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灭世武修 > 第二千五百四十四章 一封信纸 二

第二千五百四十四章 一封信纸 二

作者:天上无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日时间里,九天书院一改往日常态,门户大开,邀请各域大人物入书院商议要事。

    世人只以为书院号召群雄是要对付七界,包括不少受邀的绝顶高手也是如此以为,但他们进入悬空岛以后才发现事态比想象中的严重,并非是商议对付七界大军,而是面对一个即将复苏的魔帝。

    “嗷!”

    中午十分,随着一声震天的鳄啸,一头绿色巨鳄踏入书院地界,每一步落地皆引发地震,气势强绝,引人注目。

    这分明就是一头史前巨凶,那双红色瞳孔,如同夜里的灯笼般明亮,犀利慑人,刀剑般锋利!

    “那是古族联盟的盟主,乃一头神鳄,造化通天,法力如海,传言早年间就到达了圣王境……”

    “传说鳄祖活了悠久岁月,整整数万年了,寿命依旧旺盛,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当古族联盟的盟主鳄祖来到书院时,引起一片沸腾。

    另外跟随鳄祖来到书院的生灵也不少,都是古老的生灵,甚至存在不少史前巨兽。

    鳄祖带领古族高手来到书院不久后,一片铺天盖地的汪洋之力弥漫、让人仿佛甚至汪洋中,生出一种对大海自然的敬畏之信。

    书院弟子自山中一看,竟是发现书院脚下早被蓝色的海洋所淹没,汪洋之中,海洋生灵游弋,有硕大无朋的金色鲸兽、亦有成群结对的比目鱼,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汪洋中心的一条美人鱼,上半身是无比美丽的人族女子模样,下半身则是曼妙的蓝色鱼尾。

    “人鱼公主……海域联盟的代表来了!”

    “思念是海的的泡沫,是无人知晓的微咸,牵手走过的那个夏天,我们相视而笑,人鱼之夏俱之幻灭,只为寻找那丢失的浪漫。” 书院弟子与其它势力的修士看得如痴如醉,甚至有人情不自禁念起了人鱼传说中的情感句段。

    “好美的一位公主……只是这位人鱼公主明明辈分大的吓人,上面并无长辈,为何还被称为公主呢?”

    不过人们惊叹的同时都有一个疑问,为何她还是公主头衔?

    “因为人家虽然活了悠久岁月,但依旧保持着少女心,所以不允许其它人称女皇,必须改口叫公主。”有女修士道出了其中缘由,语气中多带着羡慕有嫉妒,毕竟这位人族公主是真正做到了青春永驻,绝代风华。

    世上的女修士,不管修为到了怎样的境地,当寿元无多的时候,依旧会变的苍老,而人鱼公主永远都青春靓丽,另外海族的修士,寿命比其它种族生灵都要长一些,一些传说中的神龟可活万年。

    “赵氏联盟盟主到!”

    远方传来了通报的声音,想必赵氏联盟的盟主,就是赵氏帝族的君王了吧,也是赵语碟的父亲。

    如此以来,千大域中的五大联盟盟主几乎集齐书院,分为为百域联盟暂代盟主碧云山老仙主、青叶联盟盟主青无叶、古族联盟盟主鳄祖、海域联盟盟主人鱼公主、赵氏联盟盟主赵元秋。

    接连下来的几日,大人物不断赶至书院,几乎掌控千大域半壁江山的巨擘都齐聚一堂了,由此便可想而知九天书院的号召力是有多么恐怖了!

    各域的大人物都去了悬空岛,而跟随长辈前来的各域年轻俊杰也没闲着,由书院慕珊主持的年轻一代聚会已在扶桑亭附近展开,各自煮酒论剑、好不热闹。

    “青宗兄,据说十天前,你只是一击便将无敌灭自长空击落,此事是真是假?”

    在年轻一代的酒席里,青叶联盟的青宗一下子成为了热议焦点人物,各域俊杰皆上前敬酒,一番询问。

    魔帝之事被严禁外传,但青宗击伤无敌灭的事情,却是没能禁止,由此不少赶到书院的修士都有听闻,心想无敌灭似乎也不过如此啊。

    青宗这几日来都郁闷憋屈,被薛小凡等人各种找茬,如今见自己酒会中竟成了目光焦点,一时间飘然得意,与各域翘楚碰杯,故作平淡笑了笑道:“将无敌灭自长空击落也算不得什么,只是我下手着实失了些分寸,差点闹出人命,弄得那无敌灭如今还在天池养伤,说实话,这令我多少惭愧,毕竟无敌灭虽是虚名,却也未曾得罪过我。”

    青宗话中显得很谦虚,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但心中早就得意洋洋,大感过瘾。

    “是吗?据我所知,无敌灭是在已经受伤的情况下才被你暗算击伤,难不成无敌灭真的是虚名?”一名海域联盟的修士在旁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此人目光很冷,背负一柄三叉戟。

    赵氏皇族的翘楚也站出来道:“青宗兄,该不会是你在说谎吧?”

    “呵呵,我何须说谎,无敌灭的名声只是被传出去的,实际上,本事不多,十天前被我一击就中,估计他也只是为保全面子,才会说自己早就受伤。”青宗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旁边,书院的弟子皆露出厌恶鄙视之色,因为他们最知道其中缘由,奈何魔帝之事不可传出,因此也难以解释乌恒究竟为何受伤,否则必要撕开这青宗伪君子的面目。

    酒会里、仙族的紫天威到场,他听闻青宗的言论,一阵皱眉,随后摇头,觉得太滑稽了,心想以灭兄的能力,年轻一代中有几人可与他一战?就更别说一击将其直接打成重伤了,里面必然有隐藏的缘由。

    另外,如果乌恒在现场的话,还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李凡衣竟也来了书院,带着妹妹李云梦到场,不过李凡衣素来低调,隐没人群中沉默不语。

    “诸位,这是乌恒师兄写来的一封书信!”

    忽然间,一个声音打断了酒会里的热议,一位十四五岁唇红齿白的书童持一封信纸到场。

    一时全场目光皆凝聚而来!

    无敌灭的书信?

    那个传说中领悟一念万域的家伙醒来了吗?

    为何他人不到场,却只是写来一封书信?

    “灭兄人呢?”紫天威连忙走上前来询问书童。

    书童摇头道:“不知道,师兄三日前的早上便醒来了,醒来后一直在洞府中写信,一写就是三日,如今写完信便交我说要亲自给到青宗的手里。”

    “信?一封信写了三日?”紫天威皱眉。

    “是啊,乌恒师兄还说,若是青宗敢拆开信封,神仙也救不了他的性命。”书童如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