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异鸣惊人 > 第十九章 这个杀手有点装

第十九章 这个杀手有点装

作者:膨胀的仓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异鸣惊人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呃......”卢别君呆呆地站在一条荒凉的马路上,放眼望去空无一人。街道两旁的商店被洗劫一空,门窗破烂,里面的货架倒在地上。

    一阵西风吹过,一张破旧的报纸飞起糊在男孩脸上。卢别君奋力挣脱开报纸的纠缠,却一点都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文字。

    “这里......是哪啊?”

    卢别君只觉得有些心惊胆战,自己明明是躺在床上睡着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不远处的垃圾桶跑过一群黑乎乎的昆虫,天空中盘旋着几只秃鹫,远方隐约传来了狼群的呼号。风带起了泥沙,吹在卢别君脸上,男孩不禁微微闭上了眼睛。

    卢别君咽了口吐沫,慢慢迈动着脚步,裹紧了衣服,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路过一家CD店,里面传来了Green Day的《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此刻的卢别君头脑非常清醒。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卢别君立刻打起了精神。

    蓝告诉他已经有人盯上了自己,卢别君猜想,也许在自己睡觉的时候,那木偶人卷土重来,将他再度掳走。

    如果是这样,那卢别君可要好好感谢一下蓝了。

    说好了监视的人呢?

    怎么就让他们这么轻易地把自己掳走了?!!

    吐槽归吐槽,如何解决眼前的局面才是他需要思考的问题。

    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已经不重要了,他要好好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只是,这个城市里的人都去哪里了?为什么好像被打砸抢烧了一般?

    难道自己来到了法国夺冠后的巴黎?

    此刻的杜奎正坐在不远处一家咖啡馆里,喝着猫屎咖啡饶有兴致地看着卢别君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哼,挺淡定的嘛。”

    .......

    “呜呜~~呜呜呜~~~”

    男孩走了一路,第一次听到了自己以外的声音。

    只是这声音听上去不太妙啊,怎么是哭泣的声音呢?

    卢别君眯着眼看向路边,正有一小男孩蹲在那里,背对卢别君耸动着肩膀。

    那个背影,看上去是那么的眼熟。

    “呃、小弟弟?”卢别君走过,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小孩子的肩膀。为了预防那家伙回过头来是个吓死人的样子,卢别君还捡了一块板砖捏在手上。

    哭泣的小孩回过头来,看清他的模样后,卢别君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如过电一般,呆在了当场。

    小男孩长得并不吓人,甚至可以说非常可爱,走在路上是那种一定会被星探盯上的类型。

    然而,卢别君却是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哪怕是最可怕的脸,也比不过这个小家伙带给他的震撼。

    因为眼前这个鼻涕虫,赫然就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你.....你怎么会?”卢别君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拍在男孩肩膀上的左手抖成了筛子。

    “妈妈!我要妈妈!”小男孩两手捂住自己大大的眼睛,咧着嘴大哭起来。

    “喂!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卢别君控制不住地扔掉板砖,两手紧紧捏住小孩的双臂,难以自持地大吼出来。

    然而先前还哭得不成样子的小孩,此刻却露出诡异的微笑,甜甜道:“我,就是你啊。”

    “啊啊啊!!!”卢别君猛地推开那孩子,两腿绊在一起,一屁股摔在地上。

    小男孩哈哈大笑起来,那张可爱的脸蛋变得扭曲,一步一步向卢别君走来。

    卢别君怪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向自己走过来的方向跑去。

    不可能!

    这不可能!

    一定是巧合!

    对!没错!

    不止我一个人是孤儿而已!那个孩子一定也是孤儿!

    长得像?

    开玩笑!

    迪丽热巴和厄齐尔还长得像呢!你看帕托怎么不去追厄齐尔呢?!!

    卢别君再次从那咖啡馆门口跑过,杜奎此刻正在修剪自己的指甲。

    “跑吧、跑吧,趁着还能跑的时候,多跑跑吧。”

    卢别君已经跑过了自己刚刚站着的地方,身体素质一般的他,只觉得现在肺都快要跑到炸裂了。然而卢别君不敢停下脚步,他怕自己停下后,就会被那小孩子追上。

    “我X!”卢别君终于体力不支、踉跄一步差点摔到地上。他扶在路边的墙壁上,气喘吁吁地抬头望过去。

    然而看到眼前的光景,卢别君再次呆立当场。

    “J市第四中学”。

    熟悉的校门口、熟悉的保安亭、熟悉的两颗树。这里是卢别君的初中,也是他整个学生生涯,最受欺负的一段时间。

    高中大家忙着学业,小学忙着玩,只有初中有欺负人的闲工夫。

    不知道是哪个人传出去的,班里所有人知道了他妈妈是小三的事情。

    每每到了下课时间,总会有人拍着巴掌从卢别君面前跳过,唱着一些污言秽语,气得卢别君涨红了脸。

    这个年龄段讲道理是不可能讲道理的,老师劝阻也不听,就只有打架才能解决问题。

    所以那段时间,每次到了课间,大家最喜欢看的就是卢别君和不同的人打在一起。

    只是后来,班里的同学们终于回过味来。自己每次和卢别君打完架,回到家还要被父母打一顿。可这个家伙又没有父母,舅舅也不管他,所以比起他们就少挨了一顿揍。

    好像怎么看、怎么都是自己吃亏啊。

    所以,卢别君因为自己是孤儿的事实,莫名其妙获得了这么一个好处:再也没有人敢和他打架了。

    初中正是一个男孩由幼年蜕变成少年的时期,在那个时候经历了如此多的是非,卢别君每次回忆起来,都觉得自己没有心理变态真是太好了。

    现在的他正呼吸急促地站在学校门口,往日的一幕幕又在眼前循环播放,几乎快把男孩给逼疯了。

    值得庆幸地是,如此困境中的卢别君,还是难得保持了一点理智。

    自己的学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算木偶人把自己给抓了过来,总不可能连学校都一起搬过来吧。

    这其中一定有鬼!

    卢别君尽力将自己的回忆与因为回忆而涌起的愤怒和无奈摁住,警惕地环顾四周。

    “谁?到底是谁在捣乱?快给我出来!!”

    卢别君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把那块板砖丢了,这时候手里有点家伙,还是比较让人心安的。

    正这么想着,他突然看到地上正好就有几块锃光瓦亮的板砖。卢别君赶紧弯腰捡了几个,庆幸自己运气真好。

    “小子,看来你脑子挺好用的嘛。咳咳,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杜奎,请多指教。”杜奎装模作样的从树下走出来,一个华丽的芭蕾舞步躲开了卢别君突施冷箭的板砖。

    男孩“啧”了一声,“先下手为强”一直是他打架的唯一宗旨。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给他把刀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动手。

    但这并不代表卢别君是个圣母,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是他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他也许会因为恐惧而一时怯懦,这是每个人在面临死神的时候最真实的反应。

    但卢别君绝对不是一个等死的人,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一定会拼命抓住机会,为自己的生存做出最大的努力。

    这就是他从自己过往的人生中,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

    “喂喂喂,难道老师没有教过你不能拿板砖丢别人吗?”

    杜奎闭着眼睛继续旋转跳跃,卢别君隐约听到有一阵钢琴声从远处飘来。慢慢地,那钢琴声越来越响,就好像是有一个钢琴师在一旁为两人演奏一样。

    杜奎看着紧张的卢别君笑了笑,闭着眼睛竖起两腿跳来跳去,他说:“你能听见吗?就像伏在草地里,能听见小草在生长,还有昆虫爬动的声音。我喜欢这暴风雨前的宁静,让我想起了贝多......唔!”

    他的话还未说完,卢别君就又丢了一块板砖过来。这一次的暗器又平又快,差点就丢中了舞没有跳好、两腿别在一起的敌人。

    “省省吧,你可比加里·奥德曼丑多了。”卢别君右手一上一下的抛着板砖,翻了个白眼过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