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一.开始

一.开始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张燎从郊外回来已有半月有余,一切都已经回归平静,就像是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张燎此刻看着沙发旁的一侧,这里曾经有个熟悉的女人坐在这里,可是她已经不在了,就好像……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

    张燎记得她安详的脸,血肉模糊的,但是却安详美丽的脸,被埋进了地下,棺材,埋在棺材里安详的睡着,张燎有时也在想这样会不会是个不错的结果,他绝对不能告诉李樱雪如果她在知道改悔会要了她的性命的情况下,她主动改悔反而会给她一条生路,让她负罪而行,所以如果她最终选择逃避,那么张燎必须做出审判。

    懦夫,你居然想着回避这个问题,你是法庭,你绝对不能含糊不清的说明什么,我的确是害怕她逃避改悔,拒绝改正,这样我就不得不亲手杀了她,但是法就是法,法保护我们,养育我们,我们必须尊重源于真理的法,我所依照的法律是人的法,是真理,是人类法则,是人类从人的内心所发觉得真理,那是正义、公正、勇敢等等这些法理,这些原则出发,从这些前提与命题所构建的伟大法律。

    “我所依据的法律不是根据统治阶级的意志构建的,也不是邪恶的,罪恶,我所遵守的是自然法,是人法,是为了达到公正、正义、平等等这些目的而构建的法,如果那天真理法律判处了我的死刑,那么我就应该去死,不是因为我盲从法庭的审判,而是因为我一定做了罪大恶极之事,我尊重的不是真理法的审判,不是它的权威,也不是因为他保护了我们,守卫我们,我就因为感恩而要盲从他,而是因为它指出我的罪恶与错误,一条一条指出我为什么该死,死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他真的论证出我的死因,那么我就没有理由不去死,如果我敢反抗,那就杀死我。”

    张燎喃喃自语着,他不断思考着真理与法的关系,法理是从真理延伸而来的,捍卫真理,就是捍卫人的道德,捍卫人的尊严与权力。

    大项:法理是论述法的原则的一门学科

    中项:真理包含了法理所论述的法原则诸多的原则

    小项:法理是真理加以拓展延伸的一部分

    “正是因为我们行恶的自由意志,所以我们的善,我们所行的善才是善,如果我们是一个被调整为只能行善的机器人,按照固定的行为模式行动,那么我们就不能称为善人,也不能达到善,同样,一个人只能行恶,而不能行善,所以他就不能称为恶人,因为我们不是出于自由意志,而正是因为我们可以行恶,有着可以自由选择与一边截然不同的存在,我们才能有机会达到至善。”

    “人的终极目的就是至善,就是达到真理,认识上帝,认识这位不动的推动者,这位最初的形式,绝对意识,先验真理。”

    这就是哲学家们所渴望达到的境界,这就是贤人咬紧牙关挣开锁链,离开山洞,所要看到的真实存在。

    牛顿想不明白,既然力要靠力来推动,来发生作用,那么最初的力是什么?它既然运动那就绝对被别的力推动,这么穷尽下去,永远没有尽头,所有必须有一个不动的推动者,他不能是物质,因为如果是物质那么他就必定会被推动,所以这个最初的力必须是形式,是上帝,是真理,是至善,所以牛顿他最终也必须回到了宗教中,因为他想不明白,他看不到答案,只能把这个问题交由宗教解答,或者说潜伏在宗教中的哲学,被称为经院哲学的学派,但是想必他所皈依的不是那个人格化的上帝,而是他心中的那位不动且推动一切的真理。

    张燎合上这本村长送他的无名书,他闭上了眼睛,歇息了一会儿站了起来,他今天决定去拜访张傲雪的,因为前些时日他的冒犯,他感到很抱歉,所以他决定去登门道歉,他花钱买了一箱酸奶,原味苹果酸奶,后来他又觉得是不是太小气了,于是便决定大出血,买了一个银色的手环,花了他一千多块,肉痛了很长时间,但是他觉得银色手环特别好看,尤其是带在张傲雪的手上。

    他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对于张傲雪实在没有什么太大兴趣,虽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准确来说对她的人格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欲望,性格太差,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虽然人不坏,相反他估摸着她还挺善良,但是太高傲,而且很古怪矫情,所以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他回来了还一直住在这里他估摸着张傲雪是知道的,但是她一直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张燎估摸着可能是在筹划着什么,或者等周止回来吧,张燎没有什么信息,所以只能猜想着,此次前行可以说是去论证吧,这次去就是表达歉意,至于结果有很多可能,但是张燎却不是很在乎,因为他只是要表达出他的态度,如果张傲雪想要报复,亦或是原谅他,他都做好了做准备,是准备战斗,还是和平相处,他有所心理准备。

    张燎走到门前对着悠悠的房间说道

    “在家里好好写作业,我出去一趟。”

    伴随着一声不耐烦的知道了,张燎无奈的走出家门,自从买了那个叫爱派的东西,当然他不得不承认这东西很神奇,他也很喜欢,但是她好像有些乐不思蜀了,张燎倒没觉得失落什么的,比如她不在缠着他了,只是他也不想悠悠走到另一个极端,他还是希望与自己的家庭,保持一个良好友爱的关系,虽然只是一个黄毛丫头,但是还是要谨慎对待,毕竟孩子的心理是极为敏感的,就像是一谭没有围栏的清水,很容易就变得污浊,他必须小心的塑造,张燎无奈的挠了挠头,决定暂时不去管她,他走下楼梯,走向前几日调查得来的张傲雪的家的地方。

    悠悠爬在自己的门前听着门啪的一声关上然后拿起爱啪走向厨房,然后踏着拖鞋走向冰箱,悉悉索索的拿了许多东西,放在厨房台子上的爱啪正显示着一道道看上去可口美味的饭菜,她看着这些食材,嘴角扯出一个傻笑,幻想着张燎这个大坏蛋回到家大吃一惊的样子。