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十四.让这暴风雨??来滴更猛烈些些些吧!

十四.让这暴风雨??来滴更猛烈些些些吧!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张燎先是茫然的半跪在地上,但只过了一秒钟,他就醒过来了来,张燎背部汗湿了,他浑身时热时冷,时冷时热,这是吓得,周止的杀意压在他身上,张燎看了一眼张傲雪,她正一脸看臭虫的表情看着张燎,原本张燎与张傲雪刚刚短暂建立起来的友谊灰飞烟灭了。

    张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拿着刚刚填好的文件看。

    “你拿反了。”张傲雪好像不经意发现的一样。

    张燎听了这话手抖的不行,周止正死死看着他,张燎看了看手中的纸,确实拿反了。

    “哈哈哈哈……”张燎礼貌却又不失尴尬的笑着说道

    “我看的太专注没有注意的到呢,谢谢你傲雪小姐。”

    “你刚才是说我爱你是吗?”张傲雪若无其事的说道

    “有吗?”张燎看着手里正面的表格也好似不经意的说道

    “呀,是我记错了吗?你刚才半跪在一脸温柔诚挚的对我说我爱你。”

    张傲雪的声音不大,但是周止耳朵尖着呢。

    我求求你歇会吧!我是刨了你家祖坟了吗?

    “没错,你记错了。”张燎专注的看着表格,一副工作狂专注的神情,那种苛刻专注的工作狂。

    “你记错了,我没记错。”

    周止的声音听不见愤怒,只是一副SH姨太太想听八卦的腔调,一点怪异的情绪都没有,好像只是好奇一样。

    张燎心想着这娘们难道不生气,张燎这个贱人心里半是庆幸半是失落,但更多的还是庆幸,毕竟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微微抬起头,打算看看周止这老娘们几个意思。

    周止眼神阴郁的看着张燎,这个人渣加畜牲,真是个发情的野狗,见到谁都要去摇尾巴,这都是自己自找的,她看到张燎微微抬头,悄悄朝着瞄来,便装作一副平和的样子,她倒想看看张燎到底能作出什么花样,今天便一一记住,秋后在算账。

    张傲雪看周局已经上头,一副要生吞活剥张燎的样子,就不在说话,安心看八卦,她刚刚倒不讨厌张燎,甚至对这个挺有礼貌的男人还有着好感,但张燎噗通往那一跪!(半跪好不好!)她就认出张燎的本质,这是一个渣男,渣的无底线那种,她可不想跟这种男人共处一室。

    周止看着张燎温和的说道

    “张燎,我们家小张可是局花,喜欢她的人可是能排到大门口,你这么突然人家一时半会怎么能接受的了,小燎子,你要是喜欢你跟姐说,姐帮你。”

    “哎呀周姐!”张傲雪羞涩的说道,这样说人家会羞羞~

    张燎的心在颤栗,手在发抖,今天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周止向来直来直去的,突然装的跟个媒婆似的,你骗谁呢,刚才在楼上是谁摸得他屁股蛋子。

    现在在装模作样肯定是不行,周止根本就不算放过他,她要是发发火,那还好,现在周止心里憋着火,肯定是要想着算账,在装糊涂就死定了。

    张燎感觉时间像是凝滞的王水,如此的缓慢,张傲雪带有鄙夷的脸,周止平和下隐藏的愤怒,张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我需要一首带感的BGM撑起我的内心戏

    别急,先理清现在的情况,急也没有用,急有什么用呢?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我应该怎么做。

    我可不可以直接走人,我为什么要在这待着?我不高兴走还不成吗?

    不行,不行,不是身份证,不是那个,主要她没有心怀恶意,她是个很香的,很好的女士,她没有心怀恶意,不然天地之大,何处不为家,况且也是我噗通一下跪在那向周止告白的,是我被剑刺着还坚持告白的,是我自己惹得火,不能把自己搞得跟白莲花似的,你还小吗?

    那既然不能走,那该怎么处理呢?

    先确定去处理谁,目的目标很明确,是周止,是我滴周姐,是俺滴周姐。

    该怎么办呢?

    张燎把刚刚张傲雪递给他的一次性水杯里的水喝一口,虽然很渴,但不能喝太多,那样会显得自己很慌乱,然后把它放下,张燎随手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放,站起来,然后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张燎看着周止,朝着她走去,平稳的说道

    “唯世间俗人爱花,非同常人则爱莲爱竹爱这天地自然。”

    “张燎啊,你要是喜欢傲雪,就别遮遮掩掩的,正好都姓张,连孩子都姓张就成了。”

    周止依旧一副老大姐的神态,一团和气的说道

    张燎依旧一副真诚诚挚的神情,然后朝着周止走去

    ”你是我的心中的莲,最傲然高洁的莲叶,你是如此的美丽高尚。”

    你这话可是应该对着傲雪说的

    这是周止想要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酸的要死,只能呆呆地看着张燎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不能动弹,浑身无力,她只能看着,无法抵抗!

    “何登微弱的香溢,也敢于这最美的青竹相比,你这傻子,呆子,可笑的人呐!”

    张燎神色坚毅,语气铿锵有力却又带着温柔关怀,,他又说道

    “宝玉与玻璃,你竟去选择闪闪发光的玻璃,而错过真正的宝物,你是该死的罪人!不可恕的魔鬼!”

    “呵,狗屁不通!”周止冷笑着说道

    “我这该死的人呐!我这该死的人呐!已经心若死灰!心死、心死!我为何还要这般苟活下去!为何呐!为何呐!”

    张燎声音悲痛哀悯,简直是鬼闻鬼哭,神听神泣。

    “去吧,我会想你的。”

    周止看着张燎在那耍宝冷嘲热讽道

    “如今我已经中了剧毒,中了剧毒,唯一能够使我解脱的,就是一位天使的微笑。”

    张燎捂着心脏声嘶力竭的说道,一副在沙漠里缺水走了七天七夜样子,而他看向周止的目光就好像看到了绿洲一样。

    “上班这么严肃的事,我要笑吗?”周止摆出司马脸,对着张燎摆着冷脸子,说道

    张燎也不丧气,绕过这段话,继续他的表演,他走到周止的面前,压低自己的身高,但也使他略高于周止,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极近,但周止只是冷着小脸,然后张燎接着说道

    “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周止依旧一副我就在这看你的表演,请继续你的演出。但是下一刻一件她意象不到事情发生了,张燎突然按住周止的头,吻向向了她,周止被偷袭,没想到,竟然被这个混蛋偷个正着,周止一把推开了张燎,张燎不得不一屁股墩坐在地上。

    “混蛋!”周止杀气腾腾的看着张燎。“给我滚出去!”

    张燎好像很失落的样子,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体上的灰尘,然后走过去抱起悠悠,然后朝着门外走去,但是当张燎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硬信封扔了过来,张燎转过身接过硬信封,一副迷惑的样子。

    周止好像不怎么在乎他一样,爬在文件堆里,写着什么,然后不经意的,说道

    “这是你的手册,回去好好看看,有个钥匙,那栋蓝色的楼,九零九,你的宿舍,对了,里面还有些钱,自己去买点东西吃。”

    张燎对着周止笑了笑,表示谢意,然后张燎转过头。

    计划の通

    张燎背着悠悠,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办公室,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表情又沉稳下来,朝着他的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