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汉当更强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彭城恶战(上)

第一百二十二章 彭城恶战(上)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了丁疾所部在相县打了一场规模不是很大的阻击战外,余下的战事其实都是少帅军的主动退却,并没有真正的全力抵抗,所以彭城之战,实际上也是少帅军自起兵以来,第一次与秦廷直辖的秦军正规军交手,意义非常重大,少帅军也绝不能失败,否则的话,就算项康还有带着残兵败将逃往江东这个退路,少帅军这几个月南征北战辛苦打下来的城池土地也肯定得彻底化为乌有。

    少帅军将士也很清楚这点,所以章平率领的秦军偏师才刚抵达彭城近郊,城里城外的少帅军将士马上就笼罩在了一片紧张的气氛中,军队里不可避免的谣言四起,士卒争相传扬秦军正规军在相县前哨战中的强大战斗力,以少击多首尾难顾还照样把少帅军丁疾部抽得满地找牙的神勇表现,各级将领同样紧张万分,纷纷跑到代为掌管城外营地事务的项庄面前,打听项康这次到底打算如何抵挡秦军,士气斗志都明显不及之前那么高昂。

    这点也不能怪少帅军将士胆怯无能,主要还是章邯所部的秦军之前打得实在是太漂亮了,轻而易举的歼灭张楚西征军主力不说,又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把西线的张楚军队杀得是屁滚尿流,土崩瓦解,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攻破了张楚国都,再加上相县大战少帅军丁疾所部又倒了八辈子血霉,碰巧撞上了秦军正规军的陇西精锐,输得要多凄惨有多凄惨,所以少帅军将士也难免要草木皆兵,畏敌如虎。

    已经在实战中积累了不少经验的项庄迅速发现这一危险,当天傍晚就派人进城向项康禀报这一情况,项康也马上拿定主意,决定在第二天就把自己的指挥部搬迁到城外营中,以此稳定人心,鼓舞士气,让自己信得过的项声率军守卫彭城城池,又从自己直属的中军队伍里抽调了一支千人队给项声补强兵力,防范秦军绕过少帅军的城外营地,直接偷袭彭城。

    对此,喜欢光明正大的范老头倒是高举双手支持,觉得项康总算是雄起了一把,周曾却颇有一些担心,向项康提醒道:“少帅,还是小心点的好,暴秦军队势大,你出城了以后,城里只怕会有人生出异心,尤其是之前向我们献城的彭城县令王咏,他可是一个见钱眼开随风倒的人。”

    “放心,我会叫项声仔细小心的。”项康答道:“王咏那边也没事,他如果敢有异心,我自然会有办法对付他。”

    做好了必须的充分安排后,次日一早,项康便在漫天的风雪中带着自己的亲兵队走出了彭城,把自己的指挥部转移到了彭城西门外的少帅军主力营地中,至此,少帅军的彭城驻防也基本定形,项声率军四千守城,城外的营地之中则集结了项康目前能够动用的所有机动兵力,数量一举突破两万人,也彻底打破了少帅军此前在一个战场上动用的兵力最高记录。

    但是很可惜,少帅军的兵力仍然远远处于下风,章平的军队是五万人,再加上奉命赶来增援的砀郡秦军六千余人,秦军的总兵力便达到了五万六千之多,即便留下了三千军队守卫之前夺占的相县和萧县等地,前线兵力也仍然超过少帅军的总兵力一倍都还不止。而更让项康忧心忡忡的是,章平军中还有着数量不明的秦军陇西精锐,这些精锐部队不但装备比少帅军更好,战斗力也比少帅军的精锐部队更强,一旦出手,同等兵力的条件下,少帅军注定没有任何胜算。

    生死关头,再是如何的忧心忡忡,项康当然也不敢流露出来,所以把指挥部搬迁到城外大营中后,召开的首个作战会议上,项康的神情也依然和平时一样的轻松自如,和麾下众将有说有笑,就好象心里半点都不紧张一样。而当少帅军众将问起这一场仗如何打时,项康马上就微笑说道:“当然是以守为主,暴秦军队远道而来,粮草辎重无法保证稳定供给,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凭什么还要急着发起决战?难道我们还是暴秦治下的屁民,还要帮暴秦军队节约粮草?”

    众将大笑,项康又笑着说道:“顺便再告诉大家几个好消息,我们的元帅项柱国已经送来书信,说他马上就要率领我们楚国的江东精锐北渡长江,来彭城增援我们。冯仲将军那边,也马上就要率领我们的南线军队从九江北上,走驰道过来增援我们。另外我们北部的刘季刘沛公,为了答谢我们上次帮他保住丰邑,也要亲自率军南下来增援我们。顺利的话,我们的总兵力很快就要反超暴秦军队了。”

    平时不爱说大话假话有一个好处,就是突然撒谎别人很容易相信,所以听了项康随口捏造的喜讯之后,少帅军众将顿时就轻松了不少,心情也不再那么紧张。项康则又说道:“好了,情况大家都知道了,别急,用不着急着和暴秦军队决战,先把免战牌挂出去,专心闭营坚守。暴秦军队如果喜欢来攻营,就让他们来好了,我们只守不战,看他们怎么攻破我们辛苦修建的坚固营地。”

    众将唱诺,然后当然有人好奇问起什么是免战牌,项康也这才想起免战牌好象是演义评书里的玩意,可话已出口,项康还是叫人取来了一块大木牌,让周曾提笔在木牌上写下‘免战’两个大字,叫人挂到了自军的营门之上,用演义评书里的手段告诉秦军,说自军没有和他们野战阵战的兴趣。——准确来说,是没胆量和秦军野战阵战。

    演义小说里的道具当然发挥不了任何作用,是日正午,来势汹汹的章平依然还是遣使过营,约项康在第二天出兵决战,项康一口拒绝,说自己暂时没有兴趣和秦军决战,还叫秦军以后不必来回跑这么麻烦,挂在大营门前的免战牌一天不取下,自己就一天不会接受秦军的搦战。秦军使者把消息回报到了章平面前后,章平也顿时勃然大怒,一拍案就吼道:“项康逆贼不打!我们打!明天出兵,到楚贼营外列阵辱骂,激项康逆贼出兵!他如果还是不出兵,就给我攻营!”

    依照章平的命令,次日清晨,秦军一口气出动四万六千军队东进,到少帅军营门外摆开了庞大战阵,又派了许多大嗓门的秦军士兵到阵前辱骂,粗暴问候项康的父母祖先,脸皮奇厚的项康却丝毫不为所动,还反过来派了一些大嗓门的士兵到营门前回骂,从章平的十八代祖宗一直问候到了章平还没有出世的孙子。脸皮厚度不够的章平勃然大怒,不顾几个部下的劝阻,当即命令挥师攻营。

    章平的冲动也正中了项康的下怀,此前为了长期坚守彭城,少帅军把自己的主力营地修建得坚固异常,除了建起丈高土墙保卫营地外,并建有女墙可供站立作战,又在土墙之外修建了一道羊马墙,羊马墙外又有两道壕沟保护,壕深丈半宽一丈,还在壕沟里埋下了无数尖桩杀敌。秦军要想攻破少帅军的营地,除了正面攻打有少帅军重兵守卫的营门外,就只能是以壕桥车上前,搭建起过壕道路,然后才能摸到少帅军的营墙。

    不过秦军也有一定准备,除了已经赶造了一些壕桥车外,还赶造了大量的轻便飞梯对付少帅军的营墙,所以即便是仓促发起攻营,秦军也仍然打得有条不紊,先是用长盾上前,在少帅军营外组建起大量的临时工事,布置弓弩手压制少帅军的守军,然后才推动壕桥车进攻,准备先打开一定数量的过壕道路,然后再发起总攻。

    战鼓声中,秦军的长盾列着整齐横队大步上前,少帅军虽然拼命放箭阻拦,可惜宽大长盾却挡住了少帅军将士的大部分羽箭,所以少帅军的弓弩阻拦始终收效不大,即便靠着运气瞎蒙多少射杀了一些秦军长盾手,却还是挡不住秦军长盾队前进的步伐,眼睁睁的看着秦军长盾队逼到面前,组成了一排排临时工事,然后躲在长盾后面的秦军弓弩手马上放箭还击,与躲在羊马墙后和营墙上的少帅军将士对射得不亦乐乎。

    还是在秦军的壕桥车发起冲锋时,战场上的血腥程度才猛然上升了一个等级,为了能把壕桥车尽快推到壕沟旁边搭桥,秦军车队才刚进入少帅军的弓弩射程范围内,秦军战鼓的敲打节奏就猛然加快,只有圆盾护体的秦军步兵也象发疯一样的全速冲锋,躲在羊马墙后和营墙上的少帅军将士则是乱箭齐发,迎头痛击秦军壕桥车队,没有长盾保护的秦军士兵不断中箭死伤,惨叫声接连不断,不过片刻时间,就有数十名秦军士兵永远的躺倒在了战场上。

    秦军壕桥车队也是靠近壕沟,少帅军的箭矢就越是猛烈密集,躲藏在羊马墙后的少帅军将士轮流张弦放箭,在近距离内有力打击秦军步兵。同时少帅军的营墙之后,还突然飞起了数十块大石,劈头盖脸的直接砸到秦军头上,秦军措手不及,顿时被砸得大乱,后面的章平见了大惊,然后马上醒悟过来,怒吼道:“无耻逆贼!竟然还在营里准备了投石机!”

    事还没完,帮着弓弩手砸乱了秦军的壕桥车队后,躲藏在营墙背后的少帅军投石机又靠着营墙上端的了望手指点,把石头砸到了秦军的长盾手头上,秦军的长盾没办法保护头顶天空,也很快就被从天而降的石块砸乱,羊马墙后的少帅军将士乘机接连放箭,射死了许多失去长盾保护的秦军士兵,秦军长盾队也更加混乱,牵制少帅军射手的力度也顿时大减。

    攻营的不顺让章平更加恼怒异常,吼叫着马上又投入了一千军队加强进攻,同时直接派兵冲击少帅军的营门。营里的项康则从容指挥军队迎战,一千弓弩手迅速从南北两门分别出营,借着羊马墙的保护,猫腰跑到西面来参战,帮助体力下降的西门守军抵御敌人进攻,营门这边更是采取轮射战术,用密集箭雨把直冲而来的秦军士卒射得人仰马翻,尸横遍地。

    实在是抵挡不住少帅军的猛烈箭雨,自打从关中出兵以来,秦军也第一次出现了被迫后退的情况,同时姚昂和董克等将也苦劝章平不要冲动行事,不要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过于用力,自挫兵锋。章平无奈,也只好让人敲响金钲,撤回了前线军队,留下满地尸首和横七竖八的破烂壕桥车。结果秦军刚退,之前一度紧张万分的少帅军将士中也马上爆发出了如雷欢呼,士气大为提升,军心也受到鼓舞。

    事还没完,秦军才刚退走,项康马上又让此前骂阵的少帅军将士出营,到营门外继续高声辱骂章平,周曾见了奇怪,忙问道:“少帅,暴秦军队连壕桥车都扔了,摆明了已经不准备再发起进攻了,你怎么还叫人出去骂阵?”

    “敌强我弱,敌众我寡,敌人的主将如果保持冷静,我们这一场仗就很可能凶多吉少。”项康答道:“所以没办法,只有拼命的激怒章平,让他失去冷静,始终处于不理智的状态,我们这一场仗才有获胜的希望。”

    周曾醒悟,赶紧点头称是,旁边的范老头却是重重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又想投机取巧!”

    手段是卑鄙了一些,但卑鄙手段有时候就是比光明正大管用,少帅军骂手又跑到营外当众辱骂章平后,章平果然中计,大怒下几乎又想催军攻营,最后虽被姚昂等人死死拦住,章平却还是气得一脚踢飞了面前的案几,咆哮道:“收兵回营,全力赶造壕桥车、投石机和飞梯,改天再来找项康逆贼算帐!”

    这一战,秦军的损失其实并不大,前后总共只死了四百来人,重伤也只有数十人,对于秦军的庞大兵力来说,别说是伤到元气了,就是皮毛都没有伤到。但是没办法,输了就是输了,自打兵出函谷关以来还没打过一场败仗的秦军在军心士气方面还是受到了一定影响,章平更是为此气恼万分,不管旁人如何规劝都毫无作用,回营之后一味的只是催促士卒赶造器械,只恨不得明天就再次发起攻营,把项康抓来车裂分尸,挫骨扬灰。

    项康也很会火上浇油,秦军回营没过多久,项康就派人送来书信,声称说章平既然不肯答应与自己当面谈判,还不仁不义出兵攻打自己的营地,自己被迫无奈,只能是和魏国缔结盟约,帮魏国拖住秦军,为魏咎周福的军队争取到乘机进兵关中的机会,还劝章平赶紧退兵回去救援关中,不要再在彭城浪费时间。书信的语气傲慢,把有恃无恐的小人嘴脸摆到了十足,还拐弯抹角的嘲笑了章平几句。

    项康的傲慢态度当然让章平益发的暴跳如雷,旁边的姚昂却看出不对,忙向章平进谏道:“将军息怒,项康逆贼故意激怒于你,摆明了是想诱你出兵猛攻他的坚固营地,让他可以凭借营防工事消耗我军,我军一旦久攻不下,必然师老人疲,陷入困境。望将军切莫中计,冷静行事,不要一味的只是正面强攻,另想办法破敌。”

    “用不着那么麻烦,一群乌合之众,就算有再坚固的营地,也绝对挡不住我们大秦军队!”章平怒气冲冲的说道:“今天这一仗,我们只是输在准备不足上,等我们准备了足够的攻营器械,绝对可以拿下乱贼的营地!”

    实在劝不动章平,姚昂也只好叹息罢休,章平则亲临后营监督秦军将士赶造攻营器械,在一天多时间里,足足打造了一百二十辆壕桥车,六十架拖拽式投石机,还有六百架轻便飞梯,然后章平马上催军出战,在攻营失败后的第三天早上,再一次向少帅军的营地发起正面强攻。

    秦军的这次出动当然非同小可,除了准备从西南两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外,章平还决定动用被章邯视为珍宝的陇西精锐参加攻营战。而秦军出动的消息报告到了项康的面前后,项康也马上召集少帅军众将做战前动员,咬牙切齿的对少帅军众将说道:“彭城能不能守得住,就看今天这一战了!暴秦军队这次来攻打我们的营地,肯定是主力尽出,绝对不会再留任何后手,我们今天面对的,肯定是苦战!恶战!血战!望众位率领军队奋勇杀敌,坚决守住我们的营地!守住我们的彭城!”

    “把我的话告诉每一名士卒,今天这场仗,我们只许胜,不许败!打赢了,我们就一定能坚持到援军赶到,扭转战局!打输了,我们谁也别想活命!暴秦那边已经放出话来了,只要攻破了我们的营地,不管我们的士卒是否投降!一律斩杀!一个不饶!”

    也是凑巧,少帅军众将齐声唱诺,领命而去之后,亲兵又匆匆领来了一个刘老三的信使,说是刘老三亲自率领的援军,已经在昨天傍晚抵达了距离彭城只有四十里处的位置,今天就可以抵达彭城战场增援项康。项康闻报大喜,马上吩咐道:“快,派快马北上去和沛公联系,把我们现在的情况告诉他,请他加快速度南下,帮我分担压力。”

    “少帅,应该没必要把我们现在的情况告诉刘季吧?”旁边的周曾低声提醒道:“不然的话,他如果觉得我们形势危急,就有可能选择隔岸观火,故意放慢进兵速度探听风色,让他随时可以抽身离开。”

    项康犹豫了一下,说道:“事情到了这步,不能再对友军隐瞒什么了。放心,刘季那个人分得清楚轻重,他知道我们一旦兵败,章平匹夫下一个目标肯定是他,为了他自己,在这事上他不会糊涂。”

    也别说,项康这话还真不是拿来安慰周曾和安慰自己,因为项康清楚记得,历史上的刘老三在信义方面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在反秦大事上却从不含糊,从来就没有做过对不起反秦友军的事,没有什么不好的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