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远去东荒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远去东荒

作者:天上无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明是一场死局,偏偏乌恒钻了空子,跑进登仙强者都无法硬闯的阴河内。

    这也就算了,偏偏乌恒还把雷追风这莽夫气得掀开阴河之脉,引来太阴真水发怒,杀死了近百名修士,其中十几位封神修士,几十余名化龙修士,是一笔平白无故的损失。

    还好太阴真水并不凶残,没有过多追杀,见对方跑远又遁入阴河内,这才免去一场凶恶之战。

    乌恒见太阴真水返回河流中,拼命逃遁,觉着这太阴真水比四位仙主人物还要凶残,自己要被盯上可就惨了。

    在寒冷的河水中,乌恒祭出炎火天书取暖,本就是玄冰古神体,加上各种扛寒法宝的辅助下,他并不难受,反而成为一场舒适的旅途,犹如在寒冬里坐在篝火边取暖。

    最后乌恒兴起,还取出黄金酒豪饮,发现黄金酒也能取暖,酒香浓醇,令人迷醉其中。

    两个时辰后乌恒冲出阴河,来到地面,天色已暗,苍穹繁星点点。

    途中他服用了龙髓和黄金酒,加上崆峒印的恢复,乌恒身上的伤已经无大碍,恢复了七八成实力。

    他不断赶路,远离天门山地界,免得被强敌追来。

    两日后,乌恒来到了一个不知名地界,荒无人烟,但青山绿水。

    在流水潺潺的石子路边,他将护心龙纹玉内的天门山修士放了出来。

    其中许多人伤势已经恢复了很多,想必是星羽和凤凰出手援救,给予了一些在龙谷寻到的奇珍异宝,而且护心龙纹玉内有用不完的千年道果,一千人一人一颗也不会影响大体数量。

    “这是哪里?”

    许多天门山修士出现在溪边,都一副惊魂未定之色,显然还没有从两天前的天门山大劫中走出来。

    “似乎是吴国地界。”乌恒开口回答。

    吴国由吴氏家族统领,是仙域一个中型势力,曾经依附天门山。

    但天门山大劫并未有援兵出现,一是四大势力的动作太过凌厉让人措手不及,二是天门山方圆十万里都被布了重阵,援兵也很难闯进去,第三种可能性则是附属势力不敢前来支援,毕竟天门山要面对的敌人太强大,他们去了也帮不到多少。

    “吴国地界?我们活着突出重围了吗?”一些脸色依旧苍白的女修士惊奇看向乌恒。

    “嗯,活着走出来了。”乌恒点头。

    “怎么可能?我记得四位仙主人物都追杀在后啊!”上千名天门山的弟子倒抽冷气,觉得此事很玄乎,并不真实。

    无论怎么假设,他们都想不出乌恒用的什么办法。

    两个月前乌恒渡劫这说的过去,今天他是怎么办到的?

    “既然还活着,说明乌恒的确是带着我们突出重围了。”霍真开口,一身伤势已经恢复许多,断掉的手臂也生长了出来,相比之前的狼狈,如今看起来精神许多。

    鹤常上神色幻灭不定,喃喃自语道:“两天前我们进入这小子玉佩内的时候,他似乎是打算跳进阴河里,嘶……那条阴河连师父都不敢闯,他还真能从中逃遁出去吗?”

    星羽和凤凰则已见怪不怪,他们能进入天门山附近观战就是因为乌恒带着自己从阴河闯进来的,这才可以躲过四大势力的重重阻隔。

    一些封神境的长老惊醒以后,当即向乌恒行礼道:“感谢贤者救命之恩!”

    “乌恒,这次多亏有你,否则我天门山最后一点火种都保留不下来。”霍真惭愧感激道。

    “既我已受封天门山贤者,自然得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乌恒开口,此刻的他一身浩然正气,身上流淌满腔热血。

    “惭愧,当初你被老仙主受封贤者时,老朽还反对来着,实在惭愧。”一名年仅六旬的老修士开口,先前还在乌恒领悟大道归一玄学期间还提着他说要将其扔出天门山去,算是老熟人了。

    “当初老仙主封乌恒为贤者,我也不赞同过,现在想来,老仙主的确有卓越远见,如果他在天之灵能看到今天这一幕,肯定会欣喜的。”鹤常山开口。

    一番感激过后,许多修士低头叹息,大难不死以后,反而是更多的悲伤情绪蔓延开来。

    “唉,只可惜诸位同门师兄弟都没能在撑住一时,否则能多活一些人。”

    “我的兄长就惨死在四大势力的屠刀下,我当时只能眼睁睁看着……”

    “昔日待我最好的师姐也被人杀了,连清白都被玷污,我实在是个窝囊废啊!”

    许多人捶胸顿足,痛哭流涕。

    “天门山生我养我,关键时刻,我却无能为力,都怪修为太低。”几名只有通灵境的年轻弟子啜泣着。

    “唉,天门山命中有此劫,但愿牺牲在那场灾难中的天门山弟子在天之灵可以得以安息!”

    “我们要报仇,去将四大势力给平了!”

    “不错,平了四大势力,为天门山几万冤魂报仇!”

    一些年轻人说到此处群起激昂,浑身热血沸腾,双拳紧攒。

    “混账东西!”然而此时,霍真却是开口叱喝着众人。

    许多弟子不解看来,眼中甚感疑惑,难道自己说要报仇错了吗?

    霍真严厉看着众存活下来的修士道:“报仇自然要报,但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几万天门山弟子的血岂不是白流了?”

    鹤常山点头道:“当下之急是安顿下来,报仇先且搁置,如今我们已是天门山的最后一脉,要是因仇恨冲昏头脑,将万念俱灰,连最后一脉都保存不下来!”

    星羽眼神坚定道:“不错,二位长老说的很对,我们目前要做的是重建天门山,延续道统,待时机成熟方可报天门山之仇!”

    报仇这东西很容易让修士迷失心智,从而太过急躁,陷入魔道。

    诸多魔修都因血仇在身才误入歧途。

    “师父,如今我们应该去哪儿?”星羽望向霍真?

    霍真遥望着东方,开口道:“我们去东荒。”

    “那可是一片荒土啊,远隔几千万里!”星羽吃惊道。

    “天门山的起源地就来自东荒一角,东荒大多是荒土,但也有灵地,我们也只有去哪里才可以得以休整生息,远离追杀。”霍真开口,口吻十分沉重,显然这非他所愿,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想带着上千天门山弟子背井离乡,远去东荒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