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灭世武修 > 第二千零八十八章 决战在中州 七

第二千零八十八章 决战在中州 七

作者:天上无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乌恒眉宇深锁,开始往后撤退,不想在混沌中与萧月明纠缠。

    “他应该是窥探到了混沌初开时的一缕奥秘,那些符文都散发着一些未知的神秘气息。"乌恒自语,一双天眼金芒闪烁,将读仙法运行到了一种终极形态,一花一草,每一缕风的轻微摇曳都能清晰捕获到。

    “嗡!”

    雾气里,古金色大钟轰鸣,爆发出澎湃的毁灭气息,横冲了出来。

    铛!

    乌恒立即挥动上古翻天锤,与东皇钟碰撞在了一起,针尖对麦芒,难以分出高下。

    还好他手中有魔道神兵,不然其它的兵器很难招架住东皇钟的横冲直撞。

    “连本尊的防御都破不开了吗?”萧月明讥讽,背后浮现出一轮晃眼的明月,出现一种海上升明月的异象,斑斓壮阔,气势逼人。

    乌恒沉默,暗中运转仙魔道,魔道之纵横,仙道之超脱全部凝聚于一身!

    刷,刷,刷……

    紧接着,他脊背上十二条仙脉一一亮起,周身十三朵纯白色的仙道之花再次绽放,更重要的是,他眉心中也有一缕无穷仙气在澎湃,那是十三仙脉!

    一瞬之间,像是星河炸裂般的狂暴,乌恒的战斗力攀升到极致,演化瞬发之术,三条龙躯直杀萧月明。

    “什么?”

    萧月明脸色大变,心寒无比,全然不敢想象乌恒眉心中竟隐藏着第十三条仙脉。

    我早就该想到了,他能渡过那场大劫,本就意味着十三仙脉的觉醒成功……

    萧月明没有时间思考,完全措不及防,被三条龙尾接连扫中,炸开混沌,亿万缕光辉冲霄绽放。

    “噗”

    他瞳孔剧烈收缩,胸膛直接被横扫的凹陷进去,肋骨粉碎,肉身也龟裂,飙射出十几条血注子。

    “连东皇钟的防御奥义都可打破?”

    “好强……”

    一众修士全都是额头冒出冷寒。

    “那究竟是什么?”而不死战神,紫衣书生、金鹏大圣、四大古王更加关注乌恒眉心中的亮光点,其中凝聚着山呼海啸一样的仙气波动,站在数百里外都能清晰感受到那股压迫力。

    “十三仙脉,乌恒真的打破了古史禁忌……”轩辕嫣然很是激动,娇躯颤抖,她很清楚,乌恒之所以要前往鸿宇星渡那场不可渡过的大劫,就是因此十三仙脉。

    他不甘古往今来的诅咒,要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证道路。

    “不是说,十二仙脉已是一种极致有传说了么,为什么乌恒身上会有十三仙脉?”中州的修士也都震撼。他们对于仙脉的了解很有局限,不清楚十三仙脉究竟意味着什么,但还是明白十二仙脉已是修士的终点。

    “以死去才渡过那场大劫的吗?”南海深处,轩辕麟低语,眸光复杂,为什么乌恒会面貌全非,从这点猜测,他认为乌恒很可能是死过一次了,毕竟那是一场不可渡过的劫,人族神体也依旧不可能渡过,至于为什么又能复活再生就很难以解释。

    十三仙脉的出现,造就着乌恒最强势的战斗力,连东皇钟都被打飞了,萧月明喋血长空。

    一旁,古遗天子惊悚万分,起了一地鸡皮疙瘩,突然有种无地自容之感。

    本以为觉醒至尊血便可横扫同代,碾压乌恒,现在自己的至尊血与那第十三条线脉又算的了什么呢?

    至尊血很稀缺,但并非独一无二。

    可十三仙脉是绝对的独一无二,可以说开创了武修界的一片新纪元。

    “就这点本事吗?”乌恒目光冷酷,直逼萧月明杀了过去,十三缕仙气一路横推,碾压一切!

    萧月明浑身是血,肉体龟裂,模样血腥而狰狞,他愤怒大吼,冲一边的古遗天子叫喊道:“再不出手,你我都要葬在此地。”

    古遗天子很清楚这个道理,此时也顾不上颜面,当即持黄金战斧杀了过来,缓解萧月明的压力。

    “终究还是要一打三的,我早就明白。”乌恒口吻很平淡,早就预料此结果,他分别催动上古翻天锤、昊天塔、九黎壶、神农鼎,崆峒印与对方周旋,同时拉开双方的距离,手里取出后羿弓,临摹后羿射日图的气韵,咻地一声,一支神箭穿云裂日,直接将古遗天子的右臂射穿,一片血肉随之炸开,鲜血弥漫虚空。

    经过三年前那场大劫的锤炼,毁灭再重生,乌恒已完全练就大成神体,尽管修为停滞了三年,但那又如何呢?

    他现在的根基很稳,稳如泰山,而像轩辕麟、萧月明等人,修为突飞猛进了,可成长的太快,已经飘了起来,有些膨胀,迷失其中。

    “轰!”

    一记沉星霸拳打出,势如狂龙,摧枯拉朽,横推萧月明、古遗天子二人。

    “漂亮!”

    轩辕月连欢欣鼓舞,大眼睛眯成了月牙状。

    轩辕世家修士也都跟随着热血沸腾起来,这一幕太似曾相识了,仿佛回到八年前魔神谷中的一战。

    只是这一战,已是决战,乌恒杀意已定。

    “还是敌不过吗?”古遗天子黯然失神,仿佛一切都要尘埃落定。

    他出生在父亲那一世,父亲金猿大王平定八方,功高盖世,无人可超越,他的出现终究只能在父亲的万丈光芒下失色,难以施展。

    后来他选择将自己封印在神石中,打算避过父亲这一世,在未来绽放异彩。

    然而选择在这个时候出世,他碰上了乌恒。

    碰上人族神体,便似乎注定了他只是陪衬品。

    心中有无限的感慨与不甘,他想证明自己,然每一次自己都成全了乌恒,化为他人的垫脚石。

    “呵呵……”古遗天子冷笑了两声,在嘲讽自己的失败。

    落幕之时,他看着一众满怀希冀的古族族老,惭愧不甘。

    古族需要一位领头者,一位王者。

    天子的出现,让古族振奋,推他上位,然结果只是如此,只能黯然在人族神体的光芒下。

    “饶他一命吧。”

    忽然间,古遗天子的背后浮现出一道庞大的虚影,声音中带着疲惫,那是一只金色的大猴子,眸子已是浑浊,没了当年的盖世神威。

    此为金猿大王坐化时烙印在古遗天子身上的一丝烙印。

    “父亲……”古遗天子浑身血淋淋的,垂下泪来,当年他父亲的烙印救过自己一命,然而这一次的烙印已是垂垂老矣时留下的,难以抗衡乌恒。

    金猿大王当年何其霸业,统一了中州,成就不朽的功绩,现在却只能疲惫的为自己儿子求情。

    然乌恒根本不买账,开口道:“结束了。”

    他眸光冷厉,当即一拳头打爆了乾坤,天地都在摇曳,直接将古遗天子的肉躯打碎。

    “天子!”

    金猿一族全都凄厉的呐喊,哭的稀里哗啦。

    “唉……”金猿大王的虚影只能长叹,徒添感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