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死了

第九百七十五章 死了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计划已经制定完了,计划没有问题,只是余惊鹊需要负责的部分,在陈溪桥和木栋梁看来都是很重要的。

    只是余惊鹊自己却没有想那么多。

    胜利都还看不到呢,现在在乎这些干什么。

    不是余惊鹊高尚,思想觉悟有多高,而是他觉得,你现在思考这些问题是没有用的。

    轻重缓急,你心里要有个数。

    “你小心一点,不要让蔡望津怀疑你。”陈溪桥还是有些担心余惊鹊的安危。

    余惊鹊亲手杀内鬼,不仅仅是要背负骂名,蔡望津这里可能也会有所怀疑。

    面对陈溪桥的担心,余惊鹊说道:“怕什么,我杀了抗联的重要人物,我是立功。”

    陈溪桥担心的这个问题,余惊鹊一点都不担心。

    陈溪桥转念一想,明白过来,没有再多说什么。

    “按照计划行动。”余惊鹊说道。

    “你怎么收到抗联的消息?”陈溪桥问道。

    内鬼进城,余惊鹊凭什么收到消息去杀人?

    “抗联将消息放给我就行了。”余惊鹊笑着说道。

    “抗联放消息给你?”陈溪桥觉得余惊鹊是不是玩的有点大。

    “不要和蔡望津玩阴谋诡计,我也懒得去设计,我们就走最直接的路子。”余惊鹊说道。

    你现在去计划,去设计,在余惊鹊看来,都不一定好用。

    不如就直接走最直接的路子。

    余惊鹊就直接收到消息杀人,让蔡望津怀疑去吧,越是如此,蔡望津可能越不会怀疑。

    说白了就是反其道而行。

    陈溪桥说道:“反正你胆子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按照你说的来吧。”

    “不是我胆子大,而是蔡望津不好对付,不冒险可不行。”余惊鹊笑着说道。

    其实余惊鹊心里没有太多担心,他作为当事人,反而是还比较轻松。

    和木栋梁一起从陈溪桥家里离开,木栋梁走在路上说道:“你小心一点。”

    “放心。”余惊鹊轻声说道。

    回到家里,余惊鹊没有和季攸宁说这件事情。

    就按照季攸宁对余惊鹊的关心程度,如果余惊鹊说出来,季攸宁一定会担心的不行。

    余惊鹊不想去故意吓季攸宁,倒不如不说。

    真的到时候被知道了,那么也是生米煮成熟饭,季攸宁反而更加好接受一点。

    事情的进展,和余惊鹊预料的相差无几。

    组织找人模仿了蔡望津的笔迹,将信鸽上的消息换成要求见面。

    组织内部的内鬼,将信鸽给放了,但是又被抗联的人给拦住。

    这一次信鸽上面没有任何消息,因为内鬼准备来冰城赴约。

    既然是来赴约,可是抗联的人不能让他无缘无故的来。

    因为他要变成英雄,他来冰城赴约,你总要给他找点理由吧。

    抗联的人说要来冰城一探虚实,看看药品的事情到底可信不可信。

    上一次虽然抗联没有行动,没有进入蔡望津的包围圈,但是也没有说这一定就是陷阱。

    现在想要一探虚实,抗联的战士不怀疑。

    至于谁来?

    内鬼自然是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有借口去冰城,还不会被人怀疑。

    抗联的人说这一次行动很危险,问有没有人愿意去。

    这个内鬼当然是说自己愿意了。

    这和他的形象也符合,他一直都是这种形象,这一次当仁不让,抗联的领导也没有奇怪,反而还是好好夸奖了几句。

    这个人就这样接下这个任务,要来冰城打听消息,为了抗联游击队所有的战士,去以身犯险,去查探药品的真实性。

    因为抗联虽然买到了药品,但是知道的人很少。

    内鬼就在抗联之中,抗联如果将药品运回去,内鬼岂不是就知道了。

    内鬼虽然不知道药品的事情,可是他如果告诉蔡望津的话,蔡望津一定会明白自己的药品被抗联买去了。

    那么抗联现在还在表现的想要药品,就是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

    抗联最开始就知道药品是蔡望津的,那么这个消息是谁泄露的?

    这些都是麻烦,所以抗联的人并没有将药品运回去,现在抗联的人还是想要得到药品,是说得过去的。

    内鬼如愿以偿的可以来冰城。

    突然有一天,李庆喜跑到余惊鹊身边,神神秘秘的说道:“股长,我们好像有抗联的消息。”

    “抗联的消息?”余惊鹊吃惊的问道。

    “是的。”李庆喜说道。

    “什么地方来的?”余惊鹊问道。

    “手下的两个暗探。”李庆喜回答说道。

    余惊鹊手下,不仅仅是只有木栋梁一个暗探,还有两个,只是都是李庆喜负责,余惊鹊很少见。

    现在这两个暗探的消息,其实还是组织故意透露的,为的就是消息可以送到余惊鹊手里。

    通知蔡望津?

    这种小事情不用通知蔡望津。

    而且蔡望津今天也不在特务科,所以余惊鹊说道:“带人,准备行动。”

    “是股长。”李庆喜急忙跑下去,还神神秘秘的。

    他担心被剑持拓海知道。

    这一次的功劳,李庆喜自然是想要自己拿,不想要和人分一杯羹。

    余惊鹊和李庆喜,带人出去抓人。

    抗联的人来冰城,这个消息确实少见。

    但是余惊鹊不是抓人,是要杀人。

    有人来演戏吗?

    自然是有的。

    陈溪桥都已经安排好了,余惊鹊只要带着李庆喜他们开始演戏就行了。

    内鬼收到地下党的消息,说有人发现他了,让他快点跑。

    现在这个内鬼还不能暴露,自然不可能和特务科的人相认,听到有人来抓他,自然是跑。

    他跑,余惊鹊就带着人追。

    在后面开枪。

    内鬼也不能只跑不开枪,组织的几个同志,帮着他一起跑,还回头开枪。

    警员被打死了一个。

    这几个组织的同志,可不知道余惊鹊的身份,所以子弹不长眼睛,余惊鹊已经落在后面。

    抗联来的人,自然重要,组织将抗联的人藏在一处房间里面,说是他们去引开敌人。

    内鬼当然同意了,躲在这里。

    不过余惊鹊随后而来。

    然后一枪,这个内鬼就死了,不是枪打死的,是摔死的。

    内鬼都不知道余惊鹊怎么能发现他,而是发现他之后,他还想要解释一下,说自己是蔡望津的人,他们是自己人。

    而且他认为都不一定需要说,余惊鹊应该是抓他回去,然后审讯。

    到时候蔡望津一定会出面放了他的。

    可是都没有,他看到余惊鹊的时候,就是余惊鹊开枪的时候。

    他站在楼上,想要躲避追查,余惊鹊一枪打在他的大腿上,余惊鹊是想要活口的。

    但是你自己从楼上掉下去摔死了,怪余惊鹊吗?

    为什么会摔死?

    因为在这个楼上的护栏被人做了手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