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三国封神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收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收拢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连十余天,有了师姐的警告,唐粥果然没有再单独见过甄姜。不过,虽然自己被禁足了,但是张宁却是自己和甄姜两人同进同出,简直如同失散多年的姐妹。

    通常这种情况出现,往往下一步就是好姐妹的一方发现好闺蜜睡了自己的男人,然后双方反目成仇,一场宫斗大戏就此拉开。

    但是,到了这里,事情拐了个弯,全然不是这样。因为唐粥发现这几天师姐和甄姜两人同吃同住,几乎把自己这个正牌给挤开了。

    下一步弄不好两人百年好合,自己只能一人饮酒醉了。

    当唐粥大声反对的时候,张宁只是哼了哼没有说话。这些年虽然她身为道师亲女,一切供应都是最好的。但是,比起甄姜这种大宅门里出来的官宦人家还是差了点底蕴。

    看起来没什么差别,但是比较起来就不一样了。你用什么胭脂,我穿什么锦缎。本来这些张宁都不在意,但是和甄姜比较起来之后,她果断将自己用了多年的胭脂水粉扔到了犄角旮瘩里。

    什么东西?姑奶奶要用最好的!

    于是,在狂扫了广宗各大商家之后,焕然一新的张宁便出现了。千金一尺的蜀中锦绣,上好的头饰飞钗,还有连名头都叫不上来的杂七杂八的东西戴了一身。

    明亮的服饰如群星般闪烁,衬托出张宁耀眼夺目的光彩,远望如朝阳初升,近看似珍珠玛瑙。

    本来她的美是那种淡雅如云,如高山深谷之中的幽兰,香远益清。但是,如今的她却成了艳丽非凡,光芒四射的牡丹。这种变化是突如其来的,看着师姐一天天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唐粥连连概叹。

    这不是形貌上的变化,而是完全的气质改变了。

    配合着一天天身居高位的变化,居其位养其气,张宁变得越来越有女王范了。

    而在广宗城中,随着张宁要离去的消息传开,无数心怀不轨的人开始了动作。

    这一切的导火索都要在张宁离去的那一天引爆,至于到时候会炸出谁来就不得而知了。

    ······

    广宗城内,暗流汹涌。有人战战兢兢,有人醉卧高枕,全都默默等待着某一变化时刻的来临。

    期间白瑕向唐粥禀报了几次消息,全都没有任何价值。

    “唐帅!是否我们盯错了?”期期诺诺地说出了这句话,他便将脑袋低了下去,按理说这些事情本不是他这个黄巾弟子该问的,但是,实在是此次盯着的人太敏感,由不得他不谨慎。

    白瑕的动摇唐粥看在眼里,事实上若不是非用黄巾不可,他也不想将他们牵扯进来。凡事还是黑卫用得舒服,但是,这件事情自己也是迫不得已啊。

    如此想着,唐粥冷下了脸:“让你盯着就盯着!唐帅我也是防患而已,不动最好,若是动了便是天大的祸事!”

    送走了白瑕,唐粥便出城去了。他这一动作令城中许多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在这个时刻他是要做什么。

    在多方耳目探查之下,唐粥带着左宗年驱马出城,一路走到了一处绿衣蓝天的山峦之上。

    这里是一座丘陵,上面新起了一座坟茔。没有墓碑名号,看不出是谁人的坟头。或许过上十几年之后,这里就不会再有人记得有一座坟墓了。

    坟墓旁边是一座石屋子,里面住着守墓人。

    “故人到此,缘何不见?”

    唐粥大喝一声,春风吹拂起周遭的细草绿地,像是在欢迎来宾。石屋里面闪出了一个人影,唐粥一见乐了。

    “管兄这山顶洞人做的实在是悠闲啊!”

    许多日没有洗漱的管亥一脸大胡子,鼻头泛着油光。在他手中是一简教义,看残破程度早就被不知翻了多少次了。

    “不知唐帅来临,有失远迎。此地也无侍者,便请唐帅饮一杯清水吧!”

    清苦!真是清苦!管亥这里简直可以和猪窝相比了,房间里面装饰简单,除了一张床便是一个恒山小火炉,还有一箱子竹简。

    这里是太平道中少有人涉足的地盘,当初管承被诛,管亥哭尸,此人的前途便已经断了。

    然而,唐粥却知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翻开散落的书箱周围的竹简,里面都是太平道教义,还有一些法家兵家杂谈。这些书简寻常难得一见,对于读书人来说都是珍宝。

    “管兄如今读书为乐,与先贤为友倒是逍遥!”

    “这还要多谢唐帅看顾!”

    脸色一红,唐粥想不到自己派人盯梢的事情还让人给发现了。不过,发现就发现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如今广宗的事情管兄如何看?”

    “广宗城有唐帅妙计,圣主主事,教内风气焕然一新。太平道蒸蒸日上,如火如荼,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时机!”管亥似笑非笑地感叹。

    唐粥也一起感叹,反正这些话都随风消逝不为人所知。

    什么好时机?造反的好时机?

    看来这山峦之上,就是站得高看得远,言谈之中一语中的。现在的广宗局势,对于有些人,可不就是一个好时机吗?

    左宗年守在门外,周围更有黑卫守护,其余人只能看到唐粥进了石屋,却看不到两人说了些什么。

    半晌,唐粥两人走了出来,拎着一坛酒来到了管承的墓前,一杯酒敬天地,一杯酒敬众生。

    忽然,唐粥和管亥似乎是闹出了什么矛盾,一杯酒未喝完,便被唐粥摔到了地上。

    “你这匹夫,愚不可及!”

    冷冷地一挥袖子,唐粥离开了,然后,便有一行两百人将这里围了起来。

    “每日三餐供给不能少了,别让这人饿死了。什么时候这家伙服软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我!”

    留在此地的是黑卫的一名将领程楚,对于唐粥的命令他向来是一丝不苟地完成,此次接令之后也毫不例外地派人严密把守这里。

    出去一趟,见了一个活人,见了一个死人,然后又回来了。

    刚进城,便收到了命令说是圣主要见自己。

    吕筑之中,唐粥还未进去便听到了嘻嘻哈哈的笑声,听声音里面除了张宁外还有第二个人。

    抬头,外间站了两个门神,一脸不善的波月和同样不甘示弱的画眉。

    “你们两人这是怎么了?像是火山爆发一样?”

    两双怒气满满的眼睛扫了过来,步调一致,动作相同,扭头冷哼了一声。

    得!我还是自己进去吧!

    唐粥进了房内,里面比外面还要暖和一些。随手将披风解下放在一旁,唐粥便见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师姐张宁和甄姜一起坐在软榻之上,两人巧笑晏晏,谈论着最近广宗的服侍和胭脂,气氛十分和谐。

    但是,当唐粥来到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此时,两位女子仿佛是有了共同的目标,齐齐将目光投射了过来。

    “师弟来了,快些坐下吧!”

    张宁亲昵地挥了挥手,让唐粥坐在了自己下手,刚巧是在甄姜的对面。

    从方才开始,唐粥走过来,甄姜便低下了头。

    直到唐粥坐下,张宁再度开口,甄姜才悄然抬首剜了一眼唐粥,然后又迅速转过去看向张宁。

    “姐姐既然有客,妹妹就不打扰了,这就告退!”

    袅袅婷婷,二月柳梢。

    甄姜的身姿自是极美的,但是唐粥却不敢多看了。师姐张宁的眼神看似无意,却时时刻刻在注视着自己。

    “嗯!”随着甄姜离去,张宁满意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在赞叹什么。

    唐粥一脸我不知道的神情,双眼盯着面前的杯子,喊着波月来斟茶。

    “别理他!”张宁挥手将波月召到自己身边,后者得意地笑着向唐粥示威。

    这小姑娘,是时候让宗年好好教训一下他了。

    “今天去见管亥了?”

    甄姜一走,唐粥便放松了许多,两人之间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唐粥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他那里的竹简都是师姐送过去d?”

    “都是父亲的吩咐,说是此人可用!不过我看倒是个心怀叵测的!否则,既然要为兄弟守灵,为什么不扶灵回乡,反而在广宗城外当起了仁义之人。假仁假义,我看了就烦。

    不过,也只有这种聪明人才好用,只是你用他还要防着他。所以,除了竹简我也没有做过什么!”

    唐粥点了点头,暂且不说管亥是不是张宁所说的那样,太平道中能有这个脑子就不容易啊!

    “最近其他人有没有什么动静?”

    张宁说的这些人指的是马元义和张曼成等人,他们都是暂且还有一些权利的渠帅。至于波才,他的那一票人现在都在养猪呢!

    摇了摇头,唐粥也不知道那些人究竟在想些什么。最好是不要动手,否则可就是血流成河了。

    正如唐粥等人所见,马张二人几乎是足不出户,什么事情都不做,单单在家中躺尸,颇有些看淡一切的佛系作风。

    但是,他们手下的那些渠帅却是不安分,四处勾连旧部,试图成事。这也就是唐粥和张宁死死盯着两人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