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零四十章 苦不堪言的韩宸

第一千零四十章 苦不堪言的韩宸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柔情似水的话,让余惊鹊的心窝一暖。

    “还是怪我,不然你也不用骗人。”余惊鹊觉得是自己,让季攸宁骗人的。

    “我们本来,不是就在骗人吗?”

    “哪有什么怪与不怪。”季攸宁看得开,反而是来劝慰余惊鹊。

    听到季攸宁的话,余惊鹊觉得自己反而是有些小家子气。

    非常时期,该骗就骗,而且也是为了余默笙好,不用故作纠结。

    “你说爹去什么地方了?”季攸宁问道。

    听到季攸宁的这个问题,余惊鹊在病床上说道:“不好。”

    “怎么了?”季攸宁问道。

    怎么了?

    余默笙这肯定要去找韩宸了啊,这么大的事情,余惊鹊差一点就命丧黄泉,和上一次火车站劫车的事情可不一样呢。

    余默笙怎么可能不去找韩宸。

    “爹,可能去找我在军统的上线了。”余惊鹊说道。

    季攸宁苦笑着说道:“我们的戏,是不是白演了。”

    “不好说,就看两个老狐狸,谁更胜一筹了。”余惊鹊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一次的交锋,变成了韩宸和余默笙,和余惊鹊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余惊鹊和季攸宁,现在变成了局外人。

    可是这一次,余默笙是带着盛怒而去的。

    余惊鹊他娘死的早,余默笙对余惊鹊可是很在乎的,当年在正阳警署,那是想了办法的救人。

    这一次余惊鹊命悬一线,差一点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余默笙对韩宸可能就不会和上一次一样了。

    这一次不知道余默笙会做什么,也不知道韩宸能不能招架住了。

    余惊鹊和季攸宁,只能在病房里面等着。

    晚上从警察厅下班的韩宸,脸色很难看。

    倒不是说军统有什么任务遇到了困难,而是韩宸认为自己遇到了困难。

    多天前的一天,余惊鹊突然要求韩宸见面,询问关于何斯谅的事情。

    韩宸给余惊鹊解释了一下,之后问余惊鹊要去做什么?

    余惊鹊没有回答。

    可是第二天,韩宸就收到消息,说余惊鹊差点死了。

    这个消息,让韩宸可是一阵紧张。

    从特务科打听到,余惊鹊没事,抢救过来了,韩宸松了口气。

    他没有办法去看余惊鹊,也不能去看。

    人只要还活着,就行。

    可是今天呢?

    余默笙要求见面,那么就是说余默笙回来冰城了,也就是说余惊鹊受伤的事情,余默笙已经知道了。

    余默笙是来干什么的,韩宸心知肚明。

    他很想要找借口说自己不去。

    但是他又担心,余默笙怒火中烧做出来点别的什么事情。

    只能硬着头皮去见余默笙。

    来到两人约见的地方,余默笙已经坐在里面,韩宸硬着头皮进去。

    “回来了?”韩宸自顾自的笑着说道。

    余默笙冷冷的看着韩宸,脸色没有丝毫的笑意。

    “老子差一点回来白发人送黑发人,你知道吗?”余默笙说道。

    “我听说了。”韩宸说道。

    “何斯谅是我们的人?”余默笙问道。

    听到余默笙这样问,韩宸咬了咬牙说道:“是。”

    “你放屁。”余默笙听到这句话,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余默笙的话,让韩宸一个激灵。

    “你看看你,好好说话,你发什么火啊。”韩宸说道。

    “我儿子都快死了,你难道还要说我儿子杀了军统卧底在特务科的何斯谅?”

    “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余默笙质问道。

    韩宸一阵头疼。

    这余默笙不按套路出牌啊。

    现在韩宸要是还一口咬定何斯谅是自己人,那么就是将余惊鹊的功劳视若无睹,还要给余惊鹊一个黑锅背着。

    这就看韩宸自己良心过得去过不去了。

    韩宸咬了咬牙,他觉得自己能过去,要是不过去,余默笙这里更加难过关。

    不仅仅是将余惊鹊拉入军统这么简单了。

    而是差点害死余惊鹊啊。

    韩宸铁了心说道:“何斯谅确实是我们的人。”

    “何斯谅是我们的人?”

    “你真的当我傻啊?”余默笙怎么可能相信这一点。

    纸鸢是谁,余默笙清清楚楚。

    纸鸢和何斯谅交锋几次,余默笙比韩宸还要清楚。

    韩宸根本就不知道,余默笙知道纸鸢的身份,现在还在这里演戏,殊不知在余默笙眼里,看起来可笑至极。

    “我知道你儿子有危险,你着急,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都是为了工作啊。”韩宸苦口婆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儿子杀了何斯谅不对,应该让何斯谅杀了我儿子?”余默笙笑着问道。

    这句话,让韩宸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何斯谅真的是军统的人,韩宸绝对会回答,可是何斯谅不是啊。

    余惊鹊冒险这么大,救下来纸鸢,难不成韩宸还要当着人家老子的面,咒人家死不成。

    “你不说实话,从今天开始,纸鸢不会再工作,一封电报也不会发出去。”余默笙直勾勾的看着韩宸,很认真的说了这句话。

    “不工作?”韩宸很想说,你凭什么这样说。

    但是突然,韩宸说道:“你知道纸鸢的身份?”

    “比你清楚,所以你觉得你的话,能信吗?”余默笙的笑容,让韩宸心里急得不行。

    如果余默笙真的知道纸鸢的身份,那么韩宸这里的话,确实是站不住脚。

    韩宸手心有点出汗。

    “你不能这样做,上面你怎么交代?”韩宸不甘心的说道。

    “我这样做是因为你,你先给上面一个交代,纸鸢就会继续工作。”余默笙没有退步的说道。

    “说,我还能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原谅你一次,不然……”余默笙的语气很冷。

    这一点韩宸能理解,差一点就要断后,你还能和颜悦色吗?

    韩宸想要再挣扎一下,但是余默笙将手枪放在了桌子上。

    “你疯了,你见我,你还带着枪?”韩宸见状,有些吃惊的说道。

    韩宸的压力是真的大。

    火车站的时候,余默笙就已经怀疑了,但是当时韩宸给应付过去。

    只是这一次,不好应付啊。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余默笙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韩宸脑海里面左思右想,最后无奈的说道:“我说了,你真的原谅我一次。”

    “说说看呗。”余默笙笑意盈盈的说道。

    只是看到余默笙的笑容,韩宸真的笑不出来。

    韩宸就郁闷了,明明自己才是军统在冰城的负责人,怎么在余默笙面前,好像还低人一等一样。

    没办法啊。

    谁叫自己理亏啊。

    韩宸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明白。

    而且现在基本上已经算是被余默笙给揭穿了,其实韩宸还能应付应付。

    但是韩宸说错了一句话,那就是何斯谅是自己人。

    因为韩宸只能这样说,一共就两个人,何斯谅和余惊鹊。

    难不成余惊鹊是自己人?

    那不是自己就说漏了。

    可是韩宸完全不知道余默笙和纸鸢的关系,他说何斯谅是自己人,瞬间就让余默笙确定了所有事情,这不是班门弄斧了吗?

    现在还应付个屁啊,韩宸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