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世人畏我 > 第八十八章 惨烈的现场

第八十八章 惨烈的现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RNG回家了,我,突然感觉老黑的青春彻底结束了,初中开始入坑,见证了银河舰队的陨落,s7的惨败,如今RNG又输了,以后告别联盟了。

    (以下是正文)

    “现场维持的完整吗?两位可以带我去看一下吗?”江柳显的很是客气,丝毫没有任何架子。

    “江警督说的这是什么话,当然可以了!”两位老刑警很是受宠若惊。

    “江警督,不过去之前我还是要给您打个预防针,里面的情况很惨,就算是我们这种工作了十几年的老人,都有些接受不了,所以江警督您还是有所心理准备”另一位老刑警心事重重的说道。

    江柳无所谓的笑了笑,在学院的那半年里,安德烈可没少在这方面这么自己,那位教授到后期甚至于直接把自己和十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关在一起。

    其实这种事情一旦习惯就好了,反正江柳现在对于这种事情是很无所谓了……

    “就是这里,江警督先等一下”老刑警从怀中拿出两副鞋套和口罩递给江柳和吴媚。

    江柳单单只是把鞋套穿好,至于口罩,好吧,江柳表示并不需要这种东西。

    “江警督,那我开门了啊,您可做好准备”两位老刑警深吸一口气,这才把房间门缓缓打开。

    “呕!”吴媚在开门的瞬间,看到里面的场景后便“呕”的一声往楼下冲去,这位工作半年也曾破获四五起案件的吴媚,还是高看了自己的承受水平,眼前的场景太过于惨烈,以至于让她一言不合便冲到楼梯拐角大吐特吐。

    江柳眉头微挑,场面的确很是惨烈,但还在他的可接受范围内。

    两位老刑警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这个现场了,但哪怕是第二次,也还是感觉自己的胃部在翻滚。

    惨,简直是惨目忍睹。

    江柳面无表情的抬腿缓步走向房间内,放眼望去整个房间的墙壁和地面几乎都被染成了红色。

    大量的血液和肉糜混合在一起,根本没有一块完好的尸体、甚至于连巴掌大小的肉块都没有,能够看到的只有肉糜和血浆。

    两位老刑警不约而同的对视,江柳的这个表现让他们原本还有些许的轻视心理,彻底被压了下去,能够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还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冷静无比的进行侦查,仅仅是这份淡定,就值得两个人敬佩。

    小心翼翼的躲过地上的肉糜,江柳先是在各个房间大体走了一圈,而这个时候脸色苍白,已经吐完了的吴媚再次站在了门口。

    “吐完了?如果要是不舒服,你可以再去吐一会”江柳头也不抬的说道。

    吴媚面色难堪,但却硬着头皮说道“我没事,刚才就是有一点接受不了而已”

    “那麻烦你过来帮我记录”江柳面无表情的扫视四周。

    “对了,麻烦两位暂且封锁周围,不要让任何人过来,这里由我还有这位吴警员侦查,然后再交给你们”

    “没问题!我们这就接手周围!”两位老刑警二话不说便向楼下走去,说实话,他们两个人巴不得将这里县交给江柳来处理一番。

    站在大厅中央,江柳缓缓闭上眼。

    “吴警员,按照我说的进行记录”

    “哦!”吴媚愤恨的看向江柳,但心底却越发的好奇,眼前这个看着还没自己大的男孩子怎么能这么淡定,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死者共计五人,结合死亡时间以及客厅摆放,确认死者死亡时间在昨日傍晚18.30左右,死者生前没有任何反抗,死亡方式均为致命伤,一击致命随后被人彻底分尸”

    吴媚一丝不苟的进行记录,但对江柳的推论却越发的怀疑。

    江柳缓缓蹲下身躯观察地板上的肉糜以及混合着的血浆“可以初步确认,施害人的反侦察手段成熟,现在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带着手套的修长手指轻轻扣动地面的肉糜,江柳仔细感受着肉糜掺和血浆,在手中的那种滑腻而又冰冷的触感。

    “施害人没有使用任何作案工具”

    吴媚干脆放下了笔,神色质疑的看向江路“江警督,你这个记录根本不对吧,如果要是没有任何作案工具,那你告诉我施害人是如何将死者分尸到这种程度!”

    “人体的骨骼根据莫氏硬度来衡量,在4—5之间,而且考虑到施害者可是将所有骨骼破坏到近乎骨粉的程度,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的作案工具!江警督,你确定你不是在胡言乱语?”(莫氏硬度表很有意思,推荐有兴趣的去看看)

    吴媚脸色相当不善,在她眼中,江柳原本刚刚积攒出的好感彻底被磨灭。

    “我说什么,你就记录什么,按照警衔我现在是你的上司,如果你有意见请在侦勘结束后和我反应”

    江柳头也不抬,缓步走在房间的同时双眼微眯,吴媚见状很是恼怒,可江柳所说的却的确是事实,恶狠狠的将刚刚江柳所说记录在册,吴媚已经有了打算,如果他要是破不了这个案子,她吴媚就算动用关系,也绝对好好上诉他一次,让他离开警察这个队伍!

    江柳仿若根本看不到吴媚的表情变化,修长的手指扣动墙面的血浆和肉糜,同时却又摩挲着沙发上的肉糜。

    “记录,施害者在同时击杀所有死者后,在房间单独一一毁尸,所有尸体集中处理,进行人为涂抹,以此来遮盖现场痕迹”

    江柳在仔细观察了房间的所有角落后,一把脱下手中的手套向外走去。

    带着面色不善的吴媚下楼,两位正蹲在地上抽烟的老刑警看到江柳出来立马走上前去。

    “江警督,您这就看完了?”

    “恩,让你们的人进去将所有的尸体全都收集起来,然后进行整理称量,告诉我所有尸体重量总和”

    江柳说完又指了指吴媚“吴警员,把你的记录抄一份给他们,接下来我需要去其他的几处现场去看看”

    “江警督,现场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想要将所有的尸体残渣全部收集起来,恐怕有点困困难”老刑警面色为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