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十六.生死疲劳

十六.生死疲劳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张燎走进这个废弃大楼,然后没有继续前进,而是等在一个隐蔽漆黑的狭小角落阴着,隐匿在这个黑暗的角落,使他感到了安心,他发觉脑袋越来越来晕了,真是糟糕,我不想死啊。

    呼吸渐渐的平静下来,紧张的情绪渐渐的平静,现在等一等,等一等,必须要等一等,七个,还是八个?记不清楚了,我记得是七个来着,但是没有关系,他们活着,我死,他们死,我活着,就这么简单,全都杀死。

    怎么打这一仗,我应该怎么打这一仗,冷静!呼,不用激动,想好自己应该干什么,应该怎么打,脑子不要糊涂,不要糊涂,这时候一定要冷静下来,呼——呼——

    我或许应该让她留下帮我的,她或许应该可以有很大的用处,我应该聪明一点。

    我装什么善人,说的对,说的对,你可真是个伪君子,刚才还义正言辞的让她逃跑,搞得自己好像很伟大一样,可是还不到五分钟你又希望她能陪你并肩作战,你这是不是贱?不是让她来帮助这事有问题,而是她来了能解决问题吗?如果我没中毒,可以,那么我的行为就是愚蠢的,如果不可以,你还要抱怨什么?刚刚还一副高尚者的样子,然后下一刻把她留在这里然后自己离开活命是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做事没有底线没有道德的人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与利益,而做个高尚的人如果是个当官的,会因为不给亲近的人行方便而被怨恨,不愿意与无耻的人结成朋党而被排挤,除非登上顶峰,不然就是身居高位,大家都会像敬重尊重这种人,但只包括没有与他有利益关系的吃瓜群众,而且不会想与这种人做朋友,因为只要利益受损的是他们,他们也叫不出什么大清官,心里也会极怨恨。

    大德似恶,对于真正的德人来说,能够认识到事物的整体,并且为了达到善的目的,行为是灵活多变且具有底线的,应该说一个健全的人就应该是这样,勇气过多为鲁莽,勇气过少为懦弱,而勇气处于一种合适的时候就是勇敢,至浊无鱼,至清亦然。

    为什么要给自己惹这样的麻烦,我真的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不是害怕我自己的性命,而是我有孩子了,一个五六岁,完全不能自己生活下去的孩子,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家庭,只是那时候……那个女人的眼神太怪了,这个叫李樱雪的女人,痛苦绝望的眼神,我的心颤栗了,颤栗了,有时候人就是会做出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怪事。

    有时候做好事是应该的,可人不能自不量力,如果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头脑一热的什么都做,只会把自己毁灭,你想要拯救那个女人的灵魂,结果现在变成这样,好吗,灵魂说不上拯不拯救,自己的肉身就快要没了,真是鱼群,真是鱼群,悠悠……

    人总会有脑子一热的时候,不管在冷漠,性格薄凉也好,总是会做出出乎所有人意料,甚至出乎自己意料偏离自己航向的事。

    好了,不要想这些了,好了,好了,我还没埋进地里呢,别这么丧气,杀出一条血路,不就好了,张燎心中发狠,发誓要杀出一条血路,一条血路,一条血路,必须杀出一条血路,全部,全部杀死。

    张燎头越来越晕,像是做了地狱过山车一样,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倒下,但是他强撑住身体,依靠在墙上,嘴角流出血液,潺潺的流着,流着,他抹去它们,心里想到,狗娘养的,今天估计是要凉透了,凉透,别丧气,别丧气,我不能死,不会死,你烂命一条,死了就死了,但是啊,我有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张燎啊,以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可千万不要装逼了,没有金刚钻,不要揽那瓷器活。

    张燎想到这里,就什么都不想了,再也不想了。空无一物,空无一物,空无一物,空无一物,空无一物,他握紧了

    狱火

    只有握紧狱火,唯杀,杀,能够杀的多一些,杀,杀,杂种,杀,拼命杀,使劲杀,全部杀,唯杀,唯杀!

    杂碎,你要我命,我要你命。

    让这仇恨的螺旋绝美的延续下去吧。

    张燎内心苍凉的笑着,不知为何,他突然在狂暴的愤怒感受到一股苍凉。

    嗖!

    一阵风掠过,带来几个黑影。

    张燎看到四个黑衣人瞬间掠进来,张燎没有感到其他的气息,估计其他人是从其他的地方进来的,所以张燎瞬间拔刀,狱火的眼睛微微发亮,狱火刀气瞬间毁灭三个人,将他们烧成了一团灰烬,连渣都不剩,其他三个人的死微微阻止狱火刀意的前行,所以第四个人反应了过来。

    该死!

    张燎看到第四个黑衣人闪躲了过去,张燎心中暗骂,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撑住这场战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僵硬了,张燎深呼吸一口气,

    收回了狱火,因为狱火已经没有了力量,拿来当武器实在是他现在承担不起的奢侈,张燎先是强压住身体的不适,整个人握紧黑色短剑冲了过去,其他三个人的死没有使黑衣人惊慌失措,反而使他更加警惕,他目光凶残的看着张燎,趁着狱火正在毁灭其他三个人的时候,他早已躲到了一边。

    但张燎早已经压了过来,张燎凶猛狰狞的望着他,意图能够吓到他,同时张燎握紧黑色短剑朝着他刺去,他大慌忙连忙用胳膊别住张燎的胳膊,但是张燎的力量甚至要比他经受特殊训练的身体还要可怕,他正在渐渐被压制,异常狂暴的力量,他怀疑自己面对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是一个发疯的野兽,很快那把黑色短剑要一点一点刺进他的喉咙了。

    但是他内心并不慌乱,因为他是心象能力者,一个异常强大的心象能力者,只用一瞬间一个黑影从虚无中诞生,从张燎的身后出现,握着一把匕首,朝着张燎后脑勺刺去,只要下一刻,张燎就会被影子杀死,他讥讽的笑着,你完蛋了!你完蛋了!

    但是他发觉他的影子心象似乎在渴望什么,他似乎想要吃了这个杂种的心象,妈的,害怕宿主死了回归到你的那个世界吗?你他妈的快点宰了他,别害的我死了!

    他刚这么想着,就惊悚的发现当自己的心象跑到这个男孩的心象里时,那个他平时百依百顺,如同自己的一只手臂一样的心象不听自己使唤回到那个空间里去了,而且还在不断的痛苦的嘶吼,他不知道他的心象怎么了,当他在临死前查看心象的回忆,他看到一个狰狞的巨大恶魔,浑身燃烧奇妙的炽热的红色火焰,站在一个仿佛宇宙一样的世界里,到处黑洞一样的漩涡,恶魔咧开他的獠牙,用着残酷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然后他也死了,在张燎将匕首送进他以前就死了,瞬间眼神变得茫然,然后失去了抵抗。

    张燎把黑色短剑送进这个刺客的脖子里,然后怕他不死拔出来又送进去一次,最后还是不放心,张燎切掉了他的头,然后捅破了他的心脏,这下张燎才满意,还有三个,还是四个?

    张燎感觉自己看东西的样子越来越模糊了,一切都在变得混乱,好晃,我好晕,他的腿不住的颤抖,不断的颤抖,不断的不断的,不断的抖,身体在跟他的意志唱反调,他们想要说,休息吧,停下吧,别在动了,但是突然张燎的思绪回到现在,他看向前方,哈哈,我知道是几个了,七个,张燎看着面前的三个黑影,他们正看着我呢,死死地,憎恨的,阴冷的看着我!

    杂碎!来吧,来吧!

    张燎看到绿色的水突然凭空出现朝着他奔涌而来,那绿色的水一看就不对头,冒着酸气与恶臭,带着杀意汹涌澎湃,张燎转身朝着楼上跑去,可是水慢的极快,张燎跑到第二层的楼梯的时候它已经快要吞没张燎了。

    张燎心中血液滚烫,情绪激烈,张燎与心象合一,拿着匕首切开手心,然后血液飞向那群绿水液,然后恶魔张燎浑身红纹发热发亮,张燎朝着飞在半空中的血液吐出一口气,轰的一声!滔天烈火朝着楼下席卷而去,一条火焰的神龙降世,随后张燎继续朝着上面奔跑着,但是刚来到第二层一个黑衣人就从旁边出现拿着黑刀连同他的拿着镰刀黑影心象朝他袭来。

    张燎瞬间冷汗直冒,他握紧黑色短剑抵住这心象的镰刀,但是黑衣人的现实存在钢刀精准的刺入他的腰部,张燎痛呼一声,黑影人还想要更凶残撕开这道伤口,想要彻底终结张燎,但是张燎血脉喷张,无视这痛楚,一脚踹开他的腹部,然后整个人扑在他上面,然后扑哧几口将他的喉咙的咬的血肉模糊,当他抬起头看向前方的时候,活像一个食尸鬼,活像一个狂兽!

    张燎做完这些就急忙拿起掉在地上的短匕接着朝着上方逃跑,身后的绿色水液再次汹涌而来,连同漫过死去的黑衣人的肉体,将其化作酸水,然后继续追逐着张燎,张燎头冒大汉,浑身大汗,心里盘算还有几个,杀四个,又杀一个,该死,还有两个。

    张燎脚步匆匆的跑上第三层,这一次他预防着刚上去的拐角有人偷袭,但是一个人都没有,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安静,张燎正这么想着,准备继续朝上逃跑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痛,一把尖锐物刺穿他的身体,他感到身体正在变得麻痹,一动不能不能动,这是一个隐形人,糟了!我完蛋了!

    他感觉那个隐形人就站在他的面前,嘲讽的看着他,他一定早得意!这个家伙被我制伏了!张燎想到此处眼睛一红,脑子一热,怒吼一声,身体里的火焰熊熊燃烧,居然暂时抑制住了毒素蔓延,脖颈上的筋络像是一根根线在布上使劲撑开着一样,张燎立刻反应过来直接握紧黑色短剑,直接朝着他的喉咙刺过去,但是他居然反应了过来,往后退了一步,想要逃过张燎的刺击,张燎冲了过去,捏住她的喉咙,然后直接朝着窗外扔去,伴随尖嚎,下一刻张燎就听到令他满意的血肉啪叽声音。

    张燎这一次没有继续朝上逃跑,而是阴在他们伏击他的拐角,就在这里,如果在跑上去那个操控绿液的就发现他的同伴死了,说不定会跑了,或者更加的谨慎小心,就在这,宰了他,把他宰了,把他杀的血肉模糊,杀的痛苦的哀嚎,杀出一条血路,杀出一条回家的路。

    张燎异常冷静的想着,浑身血意弥漫的张燎眼睛是如此的明亮。

    一个披着黑袍的人赶了了上来,当他看到上面空无一人正准备继续往上赶的时候,张燎残忍一笑,当他扑上去的时候匕首已经顺便划开他的喉咙,张燎拿着匕首,在这具已经毫无生气的尸肉上宣泄着他的愤怒。

    “还有谁!”

    张燎畅快的大笑着,他胜利了!他赢了!他没有死!没有死!就算是想要冷静下来,可是浑身兴奋到发抖,无法遏制下来这种痛快,张燎畅快爽快疯狂肆意的大笑着,他又战胜了敌人。

    “哈哈~我活下来了,我不会有事的,我得歇息一下……”

    张燎似乎很疲惫,想要坐下来歇息一下,就在他做了一半的时候。

    突然一个身影从天花板上无声无息冲下来,意图撑着张燎松懈的瞬间击杀他,这是一个真正的高手,一个真正合格的暗杀者,无情、无义,一切只为杀了敌人,为了杀了张燎,他一直等到这个绝佳时机。

    但是张燎好像没有发觉一样,就在他即将得逞的时候,张燎猛然转过头,面容狰狞残忍,第八个,等候多时,咱们来分出胜负吧,这就是最后的决斗了,在这个决斗场里,咱们相互残忍厮杀,然后走出最后一人。

    张燎握紧黑色短剑,然后猛地与这个黑衣身影相互碰撞,然后两道身影发出砰的一声,随后张燎先后退了几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体,这身体到最后时刻失去了力量,张燎想要谴责它背叛自己,但是张燎又释然了,它早已无法支撑了这种强度的战斗,只是张燎的肾上腺素飙升,才将如此强烈的剧毒暂时压制,但是已经到了界限了。

    张燎看着那个黑衣人的眼神越来越平静,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越来越虚弱,越来越无力,他不断的后退,然后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眼神迷惘的看着天空,他已经快要成功了,快要把这群杂碎全给宰了,可是到最后,只差最后一步,还是失败了……

    张燎视界离他越来越近的黑衣人,他渐渐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