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四风之息 > 四风简史

四风简史

作者:预言家沃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四风之息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萨墓年间,蜀中人士泰格,携妻子乡邻从达文格尔出,来金色,遂有四风。

    从龙者,其妻耳叨叨,其友熊猫师、其友熊猫彬、其友卧龙冢虎。

    夕金色初创,百废待兴,每募得人,辄委以重任。时有浃西扛把子、预言家沃夫、无敌毛毛虫,以此上位。后毛毛虫杳不知所踪。

    另有酒仙烈酒,技有过人处。其人不喜多事,故不担职务,随游乐而已。

    所谓募者,乃泰格眯眼聚神,时世界频道偶有人求公会,立招之,此则四风兴盛之本也。

    稍有人,则开集合石,游萨墓。其中泰格多有招揽,终所得者,唯风帅一人。

    风帅者,塞拉摩人士,号众,常以童颜**示人。其与妻、与父、与狗偶生间隙,皆发于群中,而泰格灌鸡汤开导之。后其父年迈,为继承家业,不得已而弃游,今偶有上线,大略为看风景。

    另有潇潇暮雨,为世界频道所得。时潇潇一言,各公会竞相邀之。恰泰格多嘴问候,以其“有礼貌”,入四风。得入,而往往故作神秘,以其数据高亮故,人有和之。其友宋成狗、繁盛死疽残暴,时来钩游,皆能成事。

    潇潇受追捧,渐自傲。有新人牧师划破苍穹,受嘲讽。此一端也,后潇潇自拍发于群中,立撤回。为预言家存之,见于风帅。风帅观毕,秽语之,辄不喜。

    后撕扯几句,卒退会,挽回不能。

    潇潇已走,划破乃立。初见划破,以为保险人。后自曝,乃放贷、逼债、保健,涉黑也。群员不以为然,嬉笑如常。划破有女,偶于打本时胡闹,亦为笑谈。

    渐壮大,有轻歌夜语,善输出,有肝气。轻歌师从南大,专擅化学。有妻,不与人说。其亦有女,恰与泰格之子同岁。彼时尚曰孕期保健云云,今已足月矣。

    轻歌引来其旧徒,曰雨夜聆风。初来,人以为女。待开麦,方自证。专武器战,早年时有躺尸,后经磨炼,三系皆操作自如。其人风趣谦和,后有膨胀,自号为“公会第一武器战”,大略得当,竟无异议。

    轻歌又于打本时引来联盟清风。清风之妻管之甚严,往往于网吧上线。其地嘈杂,有卖煎饺声,三日不绝。其人喜皮,亦有认真处,技艺可谓精湛。

    萨墓游数周,泰格曰时机小成,乃以公会团开荒。有一生锁爱,渐冒头。其人原蛰伏于会内,无心上线,沉迷吃鸡。后轻歌多有建议,稍强力,呼为主力,随会开荒。

    早过H化身时,潇潇尚在。其离后,复卡数周,终斩之。

    又卡鸡蛋,泰格以为硬件有缺,数组织普通金团。时有云宝,擅歌,呼为文化人。其音雄浑低厚。泰格疑为播音,而云宝往往自谦为搬砖工。普通团多有结余,云宝以歌代金,无有不喜者。

    开荒不顺,乃曰应培养会员信心,进翡翠。忌浪费,故招老板。有爱丽思,来购尾王肩膀。泰格许以折扣,亟入会,后亦为主力。

    比其时,有叶落开门召唤,随行打本。初不作声,及入群,知为大龄剩男。高不能成,低不愿就,每相亲受挫,泰格必鸡汤之。久之,叶落催婚协会渐成。

    开荒鸡蛋时有卡顿,众于公频论之,引出会内多人。

    有魔刃者,技艺过硬,而生大志。初来建言,有条理,拱为指挥。惜四风本非求进度,乃同行数周,辄辞去,今接任流浪者之家,两会关系可谓友好。

    又有水墨青花,擅织雾,泰格往往自叹不如。然其人与会缘浅,随雨夜、一生吃鸡数次,偶玩评级,上线无多。

    另有二死骑,曰忆江南、曰爱梦大大。忆江南技不如人,随行进本数次,自隐去。爱梦大大似有混意,人待之不善,后退会。不数月,有别服人为其所坑,来刷屏,泰格唏嘘之。

    兼有夕颜,为武器战。来时,雨夜往往而躺尸,两人一时呼为难兄难弟。后皆有提升,而夕颜尤甚。然其专擅战士,上手贼爷,则输出不如T,上手小德,则治疗不如T,言及战士,又不能比肩雨夜,此其笑柄一也。

    其好把妹,而往往不能得。夕颜尝谓人曰:“我今带妹来,诸君可美言。”继而相约作戏,令夕颜力挽狂澜,真如英雄。众皆言之凿凿,孰料其妹鸽之,此其笑柄二也。

    也好文事,自浅唱曰“夜色曾沁凉、双颊曾光滑”。细考之,五月天耳。幻化提布两把,似灯管。又念“死疽”为“死殖”,此其笑柄三也。

    原有克罗斯,贫弱不已。比其时也,已然独当一面。待过化身,往往输出能列首位。再数周,可插旗雨夜、夕颜,战而胜之。随会卡鸡蛋数周,已过,则独立亭中,念世事无常,感慨万千,不能释怀者,两刻有余。

    得斩鸡蛋,乃望史诗。

    恰于世界拾得小贼,曰豆扎。其人另有大号,曰加尼尔,强悍非凡。亦有娇妻,曰豆豆,泯然众人。

    预言家引来其友,曰检察官玛杰逊,跟团数次,有小成。然热情不足,后弃游。

    有玛西娅艾米、瓦雷迪神游者、梦游者米拉。相继而来,备大餐大锅,众以为壕。

    开荒受挫,乃寻野人。有出言不逊者,言及豆豆,泰格劝阻之。

    食倾,则豆扎、豆豆、米拉、神游者,一并辞去,语及公会氛围,有批判。

    又风闻其四人随轻歌、魔刃冲击进度,泰格小怒。经理论,风波渐平。继而清风为语音软件之争,亦辞去,史称“轻轻磨豆榨米油之变”。

    后人有微辞,曰:人应如清风,呼啸自去来。飐乱芙蓉水,转而又云端。

    经此一变,则萨墓搁置,不复推进。虽审判庭国服之,算得能斩格罗斯、哈亚坦二兽,故曰止于姐妹云云。

    其时,有暗夜水精灵、潞人、杀了喂狗,自隐去。

    有辣眼仙人,自辞去。

    另有李瑞莎,因工作繁重,亦隐去。其少上线,而多于群内发言。有愤世意,经泰格鸡汤,今滑稽也。

    萨墓末,无大事。团员私自大米,益熟络。及王座开,则摩拳擦掌,公会团成。

    当周开荒普通,一帆风顺,皆大喜。

    继而开H,进度缓慢,时而反复。

    普通已过,则有带人。时有战士冰原狼,跟团数次,自认技拙,隐去。

    另有风云变龙凤战,技平平。自创业,不复上线如常。

    尝有死骑弗里波罗,能成事。来玩数次,引西湖飞凤入会。波罗无故离去,西凤跟团数次,亦离去。

    原萨墓时,有火法陈七七,大妙。王座时已见离势。恰又募得法师半夜不起床,大不妙。经轻歌、七七数次点拨,未见起色。

    七七既去,轻歌不言,而半夜居此间,无建树,人有微词。

    半夜此人,输出稀松,而喜吃酒。数次请假,以酒桌宴席作图为证,人谓“半夜放毒”。某日阿古斯前,浮大白,上线开荒,名列前茅。

    人乃知,半夜酒后,方能输出。此后,可以为开荒主力矣。虽是,往往而饮酒至醉、忘却上线。其中得失,虽泰格,亦不能明辨。

    临春节,已然通H。以萨墓间,开史诗而生变,故曰慎重,商定节后开荒史诗。

    春节既过,不复见人。某日活动,线上唯二三人,时谓“立春,而四风冬至”也。

    后于世界拾得马尔加尼、玛法里奥、梅林三人,稍回暖,为之开团数次。其人喜肝,不与会同,终难久留。

    今考之,大略波罗、二马、青花之流,与米拉几人绝类。如轻歌建言,此则“公会不养团员”也。话虽在理,而泰格不许,“以志同而聚,以道合而乐,四风之意,本不在上进。休闲而胡闹,此则怡然自适,不能强求人,而人亦不能罪之。”

    其后数次,聚众斗殴、钓鱼、成就,信为休闲公会也。

    不数周,雨夜引其旧友李小贱来。其人疏财而好义,口花花是也。小贱初来,钩游数次,无不佳。既而有新游逆水寒,则不复闻其声也。数曰弃坑而回,又为女友牵绊,今尚未归。

    小贱引来多人,曰洛神、曰史无赖、曰七爷。一次招呼后,人皆未多见。

    后夕颜寻得一人,曰肉丝儿,女教师也。

    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