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你好1990 > 002 两世之间学抽烟

002 两世之间学抽烟

推荐阅读: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你好1990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李浩心里猛然一酸,差点就要泪崩,急忙冲出教室。

    冰雨花的出现,让李浩有些猝不及防。

    往事如同宇宙大爆炸的情景,一幕幕闪电般在他脑海里炸开,从1990一直翻到2018,又从2018快速翻回到1990。

    他和冰雨花从幼儿园开始,就一路往上杀,小学,初中,一直杀到高中。

    高中过后,即使两人在不同的城市上大学,工作,也从来没有断过联系,一直都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

    上个月,李浩才和郑伟驱车数百公里,去到冰雨花所在的城市,专门给她十八岁的儿子过生日。

    有时候李浩的思维暂时飘离现实,甚至会想自己当年是不是太傻,错过了什么。

    “爸,妈,姐姐,我回来了。小浩回来了。”李浩想起父母和姐姐,心潮起伏,难受得想哭。

    他又想起妻子张晓丽,她比李浩小一岁,现在应该还在某个其他的城市读小学。

    张晓丽,冰雨花,冰雨花,张晓丽……李浩的思维越来越混乱,心头两个小姑娘的影子,模模糊糊的重叠在一起。

    “我重生了,我真的重生了。”李浩喃喃叹着,缓缓平复情绪,在校园里随意闲逛。

    校园不大,却承载了李浩满满的回忆。

    校门口,锈迹斑驳的铁门旁边,立着一块木漆牌子,上书七个大字:铁山矿务局二中。

    局二中距离东川市40多公里,群山掩映间有丰富的煤炭资源,矿务局在此兴建了几个厂矿,顺带着便有了局二中。

    东川市位于蜀川省的东面,蜀川省则位于祖国的西面。

    “1990年啊,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啊,我带着20多年的记忆重生而来,不要太得瑟啊!”

    “找准方向,随便做个什么生意,那是要发啊!”

    “结交几个日后的风云人物,扮猪吃虎,狐假虎威啊!”

    “歌坛发歌,文坛写作,随便剽窃抄袭点后世的经典,名利双收啊!”

    伤感过后,李浩踌躇满志,斗帝上身。环顾四周,颇有些周围到处都是肉,我竟不知从何下口的感觉。

    “即使生意赔了,事业残了,我还有最后一个大招,买房!”

    正所谓重生不买房,你要闹哪样?

    “挣钱,我要挣很多的钱。”李浩心里默默感叹。

    上一世的他,人到中年,活得却小心胆颤。

    大学毕业后,熬啊熬,终于熬成在一家企业里担任中层干部,上有老下有小,住有房行有车,标准的城市中产阶级。

    日子过得不算好,也不算坏,本非人精一般的角色,只能平庸而活,由于醒悟得晚,以至于买房晚买车晚,人到40+仍然要还房贷车贷。

    工作上小心翼翼,不敢行差踏错,生怕得罪人,家里人有事,照样要找人跑关系。

    死党郑伟和自己一样,虽说手底下开了一个小公司,但整天也是跑东跑西,不敢大意,生怕哪天生意就黄了。

    如今重活一世,李浩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再过的缩手缩脚,徒留遗憾!

    “进货,倒腾点小买卖,开小餐馆,修家电,过几年卖彩票,卖手机,干大了再投资点什么互联网公司。”

    李浩此刻心潮澎湃,90年代真的遍地都是风口,只要你敢闯,只要你敢去飞。

    “先知,我是先知啊,我的第一桶金,要做点什么小生意才好呢?”

    李浩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只肥得流油的猪,正四处寻找能让自己瞬间飞上天的风口。

    他差点就要把手伸向自己的裤兜,准备掏出手机搜索:“1990年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浩子,可算找到你了,给你看样好东西!”死党郑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神神秘秘的。

    伴随着脸上兴奋的红光,他的右手抖抖缩缩的钻进裤兜,掏出一样东西,那是一支被捏得皱皱巴巴的香烟,还是带把的,也就是过滤嘴!

    “我靠!”李浩的脸抖了抖,震惊的望着郑伟。

    所以,历史再一次惊人的重合,两世之间兜兜转转,又重新回到了20多年前的那个下午,李浩生平第一次被郑伟带着,偷偷学会了抽烟。

    “我什么?”郑伟有些懵逼的望着李浩,不太能理解我靠的含义,笑着说道,“这可是过滤嘴!我偷偷从我爸烟盒里抽出来的,是我爸用来镇场面的,两块钱一包!”

    两块钱一包的烟,还是过滤嘴,的确算是好烟了!

    这个时候的工资,李浩的父亲是两百元出头,母亲是一百多元!

    “怕我爸发现,我只敢偷一支,咱俩一起抽。”郑伟四处看了看,将皱巴巴的过滤嘴凑近鼻尖贪婪的呼吸,笑着对李浩说道。

    他右手拿着英语课本,是拿来打掩护的。课本封面上,贴着一代玉女周慧敏形象的不干胶贴画。

    他又摸出一盒火柴,那时候不流行打火机,是流行火柴的。

    “现在火柴多少钱一盒?”李浩眼睛一亮,猛然想起什么,急忙问道。

    他印象太深刻了,这玩意原本一直是卖三分钱一盒的。就是在自己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母亲让自己去家属楼下小卖部买一盒火柴,结果老板直接告知涨价了,一毛钱一盒。

    这让李浩生平第一次对物价有了个清晰的概念,此后一辈子都忘不了。原本三分钱的火柴,能在一夜之间说变就变,涨到一毛钱。

    当时李浩幼小的心灵无疑是震撼而又恐惧的,有一种你们是大骗子,怎么能说变就变的感觉。

    “三分钱,你不是知道吗,一直是这个价啊。”郑伟有些奇怪的望着李浩,随口回答。

    一直是这个价?李浩心中哼了一声,小伙伴,你太天真了!而且曾经我也是你这么认为的!

    李浩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冲动,想现在就冲回家,劝爸妈疯狂的购进一批火柴,等将来涨价了再倒卖出去。

    哪怕只卖五分钱一盒也好啊,将近百分之百的利润!

    “小卖部卖三分钱一盒的火柴,批发价一定更低,就算不走批发,直接从小卖部拿货,转手以五分钱的价格卖出去也行。”

    “一盒赚两分钱,一百盒就是两块,一千盒就是二十块,二百块……一万盒!我靠,这是真的薄利多销啊。”

    李浩心中快速的盘算,被一万盒这个巨大的数字吓着了。

    二百块在1990年是普通工人一个多月的工资,算是一笔可观的钱了,但对于李浩,显然没什么感觉。

    卖火柴的小男孩……李浩第一时间否决了这个创意。

    郑伟要把香烟递给李浩,示意他先来第一口,李浩直接推给郑伟。

    “那我先来啊。”郑伟点燃香烟,自己先猛抽一口,随即悉数从口腔里吐了出去,烟雾在空中轻轻跳跃飘散。

    青涩而又稚嫩的脸庞上,很努力的装出从自己老子脸上学来的老成表情,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颇有种老子愁绪满怀,只有抽烟排解的气势,看得李浩差点笑场。

    其实郑伟这并不算得上是“吸”烟,烟雾只是在口腔里过了一道,根本就没有过肺。

    饶是如此,郑伟仍然觉得很酷,脸上露出一种陶醉之极的神情,浑身激动得直颤抖,颇为感叹的说道:“啊,原来抽烟是这么的……这么的……这么的……”

    他抓耳挠腮,急于找出一个词语来形容现在的感受。

    “爽?”李浩接过沾有郑伟口水的烟头,毫不避讳的抽了一口,试探着说道。

    “对,对!”郑伟眼睛猛然一亮,大声吼道,“狗日的浩子,就是爽,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这个词形容的太贴切了!”

    “郑伟,你知道这片地将来要值多少钱,这里的房子将来要卖多少钱吗?”李浩和郑伟勾肩搭背,壮志豪情的指点江山。

    “能值多少钱?我管那干蛋?”郑伟不屑的嗤笑一声,“还不都是国家的?反正等我高中毕业就自然接我老子的班,厂里分给他的房子自然就给我住了,我操心那些干嘛?”

    1990年,房子还没有卖的,住房都是国家分。

    “那你想不想以后天天抽十块钱一包的烟?这个问题你总该操心吧?”李浩拍了拍郑伟的肩膀。

    郑伟浑身一震,明显被天天抽十块钱一包的烟震住了。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李浩哈哈一笑,指着学校对岸的一片田地,“等着吧,伟哥,这里将来都是我们的。”

    “我发现你比政治老师还能吹……啥?你刚才叫我什么,伟哥?听起来好带感。”郑伟虎躯一震,瞬间豪情万丈。

    “哈哈,放心吧,你伟哥这个名字将来会很出名的,男人最喜欢你,最想拥有你。”

    “啥意思?”

    “算了,以后你自然就会慢慢懂的,伟哥,我决定了!将来我们要成为很牛逼,很牛逼的人,你有什么意见跟建议没?”

    “牛逼?啥意思?”

    “就是……很有钱,很厉害,超级厉害。”

    “哦……牛逼,听起来好带感,又有点好羞耻的感觉。”

    生平第一次接触如此生猛狂放的词汇,郑伟有些羞涩,更多的却是兴奋。

    1990年的某个下午,两个少年鸡贼的缩在局二中某处角落,将背影留给可能从此经过的老师。

    两人说着什么,从背影看,有些猥琐。

    来自亚马逊雨林的蝴蝶,对着这个世界,开始扇动他神秘的翅膀……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