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世人畏我 > 第一百零五章 尘埃落定

第一百零五章 尘埃落定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卢森堡亚罗德学院,安德烈的中途截胡导致江柳直接被带走,但在场的众人却敢怒不敢言,毕竟在他们面前,艾布纳这位亚罗德学院的院长正老神在在的坐着。

    相比于暗日安德烈,这位院长才是所有人都不敢得罪的存在,两百年前各大家族以及组织林立,就是这位横空出世,硬生生的在所有人的身上剜下一块肉来,从而才有了现在的亚罗德学院。

    纵然是百年过去了,谁敢有所多言,别看艾布纳很是慈眉善目,但这位一旦发起脾气,没有那人能够承受得了。

    相比暗日安德烈,那位全力出手可毁一城的学院部长,他们面前坐的这位,可是敢和全盛时期的神灵正面硬刚,甚至于还把那位神灵直接踩在脚底下的狠人。

    “诸位,那就这么决定了,谁还有所异议?”艾布纳笑眯眯的说道。

    在场众人各自表情各异,坐在第一序列的神奈子团扇半掩面,俏脸强笑“艾布纳院长,我想知道,江柳毕业之后所选取的实习地点,能否由我大八岛一席之地?”

    艾布纳笑眯眯看向神奈子“小女娃,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贪心不足蛇吞象,你回去告诉你们现任大岛主,八岐封印如果你们还敢动手动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神奈子面色瞬间苍白,不带有丝毫的血丝,反观是其他人在艾布纳轻飘飘的一句话后,纷纷怒视神奈子,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耶格尔直接开炮“骚*婊*子,你们大八岛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几十年前没有被北美兄弟会教训够,是不是,《波茨坦公告》那点事还想重复一次?我们寒日可是很乐意出手的!”(《波茨坦公告》与二战日和投降和战胜国美签署)

    神奈子狭长双眼恶狠狠盯着耶格尔,《波茨坦公告》是他们日和百年国耻,耶格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公然提出,而且旁边北美兄弟会的众人那一脸讥讽嘲笑,更让神奈子又憎又恨。

    艾布纳双手微微向下虚压,原本嘈杂的众人立马安静了下来,这位老人虽然已经很久没有过问世事,但其威慑力不减当年。

    “散了,都散了吧,老头子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你们也都赶紧散了吧,啊,对,正好你们都好不容易来一趟,要是想在学院逛逛,随意,但要按照我们学院的规矩来”

    艾布纳笑眯眯的撂下一句话便快步向外走去,这位刚刚还威压众人的院长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办公室可还煮着茶、这么长时间怕不是得把茶壶给烧漏了。

    ……

    一路小跑溜回院长室的艾布纳苦着脸看着桌面,好好的一张办公桌如今被烧了好大一处焦炭,这不是作孽呢吗……

    艾布纳的离去自然让众人也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想法,相当一部分人直接离开,毕竟他们的身份不一般,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不知还有多少事情正在等着他们处理。

    只有一小部分正在学院内闲逛,而来自于华夏的褚世博便在其中。

    虽说眼下正值学院寒假,但依旧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学生选择留守在小院当中,一身青衫古风十足的褚世博自然吸引了相当多人的注意力。

    翩翩然滴仙人,在华夏,不论是谁看见褚世博都得如此夸耀一番。

    面带春风的褚世博在学院内漫无目的的游走,一路给人更像是游山玩水,偏偏这位还每逢走过一处,便会凭空写写画画,仿若要将什么记录在其中。

    话说其实这还是褚世博第一次来亚罗德学院,和华夏乃至其他地区的组织、世家不同,他这个褚家人可谓是孤身寡人。

    偌大一个褚家每一辈不过一人,千百年来尽皆如此,世袭罔替不过如此。

    一路游走,褚世博很快便来到了江柳所在的宿舍,丝毫没有任何生疏,仿佛如同来到自己家一般,褚世博轻车熟路的出现在了庭院内。

    如今虽是冬季,但庭院内枇杷树却亭亭如盖,褚世博不由挑眉笑意盎然。

    淡然踱步与庭院当中,当他进了客厅,艾布纳不知何时依然在这里悠然自得的喝着茶。

    “来了,你们褚家这一代的执笔人可比上一代强很多”艾布纳上下打量着褚世博“总算是有一点你们华夏读书人的样子了”

    褚世博不由苦笑,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想反驳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的确,相比自己,他父亲的确没有半点执笔人的样子,哪有读书人随手就将书籍当做厕纸的……

    “过来,尝尝我这茶叶,可是你们华夏这武夷岩茶的岩韵挺不错”艾布纳砸吧砸吧嘴,肃然他嘴上这么说,但到底什么是岩韵,其实他一点都不懂。

    褚世博双眼微微一亮,欣然落座品茶,带有釉泪的三才盏杯色釉清澈,杯中茶水琥珀澄莹,入口稍有苦涩,但却茶韵十足,令人口舌生津。

    褚世博赞叹不已,却又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三才盏杯“天涵之、地栽之,人育之为三才,老枞水仙岩韵十足,焙火恰好,艾布纳院长对我华夏茶道精通,我自配不如”

    艾布纳不由哈哈大笑,又是犹如牛嚼牡丹般一杯下肚,看的褚世博嘴角微微抽搐“我哪懂什么茶道,这东西都是别人给我弄的。”

    艾布纳随手放下茶杯“你这一代执笔人也应该看出点什么了吧,要不然也不能来这,快,给江柳个批语我听听”

    褚世博不由苦笑,早知道如此,他肯定不会过来的,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做吗。

    “艾布纳院长对未来的预知,要比我这批语还要强吧,我就不献丑了”褚世博苦笑着说道。

    “让你说你就说,你这一代执笔人可没你父亲爽快”艾布纳是说变脸就变脸,而且还相当孩子气的将茶盏放在自己这边,大有你不给我说,我就不给你喝的架势。

    褚世博如今总算是见过艾布纳的蛮横无理了,神色无奈但却又不敢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