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的大小仙女 > 第二一九章 我是谁?我是赵子建呀!

第二一九章 我是谁?我是赵子建呀!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月,天热。

    赵子建穿着t恤大裤衩坐在走廊下,看着院子里的罗小钟用功。

    打从高考结束之后罗超群把他送过来,中间赵子建自己也是各种事情不断,动不动就把小家伙丢回去一段时间,所以别看加起来快一个月了,但两个人真的待在一起的功夫,也就两周多点。

    可即便如此,赵子建还是逐渐发现了这个小孩身上的一些优点。

    他不狡黠,很认真。

    有人说那肯定是废话,五六岁的孩子,哪里来得及学会狡黠呢!

    但在赵子建看来,恰恰相反,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天性好动的时候,又是几乎从没有离开过父母的保护,所以往往十个孩子里倒有八九个是狡黠的。

    非贬义。

    他们就是会更想玩一会儿,他们就是想撒个娇,他们就是像四五个月的小狗一样,破坏欲极其强烈,什么东西都想翻腾一遍。

    而且五六岁的孩子,已经开始学会撒谎,学会抵赖,学会用哭来对抗。

    但罗小钟不。

    这小孩你说傻吧,很憨厚、很认真是不假,但绝对不傻。

    赵子建到现在还没有教过他真正深的东西,充其量算是打熬身体、舒展筋骨的阶段,他这个年纪,也不可能教一些真正的东西——这个过程,其实是蛮枯燥的,乐趣不算大,不过罗小钟傻呀,师父怎么说,他就怎么练,大热的天,即便院子里其实体感温度很舒服,他还是经常练得一身大汗,小脸儿通红,经常看得谢玉晴都心疼,忍不住要念叨赵子建两句。

    但他真的傻吗?

    赵子建教他的很多东西,对于老手来说,都是起步的基础,但对一个孩子来说,其实未必就是真简单的,这些东西,既刻板、有所标准,不能错,又要求每个人在练习的过程中不断的调整适合自己情况的细节——师父当然会帮忙,会指点,但罗小钟不光是标准地执行赵子建的要求,一丝不苟,而且不少地方,居然会提出自己的想法,这可就很难得了。

    要知道,他只是个幼儿园大班的孩子。

    尤其是相处日久,他渐渐地跟赵子建,跟谢玉晴都熟识起来,小孩子嘛,不知不觉的就有些孺慕之态——一点点恰到好处不多不少的小可爱小撒娇,让谢玉晴喜欢他喜欢的不行。

    但赵子建依然没有最后吐口说要收他做弟子。

    这是一个好孩子,将来他未必会成长为一棵好苗子,但只要自己能护住他度过最危难的时候,再多少传授他一点炼体之术,让他比普通人多那么一点自保的能力,将来,他或许是有机会度过平稳自在的一生的。

    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收了他做徒弟,他就将成为霍东文的大师兄。

    那个压力,恐怕不是一般的大。

    赵子建很怕到时候会毁了这个孩子。

    有自己在,赵子建有的是信心霍东文这辈子都别想翻出手掌心——不止是早起步的优势是无比巨大的,关键是在起步阶段就已经掌握了近乎是终极的修炼法门,这种优势,才是真正决定性的。

    霍东文这个人很不坏,赵子建既然已经收了他做弟子,且准备将来大用他,那就肯定会认真的教,至少让他将来取得的成就,不会低于前一世那个时候横行一方的他,但越是如此,罗小钟的位置就会越发尴尬。

    天赋横行者,性必桀骜。

    赵子建有着成熟的心性,与数十年历练的心境,且也有足够的能力压住任何一个弟子,但作为大师兄,罗小钟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压住霍东文。

    这真是一个大问题!

    又喝下一口茶,赵子建忽然坐起来,招手,“小钟,过来……”

    罗小钟正在似模似样的挥拳,闻言回头看看师傅,然后一板一眼的收回姿势,还按照师傅说的,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才蹬蹬地小跑过来,说“师父。”

    赵子建拿起一块小毛巾,给他擦了擦脸上、脖子上的汗,摸摸他的脑袋,问“累没累?”

    罗小钟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赵子建笑起来。

    拉过他的胳膊,双手掐上去,一寸一寸的挪。

    老话叫摸骨,其实扯淡。

    过了一会儿,赵子建问他“将来要是有个……个子很高,很能打的人,也拜我做师父,他可能会欺负你,你怎么办?”

    罗小钟想了想,回答说“那我就多吃,将来长得比他高。”

    这个回答真是喜气逼人。

    赵子建闻言笑了起来,又问他“你得很能吃苦,师父教的东西,他可能一遍就会了,但你得三遍都未必学会,学会了也未必有他学得好,所以你得比他刻苦五倍,才能跟他一个水平,怎么办?”

    罗小钟又想了想,说“那我就刻苦六倍。”

    赵子建抿了抿嘴。

    真是好孩子。

    他抬手摸摸他的脑袋,心里的那抹不舍再次翻上来。

    其实还有一部分他没有说天份这个东西,很多时候是你再刻苦都比不上的。而霍东文不要说已有的基础,他的年龄在那里放着呢,单单只是天赋这方面,赵子建脑子里有关于前世的那些记忆,就已经为他做了证明,但罗小钟的话,至少就目前来看,比霍东文至少差了两三个以上的级别。

    霍东文浑不费力就可以做到的,罗小钟可能费尽力气无比刻苦,还做不到。

    而赵子建知道的,霍东文其实也很刻苦。

    不过再想想,我是谁?我是赵子建呀!

    我一个堂堂的大宗师级别的人物,回到灵气爆发之前了,就凭我的能力、我的经验、我的见识,我要是连一个罗小钟都调理不出来,我这个大宗师也太水了吧?天赋不够怕个鸟,有师父啊!师父堆也给你堆出来!

    再说了,就算是不收他做徒弟,只传授他一些基础的东西,将来他就真的会像自己设想的那样,过上平静安然的日子吗?

    灵气时代的大幕一旦开启,谁又可能平静安然的下来?

    想到这里,赵子建的心一下子就狠了下来。

    “好!”他说“师傅回头要安排一些事情给你打熬筋骨,可能会有点难受,有点疼,但是只要熬过去,就肯定对你有好处,懂不懂?”

    罗小钟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说“我爸说过,从住进这个小院子开始,师父就是我爸爸了,师父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师父肯定不会害我的。”

    赵子建闻言笑起来,又摸了摸他的脑袋,说“说得好。”

    正好谢玉晴从外面回来,这时候走进院子,正好看到他们爷俩挨在一起,赵子建脸上少见地出现一抹疼惜的感觉,她看了不由得就有些诧异。

    等她把买来的鲜菜放进厨房出来的时候,罗小钟已经又回到院子里练功了,她过去挨着赵子建坐下,问“刚才怎么了?是不是小钟说话惹你生气了?”

    赵子建摇了摇头,说“没,就是叮嘱他一点事情。”

    其实呢,不怪谢玉晴会这么问。

    这是赵子建的老毛病了。

    一个老家伙,自我,且自大。

    外表彬彬有礼,风趣幽默,温柔体贴,但内心里很坚硬,很难真的对谁敞开心扉的好——对罗小钟这个小孩,他以前就更是连疼爱的表情都很少露出来。

    所以在此前,赵子建这个做师父的,很多时候都是教东西,带着跑步,像头两天那个时候怕他晚上睡不好出去看两次这样沉默的关怀,已经是他的极致了,孩子练功少有不对,他的脸色是会很不好看的。

    反倒是谢玉晴这个做师娘的,出于女性天生的温柔和细心,对年幼的罗小钟可以说是关怀备至了,平常也温柔的很。

    不过还好,罗小钟这小孩心大,对师父的严厉怕归怕,居然依然还是会对赵子建有些孺慕之情——因此谢玉晴更疼他。

    听到赵子建说没事儿,谢玉晴就笑了笑,起身回堂屋里去。

    赵子建又盯着罗小钟看了一会儿,走了一阵子神,然后才问“中午吃什么?”

    谢玉晴在屋里不知道在收拾什么,随口回答了一句,赵子建“嗯”了一声,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种熟悉的心悸的感觉一下子又来了!

    这一次,显得格外汹涌。

    赵子建倏然握紧拳头。

    过了连一秒钟都不到,一只红绿相间羽毛斑斓的傻鸟飞快地斜飞入院子,几乎是在用它最大的声音在哪里傻叫,“你个死鬼!你个死鬼!你个死鬼!”

    赵子建冲它招了招手,说“办事儿,来!”

    正准备飞去野酸枣树上落脚的黄段子在半空中一个漂亮的斜飞转向,笔直地飞向赵子建,在他手掌上落下了。

    就在这时,一道自赵子建回到2o16年之后从未碰到过灵气浪潮无比汹涌地扑了过来——其强度,至少有四月鹤亭山里灵涌那一次的两三倍!

    傻鸟兴奋地叫,“汪!汪汪汪!汪汪!”

    而这个时候,谢玉晴正在房间里忙活着,却忽然“啊”了一声,带着些惊异的语气——那一刻,赵子建愣了一下,旋即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他顾不上傻鸟了,直接原地空翻翻过沙发,冲进了屋里。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