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十九.罗密欧与朱丽叶

十九.罗密欧与朱丽叶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随着李樱雪的高跟鞋在楼梯啪嗒啪嗒的声音,张燎透过李樱雪的肩头看到离他的家越来越近,看着那个黑色的长方形防盗门,张燎一直以来提到嗓子眼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李樱雪将张燎往地上轻轻的放好,然后扶住他,接着说道

    “啊,真希望到时候看到一个睡着的小帅哥啊~是个跟天使一样的人吧~”

    李樱雪的语气浮夸又期待,像是一个粉丝即将遇到她的偶像一样,张燎正在掏钥匙的手停止了,张燎正在想这娘们又在闹腾什么。

    张燎沉默了一刻,只呆住了一刻,然后就像是一休的脑袋上亮起了灯泡一样,张燎突然明悟了,因为身体不太方便,他依靠在家里的门上,起初他倚在门把手上,他又调整了一次,然后他带着些“羞涩”与不好意思,像是对重要的人撒了善意的谎言一样。

    “没有小男孩,没有……嘿嘿……嘿嘿……”张燎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看上去是如此的诚恳平和,如此的愧疚,一个这样的好人撒谎一定是情有所原的吧?只要是一个常人看到这样的脸一定会这么认为。

    李樱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哼唧两声,似乎嘟噜了什么,然后说道

    “赶紧开门,说那么多废话。”

    张燎心想他还不知道这老娘们心里想的什么,她那是不知道悠悠是男是女,她是不希望张燎对她撒谎,给她个台阶下,给她个理由,张燎心里盘算着,同时忧愁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她到底是怎么阻拦他的心象的,虽然他不了解关于心象的知识,但是他凭感觉,虽然感觉不一定可靠,但是这感觉实在太过强烈,他绝对比李樱雪的心象强,强到用两者来比量只是一种毫无意义的事,因为除了丧失基本认知能力的人以外,都会得出一样的答案。

    她到底怎么阻拦住我的心象的?

    张燎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看向李樱雪,但是很凑巧的是,她正好也在看着他,两人目光相视,李樱雪对着张燎咧嘴一笑,这一笑是如此的温暖,但是张燎却总感觉有些意味不明的东西。

    但张燎却手脚发麻,不知道为什么的手脚发麻,张燎感觉很不好,非常的不好。

    呼,张燎静静的悄悄的深呼吸的一口气,用钥匙哒哒的打开门,然后李樱雪打了个响指,张燎感觉自己能够做些基本的动作了,张燎暂时压下这些念头,快步如飞的朝着悠悠的房间走去,但是刚刚回复走的太快啪的摔倒在地上,张燎连忙站起再次走向悠悠的房间。

    李樱雪看着急匆匆的张燎眼睛不自觉的眯起来,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好像对他很重要啊,李樱雪想到此处心里感到极大的不痛快。

    过了一会儿李樱雪随同张燎走进这个主卧,她走进去看见张燎正把被子给那个小女孩铺好,那揉皱的被子看来她睡着的时候把被子弄翻了,张燎站在悠悠旁边旁边望了一会儿,松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她走了出来。

    张燎放下心来,缓缓走到李樱雪的身边,刚才他已经摔倒了一次,这次他不想在摔倒了,想到这里张燎的鼻子又痛了,鼻子好痛。

    “我们去客厅吧。”张燎说道

    “嗯。”

    张燎同李樱雪来到了客厅,张燎让李樱雪坐在沙发休息,张燎来到厨房那里,忙活了一会儿,端了一碗装着苹果、梨、橘子等等水果的盘子过来,然后张燎拿着一袋茶叶,然后就那么往玻璃杯里一放,然后一冲热水,就算是泡好茶了,然后他把那个玻璃杯递给了她。

    真是土鳖,李樱雪心里想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鼻子一酸,把茶水接过来低着头小口喝着,李樱雪放下茶杯,看着张燎,她有种抱着张燎然后告诉他咱们就这样过日子吧。

    但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做什么,只是脱掉拖鞋,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她又拿起杯子喝着水,坐在沙发上不动了。

    张燎见此叹了口气,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对着她宽慰的笑了笑,然后也沉默不言了,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所以就什么也不说了,只是把自己态度表达出来,我能理解你的痛苦,你不要担心罢,我就在你身边。

    当晚李樱雪抱着张燎入睡,张燎看着这个受伤的灵魂在他怀里短暂的栖息着,他平静的冥思着。

    没有人认为自己在做的事是坏事,也没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坏人,张燎愤怒恶人,但是他更多的是悲悯,悲哀那些塑就他们扭曲的认知的环境。

    你改悔吧,改悔吧,愿你拥抱至善与真理,不要在行恶事了,也不要在受到伤害了。

    生活告诉我们,没有人认为自己在做的事是坏事,也没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坏人,这并非说没有评判的标准,我们的法律就是从一些基本原则出发来制定制度,公正、平等、正义等等,张燎愤怒恶人,但是他更多的是悲悯,悲哀那些塑就他们扭曲的认知的环境。

    从这天开始李樱雪就住在了这里,像是个女主人一样,帮着张燎置办家具,买些生活用品,她总是雷厉风行的,总是活力四射的,大大咧咧的样子,洗衣服做饭整洁样样都做的井井有条,只是在照顾孩子这一方面,她却总是受到阻碍。

    她十分希望与悠悠处好关系,但是悠悠始终对她不冷也不淡,一种礼貌的冷漠,李樱雪在尘俗的泥地打了这么多年的滚,对于悠悠的情感看的一清二楚,但是她只当是孩子的懵懂。

    最关键的是,她放心张燎,张燎不会与一个孩子发生暧昧,他刻意不制造出那种氛围,这不是她的一厢情愿,而是她一直观察的明确,张燎一直塑造自己做于一个严厉又温和的父亲形象,他既给予悠悠关怀,又绝对把握那种难以言说的尺度,那怕悠悠只是一个孩子,他绝对不逾越雷池一步。

    她看出那个叫悠悠的孩子内心深处有种极度的不安全感,一直渴望更多更剧烈的情感,她一直在给予张燎机会,孕育爱情与情欲的温床已经向张燎打开,只要张燎愿意,只要他愿意,她太了解悠悠了,因为她看到了她自己。

    “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

    悠悠下了椅子从餐桌上跑回了屋子,张燎感到很麻烦,李樱雪的到来让悠悠一直很“狂暴”,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危险,她想要行动,想要确定,张燎一直没有处理与悠悠的关系,只是不断的安抚她,想要稳定下来不是张燎不想解决,而是

    张燎转过头看向李樱雪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说道

    “孩子,孩子,真是一个令人头疼,又却为止甘愿受苦的东西。”

    “她就是想让你抱着吃饭而已,至于吗?”

    李樱雪语气颇为轻快的说道

    “她已经可以自己吃饭了,不能这么惯着。”

    “嗯哼~”咱们的孩子可不能这样,她这句话没说出口。

    张燎悄悄的瞄了一眼旁边穿着美丽端重的姑娘,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吃饭,张燎看着面前只吃了几口的小碗米饭,心中叹息,要是不给她亲自送过去,她又得生很长时间气,要是等她自己饿得受不住在出来吃,又要心里惶恐有怨气。

    张燎揉了揉头,决心不管她,让在屋里等他来的悠悠自己来吃,在厨房给她准备好,但务必避开李樱雪,他必须要解决李樱雪这个问题,务必要让李樱雪彻底信任他,爱上他,悠悠只能回来再解决。

    “我去给悠悠送饭。”

    张燎听了这话有些惊讶,他刚刚看到她走进厨房以为她是要洗碗,结果她端着碗米饭跟剩菜跑去给悠悠送饭去了。

    张燎沉思的看着李樱雪,怎么才能让她改悔呢?

    张燎越想越头疼,自己无法与心象联系,所以李樱雪根本就不敬重他,只是跟他生活在一起,而且在生活上这女人简直是无懈可击,他跟李樱雪在家务比起来,就好比满级五星人物打一个穿着木鞋的新手,这七八天以来他暂时没有什么办法。

    呼,呼,我还要干什么?

    我还要干什么?你还要作什么?这样不就挺好了吗?生活美满,安定,这样不是已经很好了吗?你是不是闲的无聊?没事为什么不去操场上跑个几千几万米,要是还不够再去做个铁人三项,现在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可是人到底死了,还是没死,死了,没错,死了,她说杀死了五百多个人,五百多个人,死了,死了,啪!五百多人死了,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就这样过下去,对吧?

    他们关我什么事?他们死了关我什么事?你为什么不知道珍惜你的生活?为什么不珍惜你自己的生活,她是爱你的,这个叫李樱雪的女人,是喜欢我,爱我的,我可以安定的生活下去,她还是个富婆!正宗的!天知道是谁的钱,但这重要吗?

    她爱你,你也不讨厌她,只要你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吗,她现在已经这样了,看上去是要做个贤家良母了,已经足够了,张燎,这已经足够了,你该歇歇了,该歇歇了,反正你也没有力量去阻止,一个偏被动防守心象能力者,那也是相对于心象能力者,而不是你一个普通人。

    该停手了,跟这个爱你的人好好的生活吧。

    “走开啊!”

    砰!张燎听到门砰的一声,李樱雪端着的碗掉在了地上,张燎想要过去帮她收拾,但是她叫张燎坐那休息。

    张燎有些犹豫的看着悠悠房间的门,他知道悠悠已经快到极限了,但是张燎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张燎不打算在拖延下去了,不能在拖延下去了。

    李樱雪心中生气,但是她温婉的收拾好地上,连同所有盘子洗好,然后来到了张燎的旁边身边,坐在他的右边,然后把腿往他大腿上一放,眉目如画般的看着他。

    张燎不管她,内心激烈的斗争着,他很痛苦,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是一条坐在海洋上的孤舟。

    张燎痛苦到了极点,这么一个好女人,这么一个好女人,简直了好吧,长的又漂亮,身材这么好,这么有钱,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她爱他,他俩经历过生死患难,经历过生死患难,她替他挡了一刀,张燎记忆犹新。

    现在他不能使用心象,所以为什么不这么安慰自己呢?这样他就有理由了,他不是不想做出改变。

    张燎审视自己,审视自己的内心,思索到,我到底在惧怕什么?我怕死吗?怕她恼羞成怒杀了他吗?不,不,我不害怕,至少害怕死的欲望不能阻拦我的意志。

    那是害怕什么?

    张燎转过头看了一眼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张燎连忙转过头,这么一双眼睛有可能再也不会看到了,再也不会有人在他看书的时候只是在旁边温柔的看着他了,再也不会了,张燎一想到这里心中一阵阵的惶恐,一阵阵的畏惧,像是朝着深渊坠落一样失去了平衡。

    “你怎么了?”李樱雪温柔关怀的话语再次传到张燎的耳朵里,而这只让他感到畏惧。

    “没什么。”

    张燎对着李樱雪笑了笑,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我不能让我的主观感受来折磨我,我的理性是建立在至善上的,公正、平等、正义、勇敢等等,是从一些原则出发的,我觉得这么个温柔美丽的女人不该有罪,我觉得这个爱我的女人不该有罪,但是那是我觉得的。

    杀人有罪

    李樱雪杀了人

    李樱雪有罪

    主体认为的是主体认为的,存在是存在,存在的存在不以人的意志转移。

    现在你已经用思维逻辑来得到了答案,这个你面前美丽温婉的女人,她杀了五百多人,杀了五百多人。

    张燎心如刀绞,痛苦万分。

    但他决心摊牌,于是他说道

    “李樱雪,你改悔吧。”

    “额,你说什么?”李樱雪小心的看着张燎,明明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她却好像才是一个弱者。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不能,我……”张燎下定了决心,他说道

    “咱们今天不是说好要去逛街吗?”李樱雪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们今天不去了。”张燎回道

    “你看你的衣服……”李樱雪伸手去摸张燎的衣服,但是张燎别开了她的手。

    “不用了,已经不需要了,我的衣服很好。”张燎语气平静的说道

    “不,,别这样,咱们出去吧,就当是走走。”

    张燎沉默了,他短暂的沉默了,他说道

    “我今天那里都不去。”

    李樱雪沉默了,她希冀的看着张燎,希望这只是个玩笑,只是场幻梦,但是张燎那张平静严肃的脸不断撕裂她的幻想。

    “改悔!改悔!改悔!你这句话说了多少遍,说了多少遍!”

    李樱雪的情绪失控了,张燎一动都不能动,她来到张燎的身边掐住他的脖子,使劲的掐住,她激动的说道

    “你还要我怎么改悔!怎么改悔!大圣人!大圣人!我去死行不行!我去死!我去死!我这就去死!”

    她声嘶力竭的说着,她一直担忧着张燎提着这事。

    “你为什么就不肯好好过日子,你为什么就不肯好好过日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一条活路,非得逼的我去死才行吗?非得逼的我去死才行吗?”

    她看到张燎快喘不过气了,她松开手爬在地上痛哭,张燎在那捂着脖子大口的呼吸着,张燎看着她,内心不比她的痛苦少一分,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是他没有去安慰她。

    “当你觉得你对不起那些无辜的人时。”张燎面色凝重的说道

    “那什么才算是无辜?他们害我,谋害我!那算是无辜吗?算吗!”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张燎说道

    “但那五百三十二全是要害你的人吗?那些平静的生活的普通人,那些只是因为你的憎恨而死去的人……”

    李樱雪泪眼婆娑的看着张燎,希望能得到张燎的关怀,希望他能够来理解她的痛苦,但是他依旧在那指责她。

    “够了!”李樱雪大声喊到

    “你这恶魔!你这恶魔!你这恶魔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李樱雪语气恶劣残忍的说道

    张燎依旧平静的坐在那里,他不会死,他不会死,他知道的,她做不到,因为他发觉爱是如此的可怕,它如此的可怕,他已经深深的领悟了,从内心深处涌现的情感,正在沸腾。

    他也深感痛苦,但是不管内心如何翻江倒海,但是他依旧保持平静,他的目光平和且严肃,望着李樱雪。

    “我很抱歉。”

    “你这魔鬼!你这魔鬼!既然我已经生活在地狱里,那就让我一直在里面好了,为何还要让我与你相遇,为何我俩相爱,却要遭受如此痛苦,我不能离开你,我不能离开你。”

    “(无言)”张燎死寂的坐着,他强迫自己望着李樱雪,强迫着自己。

    “你说话啊!你说话啊!说话啊!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对于无辜的人忏悔吧,忏悔吧。”

    “好啊,好啊,我改悔,我这就改悔。”李樱雪狞笑着。

    “我去死,你说的对,我应该改悔,我去死。”

    “但是我要你陪着我,陪着我,咱俩一起去死。”

    “但是不要误会,我杀你不是因为恨你,我怎么会恨你,你这么好,你对我这么好,这么好,我不恨你,但是我不能忍受没有你,也不能忍受你跟着别人生活着,咱们一起去死,既然你这么想我要改悔,那我就改悔。”

    李樱雪不知道从那拿出一个灰褐色的药丸,然后对着张燎说道

    “这是剧毒,剧毒。”

    她倒一杯水,然后将药丸投入的水里,水杯里的水很快变得混浊,变成灰褐色的药水。

    “不要你来审判了,不用了,不用了。”

    “别这样,樱雪,难道死就能解决问题了吗?这只是逃避问题。”

    张燎说道

    “我当然不想死,但是我的恶魔,我的魔王,是你要我死,是你。”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不,我明白,我明白,你就是想要杀了我,你恶心我对吧,虽然你装的很喜欢我,但是你一直觉得我是个杀人犯,是个食人鬼。”

    “不,绝不,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我……”

    我难道爱你吗?我……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李樱雪的情绪再次失控,坐在椅子上捂着脸哭泣,她怎么可能想要死,怎么可能想要死,她怎么可能想要杀死张燎,她爱他。

    我不能说,这并非我故弄高深,如果我说出来能够帮助她,那么我绝对不会隐瞒,而是因为我必须隐瞒这个事实,必须隐瞒。

    “你可愿意主动接受审判,并且心怀愧疚。”

    “说到底!说到底!你就是要杀了我!你就是要杀了我!”

    李樱雪终于无法控制自己,她拿起那个掺和着剧毒的水杯,走向张燎,说道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不能违逆你,我是做不到的,所以我接受审判,但是我自己来下手,我自己来,不要怪我要连同你一起,不要怪我,我爱你。”

    张燎心中不觉得恐惧,也不觉得愤怒,只是觉得巨大的悲哀,他说道

    “你不明白。”

    “不,我已经明白了,我做了这么多的恶事,我应该去死,我就应该去死,只是我必须跟你一起,一起。”

    张燎望着那双痛苦到极点的眼睛,他也并不好受,我为什么要折腾,为什么要折腾,为什么不听她的,老老实实的过日子,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

    为真理,为道德,为正义,为爱,为了

    你

    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