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二十.放下!

二十.放下!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李樱雪已经彻底绝望了,因为她终于相信陷阱之书告诉她的话,灼魂法庭绝对会审判她,这个她爱的人会杀了她,她永远不能与这个人安和的生活在一起,她委屈,愤怒,生气,既然你执意要这么做,那么我有什么不能给你,你要吧,那就拿去,但是你得陪着我,陪着我。

    李樱雪惨笑一声,她内心止不住的悲凉,拿着掺和着毒药的水杯走了过来,她拿着水杯,看着面前的张燎,说道

    “我们开始吧,伟大的法庭大人。”

    呼——

    张燎深呼吸了一口气,此刻已经到了尖峰时刻,此事由他而起,也要由他来解决,一个完满的结局,他抬起头,然后眼神如此的坚毅明亮,张燎朗声说道

    “放下!”

    “什么?我这可是按……”李樱雪已经听不进去了,这个魔鬼,与其日后痛苦的煎熬生活在一起,不如现在就一起浪漫的死了吧,这样多好。

    张燎从座位上站起来,腰挺得笔直自然,目光严肃有威严,他稳稳的站在地上,与李樱雪的眼睛相互对视着。

    在自然界,这是动物们确定权力关系的一种形式,而人只是一种理性的动物,人也是动物。

    张燎深深明白,在这种情感的战场上,说理已经毫无意义了,只有用充沛的情感来战胜她,征服她,尽管我现在手无寸铁,但我依然有机会战胜她,因为我有着足够强大的意志,有这个我就可以战胜她。

    于是张燎目光紧紧逼迫着李樱雪,他再次说道

    “放下!”

    李樱雪听了张燎的话,看着他坚毅的面孔,内心愤怒,她毫不逊色的回视着张燎,她是一个敏感的人,任何胆敢这么跟她这种语气说话的人都变成了一具尸体,如果张燎也是这样的人,那么她就没有必要爱他了,于是李樱雪脸色冷了起来,她轻蔑的说道

    “你在说一遍。”

    张燎目光依旧坚毅的看着她,看着李樱雪的眼睛,丝毫不让,虽然现在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他却顶住了李樱雪气意,张燎内心感到一丝丝惶恐,这是生物的本能,当人的本能感到生命危险时,释放出这种感觉让生物逃避,这种惶恐越来越大,好比一个普通人手无寸铁来到野兽横行的丛林,张燎压抑住自己想要深呼吸的行为,只是不动如山般的死死望着李樱雪。

    要么就不要行动,要么就行动到底,不是因为道德说教,而是这种生死般的冒险,最忌讳半途失去志力,路途坎坷危险,要么不行动苟活,要么行动到终点凯旋,而走到一般畏惧旅途艰险的人往往死的最难看。

    张燎直直的注视着李樱雪,那双眼眸突然变得陌生且冰冷,死死的看着他,以至于他有种退缩的意图,会不会现在说两句俏皮话,然后打个马虎眼,就能打没发生过一样?

    张燎的念头行到此处,突然后背一阵阵的发冷,你在找死?

    张燎想要深呼吸,极想,来调整自己的状态,但是他俩实在太近了,双方的一举一动都能收入眼中,以至于张燎思虑这么多却连一点破绽都不敢露出,这种对峙一方一旦被发觉是软弱的,立刻就会被宣判死刑。

    要么胜利凯旋,要么失败去死,中间路是留给蠢货的。

    但是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张燎就是感到害怕,张燎很害怕,这种本能是把双刃剑,他既可以保护我们,也可以使我们变得懦弱,但是张燎知道,因为害怕停滞不前,那么才是真的死路一条,此刻他绝对不能相信感觉,必须向死得生。

    我必须蒙上我的眼睛,塞住鼻子,捂住耳朵来去看这个世界。

    张燎此刻目光如同闪电般威严,那怕是一双双油腻的带着恶心疤拉的手臂在他的身体上缓缓摩挲而过,他也如同怒目金刚瞪着李樱雪,张燎知道她一念之下他就化作飞灰烟灭,但是他也绝不后退,理性的力量已经与正在与他的直觉不断相合。一点一点,思维与感觉的统一。

    “放下!”张燎再次朗声说道

    李樱雪与张燎相互望着,她很明确张燎现在就是个普通人,就算是一个极其强壮的普通人,可是他身上有着陷阱,他可使不出力量,他怎么敢!怎么敢!这个魔鬼!

    “放下什么?”李樱雪说道

    “放下!”张燎再次重复

    “发下什么!”

    “放下!”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放下!”

    “我再问最后一遍,放下什么?”李樱雪阴狠的看着张燎,那些手臂正在不断的加快滑动,如果张燎下一次回答在这么说,她就杀了他。

    张燎依旧是那样,一副刚毅平静的样子,他必须如此。

    “放下!”

    一个字,连一个字,都没有变,这是张燎故意的,故意连一个字都没有变,一个字也不多,一个字也不少,如果是小说,连标点符号也是不变。

    张燎深深的望着李樱雪,他知道决战已至,决战已至!

    是化为飞灰,还是……

    啪叽!

    噗通,女人扑进了男人的怀抱

    “到底是放下什么。”李樱雪扑进张燎的怀里,梨花带雨的哭诉着说道

    张燎轻轻搂住李樱雪,他本想抚摸她的头来宽慰她,可是那是抚摸别人的头可绝不是个好动作,那宣告着一方对另一方的统治,张燎此刻是可以抚摸她的头的,因为他脑子出现了这个念头,说明他的兽性认为他已经有资格这么做了,这个叫李樱雪的女人屈服了。

    但是张燎内心摇了摇头,他不希望自己在谁之上,他这么做只是已经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不然他不想使用如此剧烈的行动,但是说到底,如果不是因为李樱雪爱他,信任他,恐怕这个敏感多疑的女孩恐怕早已将他撕成碎片。

    张燎指着地上摔碎的水杯,地板上还流淌着灰褐色的水液,他平和的说道

    “放下水杯啊,你不是放下了吗。”

    “我放下了吗?”

    “我们先不管那个,坐。”

    “嗯。”

    “我们来谈谈那五百三十二条人命吧。”张燎平和的说道

    “能不谈吗?”李樱雪小心翼翼的说道。

    张燎见此有些心疼,他不希望自己给人太大的压力,但是身为法官必须要有威严,张燎压住这些念想,说道

    “现在,灼魂法庭,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