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三国封神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功盖萧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功盖萧何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广宗城内,唐粥一一拜访自己的好友,许久不见的波才向他大倒苦水。

    “你小子真是够奸诈的,连我都被你蒙在了鼓里。广宗收权,只有你因为被道师驱逐逃脱了一劫,当初以为是你失宠了。现在看来,我们这些站在城楼上笑话你的人才是真正的傻子!”

    波才连声哀叹,实际上他也没有想到圣主竟然做的那么彻底。当初若是换了一个人来做收权这件事情,不一定会如此顺利。

    如今他也被波及,每日里读书不说,还要战战兢兢地应付考试。

    渠帅的日子也是不好过了!

    “走吧!我带你见见几位老朋友!”

    波才叹息着,带着一种兔死狐悲的感伤。

    两人来到了一处臭气熏天的所在,远远地便听到了一群二师兄哼哼唧唧叫唤抢食的声音。这里是猪圈,太平道里的养猪场。

    自从华佗的生猪养殖之法传开之后,每一个太平道据点都会养几头猪。广宗当然也不例外,而且还加大了数量。

    粗略望去,两排二十几栏,不下上百头生猪。

    走过猪舍,便来到了猪倌的住处。

    里面的几名猪倌个个养得如同这些生猪一般壮硕,膘肥体壮,营养严重过剩。

    猪倌共有六人,见了唐粥后纷纷脸色发冷,还有几人眼中带着怒火。

    “这是······”

    “哈哈哈!哈哈哈!兄弟们,你们听到了吗?这位唐大渠帅连我们是谁都记不起来了!”悲怆的声音里满含怨气,为首的猪倌指着身后怒气满满的几人道:“我们都是被你牵连才落到了如此境地的!”

    一旁的波才连连叹息,唐粥瞅了一眼这些人的语气姿态,虽然整日里和猪群在一起,但是这些人的原本富态体型还在,身上还有那么一股子的威势。

    “哦!原来是被自己计划除掉的那些渠帅!”唐粥心里暗呼一声,围着几人转了转。

    仇人见面,当然是分外眼红。

    不过,唐粥却不觉得两者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事情还是可以挽回的。

    来到几人面前,他恭敬一礼。

    面色诚恳,执礼甚恭,一丝一毫都挑不出毛病。几名渠帅呵呵冷笑,波才也是一脸无语,都在盯着唐粥想要知道他又在刮什么妖风。

    “几位渠帅真是我太平道的栋梁,对教中忠贞不二啊!”

    “哈哈!栋梁个球?你们就这样把栋梁安排在猪舍,养猪喂猪吗?不要假惺惺作态了,卑鄙小人有何面目立在我等面前?”

    这些渠帅义愤填膺,毫不留情地批判唐粥的可恶嘴脸。他们心里苦啊!本来是高高在上的渠帅,谁知道考试不过关就被发配到了猪舍里养猪。

    这些人哪一个手中不是雄兵数百,如今人在广宗,兵也被收编。现在他娘的手下就剩下了雄猪数百,说出去不够丢人!

    “养猪人就不是栋梁了吗?”

    唐粥大声反驳,带着鄙夷的眼神看着这些曾经的渠帅:“养猪人非是低贱,那些将养猪看作贱业的人才是真的低贱。

    天下百姓如今苦不堪言,流离失所,一餐一饭尚且无着落,而我太平道内却能够养猪吃肉,这就是最有力的号召。

    各位都是我教中元老,岂能因为一时失意就对自己失望。太平道弟子就像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何分高低贵贱?

    小子不客气地说一句,将兵百万何足雄?有朝一日,诸位能够将猪百万头,我敢用项上人头担保,不动刀兵,天下百姓也可望风而降!”

    波才的嘴巴长得如同河马,他实在是想不通唐粥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是怎么想出这番话来的。这话骗鬼鬼都不信吧?

    “此言当真?”

    几个渠帅原本还是一脸怨愤,但是听到唐粥说起这些之后一个个竟然都热血沸腾起来了!

    波才一脸呆,这还是曾经扯着嗓子要将唐粥扒光了游街的那老哥几个吗?养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魅力了?还是他们和这些蠢猪待在一起时间久了脑子不够用了?

    “当然是真的了!比真金还真!几位哥哥听说过汉高祖,就是咱们大汉的老祖宗吗?

    他手下当年就有一位能臣萧何,干的就是在后方养猪的活计。最后天下归一,论功行赏的时候,这萧何未有军功却位列第一。

    高祖都称赞他是功人,而其他的厮杀汉都是功狗!

    几位若是能够将养猪之业发扬光大,那将来就是我太平道的功猪啊!”

    “好!老子干了!不就是养猪吗?老子操练人行,操练猪也一样!”

    几个老兄弟对视一眼都决定干了,他们也要青史留名做将来的功猪。而且,这种不用上战场厮杀就有功劳的好事去哪里找?

    “几位既然要养猪,小子就再奉送一点建议。这养猪不同于养人,要的就是它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不能让它们劳累,最好是一天天光吃不动弹,一躺就一天才好!”

    几位原渠帅认真地听着唐粥讲述方法,还凑到一起研究了起来。从种猪的挑选到饲料的搭配、猪圈的建设和护理,唐粥一一详述。

    “我们不仅要养猪,还要养出不一样的猪。别人的猪都是臭的,我们就要养出香猪。要把这些猪当作大户人家的小姐来养,养肥了才好吃肉。”

    “你就放心吧!不就是香猪吗?迟早给你养出来!不过这钱粮人手之事?”

    “一切皆由恒山负责!”

    半日之后,唐粥口干舌燥地离开了猪舍。波才直到此刻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是怎么将这些顽固的家伙说服的!

    “说清楚!”

    波才红了眼睛,拉着唐粥吼道。后者烦躁地拖着走了两步,回头郁闷道:“能不能先让我喝口水!渴死我了!”

    回到住所,喝了水,波才还是盯着唐粥不放。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唐粥举手投降了,摇着茶盏解释道:“你以为他们是真的想要养猪吗?”

    “难道不是吗?”

    看他们那种谁抢跟谁急的样子,波才真的怀疑唐粥给他们喝了迷魂药。

    “你错了!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都是聪明人!看出了太平道不再容纳手握大权的渠帅,如果他们还是不知变通,随着时间渐渐被道师忘却,估计以后便只能养一辈子猪了!

    此次我来便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一个浴火重生的机会!你以为他们傻,人家其实精明着呢。能够混到渠帅位置这么多年没出事的人,能有一个是简单的吗?”

    波才吞了吞口水,发现自己有些脑子不够用了。搞了半天,自己似乎才是那个一直后知后觉的人。

    喝着茶水,唐粥思考着今日的那些渠帅,他们是可以再度启用,只是钱粮方面还需要派黑卫严格把控。只是,其余那些渠帅如今怎么样了呢?

    是如同波才般随波逐流,还是存着其他的什么心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