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三国封神系统 > 第三章 兵不厌诈

第三章 兵不厌诈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曾相识的场面,似曾相识的旧交,只是双方见面的情形不太友好。

    寒风凌冽,吹得唐粥脸皮发麻,心中发冷。

    “唐哥!我们冲过去,不过是些乡野猎户,怎么能够抵得上我们这些精兵强将!”

    左宗年冲动地要杀进去,唐粥没有拦他,反而皱紧眉头看着曹操坐下的马匹不停地踢踏着步子。

    再看看曹操身后的密林,他心中有些拿不准了。

    这林中究竟是否有人呢?

    连唐粥都被自己这个危险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面对号称奸雄的曹操,他却丝毫不敢放过任何疯狂的想法。

    绝境之中的人,兵行险着才能克敌制胜。

    “动手!我们冲杀过去!”

    唐粥转身,打马回军,拉住了想要一刀砍死曹操的左宗年吼道:“你做什么?我们不是乱匪,怎么能够做出这种杀人夺帅的事情来呢?要杀他就在战场上真刀真枪干死他,你下黑手算什么本事?”

    被训斥了一番,左宗年耷拉着脑袋和唐粥一起回转军中。回头,只见曹操还立在原处,还伸出手来向唐粥招手:快来啊!快来送死啊!

    越是如此,唐粥越是怀疑这是一出空城计,看似危险,实则里面根本就没有埋伏兵马。

    “慢慢挨过去,不要急!后面的追兵不足为惧,眼前的才是重中之重,万万不可中了这黑丝的奸计!”

    这些黑卫倒是没有唐粥的担忧,毕竟战术这种东西都是将军研究的,士兵只负责生或者死。身为黑卫,他们早就有了这种觉悟了。

    雒阳城内陡然发动,能够聚集的人马只有两千余,放在这片浩荡山林之间,也只是如同是一只只小小的跳蚤般上下奔跑。两千人渐渐驱马前行,渐渐散开,松散的阵型很容易就被一冲而溃。看到这一幕,唐粥心中更加担忧了。

    相比之下,对面的曹操依旧风轻云淡地看着这里,只是脸上的笑容更加旺盛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待着唐粥如同看烤架上的乳猪。

    这是有诈还是没有诈?

    打马在路上,唐粥有些拿不准了,只能再度下令不可急躁,收紧队形,缓缓行进。不过一千步的距离,众人竟然走了一刻钟还没有走完一半。

    远处,密林之中又走出了数十骑,飞尘带烟跑到了曹操身边。其中一人四十岁上下年纪,身边带着一位英伟男子,两人走在一起如同父子。

    对面的任何动静都牵动着唐粥的神经,一看到这一幕,看到那些人都是骑兵,而且还常年精于骑射的样子。唐粥心中猛地大震,这可不是什么山野猎户,这他娘的绝对是边兵啊!这些凶悍的边地兵,可不是如今的黑卫能够对付的。

    “慢!快退,林中有埋伏!曹孟德奸诈如此,竟然请来了边兵,以身为饵钓我入瓮!”

    唐粥大吼一声,带着众人拨转马头便撤退,直撤到了原来的位置。

    这曹孟德真是可怕,难道是袁绍请来的边兵,他们两人是串通好的?

    而对面的曹操笑吟吟地看着身边数十骑面容粗犷的大汉,大笑道:“可是边地来的汉兵?我乃沛国曹操!”

    “在下乃河内骑都尉丁原,这是在下义子吕布,不知曹兄为何在此与人相抗,那些人又为何见到我等到来便惶惶如丧家之犬?”

    曹操一双眼睛精光爆闪,看着笑呵呵的丁原,心中大震,身为外地军官,不经朝廷召唤私自进京,他这是要干什么?

    无论心中如何想,此时开口却是一样的套路:“哈哈!原来是建阳公,我早便听说了建阳公的威名,那可是名传雒阳啊!”

    不管他是干什么来的,上来先一顿猛夸没错,等到解决了唐粥这厮,回头再收拾这群边兵。一见面便决定先用完再杀掉,曹操的心思不愧有奸雄之称。

    一旁的吕布此时大约十八九岁上下,从来未曾到过雒阳城,听到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开口道:“义父的名号已经传到雒阳了吗?那不知可有我吕奉先的名号吗?”

    “奉先!不可无礼!”

    一旁的丁原见状训斥了一句,令后者不由得大为不悦。

    曹操却是对这个挨骂的小子很有情趣,指着远处的烟尘道:“哈哈!奉先若是要扬名也简单,看到对面那一群人了吗?他们便是太平教的人,你若是能够将那为首的一人杀死,我曹孟德保你扬名天下!”

    “真的?区区几个毛贼罢了!我身后数十铁骑,只要一次冲杀就能将贼酋的首级为你取来!”

    吕布大喜,手中方天画戟早就按捺不住了。看到他这副样子,曹操不由得一笑,还真是傻的可以。

    闻言,一旁的丁原则是大怒,杀敌是小,这样将自己的战力暴露在他人目光之下才是边军大忌。对于这个没脑子的义子,他再也没了平日的好脾气,转身一剑拍在吕布的坐骑之上,令这匹宝马吃痛连连后退。

    被这突然的一击弄懵的吕布一脸惊诧之色,见状,丁原毫不留情地骂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介执戟卫士,也敢口出狂言?还不退下!”

    训退了吕布,他才转头对曹操说道:“曹公不要见怪,小儿戏言,不可当真。敌众我寡,还是暂避为上!”

    眼中寒芒一闪,转而换上了一副苦脸,曹操连连摆手,低头扫了一眼忿忿不平的吕布,看到两员将领正在宽慰这小子,顿时眼珠一转。

    指着唐粥所在的位置悲戚道:“别人能退,但是我曹孟德不能退!那贼子在雒阳杀了我恩师桥玄先生,如今还想要逃窜出去祸乱天下。只要我曹孟德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让这些人过得了这片林子!”

    真是忠孝之人!

    吕布和身边的两名将领纷纷向曹操投去了钦佩的目光,反而是丁原连连称赞之间露出了一丝鄙夷。曹孟德大名他早便听说了,如今一见果然不凡,三两句话就让自己进退为难。

    远处,唐粥停了下来,却没有看到曹操率人追击过来,回头一看,双方竟然在一起聊了起来。

    不对!这绝对不是曹孟德的作风!侵掠如火,徐行如风,不动如山,这才是曹孟德手下兵马该有的姿态,而不是这般扭扭捏捏。

    唯一的可能便是······

    唐粥正在思考着,一骑从远处过来,抬头一看,那人不是蔡柳芽还是谁?

    “柳芽!师姐她?”

    还未开口,蔡柳芽便直接打马转了个弯道:“唐帅!圣主让我传话与你,那林中根本没有任何伏兵,你只管冲过去便是了!还有,赵云弟弟已经回来了,就在不远的路上。只要你这里厮杀一起,他便能够赶过来!言尽于此,告辞。驾!”

    蔡柳芽话说完,便打马回去了,连问话的机会都没留给唐粥。

    “唐哥!如何?”左宗年在一旁问道。

    唐粥只吐出了一个字:“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