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三国封神系统 > 第一章 和风细雨

第一章 和风细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原是一片巨大的季风气候区,冬季,蒙古草原上形成一团凝聚的冷气,向四周辐射,形成了寒冷干燥的北风。而到了春季,大地回温,形成一个较为空洞的热旋,从沿海之地抽来温暖湿润的春风。

    春风,暖阳,坐在满是阳光的院子里,鼻翼间还有淡淡的清香,这种感觉真是惬意。

    “几位,都把你们伺候得这么好了,就不要再苦着一张脸了!这牢房可是被我硬生生给改造成了迷你小别墅了,就别不知足了啊!”

    唐粥坐在一旁,在他面前是特意被请来喝茶的几大将军:张曼成和高升、严政。此时,几人眼神凄惶,脸色苍白,还顶着深深的黑眼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牢房之中纵欲过度了!

    高升严政两人直接就跪下了,脑袋在地上都蹭掉了几层头皮:“唐帅饶命!我们也是被马元义这贼厮蛊惑,所以才胆大包天触怒了圣主和您老人家,您就大人大量放了我们兄弟一马吧?”

    一旁的张曼成脸皮抽搐了一下,方才几人在牢房之中可不是这么排练的。怎么就这么无耻地舔狗了呢?

    看着两人痛哭流涕、痛改前非的模样,唐粥不置可否,反而抬头看向了张曼成:“张帅以为如何?”

    身子一颤,张曼成双腿直摆,颤巍巍,两手无力地垂下。

    啪嗒一声,“唐帅啊!都是马元义这丧尽天良的家伙想要独掌教中大权,我们都是被他胁迫的啊!”

    这一声哭嚎惊天动地,连一旁的高升严政两人都被惊住了,吃惊地看着旁边这人,露出了一脸嫌弃的神色。

    这人是谁?怎么这么无耻?我们不认识!

    一旁侍立在身后的左宗年简直要笑出猪叫声了,转过身子弯腰不停抽搐。

    “咳咳!”唐粥提醒了一番左宗年,注意一点影响。

    眼见三人表演了一番苦情戏,唐粥才出声道:“既然如此,便请你们几人先见一人!”

    话音落下,外间走进一人。

    “是你!”

    惊叫一声,张曼成的哭泣卡在嗓子里戛然而止,因为,在他们印象中,不是死在冲锋路上,就是被唐粥抓住打死的马元义竟然一身简装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这栽赃陷害还怎么玩?

    抽了抽鼻子,张曼成眼珠一转,立即换了副有喜有悲的面容转向了马元义。

    不管为何他没有被杀,而且似乎还成了唐粥的座上宾,只要这是一条能抱的粗腿就行了!

    当即,他就抱住了马元义的大腿,抹了一把眼泪哭嚎:“马兄啊!你真是福大命大啊!你不知道兄弟我离开之后多么担心你啊!看到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唐粥简直对这一手换脸绝技叹为观止,而且,两番话竟然没有丝毫的不协调。

    卖队友和爱队友之间竟然毫不冲突,爱他,就要给他最惨的!

    后知后觉的高升严政两人堪堪反应过来,也抱着马元义的大粗腿哭诉。

    张曼成抱住左腿,高升抱住右腿。

    严政:“······”

    “马师兄!几位将军请你为他们求情,你怎么看?”

    唐粥的话语之中尽是揶揄,然而却没有在马元义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愤怒或者失落。

    他淡然地拱了拱手,对身下的三人道:“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唐帅连我都没有处死,怎么会杀你们三人呢?你说对吗?唐帅!”

    看着微笑看过来的马元义,唐粥不由地赞叹:“马师兄既然如此洞察人心,不如就由你来发落这三位如何?”

    本来放松下来的张曼成和高升严政两人的神色又绷紧了,可怜巴巴地仰望头顶的马元义。

    后者沉吟了半晌,低头思索,然后便碰上了三双渴望的眼神。算了!还是仰望天空思考人生吧!

    马元义不动声色地望着蓝天白云,然后洒然一笑:“既然唐帅让我处置,那师兄就越俎代庖了!

    张曼成!”

    “在!”

    “你跟随叛首马元义围攻道师府邸,惊动圣主,按律当斩。但是,道师不出,圣主仁慈,便罚你圈禁终生。你可服气?”

    “多谢圣主不杀之恩!”张曼成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用死了。

    高升严政两人眼巴巴地看着马元义,后者微微颔首:“你们两位,放回二爷身边,继续充任护卫将军!”

    “什么?”高升两人惊呼一声,他们两人的罪孽可是比张曼成大多了,两人携裹了不少黄巾,一战折损半数。而且,还带来了张宝的近卫,这才掀起了如此声势浩大的叛乱。

    “呵呵!”马元义笑了笑道:“正是因为你们两人罪大,广宗城内人心惶惶,至今传说二爷造反之事。所以才要将你们两人放回去,如此,流言自然不攻自破。

    当务之急,稳住局势才是关键!”

    听完了马元义所说,高升二人转忧为喜,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然而,唐粥却瞬间有些不好了。他绕着马元义走了两圈,最后才玩味地说道:“马师兄才思敏捷,安排的这些处置和风细雨,将一场浩大的流言消弭于无形之中。

    但是,造反总要有人受死,放了张曼成几人,不知马师兄以为谁顶上去合适?”

    “不才正是区区在下,太平道前任神上使这个名头还值些钱!”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唐粥叹息了一声,真是滚刀肉一样的家伙啊!说他聪明,自己赶着向刀口上撞;说他傻吧,把别人安排地明明白白的。

    “既然他们几人活下来了,但是,总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剩余那些渠帅,便挑几个有劣迹的直接杀了,也不算冤枉他们。

    张曼成!”

    “在!”身子一颤,猛地跪倒。虽然马元义说得好,但是,真正做主的还是这位唐帅。

    唐粥弯下身子,将张曼成扶起来,后者诚惶诚恐。

    “以后,你便在马师兄身边为护卫,寸步不离。

    若是有朝一日,你们两人谁出了问题,我便要找另一人问责!”

    “多谢唐帅!”张曼成喜极而泣,终于放心了。看向马元义竟然心生愧疚,多好的人啊!就是眼光差点,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听了他的鬼话呢?

    唐粥又转向了高升两人,他们也是一脸惶恐。

    “放心!马师兄既然不杀你们,那你们就是安全的。不过,我需要你们两人做一件事情!”

    “唐帅请吩咐!只要是为您做事,我们兄弟两人绝无二话,万死不辞!”

    “这可是你们两人说的!”

    高升、严政:“······”

    唐粥哑然失笑,而后正色道:“今日,圣主会将几位渠帅开革出教,到时他们便不再是我太平道中人······”

    ······

    几名曾经的渠帅茫然地看了一眼四周,竟然不相信自己等人竟然被放了出来。

    唐粥那小子是脑子里灌水了吗?

    “我们现在怎么办?”其中一人问道。

    另一人嗬嗬露出一阵怪笑:“既然被放了,当然是跑了!”

    “可是我们没有盘缠,旧部又被全部收编打散了。该去哪里呢?”

    先前说话那人露出了一阵狞笑:“我有一个远亲,此时在并州从事。我们先去借些钱粮,然后一同前去并州投奔我那位远亲如何?”

    几人都明白,所谓的借,就是拿。如果没有主人或者主人暗弱,那就直接拿走。若是遇见硬茬,还需要一番搏斗。

    这些事情他们都是驾轻就熟了,只不过当了渠帅之后就很少亲自去干了。

    几人挑选了一间主人刚刚离开的房间,为了逃走方便,还特意选了靠近城墙的房子。

    偷摸进了房间,几人一阵翻箱倒柜。寻摸半天,才翻到一点钱粮。

    “走走走!去下一家!”

    出去当然不能走正门,而是选了一处低矮的院墙。两人一托,另一人就上去了。

    “老方!怎么样了?”

    “没事!过来吧!”

    当最后一人翻过去的时候,刀剑齐齐落在脖子上。感受着兵刃的舒爽,他顿时愣住了,转头怒视最开始过来的老方。你他娘的这叫没事?

    “哈哈!几位还真是巧了!刚出去这就又要进去了!还是这么整整齐齐!”

    高升严政两人冒了出来,几人正要大叫,却被一下塞住了嘴巴。

    “你们阴谋造反,还私自杀了看守逃出,真是罪大恶极。如今,我们兄弟就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一阵义正言辞的批判后,他们便被带走了。

    呜呜!

    呜呜!

    这几人心里苦啊!造反还不是跟着你们走的?怎么到头来你们反而成了平叛的功臣了?

    几人被迅速押赴城外搭建好的法场,一刀下去,顿时让他们上了黄泉。

    “嘿嘿!白将军!您看,我们已经按照唐帅的吩咐将这些人杀了,下面······”

    高升两人围着监斩的白瑕一阵恭维,后者点了点头:“既然这样,就立刻赶去颍川吧!波才他们还在路上呢!”

    “是!是!”两人点头哈腰地离开了这里,在重重“护卫”之下,赶去了颍川。

    杀了这么一批人之后,广宗城内的风波终于安定了下来。无论此事的过程如何,既然有人流了血,那此事在圣主那里就定了性了。不会有人再被牵连,大家也该各司其职了。

    而在平民百姓之中,顿时传出了一股风言。

    相传最近广宗城内血腥之气漫天,招惹到了不少的冤魂鬼怪,每日夜里都听到似有若无的狗叫声。

    等到众人出门查看之时,却丝毫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人人都说是冤魂化狗,前来讨债来了。

    唐粥听了这说法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然后,广宗城内就流行一种镇邪驱煞的雕像。白马银枪,威风凛凛,任何宵小鬼怪见了都会退避三舍。

    不少人认出了这雕像原形不就是广宗城内神出鬼没的白衣少年吗?

    “你们知道什么?这可不是什么白衣少年,而是武神赵子龙!”

    啊喷!某处庭院之内,正抱着银枪舞得飞快的赵云忽然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