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权隶 > 徒拉(下)

徒拉(下)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权隶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她都快杀了你父亲,你还什么发疯,说什么对不起!”确定徒拉已经没了气息,女人在放心的跳起来一边骂道一边跑向血泊里的男人。她双手捂住男人鲜血汩汩的伤口,再一次尖锐的责备,“还不快过来帮忙。”

    芷兰却仍在一边哭泣,“对不起,徒拉,对不起……”女人再一次吼道,她才慌乱的加入了拯救男人的队伍。他们手忙脚乱的围在男人身边,把平时用得吝啬的止血药粉不要命的往男人鲜血汩汩的伤口上倒下去。没有人注意到长剑刺进徒拉的心脏就像刺进了干巴巴的泥土,只留下了伤口,没有血液。也没有人注意到徒拉忽然睁开了双眼,她缓缓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直到把胸口上的长剑拔出,芷兰的弟弟才目瞪口呆发出惊怕的喊声。

    “叫什……”女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已经脱口而出的责骂在剑穿背而过的瞬间渐渐虚弱成痛苦的哽咽,她甚至都来不及转头查看凶手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会……”

    “我明明就已经把你杀死了。”

    “你们都还好好的活着,我怎么敢那么轻易的下地狱。”她把剑拔出来,女人的身体瞬间倒了下去。紧接着又拖着带血的剑一步步逼近狼狈倒退的芷兰,直到把她逼近墙边再也无处可退,问道,“我弟弟在哪?”

    “他已经死了。”

    “不可能!”

    “被野狗杀死的!禹铁匠也死了。”芷兰好像能看出徒拉的心思,亦或是聪明的猜到了,“尸体是禹晏埋的。”

    “芷兰,我能看得出来你在说谎。”徒拉生疏的把剑拿起来晃悠悠的指着她的肩膀,说,“你的技俩从来都瞒不过我。如果你需要我帮你杀死你这个烦人的弟弟,我一点也不介意。我知道你从来都不喜欢他。”说着,她又把剑转移到了小男孩的身上。

    “我也了解你,你不会杀他。”

    “在这之前我的确不会杀他,我甚至都没想过我会真的拿剑杀人。”徒拉说,“可你们逼我做了自己从没做过的事。原来杀坏人是和想象中一样的轻松。”说话的时候她的剑已经划破了男孩脖颈的肌肤,“而且,以前你因为嘴贱被我按在地上修理的时候就该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良的淑女。”

    “禹铁匠真的死了,为了帮助你弟弟逃跑。”

    “那我弟弟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

    徒拉手上的剑又移动了一分,“支那北港。”芷兰说,“我只知道这么多。”

    徒拉审视着芷兰的眼睛,“如果你敢骗我……”

    “我倒是想骗你!”芷兰张大了鼻翼,泪水混合着鼻涕攀在唇角上,“但是在你这个刽子手面前,我敢吗。”

    “刽子手?”徒拉重复了一遍,脸上露出一抹惨冷的笑,“敢做敢为就要敢当,这是你们自找的,应得的。”她又把剑从男孩身上移动到了艰难痛喘的男人胸口,“对吧,叔叔。”她问道,紧接着剑尖划过男人的颈动脉,鲜血在她泥泞混红的衣裳上再次开出朵朵繁花。接着,她回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发抖的姐弟俩,像是一个慈善的魔鬼,“因为与你们无关,所以我放过你们。”

    临走的时候她从芷兰家打包了一些食物以及银币,她还换了芷兰干净的衣服。她没有选择去禹伯家,她认为如果禹伯真的死了,她再去只会徒增伤悲以及给带去更多麻烦。她准备开始新的途程,去支那北港寻找弟弟。这一次她选择的依旧是人迹稀少的丛林小路。

    贫民窟处在嵇原最北的位置,除了长长的街道以及低矮的房屋,周围都是一些荒山野岭,在快要走出窟的时候天空已经完全换上了黑色的幕布,几粒星辰遥遥散落,无月光皎洁,世界变得诡秘漆黑。徒拉从小路里又转回了长街,在街道小巷里她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寒风从衣服上跳过不带来一丝不适,感觉不到空气里的寒冷真好,她这样迷迷糊糊的想着很快就进入了一个鲜血淋漓鬼哭狼嚎的世界。

    徒拉惊吼着从梦中醒来,心脏跳动的声音似鼓重锤。她睁开眼睛,呼啸的寒风更加肆意的在街道上狂奔,把门窗拨弄得发出吱呀的惨叫,这个她从来就没有独自面对过的漆黑的世界没有灯光,浓墨一片里就连星星也已经站累了岗早早的躲进了厚厚的云层。

    “不要怕,不要怕,没有鬼……”徒拉不停的嘀咕着,双臂紧箍着双腿自我安慰道。

    她又想了起家里的事情,母亲教她做女红时的温柔,父亲逼她连练木棍的严厉,以及和弟弟扑在窗台上遥望星空时因哪颗星辰最闪耀而发生的面红耳赤的争吵。那些过去的,不论是美好的亦或是糟糕的都成了一去不返的曾经,再也无法拥有。

    回忆和害怕使她再一次想哭,但眼泪却还是流不出来。这时候她又联想到自己两次死而复生的事,现在胸口上的伤只剩下一点痛,但是为什么没有血液流出,她的血去哪儿了,难道是上次流尽了?她这样想着,没有血液的人就是怪物,自己就是怪物,怪物是不会怕鬼的,她念念叨叨的为自己壮胆。而且,只要能报仇,就算是做一个怪物,就算是每日每夜都被刚刚那样的噩梦缠绕又怎样。临近天亮的时候她终于小憩了片刻,但又被一片凌乱的欢呼痛喊声吵醒过来。休息不够,眼睛干涩得难受,她揉了揉眼睛走出巷道,只见前面空旷的街道旁有一群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正围拢在一起。看他们拳打脚踢的嬉笑,徒拉就知道一定又是在欺负那些孤苦弱懦的孤儿乞丐。她不想多管闲事,她没有心情也没有能力,可又想到小老鼠对自己的善行。

    “住手!”她还是走了过去,把手里的长剑摆在前面,企图以此吓跑那些男孩,可她显然失策了。

    “咦,竟然还有一个帮手。”他们停下了动作,见她衣服脏乱,自动把她与地上的孤儿乞丐归为一类。“你以为捡了一把剑我就会怕你?”为首的男孩耀武扬威的向她走近。

    “你可以过来试试。”徒拉高傲的仰头,像模像样的挥了挥手里笨重的剑。

    “我告诉你,我这把匕首可是杀死过人的。”面对她的动作男孩还是有些发怵,便举起手里锈迹斑斑的匕首高昂着脑袋恐吓道,“如果你怕死就快点走开,我决定饶了你。”

    “如果你不怕死就快点过来。”徒拉瞄了一眼他手里锈呼呼的匕首,学着他的口气道。目光扫落,这才发现蜷缩在地上的人竟然就是小老鼠本人。“我绝对如你所愿。”她又把剑举高了一分。

    为首的男孩显然已经有了退怯的意味,可作为一帮孩子们的头头,他又必须树立威信。“来就来。”他吼了一声为自己壮胆,扬起匕首就冲了过去。

    徒拉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伤害他,而且匕首比板凳要好躲得多,特别是在这种有准备的情况下。她收起剑侧退一步避开了男孩莽撞的攻击,男孩却重心不稳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

    见男孩摔倒,这时候她慢悠悠的走过去,把剑尖轻轻搁放在男孩肩膀上,经过之前的练习,她这一次比剑的模样已经要熟练许多。“准备好去死了么?”她恐吓道。

    闻此,周围的孩子们都尖叫着一哄而散。

    “没……没有准备好。”男孩颤颤巍巍,裤子下面已经流出了一股热流。

    “把匕首给我,我就放了你。”徒拉说。

    “给……给……你”好像匕首很烫手,他瞬间就把它给扔了出去,紧接着连滚带爬的拖着一条尿痕远了去。

    “谢谢你。”小老鼠捂着肚子跪坐起来,他没有认出眼前人就是徒拉。

    “不用谢。”徒拉拾起匕首,想了想还是丢弃了长剑,“昨天你帮过我。”

    “我帮过你?你是昨天那个人?”小老鼠惊讶的抬起头来瞪圆了眼睛,怎么也无法把这个舞剑的人和昨天那个快要死去的人联系在一起,而且她竟然还把头发剪掉了。

    “嗯,所以我们扯平了。”说着她就转身准备离开。

    “你的剑。”小老鼠在身后吼道。

    “给你了。”

    “我不会用剑。你能教我怎么用剑吗?”他爬起来怯弱的问。

    “不能,因为我也不怎么会用。”

    “那你要去哪里,能带我一起吗?”小老鼠又问。

    “不能。我还要去找我弟弟。”

    “我熟悉这边可以帮你一起找。”他站起来抱起长剑,脸上笑开了花。

    “他不在这里,而且我没有食物,养不起你。”

    “不用你养,我可以自己去找。”小老鼠说,“我知道哪些地方会有食物。”

    “你跟着我会死。”

    “不跟着你也会死。”

    “那走吧。”徒拉愣了愣,同意了他的跟随。走了几步,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她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像个游侠。

    “没有名字。”他说,“你怎么把头发剪短了,而且难看得像被老鼠啃断的一样。”

    “方便打架。”

    “哦,你经常打架吗,你好厉害,你可以教我吗?你要去哪里找你弟弟?”

    “支那北港。”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