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权隶 > 徒尘(上)

徒尘(上)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权隶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小子,现在应该可以承受一些压力了吧。”兰西沫像往常一样,大清早就摇曳着身姿打开了徒尘的房门。在她进屋的时候徒尘已经坐在了床沿,她把手中的食物放下,左右走动眯笑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那副瘦小的身体,“今天坐起来的速度比昨天快很多,看来你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在椅子上坐下,轻轻翘起右腿,裙摆垂落,臀部风光一览无余,“莽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折磨你了,我已经黔驴技穷无法再为你拖延了。”她做出一副无计可施又同情的样子,“所以你今天做好准备,把身体清洗干净吧。”

    “他要做什么?”对于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他还是关心的,终于抬起了眼睛问道。

    “我说过我会帮你杀了他,不过你不愿意冒险,我就只好做个坏人帮你把潜力逼出来了。”兰西沫说,“过了两天王子般的生活,你也应该付出一点代价,不是吗。”

    “或许今晚之后你就会同意冒险了,毕竟被人捅后面的耻辱一般人是承受不下来的。”兰西沫又道,“虽然你的确不是一般人,但在这种屈辱面前,我不认为你能忍住两三次。”

    见徒尘不言,她笑对着那束冷冽的目光又道,“好了,那我就先出去了,你做好准备哦。”兰西沫转身交待的时候语气温柔得像一个亲切的大姐姐,要不是对她稍有了解,徒尘差点就迷失在她温柔的笑脸里。

    房门随着她的离开再次被紧锁,这两天一直都这样,之前他还疑惑着莽子怎么会让自己休息,原来是因为兰西沫有更恶心的目的。他走到桌子旁,胸口依然还有些疼痛,但已经比前两天好得太多。不管怎么样,保持充沛的精力比任何事都要重要,他捡起馒头和着水大口大口的吞咽,思绪却快速不停的飞转。他想把这两天被缪绸一一否定了的想法再完整一下,可每一个漏洞都不可弥补。那些被囚的女人们都对刺杀莽子有所忌惮,可能是之前刺杀莽子的人下场太过怖人,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成功她们就百分百不会参与。而且,缪绸说过,计划牵扯的人越多,行动的失败率就越大。只有用武力解决,牵扯的人才会最少,可所有女人都不会剑术,除了柴房那个女人。

    “能不能让柴房那个人把伤养好一些。”中午缪绸送饭的时候,徒尘又一次询问。

    “莽子每天都会进去折磨她一次。”缪绸说,“她蠢得要死,每一次都拼命反抗。她越反抗莽子就越兴奋,她的伤根本就没有机会养好。”

    “那你有匕首吗?”

    “没有。你想做什么?”

    “能不能请你帮我,找一把匕首。”

    “徒尘,不说你现在伤没好,就算你好了你现在也没有机会刺杀他!”

    “不试试怎么知道。”徒尘扒了一口饭,“我总不能坐以待毙,等着晚上的侮辱。”

    “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带进去。”缪绸说,“所有进屋的人都必须在门外脱得干干净净。”

    徒尘停了扒饭的动作,刚进嘴的饭粒又掉落出来,就算战斗需要力气,他也已经无法再假装镇定的吃下去,“那之前那些人是怎么刺杀他的,在哪里刺杀的?”

    “莽子房间里。”

    “那她们又怎么能把武器带进去。”

    “她们的武器就是自己。”缪绸望着他,目光落垂至他胯下,“一个人要是对死都无所畏惧,自然是什么痛都能承受。”

    徒尘没有明白,哪怕是对上缪绸低垂向下的眼睛也不明所以,“我怕死,但我也可以承受一切。”

    “你没有那个构造。”缪绸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莽子一向喜欢三个人一起,不过却没有人会帮你。”

    “你会,兰西沫会。”

    “送死的行为谁都不会做,除非是山穷水尽时!”缪绸脸色微动,“你要留着性命报仇,所以不要再想这些没有把握的事。”

    “你说越反抗他就越兴奋,如果这样,他是不会杀我的。”

    “但他可以无限的折磨你,就像折磨柴房那个女人一样,让你生不如死。如果那样,你还怎么杀他。”

    “忍不住也要忍。要杀他,我们还需从长计议。”缪绸临走的时候又转过头来似是警告又似关心的交待,“不要想着自残和太过激烈的反抗。尽量少受伤!”她好像看穿了他的心事。

    出去后她又锁了门,冰冷的锁再次把他困在五步就能走到尽头的小屋里。风雨欲来,坐立难安,他终是走到窗边漫望自由,枯瘦单薄的背影镶嵌在窗框剪影的苍茫天色里,远远的像一只被抛弃的缥缈的鬼魅。

    少年本无心思扰,奈何家碎仇共邀。

    绸缪离开后房门就一直没再打开,兰西沫再次过来已是夜晚,窗外灰黑惨淡的云层早就被峭冷的风吹进了黑色的虚空。兰西沫换了一身衣服,进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点亮烛火,“你这么喜欢躲在黑暗里?”她走近,曼妙的躯体在轻薄的纱下忽闪忽现。

    “你的计划是什么?”徒尘昂着头目不转睛的望着来人,他还是想要搏一搏。

    “什么计划?”兰西沫却一副茫然疑惑的模样好像真的不知道徒尘所问。

    “我想等会儿就动手。”

    “改天再说吧。”兰西沫找了椅子坐下,抬头浅笑,“现在想明白了,愿意冒险了?”

    “多亏了你今夜的安排。”

    “没有我的安排,你以为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安然的和我说话?恐怕早就被莽子折磨成柴屋那个女人那样了吧。要知道,愚钝的废物是永远没反击的机会的。所以,今晚,就忍过去。”兰西沫捂嘴轻笑,“走吧,下去洗澡,等会儿我陪你一起去。”

    “把衣服脱了。”兰西沫说。徒尘收回脚步,目光停留在女人的脸上。她的暗示已经很明显,莽子的确不会杀他,但可以把他变得和柴屋的女人一样。想要报仇,想要离开,他就不能让自己一直处于生命濒危的状态。

    “徒尘,你聪明的地方就在于从不做无谓的挣扎,希望你今晚上也能忍过去!”兰西沫再一次提醒道,“既然你已经愿意冒险,那么,过了今晚我们再想一个完美一点的刺杀计划。”她带他走进院子的水池,洗去身上的脏污,擦拭掉身上的水迹后他们来到那所别具一格的小屋,原来这里是莽子欢愉的地方。

    停在小屋铁门前,兰西沫熟练的在地上捡了一粒石头轻轻在门上敲出脆响,而后门就被里面的人打开,是莽子赤果果的站在屋里。

    “小杂种,看来还是识趣。”莽子把同样赤果果的徒尘拽了进去。屋子里有些空荡,左上墙上横放着一把剑,剑下是一张靠墙的大床,右边有一张摆着零碎物品的桌子和椅子,地上则是莽子褪去的衣服裤子。

    把人拽进屋后,莽子在门后拿起一条两指粗的链子穿进门后的铁孔和嵌在墙里的铁孔中,接着再用锁把链子的两端锁在一起。锁了门他转身就把钥匙扔进了靠墙的床下,而后,他回过身看着兰西沫命令道,“跪过来!”又邪恶的看向徒尘,狠道,“小杂种,好好看着老子是怎么弄她的,下一个就轮到你。”

    兰西沫在谄笑中偷偷给了徒尘一记警告的目光,而后扭动着屁股向莽子走去,走近了,她熟练的跪在莽子身前埋头苦干,只片刻,莽子就把她抱起来摔在床上,掰过她的屁股就开始野兽般疯狂的活动,肉体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徒尘本来就已经开始害怕,而兰西沫疯狂痛苦的叫喊更是让他止不住的颤抖。他蜷缩在墙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牙齿已经把嘴唇咬破,颤抖的身体还是不能止住。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