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二十二.法外狂徒

二十二.法外狂徒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张燎感觉自己有些恍惚,他呆呆站在电梯里,他看向这个电梯,就是这里,这个女人想要把他杀了,可是最后却发生那么让他感到异常魔幻的事,是的,魔幻。

    张燎推开门,走进周止那天的办公室,没什么人,但是张傲雪还在电脑旁不知道在干什么,噼里啪啦的打着什么。

    张傲雪抬起头看了张燎一下,心中疑惑他来干什么,这个局长养的小白脸,不过她还是保持着她的矜持,没有动什么声色,但也装作没看见一样,好像工作的很专注一样。

    张燎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来的,他只感觉恍恍惚惚的,就走到了张傲雪的身边,他呆呆地站在张傲雪身边,然后说道

    “把你所有的心象能力者的名单给我。”

    张傲雪听了这话,连回答的欲望都没有,要是一些她份内的事,比如查询一些资料,她还能强撑着职责回答,在或者问问周姐什么情况,喜欢什么,她爱干什么这些东西,你这个小白脸水平好,把她哄高兴了,说不定还真告诉你。但是你想要觉醒者的名单?你是谁?你算老几?

    所以张傲雪连回答也不回答,就是看着面前一堆文件噼里啪啦的打着,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要让我撵人,自己麻溜的走入吧。

    张燎想到,你想死吗?想到这里,张燎的眼神越来越死寂,越来越有些诡异。

    “我再说最后一遍,把心象能力者的名单给我。”张燎的语气依旧平和,甚至刻意带着些许温雅,他刻意的。

    张傲雪心中不屑,真是个不识相的小子,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难道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吗?一个吃白饭的小白脸……等等,一个吃白饭的小白脸为什么要心象能力者的名单?他为什么要这个,除非……

    想到这里张傲雪心中猛地一肃,她反应的太慢了,她凝聚心象,一位拿着法杖披着黑袍的魔法师从虚无中出现,不管他怎么回事,先制伏他,在审问出怎么回事。

    但是那个披着黑袍的魔法师刚刚出现就哀嚎一声,张傲雪甚至没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不得不痛苦的捂着肚子跪在地上,眼珠子只凸出来,不停的干呕着,她这是痛的,心象传回的印象使她只看到一个萦绕着黑雾的刀迅捷的斩开她的魔法护盾,直接将其心象刨腹开肠,她不可思议的想着,她可是局里唯二的A级心象能力者,能够一人敌千军万马。

    但那也是在她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她自信自己的能力与力量,如此近的距离,那怕她是一名类似于一种远程炮台一样的心象能力者,对于近身搏杀并不精通,但是,那也不是这个小白脸能够匹敌的,她可是A级心象能力者,就好像一个英雄单位虽然对上一个小兵,她的弱项也只是相对于同样的英雄单位,而不是一个小白脸。

    她痛苦的干呕着,但还没等她回复过来些许,也没等她想明白怎么回事,一只大手握紧了她的喉咙,然后将她举起来,她挣扎的看向张燎,恍惚之间她看到一名炼狱魔神,那无情凶悍的眼神令她浑身发冷,但这意象转瞬即逝。

    “要么死,要么活。”张燎说道

    “随便你,你这忘恩负义的杂种!”张傲雪试图提醒他周止的存在,不愧是异人精英,就算是在这种情况还能做出思考并试图应对。

    如果是正常状态的张燎,哦不,正常状态的张燎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所以她的努力注定是白费的。

    张燎望向张傲雪,那怕是在这种疯癫的情况下依旧对这位心生赞美之情,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加上我的压迫下没有吓尿裤子,还试图唤醒我与周止的情谊,而且还这么的勇敢,傲雪,傲雪,这名字取得挺准的。

    张燎很古怪的发现,虽然他处于一种极疯癫的状态,但也处于一种极清醒的状态,他好像变成了两个人,又觉得没有,真的异常的古怪,但是这清醒,这种认知是此刻是为了他的狂暴服务的,是为了达成他的目的而服务的。

    张燎停止这些思绪,望向这个女人,傲雪,傲雪,张燎笑着说道

    “那可真是荣幸至极啊,亲爱的傲雪小姐,我不会折磨你,让我想想,对,别急,让我想想,您看,把你扒光以后倒吊在这个大楼的门前您看怎么样?”

    “……”张傲雪沉默了片刻,她说道。“随便你。”

    “好吧!”张燎搓了搓手,然后开始扒张傲雪的衣服,一边扒一边说道。“等下我还得去买一些小玩具,哦,别这么看着我亲爱的,你知道的,就是一些小玩具,你们女人都爱用的,抱歉抱歉,我忘了,是一些没人要的才喜欢,我们的傲雪女士怎么会这么做。”

    张傲雪听了这些话越来越害怕,但是她强撑着精神对张燎咒骂道

    “你这个人渣!畜牲!怎么会有你这么恶心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让人作呕的混蛋!”

    有点效果了,千万不能让她圣洁的死去,你要是就把她吊在上面,到时候她还能安慰自己这是为了自己的荣耀与正直奉献,人家知道了情况看见她的裸体只会觉得圣洁,觉得她为了职责做出了牺牲。

    张燎看着张傲雪腿上的黑丝袜,然后手直接伸进去然后硬生生撕扯下来,张燎看着张傲雪,高兴的笑了笑,说道

    “希望你的丝袜质量不错,不然砸下来的可不是我。”

    张燎一只手抓住张傲雪的脚,然后把她倒提起来,然后用张傲雪的丝袜,一只绑在她的一只脚上,一只绑在灯泡的柱上,张燎看着拉伸延长的黑丝袜,它没有断,张燎好像很紧张似的,松了口气,说道

    “真好呢,没有断。”

    张傲雪强撑着自己的精神死死地看着张燎,张燎看了她一眼,然后两只手按在张傲雪的脸上,使劲的揉啊捏啊,接着他手一松开,咧嘴一笑,说道

    “你想象一下,没错,亲爱的,亲爱的,想象一下,当人们来到这里上班,然后走向大楼,突然!”

    张燎突然加重了语气,一副很期待的样子说道

    “他们看到一个**,被绳子缚成紧绷的模样,嘴里,XX那里,XX那里插着一些小玩具,浑身上下写着各种污言秽语,天呐,这是怎么回事,虽然心里惊慌,但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看着,然后细细看去,这位眼睛翻白,一副发情的母猪模样的女士居然是他们局长的秘书,这位平时对谁都不假以颜色的高冷秘书居然……”

    张傲雪的精神崩溃了,张燎的话语引导着她走向这层想象,她知道自己的人缘会带来什么样的下场,所有人表面都会义愤填开,但所有人都会嘲笑她,打心底鄙夷她,骂她是个不知廉耻的婊子。

    但是她还谨守着最后一层底线,人死万事空,人死万事空,反正到那时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居然是一位SM爱好者!因为她的变态欲望已经无法通过痛苦得到满足,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获得快感!你这个眼神是怎么回事,我可是很仁慈的,很仁慈的,放了你一条生路……”

    呸!

    张傲雪吐了张燎一口唾沫,然后感觉浑身发冷,浑身好冷,她活这么大头一次感到如此害怕,如此的危险,这个男人依旧一副平和礼貌的模样,依旧带着一副平易近人的微笑,但是她却只感到恐惧。

    张燎抹去脸上的唾沫,然后他的大手紧紧按住张傲雪的双颊,然后宽厚温和的笑着说道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活,要么死。”

    张燎依靠在墙上,张傲雪蜷缩在办公桌的桌侧,一言不发,一声不响,张燎翻阅着资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咧嘴一笑,把关于那个身影的纸装好,准备离开。

    张燎看着那个蜷缩在办公桌下的身影,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平和的说道

    “我很抱歉。”

    “我真的很抱歉,但我不希望你因为此刻我的善意而原谅我,甚至喜欢我,如果你不了解你可以去搜一下斯德哥摩尔,你要怀抱着对我的恶意,对我的憎恨,活下去,你不要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我现在很不好,很不正常,如果你不答应,我就真的会这么做,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当然也许这对你也有好处,不,我不是为我自己辩解,我的意思是也许可以去理解一下,不,不,不是为我自己辩解什么,我会自己走向法庭的,但是得等我完成我的目的,好吧,胡言乱语,不知所云,我很抱歉。”

    张燎说完就拿着那些资料离开了这里,只留下张傲雪蹲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死死的看着张燎离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