担心。

    “你想要敲打,就去敲打敲打,让他们用点心,我们也不能老养着闲人。”余惊鹊是不在意养着他们,甚至是有点愿意养着他们,不过该说的话你还是要说。

    “队长你放心,我晚上就去好好和他们聊聊。”这件事情的负责人,至始至终都是李庆喜,不见成效他比余惊鹊还紧张,这可以算是他的工作失误。

    打发走了李庆喜,今天也该下班,李庆喜去敲打暗探,余惊鹊没有什么兴趣过去。

    余惊鹊原本是坐车回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让停车,他付了车资没有回家,转而去了另一个方向。

    因为余惊鹊看到了秦晋的暗号,余惊鹊有事情可以用公用电话给秦晋打电话,可是秦晋有事情,她没有办法用电话联系余惊鹊。

    打特务科的电话,不太合适,特务科的电话不见得安全。

    打家里的电话,还有保安局这里的监听,虽然保安局已经多时没有出来露面,好像和余惊鹊的恩怨已经放下一样。

    但是就从短暂几次和吴归远的接触,余惊鹊认为他不是一个容易放下的人,南浦云可能会放下,但是吴归远一定不会,所以家里的电话,现在根本不会用来传递情报。

    不管是余惊鹊还是余默笙和季攸宁,都默认了这一点,家里的电话,更多的是余默笙用来谈论一些生意上的工作。

    秦晋想要联系余惊鹊,就需要暗号通知,比如今天余惊鹊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脖子上挂着箱子卖香烟的小男孩。

    箱子的盖子是打开的,里面的香烟种类很多,第一排第一包香烟,如果是胡弓牌香烟,余惊鹊就知道秦晋要联系他。

    那个买烟的小男孩,是军统在冰城的外围成员,不过小男孩也不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是给谁看的?

    这些小男孩都不知道,有人通知他这样做,他就会这样做,平常第一排第一包香烟,会换着放各种牌子的香烟,但是绝对不会放胡弓牌香烟。

    说起来胡弓牌香烟,是日本人去年在新京成立的满洲烟草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目的就是掠夺经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和秦晋见面存在的风险,与最开始和陈溪桥见面,存在的风险是一样的,可是不见面,依靠纸条是说不明白的。

    余惊鹊和秦晋要讨论的问题,不是余惊鹊发现了敌人的情报,送出来就行,而是他们要商议完成任务,这就必须要见面讨论。

    每一次的任务计划,都需要推敲多次,甚至是推翻多次,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明白的。

    这个问题,组织这里帮余惊鹊和陈溪桥解决,顾晗月的加入就是润滑剂,很好的解决了余惊鹊和陈溪桥面临的危险。

    但是军统这里,还没有帮余惊鹊考虑这一点,或许他们也不认为余惊鹊有多重要。

    余惊鹊如今见秦晋,都要小心翼翼,不过就算真的被人发现,余惊鹊认为依靠秦晋的人脉,也不是就一定会有太大的危险,可是还是要小心谨慎,避免麻烦。

    “来了,坐吧。”秦晋对进来的余惊鹊说道。

    看到桌子上有吃的,余惊鹊问道:“你自己做的?”

    “买来的。”秦晋笑了笑,她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做饭的人。

    “你吃一点?”秦晋问道。

    “算了。”余惊鹊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兴趣。

    “你怕什么?姐姐还能害你?”秦晋好笑的说道。

    怕?

    是小心。

    不过从秦晋今天的表现看来,余惊鹊认为她的心情应该不错,姐姐长姐姐短的。

    “叫我干什么?”余惊鹊问道。

    “上一次你说的事情,我们调查了,青木智博身上确实有钥匙,不过银行存放的是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了。”余惊鹊说的消息,秦晋他们同样需要去确认,不是余惊鹊说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的。

    并不是说他们怀疑余惊鹊,而是有能力确认消息准确性的时候,这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有进展吗?”余惊鹊顺着问了一句,这个时候问,合情合理。

    秦晋自顾自的吃着买回来的东西,好像是故意在余惊鹊面前证明,这些东西没有毒一样。

    余惊鹊视而不见,好像自己根本就不饿,没有胃口不想吃一样,并不是怀疑秦晋。

    吃了几口,银牙咬着食物,如同咬着余惊鹊一般。

    “组织计划抢夺青木智博身上的钥匙。”秦晋的一句话,让余惊鹊心里暗喜,他知道,秦晋上钩了,或者说是军统上钩了。

    组织的计划,这一刻算是开启,看来组织的人对军统的人有深入的了解,这恐怕是他们能猜到的结果。

    至于余惊鹊会不会参与,显而易见。

    如果余惊鹊被排除在这个任务之外,秦晋何必叫他过来,难道只是通知他消息被确认吗?

    他不认为秦晋会这么无聊,所以参与任务,哪怕是协助,已经算是板上钉钉。

    “我可帮不上忙。”余惊鹊心里的喜悦,没有冲昏他的大脑,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应该说什么样的话。

    他说自己帮不上忙,有想要退出这一次行动的意思,反而是符合他的身份,他上赶着想要帮忙,秦晋说不定该要考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这件事情。

    很多时候,以退为进,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对于余惊鹊这么快的推辞,秦晋显然是早有准备,余惊鹊加入军统时间不长,而且这件事情看起来好像真的帮不上忙,有推辞的心思,再正常不过。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