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权隶 > 庄臣(下)

庄臣(下)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权隶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斯澜站在侯爵旁有些不耐烦,她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些无聊的事,谁死了怎么死的她从来都不关心,“父亲,我先去找清野了。”她目光不曾在野狗们身上落下一眼,蹦跳着与斯洛安说道。

    “去吧。”

    她每年都会来王宫一两次与清野相伴,熟悉王宫每一条大道。但斯洛安还是指派了两名手下相随。这一次守城的侍卫恭顺有礼,见女儿身影渐远,斯洛安这才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庄臣他们,“起来吧。”又问,“那东西怎么死的,不会是死在女人床上吧。”

    “是的,在他疯狂进出的时候,女人反手把蛋捏碎了。”伏计回应道,又看了一眼庄臣,“当时他的野狗们正和我在追杀几个会点拳脚的贱民。”

    斯洛安瞥了一眼庄臣他们,骂了一句废物,又问,覃瘦的野狗就剩这两个了。

    “只剩庄臣和莫多两个了。”伏计回应道,“其余的都死在了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说罢,他又忽然郑重其事,转移话题,“对了,大人,我们在来姬权的路上,路过麂骨林的时候遇到了夜恐。”

    “夜恐?”斯洛安皱了皱眉头,重复了一遍有点怀疑,接着目光一闪又问,“那你们怎么还能活着来到这里,还是说你们杀了它?”

    “没有,我们躲过了,只有一人没有逃脱。”

    听到这里,劳铎忽然抬眼瞄了一下伏计,接着又迅疾收回目光,继续保持着野狗应有的沉默。

    斯洛安眉毛微动,把目光扫过野狗们,不再继续夜恐的话题。“起来吧,我现在不杀你们。”他对庄臣和莫多说道,“是生是死你们等一下自己决定。”说罢径直向城门走了去。

    莫多站起来舒了一口气,庄臣感激的向伏计投去一个微笑,不过心中却对斯洛安的话有所疑虑,什么叫是生是死自己决定?

    跨进城门,乌荼卑躬屈膝歉意相迎,伏计不语,庄臣不言,北悍偷偷却向着他吐了口唾沫。

    王宫里所有的建筑都是统一的青黑色,古朴暗哑的青黑与沉重灰暗的天色相互交映,远远看去混沌幽秘。那两座灰白的瞭望塔,尽管已经在风雨中失去了最纯洁的白,却因挺拔健硕的身躯依然格外夺目。

    进了城门,里面早已经有人等候,是个婀娜多姿的婢女,她眉浅目清,信步向斯洛安走来。“大人,陛下和王后刚过去不久。升级版的好戏估计还没有开始。”

    “哦,陛下又想出了什么妙招。”斯洛安盯着女人的胸脯,感兴趣的问道。

    “大人到了就知道了。”

    婢女把他迎上了一处高台,庄臣和莫多他们则暗暗止步身后。北原的狂王和南境的狸王已然坐在最中央,坐在狂王右边的女人锦绣高贵理应是王后,她怀里还抱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那孩子正是调皮捣蛋的年纪,一会儿在她身上左蹭蹭,一会儿又想要站下来自己走动。王后却始终没有不耐烦的表现,从庄臣的位置能看到她温柔的嘴角始终像湖水一样平静。在她身旁连坐着的有两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应该是王子和公主们。

    早先跑过来的斯澜此刻就坐在最末端的公主旁。在国王和王子公主们下面站着的则是参宴的其他贵族。

    “国王陛下,斯洛安大人来了。”

    奴婢上前通报,狂王大笑着转过头,一脸络腮像毛发编织的围巾,神色之间倒看不出什么威严。他招了招手,“斯洛安侯爵,来,位置早就给你留好了”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陛下。”斯洛安合手躬身。抬首处,恰与回头的狸王四目相对,两人相视一笑后云淡风轻。

    作为野狗,庄臣几人站在最后,隐隐的能够看见高台下面的场景。在一片空旷的空地上有两人正在搏斗,他们的活动范围被一个用木架围成的圈所限制,木架上摆满了剑,剑尖朝内,从上之下一共三排。

    “现在都玩得这么狠了。”莫多捅了一下庄臣的手臂,悄悄说话,眼睛里有难以掩藏的担忧,“等会儿不会把我们也派下去吧。”

    “不然你以为斯洛安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庄臣道,心中疑云顿解。

    “不死不休。”前面的狂王把双手搁在自己便便大腹上,有趣的笑着,问向斯洛安,“是不是感觉比之前的有意思。”

    “陛下总是善于去探索新鲜的乐趣。”斯洛安脸上挂了一抹趣笑,“臣不得不佩服。”

    下面的搏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那个光膀子的男人明显已经快要不行,身上被剑刺满的伤口早已经流出了足够洗染地面的鲜血,失血过多使他脚步虚乏。就连高个子男人轻松刺去的一剑他也无法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上再一次多个窟窿。

    “来啊。”高个子大声呼喊着光膀子的名字,周边围观的金甲们挥着手里锋利闪耀的剑高声催喊,“站起来……”见地上的人未有动作又即刻改口,“杀死他,杀死他……”

    “还是有点无趣啊。”狂王转头对自己的表弟说道,“才这么一会儿就死了!今年的将士还真是越来越狗屎。”他摇头骂道,“剑术不精还总是犯错。”

    “大概是太久没打仗了。”闻人狸说,“安逸的生活总是使人堕落。”

    “当年的那些敌人要是都这样,我单枪匹马就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澹台狂大肆的说,“看来是时候把他们都派出去练一练了。”他玩味的笑着,言罢又转头看向斯洛安,“侯爵,要不要派一个你的人上去试试?”

    “只要能博得王上高兴就好。”斯洛安向后勾了勾手指,伏计低腰而去,“派一只野狗上去。”他轻声吩咐。

    得了令,伏计转身面向庄臣和莫多,“伙计们,对不住了。”他说,“你们谁愿意去。”

    “我吧!”莫多还有些犹豫,庄臣已就经向前踏了一步,自荐道。

    “我去!”莫多亦踏步向前。听他这么说,劳铎动了动唇想要阻止,但庄臣已经把莫多推了回去,“你没我厉害。”庄臣甩了甩受伤的肩膀,“我的匕首弄丢了,把你的借给我吧。”

    “小心。”

    “放心吧,我命大。”接过匕首,在群人欢呼声里他走下了高台,走到搏斗场的入口处,他又停下来向台上看了一眼。坐在上面的权贵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嗜血的冷漠和欢笑,哦,不,他发现还是有人是没有在笑的,比如狂王身旁的那个优雅的女人,女人怀里的孩子,还有那一个蹙着眉头的漂亮得像一朵愁哒哒的玫瑰的不知是公主还是臣女的女孩。

    台上台下一步之遥,一处观生死,一处斗生死。呵,权利。他挥手对莫多笑了笑,历经沧桑的脸带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和看尽世事的坦然。

    他拿着长剑走了进去,对手是个脑蛋儿溜光、龇牙咧嘴的男人,比他高,比他壮,手臂上的肌肉如丘陵,凸起的筋条蜿蜒似河流。

    “开始!”他刚站定就有人发了命令。

    庄臣没有率先进攻,光头也没有,两人就那样谨慎的踩着步伐盯着对方。

    “打啊!”金甲们开始吼道。光头终于还是率先发起了攻击,他的长剑快得像箭,威力却极大,庄臣在挡住首次攻击后掌心处竟然散发出一阵轻狂的阵痛。

    紧接着光头步步紧逼,庄臣毫无还手之力只有连连倒退,他时刻用余光注视着身后的剑圈,就在快要无路可退的时候他擦过剑尖向右转身滑过,躲过了光头左边的攻击后他立即转到光头身后,在光头刚转过身再次挥剑的时候他闪电般的朝光头心脏的位置刺了过去。

    光头却没有要拦剑的意思,他仍舞剑朝庄臣刺了过来,因为他的剑比普通的剑要长。如果庄臣不想受伤或者不想死的话,他就必定会向右躲避。经验丰富的光头冷笑,他甚至已经做好了移剑向右攻击的准备。

    他笑,庄臣亦笑,他是会躲避,不过不是向右,而是向左。他舍了自己的右肩,反正那里已经有了一道伤口,再多一道又何妨。他怕冷笑着直接向光头的剑冲了过去,而光头却来不及反应,在庄臣左移的时候他已经按照预算把剑向右做了偏移,直到腋下被刺穿才反应过来。但为时已晚,鲜血淋洒时疼痛的麻痹已经使他失去了控制右臂的能力。

    然而,刺中光头后庄臣却没有要收剑意思,迅疾推开刺在右肩的长剑后又直接把剑从光头身上穿腋而过,脚步也一样没有停止,仍向前冲去,直到把光头推倒在剑圈上,他又迅疾拔出匕首朝光头要害割去。

    顿时血液飙溅,如雷贯耳的掌声与欢呼声响彻四周。他卸了凶狠,吃力的挥舞着双手看向台上,王后和玫瑰女孩一人平静,一人不忍的捂住了眼睛。

    “兄弟,好样的!”莫多忍不住大喊了一声,伏计也朝他佩服的点了点头。

    他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右肩上泛血的伤口,轻轻拍打了几下准备退下,高台顶端的狂王却忽然开口,“继续下一场战斗!”

    欢呼声在庄臣的愕然中再次高涨,行至入口处的他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害怕,他再一次看向高台,澹台狂笑脸下的意思已是人尽皆知。

    “来啊!”他退了回去,朝着新来的对手呐喊,“你死或者我亡。”他的声音在斗场上飘荡,似一抹悲怆凄凉的曲。

    新的对手是个和他比肩的男人,男人黝黑,眼神像鹰一样尖锐,把庄臣像猎物一样紧盯。他光着膀子,浑身布满了疤痕,身上的肌肉不比光头凸出,却像悬崖上的树筋一样暗藏力量。

    “开始。”

    命令再次响起,光膀子吼了一声率先发起攻击。他的力道不大,速度却极快,一轮攻击刚过下一轮就接踵而至,而且反应力也是极快,每一次出剑都能跟上庄臣的移动的步伐。

    不过庄臣的防御勉强能跟上他攻击的速度,但在男人步步紧逼的情况下他不能一直处于倒退的防御状态,身后的剑圈已经在身上留下了满背的伤口。

    他全神贯注的迎接那人的攻击,聚精会神的等待着光膀子能有一丝的松懈。想法刚起,下一秒利剑就已行至腹部,庄臣再一次倒退,揽剑阻挡光膀子的下一轮攻击。电闪雷鸣间他身体向下倾斜,快速转移位置后他终于找到了时机,手中剑刚起势往那人的大腿攻去,光膀子却闪过一丝笑疾步移动躲避了攻击,且在庄臣来不及反应的片刻一剑刺穿了他的左肩。

    拔出剑,那人脸上的笑意更胜,庄臣已经彻底失去了还手的能力,前几分钟还能勉强躲过那人散漫的攻击,连连受伤后已是再无还手之力。

    那人乘胜追击,再刺了庄臣几个窟窿,等他再无还手之力时再慢步向前一脚踢开庄臣手里的剑,再狠狠一脚把他踹翻过来,接着挑开庄臣的匕首,“起来!”他狂笑着吼道,“拿出之前那股狠劲来!”

    庄臣倒在血红的沙土上,扯开嘴角想要笑,血液却从嘴角滑落而出。他已经全身瘫软,身上的每个器官都再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又不受控制的在原地倦怠。只有眼睛还能睁开一丝缝隙,飘渺处,他看见那人抬起的脚像压身的大山越来越近,近到完全贴合自己的皮肤直到传来痛得窒息的压迫。

    “庄臣!”众多欢呼声里他听到莫多在嘶吼。“杀死他!”他也听到了许多激动振奋的呐喊。隐隐的他好像还听见了一声清锐的尖叫。接着身体又被人拉拽了起来,迎接而来的是对着左脸的一拳狠击,他感到脑海里有东西在嗡嗡作响的吼叫,直到眼前的光终于被黑夜完全笼罩。

    ①示牌,由各领主及贵族专门打造的乌金牌,半掌大小,印有领主及贵族姓氏以辨身份。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