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十五.我可真是个带善人

十五.我可真是个带善人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张燎躺在沙发上,这是一个简单装修过的房间,三室一厅,张燎只要稍微准备一下生活用品就可以入住,张燎对此相当满意。

    他准备出去买些东西,但是他看着睡着的悠悠,应该说是昏迷的悠悠,正爬在沙发着睡着。

    虽然不想叫醒她,但她醒来自己一个人该害怕了,还是带上吧,张燎走过去尽量不想弄醒她,但是这个小妮子很此刻已经临近苏醒了,轻轻的触碰提前了这个过程。

    “你醒了.jpg”

    悠悠睁开眼就看到张燎的脸一脸笑容近在咫尺的看着她,她吓了一跳,一脚丫踩了过去,踩在了他的脸上,张燎被蹬退了几步,悠悠气愤的说道

    “吓我一跳!”

    “给你个惊喜吗。”张燎也不生气,只是笑笑。

    “这惊喜太差了!你以后不准这样。”悠悠气然的说道

    张燎听了这话,内心没啥波澜,他接着说道

    “我亲爱的小公主,请原谅我的冒犯。”

    “噫!肉麻!”悠悠说道

    “啊!那我应该怎么做。”张燎故意很夸张的说道,但是刻意不涵盖感情在里面。

    “要对我好!嗯!你对我好!我对你好!知道吗!”悠悠也不乎这话真不真诚,听了这话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好嘞!”张燎一把抱起了悠悠,悠悠也不抵抗,他俩一起走向走向门外。

    晚上,九零九的房门被打开,一大一小出现在门前,张燎提溜着一大堆东西,小的也是满脸通红,左手右手都是东西。

    “买这么多零食!吃成胖妮!”张燎调侃的说道

    “我就要买这么多!”悠悠脸色通红的说道

    “以后每天只能吃两包,”张燎把买来的东西往沙发上放。

    “我不!”悠悠一副咸鱼的模样爬在那堆零食的袋子上。

    张燎走过去抱起她,走向浴室,走着说道

    听话,为了你好,逛了一天了,想要什么不都是给你买了,洗洗澡睡吧。”

    张燎感到有些疲累了,于是主动结束了这个游戏。

    “好吧,但我要跟你睡在一起哦。”悠悠说道

    “男女瘦瘦不亲。”张燎说完把悠悠往浴室里一推。

    悠悠被推进里面,刚一离开张燎,她就感觉到一阵恐慌与冰冷,周围的环境好像都对她有着恶意,好像要来吃了她。

    张燎打算关上门,但是他发现一股阻力,悠悠正用力卡着门,不让张燎关上。

    张燎看着悠悠犹豫的脸,心中怜悯,笑了笑,说道

    “我就在门前,我不走,但是门要关上。”

    悠悠看着那温和的笑容,心中好受不少,说道

    “我还是害怕。”

    张燎看着悠悠露出畏惧的脸庞,心中想到,总算是让她对我放下心防了,不能让她感受自己不重要,或者不受人爱,做出一副很看重她的意见的样子,这样才能让她渐渐康复,虽说今天一天都这么做了,但是如果这么发展下去,让她只对我一个人能够接受是肯定不行的,张燎想到这里,便一副大人被自己的孩子要求什么比较过分要求,虽然不想这么做,但还是很无奈的同意的样子,说道

    “我就在这里,坐着,行不行,你有什么事叫我好吗?”

    不能强迫她,她现在一定还很敏感,要小心的前进。

    “嗯,我叫你你就过来哦~”她看了看张燎的脸,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这个大坏蛋,应该是认真的吧。

    “去吧,我就坐在这。”

    张燎说完就宽厚的笑了笑,等到悠悠渐渐自己关上了门,张燎的笑容也一点一点消失,他又平静了,如果没有什么事,他总是平静的。

    张燎想要去拿一本书看,但是他又不敢动,她肯定在时时刻刻盯着他,时刻注意他对于她的态度,从而评估自己她的价值,她现在很敏感,最好还是不要做出让她误会的事,所以张燎很奢侈的召唤出心象,让心象将一本书拿过来,张燎拿着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张燎突然不经意的看向窗外,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看着书。

    不知道过了多久,约有个十多分钟吧,悠悠一边艰难的自己洗着澡,一边心里埋怨着张燎,她一直都是跟妈妈一起洗的,她想让张燎帮她洗,除非她不能一个人完成洗浴,张燎宁愿让她洗慢点,洗的不干净些,也不希望逾越,这是道德。

    “没有善恶,只有善与善的缺乏,西坡的奥古斯丁,啊,一元论。”

    张燎看着大部头低声的吐槽道。

    张燎回过头,洗了得有半个小时了,估计差不多要要出来了,但张燎并不着急,她能洗干净一点也是件好事。

    啪!

    门被打开了,悠悠围着浴巾脸蛋红扑扑的,她透过玻璃门能看到张燎的大概的轮廓,一想到他就在门外边,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我去睡觉了!”悠悠大声的说道

    “你睡觉问我干什么?”张燎一副吐槽不能的样子。

    “我一个人害怕!”悠悠接着大声说道,一点也不觉得害羞。

    “啊!那怎么办呢?”张燎说道

    “还要我说嘛!”悠悠说道

    “我就在客厅看书。”张燎一边翻着书一边说道

    悠悠看着张燎的脸,他好像有点不耐烦了,这时候如果继续强硬的要求可能会产生反效果,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凭借本能感觉到了这点,她也用着女人的本能,引起别人内疚。

    “我不想一个人!”悠悠委屈巴巴的说道,配上她玲珑可爱的小脸,显得十分让人心疼,这是一种专属于漂亮女人的本能,每个漂亮女人,而且知道自己漂亮的女人,总会或多或少的本能的懂得这些,利用自己的优势,而悠悠显然就是个可爱的孩子。

    拙劣的演技,不管怎么样,再怎么溺爱,也要让她知道,谁是这个家的领导者,张燎这样想到,于是他脸色冷淡,一言不发,抱起悠悠,走进卧室,把悠悠往床上一放,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凡事皆有度,不要太过分了,张燎躺在沙发上翻着书看着,突然门吐吐拉拉的,钥匙开门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张燎立刻知道了来者是谁,除了周止没人还有这个家的钥匙。

    张燎心情突然很阴郁,像是一头凶悍的野兽,却只能坐视自己领地被人冒犯,张燎郁闷的捂住头,你不能敲门吗?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张燎突然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不满。

    周止推开门,看到坐在沙发上张燎,他看到周止,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副平静的样子,原本冰冷的脸稍微好了一些,她到张燎面前,直接坐在他的大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

    “你多有本事啊。”她对着张燎表达自己的愤怒,她其实已经不生气了,她只是装出来想要威胁张燎表示顺从。

    “啊,是啊。”张燎有气无力的说道,他委婉的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然后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

    张燎心中不高兴,也没什么心思跟她玩游戏,虽然他知道周止在想什么,但是他心烦的很,毕竟进门就一副冷脸,干什么?下马威吗?这种情况难道我要笑吗?难道我要笑吗?

    周止看着张燎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心中更是恼火,她看着张燎一副平静的样子,心中更是生气,她一气之下直接按住张燎的头,然后吻向他。

    她周止倒不是没有城府手段,不懂得察颜观色,她能不靠潜规则当上这个局长,可不是个白莲花,可是她实在喜欢张燎,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可喜欢就是喜欢,她想要确定他俩的关系,想要死死的将张燎束缚住。

    她不太懂得其他方法,长的倒是漂亮的很,本来自身女人的本钱十足,却不会利用,就只能拿出自己熟悉的一套,官场上那一套,她倒不是想要证明自己对张燎的权力,就像劝酒劝的不是酒,而是证明自己的力量一样,但她确实是只是不会表达爱意,所以就用这种她觉得类似方法,只要把他表示自己乖乖听话,自己就什么都依他。

    该怎么办呢?

    张燎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周止,我该怎么办呢?

    是脑子一热,直接翻脸,还是暂时忍耐下去?

    张燎涣散的目光心绪迅速流转,最后张燎做出了决定,先礼后兵,不可卑微如蠕虫,但也不必那么焦躁,先看看情况的发展,在做出判断吧。

    张燎躲过了周止的亲吻,那对他是屈辱的,因为这是强迫的吻,张燎迎着周止重新变得寒冷的目光,自从他对她表白以后,她就一点不给他面子了,什么都是直来之去的,有益也有弊吧。

    “上了一天班了,肯定辛苦了亲爱的周姐。”

    张燎做出一个亲善的微笑。

    周止听了这话,心中一酸,精神猛地一松,浑身放松,多少次回家都是孤身一人,躺在沙发喝着啤酒看着电视,有时突然会感到无边无际的孤独朝她袭来,但是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笑笑,喜欢她的人倒是也不少,只是自身洁身自好,内心也是个高傲的人,也不打算将就。

    她往张燎身上一趴,然后好像很无奈的说道

    “是啊,我很累啊。”

    张燎感受着这位女强人的柔弱,这种强势的女人对于别人露出软弱的情形是难得,张燎有些无奈,看来她倒不是想要控制他,是他太误会了,不过是个常人看到她这样也会误会。

    “真是不容易。”张燎表达自己宽慰。

    “嗯。很不容易的。”周止爬在张燎身上哼唧着说道

    “我买了些茶。”张燎说道

    “不用,我就这样歇会儿。”周止有些霸道的说道

    张燎无奈的笑笑,说道

    “我怎么感觉我跟个小白脸似的?”

    “啊?”周止故意装作很疑惑奇怪的语气。“你不就是我的小白脸吗?”

    “啊,是的,是的……”张燎好像无法反驳一样,这么回道

    到了夜里,周止已经离开了这里,她要离开一个月,此刻是来与他告别的,张燎推开门,走向这栋楼的天台上,他站在房顶的房檐上,茫然着观望四周,有时候,很多时候,夜晚,他想着,人生的意义,我的意义是什么?

    风乎乎的吹着,将张燎的衣裳打的飞舞,张燎四顾,心却茫然,张燎说道

    “我要干什么?我要的意义,我的生活,我的生活,我的生活,我的生活,我的生活……”

    “你出来吧,出来吧。”

    张燎这么说道,从房顶上下来,人本就向死而生,我们不过是朝着死亡而生存,但是认为应该肆意放荡过着自己的一生,认为自己主观的观念就是尺度,那是一种愚蠢,如果说真的说有什么称的上意义的话,那就是真理。

    绝对的意识,先验的真理。

    人是万物的尺度,而这尺度由先验的存在于灵魂。

    一种不需要验证的正确,我们的社会由此塑造。

    混乱无序的人生因真理得到意义。

    做个爱智慧的人吧,做个爱真理的人,做个有道德有勇气的人。

    我不能死,至少我不应该死在这里。

    我终将胜利,也必须胜利。

    对吧,张燎露出宽厚的微笑,看着李樱雪从阴影中走出来。

    “你需要帮助,是吗?”张燎笑着说道

    “我愿意改悔!我愿意改悔!什么都给你!我有很多钱!很多钱,去做好事,能做很多好事,我都捐出去,而且我保证再也不做坏事了。”

    李樱雪爬在地上哭泣哀伤的说道

    “我们出去走走吧。”张燎走上握住李樱雪的手,拉着她的手走向天台边檐,然后同她一起从天而降,当他俩即将砸在地上变成一堆血肉时,一阵微风吹动,张燎与李樱雪站在人行道上。

    “我们要去那?”李樱雪问道

    “我也不知道。”张燎回道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帮你,只是想帮你。”

    “你这个伪君子,如果你想帮我就应该给我一条活路。”李樱雪愤怒的说道

    “我只想帮你。”张燎平静的说道

    “如果你没有这火焰的力量,你这个混蛋敢这么做吗?”李樱雪说道

    “我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如果我没有力量,我去找你就是死路一条,那我就想办法借助别的力量,报警、找关系,如果有什么可行的手段,我就会试着出力,如果一切都不行,那怕我有生命危险,只要有成功的可能性,我就应该会出手。”

    “说的可真漂亮,可是,我见过比你更道貌岸然的人,我见过!见过!你在这玩着你的道德游戏,做着你的救世主!实际上只不过纸上谈兵,真要有危险,你跑的比谁都快。”

    李樱雪狰狞的说道

    “你的灵魂饱受伤害,愤世嫉俗。”张燎与李樱雪走在人行道上,他平静的回答着李樱雪。

    “你的灵魂让我恶心!垃圾!比起我这样的恶人!你这样的伪君子给人希望,然后在带来绝望更下作更无耻,我是不知廉耻的野兽,但我从来不说我是个好人,我吃人是被逼的吃人,但是你们吃人的时候还要骂着别人吃人,你们是真正的贼,真正的恶,自以为良善的大恶,你们怎么不去死?”

    李樱雪声嘶力竭的说道

    “你得知道,虽然万物皆有尺度,但没人觉得自己在做坏事,没有人认为自己做的事是错的,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你被背叛,被遗弃,被毁灭,所以认为其他人都亏欠……”

    呸!

    张燎拿出纸巾抹了抹脸,然后没有说话,李樱雪吐了张燎一口唾沫以后立刻就后悔了,但是她看到张燎只是平静,所以心中的惊慌就好了许多。

    “走了很久了,我们坐一坐吧。”

    张燎与李樱雪已经走到一个公园,张燎指着一个椅子说道

    “你既然知道我有苦衷,我这么惨,那你放我一条活路好不好?我把钱都捐出去,我以后做好事,我再也不敢了。”

    “那那五百多人的生命应该怎么算?那五百多个家庭他们中有的要是靠你杀的人维系的呢?死去的人也是爹妈养的,他们犯了什么罪了吗?”

    “我们可是觉醒……”

    李樱雪突然感到一阵颤栗,然后她的喉咙被死死卡住,她近乎喘不过气,她看到张燎的眼神是如此的恐怖。

    “决定价值的可不是只有肉体。”张燎说完就把李樱雪往地上一扔。

    李樱雪爬在地上直咳嗽,她怨恨的看着张燎,说道

    “那你愿意跟我交往吗?毕竟决定价值的不是灵魂吗?”

    李樱雪带着嘲讽的恶毒说道,然后坐在地上,身上的肥肉皱层层叠叠的直晃荡。

    她已经准备好了张燎说她的灵魂不美,然后她在说几个长的丑的但是人品好的女人,对吧,他总不能否定有这种女人吧?那你愿意娶她们吗?你这个让我恶心的杂种!

    “我不愿意,因为我喜欢美女,而且最好是年轻漂亮的,并且贤惠温柔,百依百顺,忠贞不渝。”

    张燎准备把李樱雪扶起来,但是李樱雪一把拍开他的手,憎恨的说道

    “这就演不下去了?大善人?”

    李樱雪好像很恶心的说道

    “喜欢什么人,是我的自由,但是我对你一直是平等,温和的态度,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意思,人权人权,难道我不是人吗?我这么做反而就是在捍卫道德,如果我昧着良心说我喜欢你,那么我就是在破坏道德。”

    “你可是带善人呐,你就不能崇高一点?”

    李樱雪讥笑着说道

    “带善人也是人,既然是人,那么就会生气,会愤怒,也会吃喝玩乐,自然也性交,我为什么要抛弃我的权力,难道因为一个好人,一个战士,因为上了青楼,嫖了妓,就要用放大镜照着,然后拍个照,拿在手上逢人便说,此人乃性爱大师,虽然说的也算是实话,但是岂不冤哉?”

    张燎就蹲在那里,跟着李樱雪说道

    “行吧,行吧,反正你说的都有理……”

    李樱雪对于张燎的话不屑又愤怒,只感觉他是个伪君子,是个混蛋,她正要在嘲讽他两声,张燎突然化身炼狱恶魔冲了过来,李樱雪吓得亡魂直冒,心想他终于装不下去了,要来把她杀死了,但是张燎冲了过来一把护住她,握住一把黑色短剑猛地朝她的身后挥舞。

    李樱雪只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大量的钢铁碰撞的声音,然后就被张燎抱着来到了一个树下。

    “怎么……”

    张燎的手指点在她的嘴唇上,示意她安静,随后张燎背靠在树下警惕的看着刚刚他们所处的地方,张燎正在观望着,突然天上跳下来一个黑影,李樱雪吓得要死,这人她认识,是石匠会专门处理叛徒的审判者,他们是来找她的,那凛冽的刀光朝着李樱雪刺去,只想要一击必杀她。

    李樱雪闭上了眼睛,心中已经不怀生望,她今天一天都没有回到组织报告,现在看她跟张燎平静的走在一起,估计是认为她已经背叛了组织,所以想要清洗她而已,这下好了,那有这么多事,死了不就什么事都清净了,死了就不用这么痛苦了,什么改悔,救赎,通通都是狗屁。

    但是,李樱雪死前看着张燎坚毅愤怒的脸,他好像貌似真的是个好人呐?有点可惜啊,自己为什么要鬼迷心窍,受了他的蛊惑,一直跟着他,我自己也在想获得……通通都是狗屁,狗屎,都去吃屎吧!死了算球!

    李樱雪看了看那闪烁的寒光,应该把自己的真身显现出来,她长的那么美,死的也死的好看些,真是丢人,临死了也被人认为是个黄脸婆。

    李樱雪不在想这些,彻底了无生念,准备迎接死亡。

    “操他妈的死杂种!”

    李樱雪感到有些不对劲,自己应该已经失去了意识才对。

    李樱雪睁开眼睛,发觉一只手臂挡在她的面前,黑影人拿着一把匕首贯穿了张燎的手臂,这原本是要贯穿她的匕首被张燎的胳膊卡住了。

    糟了!审判者的武器全部带有剧毒,他原本不用死的,现在好了,得跟我一起死了。

    “我这可是带毒匕首,我就在旁边……”

    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一点一点痛苦的死去。

    这是他想要说出的话,可是他可能很难说完整了,因为正在后退的时候,一只漆黑健壮的手臂按住了他的头,然后活生生捏碎,血肉四溅。

    “你没事!”李樱雪惊喜的说道

    “快走,我也不知道我能撑多长时间。”

    张燎刚刚看到那个黑衣人从天而降的时候,内心是有所犹豫的,因为他已经来不及凝出短匕的,只能拿肉体硬抗,而如果认为暗杀者的武器只是单纯的武器,那他可就愚蠢又可笑了。

    所以他本能的犹豫了那么不可计量的一瞬,随后将手臂递了过去,保护住恶李樱雪,好在那抹犹豫没有碍事。

    张燎带着李樱雪朝着觉醒者管理局狂奔,而身后那群人紧追不舍,张燎希望在那里这群人给点政府面子,不然他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扛不住这毒,有点牛逼啊。

    张燎突然浑身燃烧起火焰,像是生怕那群人不知道他的位置一样,在黑夜里打了个灯笼,生怕追捕他的猎人找不到他。

    “你随便找个地方先逃吧。”

    张燎对着李樱雪说道。

    “好的,那我身上的火焰怎么办?”

    李樱雪一副紧张的样子,好像生怕自己走了也是死路一条的样子。

    “只要你不断的做好事,帮助有困难的人,那这火焰就不会被引爆。”

    “那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李樱雪一副紧迫的样子。

    “好就是好,坏就是……”张燎话还没说完,李樱雪就跑的没影。

    “他们追过来了,交给你了带善人!”

    张燎看着李樱雪远去的身影,既不愤怒,也不失望,他喃喃的说道

    “我不会看错人的。”

    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只是悠悠,张燎想到这里心绪暂时乱了一下,又很快抑制住,如果我死了,悠悠,我希望你能够坚强下去,一定要坚强的独活下去。

    想到这里,张燎捂住伤口,步履蹒跚却又快速的走向废弃的建筑楼,这栋大楼还是毛坯,只上了水泥,张燎的身影很快就消失无踪,走进了这栋废弃楼层里。

    紧随其后的是一大堆黑衣人,他们也跟着进入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