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大英雄计划

第九百七十四章 大英雄计划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能这样了?

    只能什么样啊?

    木栋梁是一头雾水。

    “我说你们两个就不要打哑谜了,到底打算做什么,说出来给我听听啊。”木栋梁忍不住开口说道。

    陈溪桥看了余惊鹊一眼说道:“你来说。”

    陈溪桥明明都明白余惊鹊的意思,但是就是懒得解释,让余惊鹊来说。

    谁叫人家是上线呢,余惊鹊开口说道:“这个内鬼,我们想要立功是不太可能了,蔡望津已经壮士断腕,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对抗联游击队是灭顶之灾。”

    “可是如果揭穿其卧底的身份,对战士们的打击很大,队伍的气势很重要,打不打得赢仗,其实气势占很大一部分因素,所以不能挑明了说。”

    “但是你说要让他做英雄啊?”木栋梁问道。

    “对,只有他变成英雄,才能更好的激励抗联的战士们。”余惊鹊不否认自己说过的话。

    木栋梁有些不明所以的说道:“一个内鬼,变成英雄?”

    “他难道不会谋权纂位吗?”

    蔡望津的消息里面,明确的指出了要谋权纂位,你想要让人家做英雄,人家愿意吗?

    面对木栋梁的问题,余惊鹊嘴角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微笑说道:“牺牲的英雄,能给战士们更多的激励。”

    听到余惊鹊的话,木栋梁立马反应过来,开口说道:“你想要杀了他?”

    “他必须死,却不能用叛徒的身份死,他需要用英雄的身份死,死后也是英雄。”余惊鹊的解释,到现在木栋梁算是听明白了。

    一个英雄的牺牲,能给战士们更多的激励,能让战士们爆发出更多的勇气和斗志。

    所以就算这个人是内鬼,现在也必须要成为英雄。

    陈溪桥在一旁叹了口气。

    余惊鹊明白陈溪桥为什么叹气。

    因为他们这些地下工作者,很多人死的时候,背负的还是汉奸的名号。

    一辈子都是汉奸。

    他的上线也死了,你指望谁来给他翻案?

    不是组织不愿意,而是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就是汉奸了。

    这个身份已经注定了。

    甚至是他的家里人,都会被人指指点点,但是谁知道他是为了抗日救国,潜伏敌中的战士呢?

    没有人知道,活着的时候是汉奸,死了之后也是汉奸。

    家里人的脊梁骨都被人戳烂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英雄不是汉奸。

    这些亲人可能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一个英雄的家属,却一辈子抬不起头,可笑吗?

    但是这个内鬼呢?

    他死,还是用英雄的身份去死。

    陈溪桥想起来那些得不到证明的战士,他心里当然会不是滋味。

    余惊鹊也明白这一点。

    但是这个人确实要用英雄的身份去死,这样对抗联来说,是最好的。

    “讽刺。”

    “荒唐。”

    陈溪桥说了两个词,可不就是讽刺和荒唐吗?

    背负骂名的是抗日救国的战士。

    内鬼却变成了受人敬仰的英雄。

    “组织能同意吗?”余惊鹊问道。

    “同意。”陈溪桥没有多做考虑就说道。

    组织会同意的。

    让其做英雄就做英雄吧,总好过将抗联游击队给葬送了。

    而且这也是抗联内部的错误,让一个内鬼,变成大家的精神支柱。

    “我们怎么杀他?”木栋梁问道。

    “不是截获了信鸽吗?”

    “找人模仿蔡望津当时用的笔迹,告诉内鬼说让他来冰城见面。”余惊鹊说道。

    说是模仿蔡望津当时的笔迹,因为你不知道蔡望津用的是不是他原本的笔迹。

    但是因为截获了信鸽,上面有字,照着那个字模仿就行。

    蔡望津是让内鬼在抗联内部,开始离间,谋权纂位。

    余惊鹊他们却可以将情报改成,让内鬼来冰城商议重要事情,这个重要事情,可以微微透露给内鬼一点,那就是在抗联内部谋权纂位。

    这样的情报就变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内鬼也会觉得符合蔡望津的性格。

    至于见面,或许是想要商议谋权纂位的具体事宜,被相信的几率更大。

    “谁来杀?”木栋梁问道。

    “我亲手来。”余惊鹊咬着牙说道。

    听到余惊鹊要亲手杀人,陈溪桥皱着眉头说道:“他是英雄,死了之后也是英雄,你亲手杀他,你……”

    有些话陈溪桥没有说,可是他觉得余惊鹊应该懂。

    你亲手杀一个抗联的英雄,那么你的名字,就会被抗联的所有人都记住。

    这种记住,是敌视你,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冰城的组织成员,一样会敌视你,因为你杀了抗联的大英雄。

    陈溪桥不想余惊鹊动手,这对余惊鹊没有好处。

    “他只有死在特务科手里,他的作用才够大。”余惊鹊很理智的说道。

    余惊鹊想要去亲手杀人吗?

    难道他不知道,杀了这个人之后,给自己带来的后果吗?

    到时候余惊鹊想要见光的时候,抗联的人会愿意吗?

    这些都是问题,只是余惊鹊现在考虑不到这些,他只能考虑眼前的问题。

    这个人可以让木栋梁去杀,但是这个人怎么死的?

    死在谁手里,不知道。

    抗联的人也不知道。

    你说是特务科杀的,特务科的谁?

    所以余惊鹊只能亲自去,杀了这个人,让抗联的战士有一个仇恨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斗志。

    特务科里面,除了余惊鹊,恐怕也不会有人下杀手。

    这内鬼最后只要说出来,自己是蔡望津的人,特务科的警员一定会先带回来看看再说。

    所以只能余惊鹊出马,只有他会选择杀人。

    陈溪桥坐在凳子上,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余惊鹊,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余惊鹊的选择正确吗?

    很在真确。

    可是很多事情,不单单是对或者错来分辨的。

    “你想好了吗?”陈溪桥最后又问了一句,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余惊鹊笑了笑说道:“想好了。”

    “这……”

    陈溪桥原本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余惊鹊的笑容,也跟着笑了笑,然后将想要说的话咽下去。

    木栋梁这一次也看明白了,他同样知道余惊鹊的选择,意味着什么。

    不是杀一个叛徒这么简单而已。

    这个选择深远的影响,现在你是很难体会的。

    对于余惊鹊敢做出这个选择,木栋梁打心眼里佩服。

    当时木栋梁就是因为余惊鹊留在冰城,现在木栋梁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他不后悔。

    和薛家小姐成亲的时候,木栋梁心里其实是很有心结的。

    但是看到余惊鹊如今的选择,木栋梁认为自己面对的问题,根本就不算是问题,是自己矫情了。

    深吸一口气,木栋梁的心态调整过来,和薛家小姐成亲带来的一丝影响,也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