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惊雷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当年往事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当年往事

作者:只爱煞英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带着疑惑,余惊鹊和剑持拓海来到了这个教授的家里。

    教授在冰城的地位不低,家里住的也是洋房,看起来比余惊鹊家里还要好不少。

    敲门说明来意,佣人进去通报,但是佣人出来告诉余惊鹊和剑持拓海,老教授不见面,让他们离开。

    听到这样的回答,剑持拓海冷笑着说道“这就是文人,又酸又臭。”

    其他人是不敢这样对待特务科的人,可是老教授有这个底气。

    日本人都对这些人客客气气,更加不要说余惊鹊只是警察厅的警员了。

    但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不调查就离开,回去蔡望津非要扒了余惊鹊的皮不可。

    而且余惊鹊也不想回去在蔡望津面前,给老教授穿小鞋,老教授的风评还是不错的。

    到时候给老教授找到麻烦,岂不是也不好。

    所以余惊鹊对佣人说道“我们必须要进去询问一些事情,有宪兵队羽生次郎队长的命令,如果教授不合作的话,我们只能先礼后兵。”

    剑持拓海听到余惊鹊说有羽生次郎的命令,他知道也不算是错,毕竟苏俄的炸药爆炸了,羽生次郎也不愿意看到。

    语气硬了不少,先礼后兵,佣人看到这个阵势,只能进去继续汇报。

    就在余惊鹊和剑持拓海又等了一会之后,里面传出来一个愤怒的声音说道“我倒要看看是谁,还先礼后兵。”

    一个老人从门中走了出来,看到余惊鹊冷笑着说道“我当是谁,余股长,报纸上常见啊。”

    这个人应该就是老教授,不过语气带着嘲讽,好像是说余惊鹊是大汉奸一样。

    余惊鹊没有恼怒,脸上带着笑意说道“老教授,冒昧登门,还望海涵,我们有些事情想要询问一下。”

    “问什么问,不知道。”

    “想要问,让羽生次郎自己过来问。”老教授的语气可不善。

    剑持拓海在一旁,心里不舒服,可是没有说什么。

    他也知道日本人对这些人的态度,上面都是这样的态度,给了他们底气,剑持拓海难道还能自己找事吗?

    老教授不是很欢迎他们,只是余惊鹊也不能就此离开。

    他笑着说道“我们想要问一问闫清辉的事情。”

    “问什么问,闫清辉?”老教授还想要赶人,但是听到余惊鹊的话之后,老教授愣住了。

    “闫清辉怎么了?”老教授盯着余惊鹊问道。

    余惊鹊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剑持拓海就在一旁说道“我们知道闫清辉是人才,所以想要认识认识。”

    听到剑持拓海骗人,余惊鹊知道,剑持拓海是担心,他们说来调查闫清辉,老教授会一个字也不透露。

    “那你们找错地方了,我和闫清辉早就没有联系了。”老教授这句话应该是实话。

    不过余惊鹊和剑持拓海自然不能放弃,剑持拓海又问道“当年闫清辉为什么突然离开工业大学。”

    “你们……”

    “就你们还好意思给我提学校,学校都让你们弄成什么样子了,学生离开,老师离开,这学校,还有一点当年的样子没有?”

    说起来学校,老教授带着怒火,比刚才还要激动。

    这学校后来归了日本人管,但是确实一年不如一年。

    老教授是看着学校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心里有气,余惊鹊能理解。

    看到老教授一点也不肯配合的样子,余惊鹊和剑持拓海都有点没有办法。

    说了两句,老教授将门关起来,算是不见客。

    “怎么办?”剑持拓海问道。

    “硬来肯定是不行,回去给科长汇报一下。”余惊鹊说道。

    两人赶回去特务科,李庆喜已经拿着照片询问过房东了,确实就是闫清辉。

    两人进去蔡望津的办公室,说明了老教授不配合调查。

    蔡望津拿起电话,给羽生次郎打了一个。

    放下电话之后,蔡望津说道“我们一起过去。”

    蔡望津打电话给羽生次郎,羽生次郎说他会给老教授打电话,然后让蔡望津亲自询问。

    现在时间紧张,羽生次郎也不愿意耽误,苏俄的人已经拿到了炸药,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准备做什么?

    所以让蔡望津立马就过去,余惊鹊和剑持拓海刚回来,就要跟着过去。

    去的路上,将调查到的东西,给蔡望津汇报了一下。

    在车上,蔡望津说道“看来这个闫清辉,四年前离开学校,是有原因的。”

    “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余惊鹊在一旁说道。

    再一次来到教授家里,这一次进门很顺利,老教授闷闷不乐的坐在房间里面。

    羽生次郎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特务科的蔡望津亲自过来询问,而不是让老教授去特务科,已经算是羽生次郎的尊重了。

    这种时候,如果老教授还不配合的话,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日本人表面上说尊重知识分子,但是背地里面,不知道多少知识分子遭到毒手。

    蔡望津和老教授寒暄了几句,之后才问起来闫清辉的情况。

    老教授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是我害了他。”

    “怎么讲?”蔡望津问道。

    “闫清辉在英国教书教的好好的,是我看到冰城工业大学,一年不如一年,一天不如一天,一日不如一日,我这心里难受啊。”

    “我守着学校,盼着学校好,看到这一幕我心如刀绞。”

    “就是你们弄的,就是日本人弄的,你知道吗?”

    老教授的话,让蔡望津只能点头笑着,也不能回答是还是不是。

    他只是来调查闫清辉的事情,老教授对日本人的意见什么的,蔡望津很聪明的就当自己没有听过。

    这些牢骚,别说是蔡望津,在学校的时候,在负责学校的日本人面前,老教授也是一样说。

    蔡望津将话题拉回来问道“怎么说是老教授害了闫清辉呢?”

    “他如果不回来,就不会家破人亡。”老教授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宇之间都是悔恨。

    “家破人亡?”余惊鹊和剑持拓海站在一旁,都是心里有些吃惊,还有这么一回事吗?

    “能详细说说吗?”蔡望津问道。

    “还有什么好说的,还不是你们这群人做的好事情。”老教授根本就不想提起来这件事情,但是羽生次郎的电话,威胁的意思很明白。

    他不好对付老教授,威望太高,但是可以对付学校里面的学生。

    牵扯到了学生,老教授不就范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