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灭世武修 > 第七百零二章 都舍弃了吗

第七百零二章 都舍弃了吗

作者:天上无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现场寂静无声,唯独能听到一些急促紧张的呼吸。

    “魔帝的一缕分身怎会出现在这?”各大圣主神念传音交流,个个面色凝重,随时做好祭出底蕴的准备。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众教面面相觑,自从紫海一战,魔帝这闯出妖岛的分身就沉寂了下去,杳无音信,本以为平静而归,天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有人隐晦猜测道:“定与南宫尘有着一些联系。”

    魔帝分身是从那口裂开的黑色深渊中飞出,而那个地方,则是南宫尘的埋身之地,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南宫尘肯定曾去过妖岛,我觉得他与魔帝可能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让魔帝以一缕分身存在他肉身内,交换条件则是魔帝必须帮他夺到九黎壶!”乌恒与各大圣主暗中神聊,极其小心,生怕声音被远处的魔帝给拦截。

    “乌恒小兄弟,何出此言?”来自三仙庄的庄主发问。

    乌恒分析道:“魔帝被困在妖岛根本出不来,他的一缕分身如果不是由人带出,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儿呢?”

    经历前面的摩擦,白崇山一直在想法子怎么把面子挽回过来,听闻乌恒此言,他立马找到了其中漏洞,出言抨击道:“你又是如何确定魔帝分身是附体南宫尘肉身才走出妖岛的呢,为什么不是他自行走出来的呢?”

    对此,乌恒感到悲凉的摇头,用很不情愿回答这个问题的口吻道:“我说白阁主,您的脑子是有多不好使呢,如果魔帝可以自行走出妖岛,那么当初的紫海和现在的魔神谷,出现的就不是魔帝分身了,而是他本尊!”

    如此显而易见的问题,一代圣主人物居然都看不出来,实在是智商有些低下了。

    白崇山一时语塞,不在吭声,脸色阴沉的不能在阴沉,这下好了,不但被人说自己胆小怕事,还被人说脑子不好使。

    推理出前面,后面也就很好确定了,当初紫海两大神兵现世,南宫尘心知自己一人之力肯定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夺得,于是冒险前去一趟妖岛,与魔帝达成交易,可让他分身存于自己肉躯中骗过封印阵纹,走出妖岛,而交换条件就是帮助自己夺得紫海出现的神兵。

    魔帝虽然心高气傲,但封存太久,也会想走出外界看看,于是和南宫尘达成协定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后面的事情自然不需要多说什么了,紫海一战,魔帝分身大战四大古王,将局面搅的翻天覆地,混乱无比,圣主与圣人几乎腾不出手来,最后南宫尘没了强大对手,成功夺得九黎壶。

    一缕化外分身就算在强,也有消散的时候,南宫尘为魔体,正好能承受住魔帝的天煞之气,所以紫海一战后,魔帝的这一缕分身就一直寄存在南宫尘肉身中,以保自己能时刻待在外界。对于一个被封印万年的存在,那种对外界的渴望是常人无法体会的。

    最后南宫尘被杀,魔帝分身没了寄存体,也就从深渊中飞了出来。

    另外,有一位道长感到困惑,询问乌恒道:“既然魔帝这缕分身是需要靠南宫尘肉身才能存活,那刚才他为什么不出手帮忙?”

    这个问题,也让乌恒恍然间回过神来,终于解开刚才南宫尘为什么临死前恳求自语的画面,那时候他肯定是在向魔帝发出求救信号,但似乎最后还是被拒绝了。魔帝刚出现,就这样说道:“废物,始终是废物,临死前居然还在恳求本尊的出手,可笑至极。”

    大人物靠着寄存在一个人肉身才能存活,这无疑是种耻辱,显然魔帝与南宫尘的关系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好。

    随着推论,一切谜团都已解开,但回归现实,更加可怕,魔帝的一缕分身就站定在千米开外,以一双死寂空荒的眸子盯着在场各大势力,眸光中有惊涛骇浪在翻滚,对视一眼,心里便会震撼不已,存在着一种大异像。

    其中那股摄人心魄的气场,像万把炼狱之剑悬浮在众人头顶,随时都可能落下来,取这下“蝼蚁”的性命。

    “这可如何是好?”所有人都神经紧绷,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他们面对的是一个灭世邪君,一个无人可匹敌的存在。

    魔帝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穿着蓑衣,头戴斗篷,斗篷压的很低,让人看不清他的轮廓,皮肤灰白发青。忽然,魔帝有了动作,他从半空中缓缓落地,脚踏地面时,整片荒芜的大地都轻微在颤抖,感到畏惧,并非他落地时力气太大,而是气息过于恐怖。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魔帝就是这样,他什么都不做,就会在所有人心间埋下阴影。

    “哎。”

    蓦地,魔帝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孤凉落寂,令人捉摸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闻声,所有人都觉得毛骨悚然,他的叹息,让众人恍然听到了自己悲哀的晚年,由然起了落寞之感,随后皆是不自觉的往后倒退几步,但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惹的魔帝不快,被一招秒杀!

    “你们就真的这么怕我?”魔帝开口了,声音很平淡,夹杂孤独。

    现场无人会应,万年前中州被他灭了十分之一的人口,至今都是抹不去的黑暗阴影。

    “其实魔,并非你们想象的那般可怕,只是你们自己觉得怕了,才会怕。”魔帝再次开口,与一个普通人一样,在与另外一群普通的人朋友聊天。

    但另外一群普通朋友似乎没敢那他当朋友,依旧没人敢吭声。

    “罢了,世人就是如此迂腐。”魔帝像在演哑剧一样,自问自答,但他已经习惯了,以魔证道永远都是孤独的,不会有什么朋友。

    “轰”

    蓦然间,魔帝一身气场再次变得凌厉,一双毫无光芒的眸子扫视人群,被他眸子扫过之人,皆是面色发白,身体颤抖的不能自拔,像是坠落进炼狱深渊中般,感到很无助。就连圣主人物都不能自持,面部肌肉猛地一抽。

    这个魔君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们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板丁上的肉一样,只能任其宰割,一遍遍不安的在心中猜测询问。

    忽地,魔帝目光停留在了轩辕世家这块儿,确切的说,是停留在雪花身上,他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惊诧之意道:“玄冰大帝,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此言一出,石破天惊,到底怎么回事?

    现场沸腾了起来,乌恒身边的这个女人怎么成魔帝口中的玄冰大帝了?

    一代旷世魔君,看着她仿佛见着老熟人一般。

    乌恒知道魔帝曾经来过天域大陆,但没想到,雪花竟与魔帝有过纠葛。

    所有膛目结舌的目光都随之凝望而来,轩辕家修士更惊悚的从地面上跳了起来,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要揭晓一些远古秘辛吗?

    “雪花姐,你?”小丫头轩辕月就站在雪花身边,内心一阵翻江倒海,失神看着她。

    与其他人不同,雪花面对魔帝扫视过来的眸光显得很平静,并不畏惧,她当年纵横天域,什么场面没见过,自然不会被对方威势所吓。

    “你认错人了。”雪花这样回答,冷静的有些不像话。

    乌恒内心不由一紧,这下可棘手了,魔帝与雪花居然认识,要是到时候大打出手该如何是好呢?

    魔帝不怒不喜,毫无情绪波动,露出一丝笑容道:“呵呵,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他居然笑了,一代盖世魔君,笑了!!

    在场无数人惊呼,魔帝脸上露出了笑容……不可思议,这个盖世魔君……

    雪花镇定自若,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瓜子脸,面容精致绝美,一身气质超凡脱尘,如天宫下凡的仙子,所有人都关注着这里,只见她讽刺的一笑,道:“封存万年后的魔帝也不过如此,记忆都已经退化。”

    雪花这是在再次强调自己并非什么玄冰大帝。

    “难道真不是你吗?”魔帝又一次发问,这一次语气不在平淡,带着沉甸甸的的压迫力。 各大圣主都成了酱油人物,只能哪边凉快哪边呆着,插不上一句话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雪花淡漠如初。

    乌恒伸出手来,将雪花柔软无骨的小手紧紧牵住,表面自己立场,就算面对的是魔帝,他也不会退缩。

    雪花怔怔看了他一眼,随后脸上露出幸福微笑,内心觉得很温暖,至少这个时候他会站出来成为自己的依靠。

    这个无声的小动作大家都看在眼里,一个紧紧牵住爱人手的小细节,在这个时候做出,绝对是需要过人勇气的。

    “有魄力!”许多年轻人见此一幕,不免热血沸腾,当着魔帝的面表明立场,这无疑是在向魔帝发出挑战啊!

    “他这是在找死!”而白崇山与一些圣主人物看法不同,觉得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做太不值得了,魔帝就算是以一缕分身现世,也不是可以对抗的,纵观中州,谁可与他分身单打独斗!

    乌恒绝对摊上大麻烦了……

    果不其然,一个小小的动作,再次激怒了魔帝,他的声音似滚滚天雷降临尘世间,穿金裂石,万山群颤。

    “你居然成为了一个弱小者的女人,你把你的道心,你的冷漠,你的骄傲都舍弃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