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十四.你 改 悔 吧

十四.你 改 悔 吧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女人看到张燎猛地一睁眼,大惊失色,连忙想要脱离与张燎的距离,他怎么可能在受到完整的克苏鲁的低语下苏醒过来,他应该会被转化才对。

    但是她的一切手段下一刻都被停止了,她的脖子被死死地掐住,死死地,像是一个铁钳一样死死地卡住了她的喉咙,这只大手的力气太大了,她拼命的呼唤陷阱之书。

    “九……九……”女人挣扎着求救,喉咙被握的太紧,是她发不出准确的声音,她看到张燎的眼神,那对眼神无情且狂暴,她很害怕。

    但是陷阱之书毫无感情的看着这个女人,它已经仁至义尽了,也没想过图害这个女人,还一直帮她为她出谋划策,帮她出人头地,让她从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走到今天,已经够负责了,她自己不争气,叫她最好不要惹法庭的麻烦,她还是不明白灼魂法庭到底代表着什么。

    那怕是如此弱小的灼魂法庭,也是要万分警惕对待。

    陷阱之书准备回归本质世界,等待下个合适的宿主,作为本质世界一百异士中的第七十九位,一种概念的化身,随着两个世界不断交合,会有人求爷爷告奶奶的想办法召唤它的。

    想到这里陷阱之书闭上了它的独眼。

    “九……就……”女人向着陷阱之书求救着,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从她用身体勾引那些阔佬来到她布下的陷阱杀了以后,她已经彻底的不在相信仁义道德了,为了自己,只为了自己活下去,为了活的更好的活下去,那就够了。

    “我……卧……以后都听你的……挺……救……呜”

    手掌上的力道变得更加狂暴,她已经说不出话了,陷阱之书只是闭着眼睛不在管她,如果是其他存在,它到不介意出手,只是灼魂法庭,它真的不敢动手。

    你就好好去死吧,反正你也是个没人在意的废物,要不是我你就死在垃圾堆里了,你既没有关心在乎的人,也无人在乎你,无人关心你,无人铭记,唯一能够留下的存在就是留在档案上的一张纸,石匠会何年何月一名成员阵亡,

    “呜呜……呜呜……”女人痛苦不甘的挣扎着,呜咽着。

    女人流出眼泪,她害怕,她恐惧,她真的很害怕,很害怕死,她害怕,不想死。

    但是她视界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已经看不清什么东西了,已经呼吸不过来了,她渐渐越来越平静起来,因为她已经渐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悲惨的一生,她要死了。

    砰的一声,女人从半空中掉下,她连忙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张燎看着爬在地上不断大喘着气的女人,他沉默了一会儿,用平静的声音说道

    “你叫什么?”张燎此刻不在是狰狞恐怖的恶魔形态,回复了人类。

    “李樱雪。”她小心翼翼的说道。

    “把那层皮脱下来。”张燎语言平静,却又带着不可置疑的态度。

    “嗯。”李樱雪轻轻回了一声。

    张燎感觉眼一花,“周止”就变成了一个臃肿的中年妇女,脸色蜡黄,皮肤干燥枯硬,活脱脱一个黄脸婆。

    张燎用神念确定了三次,确定了那就是她的真实皮囊,名字这么好听,人是真够丑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张燎说道

    “俺不知道!”李樱雪往那地上一坐,跟肉堆在地上一样,叠起层层肉皱,加上那昂扬跋涉的语气,就是个泼妇大妈。

    “你很痛苦。”张燎带着难以察觉的悲悯的说道

    “啊!你说什么俺不明白!”李樱雪摸了摸头脑说道,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我本来想要直接杀了你,但是我觉得还是进行审判比较好。”

    张燎在刚才想要直接毁灭李樱雪的时候,李樱雪的眼神制止了他,那种绝望愤恨,那种不甘渴望,让张燎对此心生怜悯。

    “也许你依然会死,也许只是承受牢狱之灾。”张燎对着李轻雪说道

    李轻雪听了这话脸上依旧一副俺就是粗人的样子,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张燎抱着双臂,倚靠在储衣柜上说道

    “你在不停手,我现在就杀了你。”张燎看着李樱雪说道

    “你在说什么?俺不……啊!我的眼睛!”

    李樱雪突然像是一堆肉球耸动一样,捂着自己的左眼不断晃荡。

    “对不起,不敢了。”

    张燎走近李樱雪,半跪在地上,对她说道

    “抬起头。”

    “对不起,俺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我没恶意。”

    “真的?”李樱雪谨慎的问道

    “抬头。”张燎平静的说道

    李樱雪抬头抬到一半又急忙把头收回去,看到张燎没什么反应她才真正的抬起头,然后很害怕的看着张燎。

    张燎伸出手,他的手固定住李樱雪的头,滑腻的皮肤让张燎有些恶心,但是张燎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就像是很自然,很普通一样,把一个眼珠子放进她空荡荡的眼眶里。

    “你的心象可以处理这种伤势。”

    “嗯。”李樱雪轻轻的回道

    张燎放回眼珠以后,站在她的旁边,他打算开庭,来审判李樱雪,但是现在显然不行,现在得先控制住她,张燎说道

    “李樱雪,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不管你承受什么样的痛苦,你将自己所遭受的痛苦牵及到无辜的人,我虽然感到愤怒,但更多的是悲哀。”

    “说到底你还是要杀我。”李樱雪愤怒的咆哮说道

    张燎看着李樱雪,平静的说道

    “李樱雪,如果你只有死路一条,那我何必这么费劲。”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把我送进监狱?然后关一辈子?这跟要我命有什么区别?”

    “我在个人情感上是倾向于你的,希望能够从轻审判,所以我要开庭,确定受害人数,损失范围,损失程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用调查了,五百三十二条人命,男的女的老的小的好的坏的都有。”

    李樱雪带着怨气说道,她无意识的倾诉着自己愤怒。

    张燎听到这话,猛地一窒,他神情沉重,但是他隐约知道,这就是真相,她说出了实话,张燎没有沉默太长时间,他不希望让李樱雪感染到这种情绪,于是他说道

    “你的精神情况不是很好,法庭会得到真相的,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孩子,我会让你死的没有痛苦的。”

    “死的没痛苦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李樱雪绝望的说道

    “你改悔吧。”张燎劝诫道

    “不管怎么样我都是死路一条,我为什么要改悔?”李樱雪嘲笑着说道

    于是双方就不说话了,张燎走到李樱雪的身边,将手放到她的头上,大量的狱火灌进她的体内,张燎看着爬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的李樱雪,他说道

    “你用三十天时间来去改悔吧。”张燎说道

    “你不用试着逃跑,解除这火焰,你尝试的后果就是被烧成灰。”

    “你现在被剥夺了谋害他人的权力,但是却拥有自卫权,用三十天时间去改悔吧。”

    “我改悔了有什么用?”李樱雪充满怨恨的说道

    “这三十天你是自由的,无论是想要吃喝玩乐,旅游逛街,只要不是作恶,你就是去开个乱交趴体都跟我没有关系,咳咳,当然我肯定是不建议这么做,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只要你不去谋害他人,想做什么都行。”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去改悔。”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自由选择,出乎你的自由意志。”

    “改悔能不能饶我一命。”李樱雪看着张燎再次问道

    “如果你说的一切是真的,那就不能,这点我绝不说谎!”

    张燎说完就不在说话了,他打开储衣柜,悠悠正香甜的睡着,他抱起悠悠离开了这里,张燎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发呆的李樱雪,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狱火在她的体内燃烧着,不需要担心她会在做出什么恶事,最主要的是她能不能明白,张燎走进电梯,按下前往前往三楼的按钮,他还得去办身份证,这才是最关键的,如果有了身份证他就修撒多了,身份证很重要,一定要有。

    在电梯的铁门彻底合上之前,张燎猛地睁开眼睛,看向李樱雪,她正对着张燎意义不明的笑,张燎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什么问题都没有,如果李樱雪对他进行了诅咒或者攻击,那她肯定死了,而且自己不会觉察不到,但是为什么张燎感觉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却感觉有些怪异。

    张燎无奈的捂住头,管她呢,张燎抱紧悠悠,叮,电梯的门开了,张燎走向最左边的办公室,推开门看到一个带着眼睛的女士,长的很漂亮伶俐,坐在一个发光的盒子前,一副很傲气的样子。

    他还看到了周止,周止在一堆文件前拿着筷子吃着一个塑料盒的粉丝汤,她看到张燎,情不自禁的嘴角一笑,然后指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塑料盒,她看着张燎说道

    “去跟小张登记一下,你俩还是同姓,对了,顺便就登记上吧,以后就跟着我了,没有意见吧?”

    周止表面看上去漫不经心的说道,实际上心里还是有些虚,她说完就喝着粉丝装着很平常的样子。

    张燎听了这话实在有些无奈,但是这种善意的话语他还真不好意思,他觉得最好的情况就是他滴周姐给他办个身份证,然后给他安顿好住处,在给他一笔钱,就不管他了!

    美滋滋!

    但是理想挺丰满的,但现实太过骨感,好吧好吧,总不能现在还去流浪,去睡大街,我倒是挺得住,只是让孩子受这样苦,我还是个人吗?

    想到这里,张燎对着周止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说道

    “那就谢谢周姐了!”

    “没事没事!”周止听到张燎没提出什么反对意见眉毛都快飞了!

    张燎先是把悠悠放在一个真皮沙发上,让她搁哪睡着,然后来到那个叫小张的身边,他也没说话,只是表情和善的坐在那里。

    这个被周止叫做小张的女人伶俐漂亮的脸还是冷着,她看到张燎来到旁边,递给了张燎一张到处都是框框的纸,张燎虽然识字,但是那些字合在一起他就不懂得是什么意思了,那个叫小张的女人很认真的帮助张燎理解意义,直到填了七七八八,张燎瘫在椅子上抹了一把汗水。

    他妈的比打架还累,张燎看着也是很辛苦的小张,很是感激的,他平静的说道

    “谢谢你,我叫张燎。”

    “不用谢,我叫张傲雪。”

    哈哈,还真像,挺傲的,不过叫瑞雪也更好一点,瑞雪,瑞雪,瑞雪兆丰年,张瑞雪。

    “咳咳!”身后周止正诺无其事的咳嗽了两声。

    张燎猛地回神,他对着张傲雪笑了笑,然后准备离开这里,去跟他滴周姐聊聊,了解一些情况。

    “那些,傲雪,哈哈,有些怪,那我先去过去了。”

    “嗯。”

    张燎站起来正打算离开,但是突然一阵眩晕,张燎茫然的半跪在地上,握住张傲雪的手,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我爱你。”

    周止看着张燎跟张傲雪在那叽叽歪歪!卿卿我我!肺都要快气炸了!这个小白脸刚才还在那么坚定的说着爱她,现在又跟着小张在那聊的那么开心,她心里有些堵的慌,但是这是一种礼貌,不能说什么,没事没事,反正以后天天在一起,好好的慢慢的“教育”(调教)他,我……

    周止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停止了思考。

    上一秒,张燎跪在地上对着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姑娘说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