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之灵师传奇 > 第二十八章 贾俞之死

第二十八章 贾俞之死

作者:天伤星无泪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都市之灵师传奇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灵气潮汐是什么意思?”

    陆方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表情很逼真。

    “老子又不是你爹,凭什么告诉你!”

    他么的,关键时候,这老小子居然不上当了,陆方心中暗狠,表面上不屑的道:“不知道就不知道,胡吹什么大气,什么灵气潮汐,糊弄鬼呢!”

    “胡吹?哼哼,就当老子是胡吹吧,至于糊弄鬼嘛,你马上就是鬼了,就当糊弄你吧!”

    贾俞到了这个时候,却死活不说了,即使被激将,也不肯说。他站起身来,一把撕掉聂无双嘴巴上的胶带:“你的小情郎来救你了,你不和他说点什么吗?”

    聂无双啊的一声,嘴巴上的胶带忽然被撕开,弄痛她了。她强忍住痛,对着陆方大叫:“你快走,想办法联系我爸,把我的情况告诉他,让他替我报仇!”

    “哈哈,你觉得他还能跑的掉吗?”

    贾俞嘿嘿冷笑,不屑的道。

    陆方苦着脸:“哎,既然跑不掉,看来我只能和你拼命了!”

    “拼命?”贾俞好像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笑得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就你这小身板,要和我拼命,你凭什么?看见地上的猫狗尸体了吗?那些尸体可都是一刀致命,你当我这个特种兵是假的?”

    陆方低头看了一眼猫狗的尸体,确实如他所言,所有的猫狗都是一刀割喉,手法干净利落。他叹了口气,道:“那看来我只能束手等死了,是吗?”

    “当然!”

    贾俞提着把刀,一边自信的答道,一边慢慢走向了陆方。在他的眼中,陆方还不如这些猫狗来的有威胁性,所以,他不打算一刀杀了陆方,他要让这小子体会下什么叫生不如死。

    陆方仿佛被吓倒了,脚步开始慢慢后退,一边往后退,一边口中嗫嚅着:“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那模样,如同一只受惊了的小绵羊,面对大灰狼一样,无助而又绝望。

    “哈哈,现在知道害怕了,知道得罪老子的后果了?”

    贾俞感觉前所未有的快意,猛的前冲,西瓜刀举起,照着陆方肩膀劈了下来。他要砍掉这个小子的一个手臂,让他躺在地上哀嚎求饶,让他活生生流血流到死!

    西瓜刀带着刀风,猛劈了下来,那凌厉的刀光晃得一干人心惊胆战,有人惊呼出声。而目睹之一切的聂无双,则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又何必让这小子来送死!

    “当啷!”

    跟着,一声惨叫传来,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这惨叫声竟然是贾俞的。

    “这不可能!”

    贾世道如同一只被烧着尾巴的猫,尖叫出声。他的眼睛瞪的滚圆,仿佛看见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脸上的肌肉抽动个不停。贾俞虽然凶残,对他也不是那么客气,可毕竟是他的侄子,只要贾俞能控制住一切,他就能活下去。可现在,他却开始怀疑了,他的侄子贾俞,号称特种兵的贾俞,真的能控制住一切吗?

    其他几个公司的高管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如同活见鬼似的,大张着嘴巴,口中倒吸着凉气。

    聂无双被贾世道的声音惊动,睁开了眼睛,然后,她就看见了一副让她怀疑眼睛有问题的场面。陆方一动不动的站着原地,手中拿着一只黝黑的笛子,而刚才还嚣张无比的贾俞,却是手捂肩膀,一脸痛苦的模样,西瓜刀已经掉在了一旁的地上。

    “你。。。你的速度怎么会那么快?你的笛子怎么会那么重?”

    贾俞的脸都痛得扭曲了,大声嘶吼着。

    “为什么?我也不想告诉你啊!”

    陆方的脚步一动,再次冲向了贾俞,趁他病要他命,这种凶残的人,根本不能给他机会。

    “别,别动手,有话好商量!”

    这一次,轮到贾俞的脚步后退了,只是,他退的快,陆方的动作更快。

    “砰”

    “啊!”

    贾俞的另一只手也无力的垂了下来,痛的他再次长声惨叫,身子踉跄了一下,连站都站不稳了。

    “你刚才不是说自己很厉害吗?什么特种兵啊,什么一刀毙命啊,怎么现在变的这么脓包了?”

    连续两笛子,砸断了贾俞两边的肩膀骨头,陆方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语带抑郁的道。

    “我。。。我。。。”

    贾俞不知道如何说了,他能咬着牙,坚持着没有摔倒,已经算是坚强的了。经过了十多年的酒色腐蚀,他如今的身体,又如何能和当年做特种兵的时候相比。

    “我什么我!说吧,把你知道关于灵气潮汐的事情都说出来,或许我可以饶你不死!”

    这才是陆方没有一击杀了贾俞的主要原因,他要从这混蛋的口中问出,这个混蛋是怎么知道灵气潮汐的。就目前得来的消息来看,他所接触的人当中,除了这个贾俞,就连那些来救援的军人,都是不知道的。这就很古怪了,若不是手环告诉他,他到现在也是不知道的。那么,贾俞是怎么知道的?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这个。。。这个。。。”

    贾俞好像忽然不会说话了,他虽然痛的额头上都是汗水,却依然在那里吞吞吐吐的,不愿意说。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陆方上前两步走到了贾俞的身边,将贾俞逼到了墙角处,手中的铁笛举起,对准了他的肩膀:“我再问你一次,说,还是不说!”

    贾俞的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有说出来。

    “啊!”

    陆方的铁笛再次砸在了贾俞的肩膀处,伤上加伤,疼的贾俞直接滚倒在了地上,鼻涕眼泪一大把,再也不复先前的威风了。

    “最后一次机会,说,你就活,不说,就死!”

    陆方已经没心情和他耗下去了,这个房间不安全,若是再耗下去,一旦楼房再发生坍塌,他和聂无双都有可能被活埋在这里。

    “说,我说!”

    贾俞停止了滚动,终于开口了,他是个狠人,自然也能看出陆方眼中的杀机。

    “很好,说吧!”

    “那是因为。。。。。。”

    “砰!”

    贾俞的眉心血花四溅,身子一震,刚刚爬起来一点点的身体,再次摔倒在地,这一次,抽搐一下,就彻底的不动了。

    “不好!”

    只要看过枪战电影的人都知道,这是有狙击手在附近,陆方滚倒在地,顺势一推聂无双的椅子,将这丫头也给推的滚倒在地。

    与此同时,一阵子弹的射击声接连响起,贾世道和其他几个昔日的公司高管们,都惨叫着,被打成了筛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